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厂花妩媚 > 第二百三十五章吸白粉的明星

第二百三十五章吸白粉的明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李虎满意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对我的表现非常满意似得在黑道上混的久了,就什么样的人都会见过了,有些人在得势了之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欠揍样子,就因为得罪了太多太多的人,所以全都被杀掉了。    而真正的大佬,是懂得低调,哪怕再怎么的牛,也要学会隐藏自己这一点跟林鹏当初给我说的是一样的,任你在怎么的牛逼,可是你也别小看任何一个人,或许你小看的那一个人,就会在被你逼急了的时候,出手杀掉你。    所以,位高权重的时候不只是要善待手下人,还要善待一下贫苦人这个道理,是李虎用了很长时间才想明白了的而在李虎的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又怎么会不感觉有些诧异?    二十岁,是人这一生最年少轻狂的时候,随后就会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而知道内敛……    勇哥你以后肯定会前途不可限量,我们已经老了,这个江湖,早晚都是你们的。李虎哈哈笑着,对手下人说:去把我买来的那条大鱼给我端上来,下午茶咱们就吃鱼!    然后,他给周长生打了电话在我们喝茶的时候,周长生带着一帮手下来到了李虎的地盘,很客气的对着我们说话。    只是,我们当初毕竟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虽然这一次因为白粉这个庞大的利益而冰释前嫌,可伤口始终是伤口,任你经过多少岁月,都不可能愈合如初所以,周长生对我们两个的表情看起来是热的,可内心里却还是有一些意见。    长生哥,这次让你过来吃大鱼是其一,其二是有件事情想要给你说一下。李虎这个和事佬很适当的站了起来,哈哈笑着说:今天中午勇哥在吃饭的时候,跟着你的手下山楂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说,就由我来做这个和事佬出面,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伤了感情。    怎么会!周长生皮笑肉不笑,说:既然虎哥你说话了,咱们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    玛德!    听他的意思,似乎是全都怪我了一样,我还满肚子的委屈不知道找谁说呢,他反倒是给脸不要脸了上一次如果不是因为轩辕飞突然横插一杠子,我跟李虎联手,早就已经把他丫的砍死了。    长生哥真是好大的脾气,也不问问这件事情到底怪谁,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倒了我的身上,长生哥这么护着小弟,搞得我也想跟长生哥一起混了!有这么袒护自己的老大,简直就是出来混的人的福气。我冷笑了一声,看也不看他一眼。    在外面混,讲的就是一个理字现在道理就站在我这一边,虽然以我目前的能力还不足以跟周长生火拼,但是我们上面有一个共同的老大轩辕飞,如果让轩辕飞主持正义的话,我们都是跟着他混的,他肯定是以理而论的。    有时候,道理站在谁的那边,谁说话就可以特别的硬气就好比现在,我如果跟着周长生打起来,有赵德住在这里,肯定能把周长生打残废,那时候轩辕飞主持公道,因为道理是在我这边,他周长生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你这话什么意思?周长生也不想成为没理的那一方,皱眉问我。    你问问你的兄弟山楂不就知道了!我耸了耸肩冷笑一声,不再理他。    山楂也认出了我们,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说:咱们的一个大客户,说在深圳遇到了一些麻烦,我想他是咱们的大客户,以后还要靠着他赚钱呢,就说帮他解决麻烦咯,谁知道,就跟勇哥起了争执。    听了他的话,我终于是明白了吴一帆找他们拿白粉,拿的时间久了,所以他们的关系也就变得特别好,在我打了吴一帆之后,他咽不下那一口气,就想着让山楂来对付我。    虽然山楂只是一个不高不低的小混混,可是他的背后却有周长生,打了山楂的话,周长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肯定会找我的麻烦。想明白了吴一帆的心思之后,我冷笑了起来,说:真想不到,这个加拿大炮王竟然也喜欢吸白粉,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陈琪也是露出了一丝厌恶,说:真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太恶心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喜欢他了。    周长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然后看着我说:不知道勇哥为什么会跟吴一帆起争执呢?勇哥你别误会,咱们在道上混的,讲究的就是一个义字,吴一帆是我们的大客户,如果这一次不能给他一个比较好的交代,我怕会损失这个客户啊!    他占我女朋友的便宜!周长生的这个说法我是能理解的,毕竟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交代。于是,我把今天在片场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就看他周长生准备怎么般。    这件事情不怪勇哥,只能说他没有管好自己,就知道约炮!周长生笑了笑,然后对山楂说:你去告诉吴一帆,就说勇哥是咱们自己人,这一次是误会,再给他那一些白粉安抚他的情绪,这么大的一个客户,每个月能给咱们带来近百万的收益,我可不想损失这么一个客户!    不得不说,周长生真的很讲道理,既然他给我面子,我肯定是要给他面子的,笑了笑,说:长生哥,这件事情其实也怪我不是,男男女女拍电影,亲一下不通过就在亲一下咯,怪我醋坛子翻了,这样吧,长生哥要送给吴一帆的白粉,由我拿出来,一来是给吴一帆赔礼道歉,二来这是我的事情,也不想劳烦长生哥破费,亲兄弟明算账不是。    说完,我就拿起手机,给赖三打了电话,让他那一包白粉送到这里挂断了电话之后,我转头看向李虎,笑着说:虎哥,不是要吃鱼么,鱼呢?不会是现在去买了吧?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彩票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开奖 幸运28 幸运28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