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九百八十八章

第九百八十八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九百八十八章

    西瓜不算特别大,翠绿的瓜皮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雾气,瞧着就很是诱人,饶是德妃娘娘早就练就一身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工夫,想着西瓜甘甜凉爽的滋味,也不禁多了几分笑意。

    “你倒是比老四有孝心。”德妃娘娘笑笑,带着几分自嘲的调侃道。

    “娘娘,您可不能这么说四爷,他心里头也是惦记着您的。”尔芙闻言,很是不赞同的反驳道。

    “你就别替他说好话了。”德妃娘娘端起茶盏抿了口,轻声呢喃道。

    到底不是自小养在身边的孩子,即便是血脉相通,即便是有着天生的亲近感,可是总归是差些味道,德妃娘娘这话也并非是有感而发,而是实实在在地被其他宫妃的炫耀举动给气到了,尤其是膝下同样有两子绕膝的宜妃,这两日经常借着过来找她说话的由头,各种炫耀老五和老九在外是多么惦记她,又打发人送了什么新玩意儿回来……德妃娘娘和宜妃斗了大半辈子了,在这点上,却是实打实地输给了宜妃,所以她这心里很不是滋味。

    偏偏她又理智地明白这一切不怪老四。

    不论是当年,还是现在,一切都要怪她想要攀上佟佳皇后这棵大树,舍弃了老四。

    想到这里,德妃娘娘的脸上,多了几分愁怨之色。

    尔芙见状,如何不知道德妃娘娘心情不好,她也从德妃娘娘身后宫女的暗示看出,这一切都和随康熙帝出巡的老四有关,她虽然不聪明,略微想想,便也明白德妃娘娘是为哪般如何苦闷了。

    她笑吟吟地凑到德妃娘娘跟前,接过宫女手里的羽扇,轻轻摇着,柔声安慰道:“娘娘,其实我今个儿过来就是四爷特地来信嘱咐的,他担心您自个儿在畅春园烦闷无趣,又知道您不好轻易往圆明园走动,便让我多过来陪您说说话。”说完,她还不忘故作亲昵地往德妃娘娘身边凑了凑。

    这宫里的女人,甭管模样是否仍然娇嫩如豆蔻少女,心态却比同龄妇人老迈许多,何况德妃娘娘本就已经不年轻,已然是到了最需要关心的更年期,偏偏她的身份,致使她不能和儿女常伴,也没有能哄玩逗趣的孙男娣女在跟前,连想找个能说体己话的人都难,也就越发会为了些许小事伤春悲秋了。

    好在尔芙很有和老辈人打交道的经验,几句话就哄得德妃娘娘露出了笑颜。

    不过也对,如德妃娘娘这般坐稳后妃宝座多年的宫妃,什么珍稀古玩、稀罕玩意儿没见过、没瞧过、没把玩过,相比起从外面送些小玩意儿来卖乖,显然是陪伴更珍贵,尤其是一个已经贵为亲王福晋的儿媳妇这样做小伏低的哄着,想要不高兴都不容易,最让她欢喜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她已经瞧见宜妃那个老对手正满脸铁青走过来。

    就在她打算趁此机会和宜妃娘娘炫耀一番的时候,宜妃已经收敛起脸上的不高兴,笑着迎上来道:“果然还是德妃姐姐有福气些,瞧瞧咱们老四家的,果然乖巧懂事,比我家老五、老九家的都强。”

    虽然德妃娘娘被宜妃的先发制人堵得心口发闷,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她满脸慈爱笑容地对着尔芙招了招手,柔声说道:“尔芙,还不见过宜妃娘娘。”

    “臣妾见过宜妃娘娘,娘娘万福。”尔芙嘴角挂着恬静的笑容上前一步,屈膝道。

    “快起来吧,这也没有外人在,不必如此多礼,本宫与德妃姐姐相交多年,早就把你和四爷都当做自家孩子看了。”宜妃娘娘笑着俯身虚扶起屈膝见礼的尔芙,似是很亲昵地拍着尔芙的手背,柔声说道。

    不得不说,这能在宫里混得如鱼得水的宫妃,各个都有一张无懈可击的假面。

    尔芙虽然不善于人际交往一道,却也明白这会儿自己不该和宜妃娘娘站得太近,她甜笑着退后一步,重新站回到德妃娘娘的身边,用实际行动表示着自个儿是德妃娘娘的儿媳妇,小心回答道:“臣妾谢娘娘抬爱。”

    “好了,好了,你这孩子,难得宜妃妹妹喜欢你,快一块坐下吧。”德妃娘娘很是满意地瞟了眼垂首做恭敬状的尔芙,笑着指了指身侧空着的绣墩,柔声说道,最后也没有忘记和宜妃炫耀两句,“这孩子忒实在,我都说这些小事有云舒她们打理就好,偏偏不肯歇息……”

    说完,她笑着招呼云舒去给尔芙取来冰镇的酸梅汤解暑去热。

    “四福晋孝顺姐姐,姐姐该高兴才是,不像老五和老九他们家的,这除了照规矩过来请个安,那想找她们说说话都难,姐姐不知道,妹妹瞧着姐姐和四福晋如此亲近,不知道多么羡慕呢!”宜妃娘娘也知道德妃娘娘的心思,虽然心里头不痛快,却也笑呵呵地应承着。

    她和德妃相争相斗多年,但是到底没有动真格的,关系也算挺不错的,她心里也知道她这两天炫耀老五和老九送来的小玩意是真刺激到了德妃,现在有机会缓和,她当然乐不得的配合了。

    只不过瞧着德妃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她也真是有些气闷。

    尔芙显然并不能理解德妃和宜妃这种相爱相杀的套路,听着两位娘娘说话,整个人都是懵的,好在她也并没有打算掺和进去,所以就一直很乖巧地端坐在旁边当背景板,直到宫人捧着已经去籽切块的西瓜出来,这才流露出几分兴趣来,她笑眯眯地将琉璃盘子边放着的银叉子递到两位娘娘手边,柔声说道:“二位娘娘,这西瓜还是要趁着凉快的时候吃,您二位快尝尝。”

    “对对对,宜妃妹妹快尝尝吧。”德妃娘娘笑着接过叉子,礼让道。

    “妹妹正馋这口吃食呢!”宜妃笑着应道,随手将一块甘甜的西瓜送到了唇边,小小口的吃着。

    不同于尔芙这年岁的小辈,德妃和宜妃这些娘娘都已经过了争宠斗狠的年纪,自然也就不怕有人会在吃食里动什么手脚,加之这西瓜才刚刚上市,内务府那边怕这西瓜今个儿有,明个儿哪位主子吃上瘾就可能供不上的,所以并没有敢早早地送过来,好容易瞧见这新鲜的西瓜,宜妃不客气,德妃娘娘更不会舍不得这点吃食,刚刚还很雍容端庄的两位娘娘都多了几分随意,这面和心不和的二人,谈笑间,也多了几分亲近。

    至于尔芙,陪着两位娘娘吃了会西瓜,又趁机蹭了两杯酸梅汤,便也就回去了。

    “虽说畅春园那边,和圆明园的景致相差不多,不过到底不是自家地盘,待着就是不如在圆明园舒服,可算能松口气了。”重新回到长春仙馆,尔芙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轻声感慨道。

    “主子,后面洗漱用的温水备好了。”诗兰接过尔芙递回来的湿帕子,轻声道。

    尔芙懒洋洋地躺在罗汉床上,享受着身侧冰山带来的凉爽,无精打采地摆了摆手,“懒得动弹,先放放吧。”

    说完,她就翻个身,抱着镂空玉雕的方枕睡了过去。

    只可惜,她才刚迷迷糊糊地睡着,外面就传来一阵乱糟糟的响动。

    “怎么回事?”尔芙闻声,满脸不高兴地坐起身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沉声问道。

    “主子,小乌拉那拉格格又闹起来了。”诗兰好不容易压下外面的嘈杂动静,苦着脸回到上房里,还没来得及收敛起脸上的不高兴,便正赶上尔芙坐起来询问,她臊眉耷眼地上前,低声回答道。

    其实也不怪她如此反应,实在是小乌拉那拉氏太不着调了些,打从四爷前脚随圣驾离京,这没能如愿跟着出去的小乌拉那拉氏就闹腾起来,今个儿嫌厨房送过来的水果不够新鲜,明个儿嫌厨房的吃食不精致,反正是各种各样的理由来长春仙馆折腾,偏偏小乌拉那拉氏学聪明了,不再和尔芙这位嫡福晋硬碰硬,来了就是拧着帕子装哭扮委屈的告状,即便尔芙再是不耐烦,也不好怪罪小乌拉那拉氏,只能安抚着……然后小乌拉那拉氏就越闹越起劲了。

    “她倒是会挑时候。”尔芙冷笑着,呢喃道。

    “主子,您看要不要奴婢去找个由头把她打发回去?”诗兰闻言,轻声询问道。

    “你能应付得了她就不会让她吵醒我了。”尔芙沉声答道。

    不过尔芙也并没有匆忙召小乌拉那拉氏进来说话,她知道啊这会儿情绪不对劲,容易被小乌拉那拉氏激怒,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所以她坐起身来,抱着玉枕愣了会儿神,又吩咐诗兰拧了湿帕子擦脸醒神,拖了有一盏茶时间,确定起床气都已经退散,这才让人领着在廊下哭哭啼啼抹眼泪的小乌拉那拉氏进来。

    “福晋,您可得给婢妾做主啊!”小乌拉那拉氏进门,瞧清楚尔芙的位置,便嗷唠一嗓子地嚎开了,话也不多说,反正就是跪坐在尔芙的跟前抹眼泪,抽抽搭搭地装哭,直哭得嗓子都沙哑了,这才如同背课文地说起她来时就已经想好的借口,“福晋,婢妾虽说是个格格,但是到底也是四爷的妾室,现在连厨房都欺负婢妾,婢妾就是想要让他们用冰块做些爽口的小吃食,他们就三拖四拖地不肯答应……”

    好,又是老一套。

    尔芙内心充满了无数个卧槽,却也不得不撑着笑脸,示意诗兰扶起坐在地上撒泼的小乌拉那拉氏,轻声劝道:“这各院的份例都是有定数的,厨房那边去取冰,也都是按照各院份例过去取,你今个儿多要一块,哪就有人要少拿一块,现在又是正热的时候,各院女眷都需要用冰解暑,厨房怎么敢私自多给你冰块呢,你这不是为难他们么,要不这样,赶明儿我让厨房那边给你多留出一块来!”

    “婢妾哪里是那种不懂规矩的人呢!

    福晋,这各院用冰都需要按照份例来,婢妾怎么可能要多占用其他姐妹的份例,婢妾都已经说出从自个儿的份例出,偏偏厨房那边就是不肯,这不是故意欺负婢妾,又是为何呢!”小乌拉那拉氏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微微撇了撇嘴儿,继续哭诉道。

    尔芙迷惑,扭头看向诗兰。

    她可不觉得厨房那边的人会如此大胆地和府中有品级的格格作对,但是小乌拉那拉氏又是言辞凿凿的样子,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诗兰看懂了尔芙迷惘的小眼神,忙凑上前,将自个儿了解到的真相告诉尔芙。

    事实让尔芙很无语。

    不得不说,小乌拉那拉氏在一次次失败中,终于总结到了真谛,找到了一条最适合她的路,那就是胡搅蛮缠。

    当然,小乌拉那拉氏也没有撒谎,她确实是要从自个儿份例中出冰块,吩咐厨房那边做冰镇红豆沙粥,但是她出的冰块是冰窖那边专门储存用来解暑降温的大冰山。

    这种冰山和厨房那边用来制作吃食的冰块不同,全是河流自然结冰形成的冰块,厨房用来制作吃食的冰块都是用山泉水利用冬日室外温度过低的特点,特别冻成的冰块,这河水结冰形成的冰山,确实在本质上和山泉水冻成的冰块一样,但是细致上是有区别的,虽说河水冻成的冰块,亦是清澈无垢,但是谁敢保证这种河水冻成的冰块做出来的吃食就不会弄得小乌拉那拉氏脾胃不和、上吐下泻,膳房那边不敢承担这样的风险,小乌拉那拉氏就闹到尔芙跟前来了。

    “小乌拉那拉氏,这可就是你不对了,膳房不肯用冰山为你制作吃食,这也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你若是再胡闹,可别怪本福晋不客气了。”从诗兰这里得知真相,尔芙的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她满脸不高兴的教训道。

    “福晋,婢妾不是不知道这解暑降温的冰山和制作吃食的冰块不同。

    不过婢妾也不是故意为难膳房,婢妾早就听底下婢仆说过,这河水也是能食用的,那些庄户人家都是从河边打水饮用的。”小乌拉那拉氏也不打无准备之仗,她听尔芙这么一说,连磕绊都没打,便直接指着尔芙身侧晶莹剔透的冰山,说出了她已经打听好的借口。

    好样的,尔芙暗暗对小乌拉那拉氏挑了个大拇指,尔芙是真没想到,这小乌拉那拉氏为了给自个儿添堵,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不过既然小乌拉那拉氏坚持说河水冻结成的冰山能食用,那她要是不就此成全小乌拉那拉氏,她都对不起自个儿这些天受的委屈了,所以她很是果断地同意了小乌拉那拉氏无理取闹的要求,吩咐膳房用冰山上凿下来的冰块给小乌拉那拉氏制作吃食。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