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当然,尔芙也是知道这河水冻结成的冰山,不可能真吃坏人。

    在这个没有重工业污染的年代,即便是最脏的水喝进肚子里,撑死也就是拉上两天肚子、心里头犯恶心这点小事,要真是让她把现代那些满是污染的脏水给小乌拉那拉氏喝,她还真干不出去,不过尔芙的目的就是想要恶心恶心小乌拉那拉氏,免得她每天来给自个儿添堵。

    有了尔芙这位嫡福晋的吩咐,膳房管事也不怕担责任了,一会工夫就送过来一碗挂尖的红豆冰沙粥过来,尔芙瞟了眼这超大份的冰沙粥,微微抬了抬手,便直接让宫人送到小乌拉那拉氏跟前儿去了。

    “瞧瞧,是不是你想要吃的红豆冰沙粥,若是不对就让膳房那边重做,左右咱们冰窖那边存的冰山不少,不差这点上。”尔芙很是大方地笑着道,也不怪罪小乌拉那拉氏之前的失礼,含笑催促着小乌拉那拉氏尝味道。

    “那婢妾就试试,婢妾这几日就觉得心里头闷热难受,吃什么都不舒坦,瞧着这口冰溜溜做的吃食,还真是有些忍不住想吞口水呢!”小乌拉那拉氏有些骑虎难下,却又不愿意在尔芙跟前服软,她强作镇定地从宫人手里接过海碗装着的红豆冰沙粥,好似很欢喜地笑着道,只不过那搭在碗边儿的调羹汤匙,却是怎么都不肯拿起来。

    可惜,尔芙怎么可能让这碗膳房辛苦准备的红豆冰沙粥浪费呢!

    不过她也不催促小乌拉那拉氏,就那么笑吟吟地瞧着,大有小乌拉那拉氏不吃光这碗冰沙就不放人的架势,一双眸子里都带着钩子呢,直盯得小乌拉那拉氏心里发毛,狠心拿起调羹汤匙,舀了勺紫红色的冰沙往嘴里放,她这才流露出几分和婉的笑意。

    用冰山制作的红豆冰沙粥,并不如小乌拉那拉氏想象地那么难吃。

    这一小勺放在嘴里,甜滋滋、凉丝丝、绵软软的口感,让她紧蹙着眉头舒展开了,也让小乌拉那拉氏更有底气和尔芙对着干了,她扬起满是挑衅笑容的小脸,故意连吃了几口红豆冰沙粥下肚,装出一副吃不够的样儿,笑着挑眉说道:“婢妾真是朝思夜想都盼着这口吃食,这不才吃了几小口,心口那团火就散了不少。”

    “你喜欢就好,喜欢就常让膳房那边给你做,左右也不耽搁什么事儿。”坐在旁边的尔芙闻言,笑着抿了口茶,随口答道,“只不过这寒凉的东西到底要少吃些,免得你这身子骨吃不消。”说到最后,她这话锋一转,又提醒了一句,给小乌拉那拉氏造成一种她并非真心高兴的假象。

    小乌拉那拉氏果然上套,她脸上挂满了娇憨的笑容,仿若天真少女似的撒娇道:“福晋姐姐,您该不会舍不得这点冰块吧,婢妾也不是要吃龙肝凤脑,不就是些个冰块做成的小零嘴儿么,要是膳房那边觉得做红豆冰沙粥麻烦,那婢妾再贴补他们几个散碎银子。”

    “嗐,我也是为了你的身子骨着想。”尔芙仿佛很为难地苦劝道。

    “婢妾从小就跟着家里头兄长爬山下河的胡玩胡闹,这身子骨最是康健,区区几块冰,吃不坏婢妾的。”小乌拉那拉氏自是不甘示弱,嘴里头还含着红豆冰沙粥,便已经急急开腔道。

    “那好吧。”尔芙一副很无奈地摊手道。

    说完,她不等小乌拉那拉氏说话,便继续说起了她早就想好的那些说词。

    “只不过这圆明园用来避暑的冰山都是从不远处那条小河里采来的,那旁边住着不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老百姓,我听底下人说,那些穷苦老百姓人家的妇人为了贴补家计,经常会做些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的活计,用的都是那条小河的喝水。”

    “另外那边还有好些比较顽皮的孩子,在那条小河里洗澡、打水仗的胡闹。”

    “除此之外,年前那边还不知怎么就淹死了两个祸害乡里的泼皮汉子,据说是在水里都泡得没人样了,才被好心的庄户给捞出来的。”

    “嗐……”

    其实尔芙这话没说到第二句,小乌拉那拉氏一直大口吃着的红豆冰沙粥就被她放到了旁边的角几上,正连连拍着胸口止吐,等到尔芙说起有人在河里洗澡的时候,小乌拉那拉氏的小脸都彻底青了,要不是她忍耐力比较强,估计都能当场吐出来……

    “瞧瞧,这是怎么话说的呢,快给你家格格倒杯茶压压!

    乌拉那拉妹妹,这红豆冰沙粥吃着甘甜爽口,但是到底是寒凉之物,不能吃太急,不然这脑门就敢疼得难受了!”尔芙强忍着要爆笑的冲动,故作担心样子的提醒道。

    “福晋姐姐,妹妹这会儿觉得身体有些不舒坦,想要先回去了。”小乌拉那拉氏这会儿也彻底明白尔芙的坏心眼儿了,不过这作死得要吃冰山做的红豆冰沙粥的是她自个儿,她找不出半个借口为难坐在上首偷笑的尔芙,只能苦着脸忍下这口恶气了。

    “这身子骨不舒坦,可不能大意了。”可惜被小乌拉那拉氏惹出一肚子气的尔芙,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她小乌拉那拉氏离开呢,尔芙故意装作看不见小乌拉那拉氏难受的样子,一边很诚恳地挽留着小乌拉那拉氏,一边催促着诗兰去前边儿请太医,反正就是不让小乌拉那拉氏如愿。

    小乌拉那拉氏这个哑巴亏,吃得可真是实实在在。

    其实她也是自个儿没有绕过那个弯来,这尔芙说的那些事都是春秋夏三个季节发生的事情,没有谁是大冬天跑到水里头胡闹疯玩的,也没有哪个洗衣妇能忍着冬日里刺骨的喝水去洗衣裳,而河流是一直流动的,这水源处没有人祸害,河水就是干净的,冰山也是干净的。

    只不过小乌拉那拉氏也是出身名门望族,虽说不是宗族嫡枝的正经大小姐,却也是娇生惯养,吃的是厨房精心烹调的美食,喝的是从玉泉山上运下来的山泉水,便是井水都没喝过几次,猛然听尔芙这么一说,自然会觉得恶心、反胃,加之尔芙又半真半假地说了许多故意恶心她的话,她心里头就更加不自在了。

    “这要真是太难受,你也就别忍着了。

    珠兰,快扶着你家格格去后面暖阁里躺躺,这太医也不抓紧过来!”尔芙眉眼带笑地瞧着满脸铁青的小乌拉那拉氏,一副很着急样子的吩咐道,同时还不忘装模作样地对着外面吼上两嗓子,招呼外头伺候的小宫女去后面围观小乌拉那拉氏捂着心口、抱着马桶狂吐的样子。

    反正等到太医过来的时候,小乌拉那拉氏已经病歪歪地躺倒在后面暖阁里了。而在长春仙馆里里外外当差伺候的婢仆,也都知道小乌拉那拉氏在嫡福晋跟前失仪的事了。

    重新窝回到罗汉床上的尔芙听着外面的动静,笑眯眯地把玩着团扇上的玉坠子,低喃道:“我看她还有什么脸到我跟前来闹。”

    说完,她注意到被小乌拉那拉氏遗忘在角几上的红豆冰沙粥,更是坏心眼儿的安排诗兰给送了过去,口口声声说着怕小乌拉那拉氏没吃够,正好喝过药以后,吃点红豆冰沙粥解解嘴里头的苦味,那模样……简直是看得诗兰都脸红了。

    随着这一碗红豆冰沙粥送过去,小乌拉那拉氏是死活都不肯留在长春仙馆了,硬撑着还打颤的双腿儿,也不等底下婢仆准备肩舆了,晃晃悠悠地就往自个儿的住所走去,尔芙趴在罗汉床边的长几上,透过镶着半透明娟纱的琉璃窗,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幕,心满意足地躺了回去,低声吩咐道:“从今个儿起,让厨房那边每日都给小乌拉那拉格格那边送去一份今个儿做的这种红豆冰沙粥,我就不信收拾不了她!”

    就这样,一连四五天工夫,尔芙日日都能收到小乌拉那拉氏那边要请太医的牌子,她也不拘着,左右这太医就住在前边儿,每月甭管是使唤太医几次,该送过去的那份体己银子多不可能减少分毫,多折腾几趟就多折腾几趟呗,反正小乌拉那拉氏打赏太医,也不用她这个嫡福晋给出银子,最多就是让前边儿伺候得妥帖些,热水勤送着些,冰山多预备些,别让这些都年岁不轻的太医中暑生病就是了。

    尔芙也想好了,她这次就要看看小乌拉那拉氏什么时候来服软,只要小乌拉那拉氏一天不来自个儿跟前认错,那膳房那边就照三顿的往小乌拉那拉氏那边送红豆冰沙粥,她还要求宫人每次送红豆冰沙粥耳朵时候都强调是用冰山凿下来的冰块制成的,并且亲眼瞧着小乌拉那拉氏吃下去才算数,她可不信小乌拉那拉氏是钢筋铁骨,能忍着恶心,一直撑到圆明园冰窖储藏的冰山都用光。

    事实如此,小乌拉那拉氏很快就撑不住了。

    她虽然过后也想明白河水是一直流动的,那些在她看来是脏水的河水,早就已经流到海里去了,但是每每看到那份眼熟的红豆冰沙粥的时候,尔芙说过的那些话就如同魔音绕耳似的充斥在她的脑海里,她的胃就会作妖,不受她控制地恶心、想吐,便是吃再多止吐的汤药都没有作用,纯粹是心理阴影在折腾她。

    一连五天时间,她纤细的杨柳腰都瘦成了竹竿儿,连最是丰腴的胸口都缩水了。

    若单单是如此的话,小乌拉那拉氏也并非不能忍耐,但是一看到红豆冰沙粥就反胃想吐,弄得她根本是食不下咽,这才饿了几天,她就已经体验到走路随风摆的感觉了,就当她在是否和尔芙服软这件事上,左右摇摆不定的时候,她突然眼前一黑地摔倒在了铺着厚毡毯的地上。

    被近身婢女扶起来,好不容易缓过劲儿,小乌拉那拉氏才刚要说话,最后一根儿稻草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厨房那边将她这边每日都要用的点心都换成了豆沙馅的。

    “格格,厨房新送来的红豆玫瑰糕,还热乎着,您趁热吃两口吧。”去外面办事回来的珠兰还不知道小乌拉那拉氏晕倒的事情,她拎着一个精致的描画食盒,笑吟吟地对着坐在罗汉床上发呆的小乌拉那拉氏,柔声说道。

    这次,小乌拉那拉氏真是撑不下去了。

    她苦笑着揉了揉没有半点肉的脸颊,吩咐珠兰放下手里的食盒,取来摆在内室妆台上的妆匣,招呼着宫婢上前替自个儿梳妆打扮,暗道:不就是给尔芙服个软么,左右也不是第一次了,这有什么拉不下来脸的的!

    她也算是想明白了,手握中馈的嫡福晋是她这个小格格怎么都斗不过的。

    尔芙不和她计较的时候,她还能胡搅蛮缠地作几天妖,一旦尔芙那边动真格的,她这日子就彻底没法继续过下去了。

    算了,算了,安安分分地过日子吧,总不能就这么死在挨饿上吧!

    小乌拉那拉氏就这样胡思乱想着,简单地收拾好如稻草般乱糟糟的长发,又换了身比较清丽淡雅的衣裳,她望着铜镜里面无血色的自个儿,又招呼珠兰取来胭脂盒,仔细扑了点胭脂,让气色看起来好一些,这才迎着最后一抹晚霞来到了长春仙馆。

    “快坐下说话吧,你这身子还病着呢,怎么就出来了!”坐在凉亭里乘凉的尔芙,瞧着打扮齐整的小乌拉那拉氏,也看不出小乌拉那拉氏的气色如何,笑着指了指下首空着的石凳,柔声招呼道,其实她并非容不得人,她只是不喜欢有人找自个儿的麻烦,不然这偌大的圆明园就住着她自个儿和几个孩子的话,她还真觉得孤单呢,如果小乌拉那拉氏能懂得分寸和本分,尔芙并不介意给她几个笑脸看看……

    这次,小乌拉那拉氏没有大大咧咧地疏忽了礼节,她强忍着头晕,瘦成鸡爪子样的手紧紧抵着绞痛的腹腔,恭恭敬敬地行了福礼,一直将整套问安的程序都做完,她这才半欠着身子,规规矩矩地坐在了尔芙的下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彩票 北京赛车论坛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