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一个是替德妃娘娘找个可信且医术高超的大夫看诊,这事不难,甚至都不需要她多费心,直接让济世堂的廖神医去瞧瞧就行。

    反倒是第二件事,这让尔芙有些为难了。

    佟佳氏被四爷所厌弃,那是因为佟佳氏的所作所为触及了四爷的底线,这件事儿,甭管是谁去劝,怕是都会被四爷撅回来,而且她帮助佟佳氏,怎么都得算是资敌吧,但是佟佳贵妃都已经开口了,她又怎么好意思驳了佟佳贵妃的面子呢!

    想想,尔芙连打赏来传话的太监这事都给忘记了。

    最后还是毓秀发现了,连忙张罗着,这才没有因为一时疏忽就得罪了宫里这些个心眼儿比针鼻还要更小几分的太监们,等到尔芙缓过神来,毓秀姑姑都已经领着在花厅里伺候的宫婢出去了,尔芙揉了揉有些僵硬的笑脸,很是难得地去了前院书房。

    因为她决定这事儿还是留给四爷自个儿做决定算了。

    男人是栓不住的,生扒拉、硬阻拦,但是这男人的心儿不在自个儿这儿,那也都是白搭,还不如表现大度些,保留住自个儿的尊严,尔芙虽然不知道四爷能否数十年如一日的疼爱自个儿,但是她也不可能拦住这府里的女人接近四爷,即便是没有佟佳氏,亦会有李佳氏、孟佳氏……而佟佳氏被四爷所厌弃,四爷是否原谅佟佳氏,那都该是四爷的事儿,而至于佟佳氏找佟佳贵妃帮忙的事儿,她总不能让佟佳贵妃在一个晚辈跟前失信吧,所以她还是会替佟佳氏说些好话,劝劝四爷的。

    当然,她也就是勉强一试而已,尽到力就行了。

    前院书房里,四爷一听说尔芙过来,周身阴郁消散一空,嘴角微扬地迎到了廊下,但是听尔芙说完来意,这脸上的笑容就怎么都维持不住了,他搭在椅子扶手上的双手攥成了拳头,压低声音问道:“你真希望爷原谅佟佳氏,你是不是已经忘记她才进府的时候是个什么样了?”

    尔芙不是没看到四爷手上的那点小动作,她笑着摆摆手,打发了还在旁边围观热闹的苏培盛等人,起身来到了四爷身边,一手搭在四爷的肩膀上,柔声说道:“我要说我希望你原谅她,那我也太没心没肺了,只是佟佳贵妃那边传过话来,我总是要有所表示吧,而且旁的不说,就是冲着她佟佳氏的姓氏,别说我拦不住,也别说我小瞧你四爷,你也拦不住,这旧日的恩情往外抬,到时候皇上出面干涉,谁能制得住佟佳氏。

    再说佟佳氏都已经进府了,就算她曾经做错过事儿,你希望给她一个教训,但是早晚还不是要原谅她,难道你还能一直冷着她。”说到这里,尔芙脸上的笑容微减,抿了抿唇,转身回到了窗边落座,稍显委屈地抠着手指头,低头想着心事。

    “你说得对,但是爷就是问你,你到底是希望爷原谅她,还是……”这些事儿,不需要尔芙提醒,四爷也早就想得明明白白的了,他瞧着低着头做委屈状的尔芙,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吞不下、吐不出的,别提多窝火难受了,连喝了好几口茶水,这才哑着嗓子问道。

    他要的是尔芙的态度,而不是让尔芙和自个儿摆事实、讲道理。

    对此,尔芙也不是那优柔寡断的性格,笑着摇摇头,带着几分自嘲的低语道:“如果是按照我的心意,那我是恨不得将这府里所有女人都轰出去呢,别说佟佳氏这个人,就是你的表妹乌雅格格,还有替你怀着孩子的小乌拉那拉氏,一股脑都轰出去,不过我的想法如何,根本是无关紧要的空想,所以我也就懒得多说废话了。”

    说到这里,她又是一阵苦笑,挑眉问道:“是不是觉得我这个想法太惊世骇俗,也太自私,太没有容人之量了,连一个女子最起码的温良恭俭让都丢了,不过我也就是说说,不会做出那些不理智的事儿,我会好好善待这府里的姐妹,虽做不到如亲姐妹,总会保持表面的平和和礼让,不会让你这个四爷为难。”说完,她故作洒脱地抬手擦拭过眼角滑落下的泪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更难看的笑容。

    不论男女都会有嫉妒心,尔芙有如此反应,这是很正常的事儿,而且四爷并不会为此觉得烦心,只会更加心疼她的委屈和无奈,他再也顾不上在那里摆谱装深沉了,快步来到尔芙的身边,将她一把揽入怀中,温声安抚道:“不许再胡说了,爷怎么都不会委屈你,不然爷也不会求着皇上将你扶正了!”

    “嘁,就是这个嫡福晋的头衔,不然我早就挠你满脸花儿了!”尔芙无奈反驳道。

    在四爷看来,在四爷这个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心目中,这个嫡福晋的名分是送给她的最好礼物,但是在尔芙心目中,她一直都是那个插足别人家庭的第三者,这种自我认知并不是名分能改变的,反而让这个名分成为了强加在她身上的枷锁,让她不能再任意闹性子,毕竟妾室和嫡妻的优秀标准不同,尤其是这个三妻四妾合法化的时代,妻子必须是雍容宽和且大度的。

    可惜,她这点小算盘儿,四爷根本不能理解。

    他见尔芙都有闲心和自个儿‘开玩笑’了,心头压着的那块大石头都轻快了许多,也笑着开起了玩笑:“你现在这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哭天抹泪地装委屈,现在又要和爷撒泼,仔细爷让你跪家法去!”

    对此,有一种对牛弹琴感觉的尔芙,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当做没听见就算了。

    两人又腻在一块说了会儿话,自觉该功成身退的尔芙找了个由头就回了正院,丢下还有些飘的四爷,直接钻进了库房去清点家当了。

    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这一直以来都是尔芙的梦想。

    现在睡觉睡到自然醒这种事是别指望了,早起要接受其他妾室请安,每三天要进宫给德妃娘娘请安,甭管是谁给谁请安,总归想要睡懒觉,基本上就是做梦想想就算了。

    而数钱数到手抽筋这条,有着大笔嫁妆和大片产业的小富婆尔芙童鞋还能做到,所以每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往库房里钻,就为了满足她这点小癖好,她还特地在库房里留了两箱子崭新崭新的铜钱,除了这些留着过手瘾的铜钱,白娇还交代炫彩坊的工匠替她打了一匣子金币。

    听着金币碰撞的清脆声音,摩挲金币的绵柔触感……那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感觉呢!

    今个儿,心情又有些沮丧的尔芙就这样钻进了库房里,她席地坐在柔软的长毛毡毯上,怀里抱着沉甸甸的黑漆描金锦盒,顺手从衣襟内兜摸出一枚精致的铜钥匙,打开了锦盒上挂着的铜锁,将里面装着的金币哗啦啦地倒满了毡毯,一颗颗地抛着,玩着手心手背的小游戏。

    少时片刻,她就有些玩腻歪了,蜷缩成一团地躺倒在了毡毯上,望着墙上镶嵌着的油灯愣神儿……

    这夏天觉得凉爽宜人的库房,到了冬天就如同森冷入骨的冰窖似的,也得亏她进来的时候,特地抱着一条厚厚的裘皮披风,不然就真是美丽冻人了,之所以忍着冷,还要待在这个有些闷、有些暗的库房里,尔芙就是想要清静清静。

    就在尔芙这般静静发呆的时候,担心她冻坏身体的诗兰就找过来了。

    不过她不敢打扰尔芙自个儿的独处时间,而是趴在库房门上的那个小小拉窗上,朗声招呼道:“主子,您看要不要给您送个炭盆进去!”

    “好吧!”尔芙将身上搭着的裘皮披风往上拉了拉,轻声回答道。

    轰隆隆……那扇足有三寸后的生铁门被拉开,外面还算明媚的阳光洒落进来,一道背着光走进来的身影来到了尔芙跟前,一直半眯着眼睛窝在裘皮披风下的尔芙睁开眼,登时就坐了起来。

    “你怎么过来了?”尔芙有些心虚地将身边散落的金币藏了藏,低声问道。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刚刚被她丢在书房里的四爷,谁也没想到四爷会这会儿突然过来了,尔芙还真不希望她这点太过俗气的爱好被袒露在四爷跟前,不相处不知道,这个有着抄家皇帝外号的四爷童鞋是个多清高的人……

    “你就不怕冻坏了身体,还坐在地上,快起来……”不过四爷还真没注意到那些迎着烛光熠熠生辉的金币,他瞧见尔芙坐在地上的那个刹那就气疯了,这个臭妮子太不知道照顾自己了,他哪里还有闲心去注意这黑乎乎的库房里有什么,四爷一把拉起了还在愣神的尔芙,满脸不高兴的唠叨着。

    说完,他还不忘教训端着炭盆进来的诗兰等人,他自个儿也不闲着,拉着尔芙就坐在了旁边一个落满灰尘的太师椅上,同时将毡毯上丢着的那条裘皮披风捡了起来,将尔芙从头到尾罩了个严严实实,这些都做完了,还拉过尔芙有些凉的小手,连连搓着。

    对上突然变成话唠的四爷,尔芙有些不适应地眨眨眼儿,又一次开口问道:“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惦记你,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你。

    爷没想到你还真是特别让人不放心,这大冬天地就躺在地上,要是爷不过来,你还要在地上躺多长时间,你就不怕冻坏了你自个儿,寒气上涌,你都对不住替你开方治病的那些太医!”四爷表示他很生气,根本不想回答尔芙的问题,一门心思地数落着尔芙的不是,说着说着,一股火气钻上来,狠狠拍了拍她簪满珠翠的脑袋瓜儿,以示他的不满。

    “哪里冷,那条长毛毡毯是关外老家的族人特地送进府里来的,羊绒织就,里面还夹着一层狼皮褥子,最是防寒保暖,我躺在那儿,身上还搭着条裘皮披风,别提多暖和了,你觉得我手上有些凉,那是因为我刚才在清点库房里的压箱银数目,一直摆弄那些冰冰凉的钱币,我这身上都折腾出一身汗了!”尔芙无语地甩开了四爷的大手,指着地上铺着那条长毛毡毯,又指了指身上罩着的裘皮披风,认真解释道。

    解释完,她又将兜头罩着自个儿的披风往下扯了扯,太热了。

    这旁边还摆着两个烧得红通通的炭盆呢……

    “那也不能躺在地上,爷都和你说过几次了,这后罩房这边没有地龙,地上又凉,寒气上涌,最是伤身!”对此,四爷根本不能理解,他瞧着尔芙又连连往下扯披风,一副不安生的样子,语气就更重了几分,直说得口干舌燥的,他这才打住话茬,拉着还想在库房里待一会儿的尔芙往外走去。

    离开了有些阴冷的库房,尔芙有些不适应地拉紧了身上的披风……

    “冷了吧,一会儿让诗兰她们给你预备些热水,再放些胡太医弄的那种药包,你好好泡泡脚,这要是着了风寒,到时候看你难受不难受……”四爷瞧着尔芙拉紧披风的可怜样儿,带着几分心疼和无奈的低声数落道。

    说完,他就裹挟着娇小的尔芙以更快的速度往上房走去。

    暖阁里,几个熏笼将屋子烤得暖烘烘的,如同温暖的春天,尔芙以最快的速度脱了身上有些沉重的裘皮披风,又甩了脚下穿着的羊皮小靴,整个人好似小猫般窝回到临窗的大炕上,喝着诗兰早就预备好的枣姜茶,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娇声道:“我都说了那毯子躺着很舒服,根本不冷,你怎么就不信呢,要不然你自个儿亲自试试去!”

    “你喜欢躺毯子上,那就让人将毯子铺在炕上,你爱怎么躺就怎么躺,但是躺在地上就是不行,到时候冻坏身体,惹上风寒,你自个儿就知道多难受了!”四爷才不管尔芙怎么解释呢,他拎过茶壶,替尔芙又斟上一杯枣姜茶,满脸不放心的叮嘱道。

    对此,尔芙也是无奈了,她连喝了两杯茶,愣是喝了个水饱,等她喝完茶,再想要说话时,便觉得嗓子有些疼了,忙吩咐诗兰替自个儿弄一杯桑菊饮过来,免得真像四爷说得那样着了风寒,这大冬天的,眼瞧着就要到年根儿了,到时候就真要丢脸丢到宫里去了。
秒速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幸运28 华盈彩票网 安徽快3 快乐飞艇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加拿大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