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九百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

    第九百章

    不过好在四爷回来了,尔芙觉得安心很多。

    她笑着让诗情送上准备好的荷包打赏给苏培盛,又交代赵德柱陪苏培盛跑一趟静思居那边,统统都安排好,她这才转身来到了小厨房。

    一桌丰盛温馨的饭菜是迎接四爷回来最好的礼物了。

    尤其是这次四爷回来的时辰比较晚,不需要在花厅那边安排接风宴和府里头的莺莺燕燕齐聚一堂,只有她和四爷两个人甜甜蜜蜜地在正院吃夜宵,单单就是这样在心里想想,她就已经很开心了,小厨房里,她细细地从餐前点心干果到佐餐的酒水,再到一道道精致美味的佳肴,亲笔写好餐单交给小生子,又着重交代烧火丫头留出一个灶眼烧水,免得四爷深夜归来想要泡个热水澡都需要等待,这才安心地回到了正院,笑眯眯地瞪着四爷归来。

    尔芙这一等就是大半夜,手里捧着话本子,魂不守舍地翻着,不知不觉间,天边都现出了一丝鱼肚白,可是照苏培盛所说晚上就能回来报到的四爷,还是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若不是诗情和诗兰三催四请地催着她吃些东西,估计她这会儿还饿着肚子等着呢!

    略显失落的她抚了抚鬓边凌乱的碎发,绷着脸回到了内室,简单洗漱,换了身干净得体的旗装,又让人熬了碗提神醒脑的苦药汤过来,咕嘟嘟几大口喝下,便踩着点到花厅和众女汇合去了。

    昨个儿苏培盛回来的最重要一项工作就是协调接驾的事宜。

    天寒地冻,康熙老爷子体恤,并没有要求留在京中的众臣部属和各府女眷到京外的十里亭迎接圣驾,只让内城各府在门口路上迎接圣驾就可,而且也并非是内城所有官员女眷都需要出现在外面接驾,一些圣驾回城并不会经过的路口,那些人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在家歇着了,不过四爷府就不得不全员出动地迎接圣驾了,谁让四爷府就刚刚瞧在圣驾回銮地必经之路上呢!

    花厅这边地龙早早就有粗使仆役烧暖,更摆了十来个熏笼,哪怕是数九寒天,仍然是温暖如春,尔芙一进到花厅就将身上披着的裘皮斗篷交给了诗情,挂在门边摆着的衣架上,她扭头看了眼禁足好几天出现在人前的茉雅琦,又冷冷扫了眼躲在李氏旁边说闲话的小乌拉那拉氏,迈步走到了屏风前摆着的宝座落座,朗声说道:“今个儿是圣驾回銮的好日子,我作为嫡福晋很不希望各位姐妹为了些许小事就闹得脸红脖子粗地给四爷丢脸,所以你们要是谁觉得自个儿控制不住脾气,现在说出来,我也好早些安排。”

    “福晋姐姐,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姐妹们都是懂规矩的。”

    “李姐姐说的对,妾身定会谨言慎行,不会给福晋惹麻烦。”

    “妾身一切听凭福晋安排。”

    随着尔芙一语落地,不管在座诸人是个什么想法,却是齐齐表示支持,并没有人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表现自个儿的特立独行,哪怕是最想要彰显自个儿和其他人不同的李氏,这次也是乖乖应声,那模样比任何人都要温良恭顺。

    眼下,唯一让尔芙担心的就是有些不大对劲的茉雅琦。

    不过这件事情也是很容易处理的,她本着小心无大错的原则,赶在圣驾仪仗还没有进城的这个节骨眼儿,找了个由头就让人带茉雅琦下去了,本来李氏还想要替茉雅琦分辨几句,给茉雅琦争取个在圣上跟前露脸的机会,但是李氏让诗情私下给她传了几句话,提醒李氏不要忘记茉雅琦之前私自出府的神情,也就彻底打消了李氏的想法。

    毕竟李氏也不敢保证茉雅琦会顺从自个儿的安排。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别看茉雅琦是康熙老爷子的亲孙女,但是作为一个拥有很多后代子孙的皇帝,这点显然并不能成为茉雅琦在御前放肆的保命符,万一茉雅琦真的不管不顾地如同弘晖似的自个儿找死,李氏可是不认为自个儿有乌拉那拉氏那样的脸面,保住茉雅琦这个女儿,为了不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她也觉得尔芙这样小心谨慎的安排更靠谱一些。

    处理好府中小小的乱子,尔芙刚端起茶碗抿了口热茶,外面就传话来说圣驾进城了,估摸不在路上碰到意外,再有小半个时辰,圣驾就要进内城,而尔芙等人就需要到府门口去候着了。

    毕竟内城道路宽阔,且不会有人不开眼地跑去和康熙老爷子的圣驾别苗头,更不会出现拦路告御状的蠢货,四爷府这边从内院到府门口,也是需要些时间的,还要考虑到各种各样的意外,总不能让皇上老爷子坐在圣驾上,瞧见她们急匆匆从府里往外跑的样子,所以她们这些人就算是再怕冷,也不得不在圣驾进内城后就直接来到府门口候着。

    这也是一种表示对皇上尊重的态度,没人可以例外。

    外院小厮这么早过来报信,也是给后院这些女主人们一个时间来收拾好自个儿的妆容衣饰,解决好各种生理需要,免得最后在御前丢脸,所以尔芙也没有拘着她们,笑着让人将一扇扇贴窗摆着的屏风挪到地当间,在花厅里隔出了一间间简单的更衣室,让她们整理好衣饰,另外还早早就让人将花厅后面的几间暖阁收拾了出来,方便这些女人过去解决问题。

    总之,大家伙儿都忙碌了起来。

    尔芙最是简单,笑吟吟地坐在正堂等着这些麻烦的女人,谁让她从正院过来的最晚,一路上都是坐着暖轿过来的,衣裳平整,发髻光亮,鞋子上都没有沾染到半点尘土,她又是连早饭也没有吃,只喝了两口苦汤药提神醒脑,也不存在什么三急问题,所以也就自然不需要如李氏等人那样忙活活准备了。

    小半个时辰,说快不快,说慢不慢。

    如果是大家伙儿面对面地傻坐着苦等,那自然是觉得这时间很漫长,可是一旦忙活起来,她们就有了一种分秒必争的感觉,尤其是大李氏,她将将赶在圣驾进内城消息传来的刹那,这才满脸羞臊地从屏风遮挡着的更衣室里走了出来。

    只是她出来得这么晚,也并没有做好出去迎接圣驾的准备。

    尔芙坐在高出地面两个台阶的宝座上,居高临下,一眼就看出李氏连最外面穿着的那件玫红色小圆领对襟旗装吉服的领口盘扣都没有系好,她有些不喜地拧起了眉头,只当李氏是存心在这个节骨眼儿找她的麻烦,冷声斥问道:“李氏,你也是懂规矩的,你该不会是想让咱们大家伙儿在这里等你一个人吧,怎么连件衣裳都穿不明白了,你身边的丫头都是怎么伺候的。”

    “还请福晋容禀,妾身实在不是故意给大家伙儿添堵。

    这衣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领口的盘扣掉了下来,虽然勉强还可以系好,但是却不知为何就是系不住,若是真在外面衣领大开,怕是于福晋和妾身都不是一件好事,不如还是请福晋稍后再问责妾身,先让妾身回东小院去换身得体的衣裳吧。”李氏盈盈福礼,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行行行,你快去换衣裳吧。”尔芙不耐烦地摆手道。

    就如同李氏所说,现在实在不是她揪着李氏过错不放的时候,她也没有太多闲心去考虑这次的事是否是李氏自导自演,更不可能命人去针线房问责,她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带着阖府上下的女眷来到府门口迎接圣驾回銮,她说完话就再也没看李氏一眼,抬手示意诗情取过挂在门口衣架上的披风罩在肩头,又将暖烘烘的袖筒套在手上,便起身往府门口走去。

    至于说借口扣子出问题往东小院走去的李氏,则拐弯去了静思居,虽然刚刚尔芙让李氏打消了让茉雅琦出去迎接圣驾的打算,但是她细细思索片刻,又觉得茉雅琦并非弘晖那种从小就被乌拉那拉氏娇宠着长大的糊涂公子哥,不会不懂得轻重,相反她又看到跟在尔芙身边小七是那样粉嫩可人的样子,便是跪在人群中,也会是最先引起康熙老爷子注意的一个,她便又动了让茉雅琦替她在康熙老爷子跟前刷好感度的想法,她站在屏风后任由宫女替自个儿整理衣饰的时候,暗暗合计了下时间,觉得就算是她往静思居跑一趟,如果安排得当的话,应该也不会耽搁了迎接圣驾的时辰。

    抱着这样的打算,她才在花厅里自演自导了那出戏。

    再说回到静思居的茉雅琦,她仍然穿着那身针线房早早送过来的华丽旗装,只是脸上的表情很难看,如怨如恨,左右就是没有一点待嫁女子的欢悦模样,一条上好白绫绣玉兰花的帕子,已经被她拧成了抹布样子。

    她会有这样的变化,还要从昨个儿去正院回来的路上说起。

    原来她昨个儿被葵儿挑拨地将白芷赶到了廊上吹冷风,却被尔芙撞了个正着,她能看出尔芙气得不轻,自然是忙赶到了正院去解释,结果尔芙却见也没见她就直接被打发回了静思居,不过在路上的时候,她坐在尔芙那顶嫡福晋专用的软轿中,无意中听到了陆格格身边婢女和李氏跟前宫女红桃的对话,知道康熙老爷子在关外给她和蒙古藩王雅各布次子定下了婚约。

    她想康熙老爷子一回京就可能下旨赐婚,到时就再无更改的可能了,这才会不顾尔芙对她禁足的命令,一大早就来到花厅等着,想着当着大家伙儿的面,便是尔芙对她有意见,也不会不管不顾地将她赶回去花厅,只是她没想到她的一切打算都在没有任何发挥前就落空了。

    草原,绝对不是现代人以为的天苍苍野茫茫的遍地好风光。

    尤其是有宫中那位一辈子都没有洗过澡的苏麻喇姑做榜样,茉雅琦简直不敢想象她如果嫁到草原去是个什么样子,便是没有冯家少爷珠玉在前,她也是绝对不愿意嫁给一个胡子拉碴的邋遢鬼。

    如果不是她还有一颗保命牌在,她现在都能把自个儿逼疯了。

    “葵儿,把你的衣裳脱给我,快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这是茉雅琦生了一会闷气想出来的唯一办法,但是她知道尔芙不讳轻易让她出现在府门口,因为在她听到那段似是而非的对话后,便将尔芙之前说的那些话都当成了是对自个儿的敷衍,她心底无比庆幸自个儿早早将白芷赶出去,不然很可能她肚子里的这张保命符就已经不在了,她上下打量着穿着一袭宫女袍的葵儿,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忙起身叫道。

    葵儿警惕地看了眼门外守着的宫女,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迈步来到了房门口,故意抬高声音的冲着门外说道:“格格,这天寒地冻的,福晋不让您去府门口迎接圣驾,也是心疼您,您就别闹了,奴婢可不敢将自个儿的衣裳换给您,您要是再闹的话,奴婢只能去求管事嬷嬷做主了。”

    “好阿,我把你带到府里,给你衣裳穿、给你口饱饭吃,也不求你将我视作救命恩人,只希望你能用心当差,却没想到我如此善待你,倒是把你的胆子养大了,让你不但不感恩戴德,还敢威胁起我来了,既然如此,那我这就把你的卖身契还给你,你给我立马滚蛋,滚回你腌臜逼仄的乞丐窝去。”两人朝夕相处有些日子,瞧见葵儿的动作,茉雅琦哪里会不明白啊的用意,她也故意配合地做出暴怒不已地样子,一边将手边地茶碗往葵儿脚边摔,一边冷着脸教训道。

    而就当茉雅琦打算趁着外面乱糟糟一片和葵儿换衣裳的时候,李氏来了,今个儿府里头的主子都去了府门口迎接圣驾回銮,那些大力婆子自是不敢真的和李氏这样一位在册的侧福晋较劲,简单阻拦几句就放了她进来,也就正好让她赶上了静思居里面的闹剧,她拧着眉头听了两句,摆手打发了在廊下伺候的宫女,迈步走到了乱糟糟的堂屋,冷声说道:“这出双簧是打算演到什么时候去,要不要我这个额娘也配合你演一出啊,还不抓紧收拾收拾,随额娘去府门口迎接圣驾回銮。”

    说完,她就迈步往内室里走去,亲自给茉雅琦去挑选衣裳了。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江苏快3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吉林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