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呼……

    尔芙望着满汉双文所书的景仁宫牌匾,她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招呼着诗兰跟上,迈步往永和宫的方向走去。

    相比起佟佳贵妃的真情实意,德妃娘娘那副故作热络的做派就不够看了。

    不过她敬重德妃娘娘,也仅仅是因为德妃娘娘是长辈,并不掺杂太多私人情感,也就不存在失望了,毕竟自古以来,这婆媳关系都是一笔清算不明白的糊涂账,婆媳关系融洽的少,不融洽的多,针尖对麦芒,有你没我的,亦是不少,所以……尔芙很快就扯出了一张平和从容的笑脸走进了永和宫的宫门。

    正殿里,廖神医臊眉耷眼地站在门边儿,毓秀姑姑连连拍着德妃娘娘的后背,地上还有摔碎的茶具碟碗,一副乱糟糟的样儿,尔芙有些懵地左右瞧瞧,上前行礼问安道:“娘娘,这事……”

    “问你带来的这个什么狗屁神医吧!”德妃娘娘满脸青紫的冷哼道。

    尔芙见状,裂了咧嘴儿,快步走到了廖神医旁边,低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我让你进宫来给娘娘请脉,那是对你的抬举,你可别不识好歹,这宫里不比民间,别摆着你神医的派头,自是你的脑袋瓜儿吧!”

    廖神医一副不服不忿的样子,拱了拱手,轻声答道:“小人不过是一介白衣,哪里赶在宫中娘娘跟前摆谱呢,福晋太言重了,小人也只是照书直说罢了,可惜娘娘讳疾忌医,听不进去逆耳忠言!”

    “有事说事,别绕弯子,到底怎么回事!”尔芙没好气地追问道。

    “小人观娘娘面色、查娘娘脉象,觉得娘娘有虚不受补之象,应该戒荤腥油腻,清淡饮食,更要多食五谷杂粮,少用温补润体的补药,然后不知哪句触怒了娘娘,娘娘就将碗碟摔了满地。”廖神医仍然是那副愤愤难平的德行,连声音都高了两分,带着几分不被理解的无奈和愤怒,咬牙道。

    却不想,坐在上首宝座上的德妃娘娘听见,又是一怒:“太放肆了,太放肆了!”

    “娘娘息怒,廖大夫是市井大夫,不懂宫里规矩,还请您多担待几分。”尔芙满脸为难地甩开还要告状的廖神医,快步走到了德妃娘娘跟前儿,恭声道。

    “本宫还不够担待他,不设屏风阻隔,不用绢丝帕子隔垫,还给他赐座诊脉,太医院的院判过来,也没有这么大的谱儿,他却是个空有其表的绣花枕头。

    雨荷不过是吃了些哑药,弄得声音沙哑、略有鼻塞,他随口就说雨荷是偶感风寒,你让本宫如何相信她,如何不动怒,这种糊弄事的所谓神医,你竟然也敢领进宫来,实在是太荒唐了。

    行了,行了,本宫看在你的面上,也不怪他了,不过你领他出宫吧!”德妃娘娘满脸羞恼地指着旁边掩唇轻咳的雨荷,厉声喝道,她本来还是挺相信廖大夫的本事,甚至想着要是可以就留下这位廖神医在太医院伺候好了,结果雨荷一出来,便让这个廖神医漏了底,联想到自个儿之前的那些打算,她就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自然恼怒不已。

    ——————

    尔芙想到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日子,看着左右有些小别扭的地方,也没有再犹豫,叫了玉清将随行带来的那几个装着行李、摆件的箱子依次打开,拿出了平日用惯了的锦缎被褥,换下了王家准备的崭新被褥,连原本挂在床上的暗红色绣百子千孙的床帐,也被尔芙支使人弄了下来。

    原本这正院是给王家的老夫人准备的,所以东西都比较老气,当然这是对于尔芙的心理年纪和实际年纪而言的。

    粉彩的长颈瓶、天球瓶、双耳瓶换下了一流水的青花缠枝纹的花瓶,插上了外头开的正艳的月季花,博古架上的犀牛角的雕刻,象牙雕的花卉瓶,换成了白玉雕的山子、吊链香炉等摆件。

    几个房间暗红色的坐垫和桌布都换成了水蓝色,原本的鎏金烛台也都换成了罩着纱罩的银质烛台,就在尔芙准备坐下好好歇歇身子的时候,忽然间看到了旁边几个花样精致的斗彩茶具,忙让人换上了她之前让人带来的青花瓷的茶具,临窗榻上的小炕桌上的那套茶具,更是直接换上了紫砂壶。

    至于什么原因,尔芙一直没有和身边人说过,可是如果是现代人却都能一眼看出来问题,因为这个时代的陶瓷虽然精美,但是好些个釉料都含有重金属,如果用这东西喝水,虽然不会一朝丧命,但是时间久了,总是会对身体不好,尔芙在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便将那些喜欢的粉彩茶具都换了下来,弄得四爷还以为尔芙改变了喜好,如果不是房间里那些花样繁杂的花瓶的话。

    打点好了房间里的一切,尔芙这身上的乏累劲,也彻底上来了,看着外头还亮着的天,交代让后头的厨子早些送晚饭过来,便往旁边的房间走去。

    西次间是一处书房,紧挨着西暖阁,临窗的位置上摆着一张足有单人床大小的书案,清一色的玉雕笔洗、笔架、镇纸、砚滴等东西,外带一尊雕刻着荷塘月色的顶级端砚,那都是四爷新近弄出来的好东西,说是尔芙那套真心拿不出手,所以说这趟回去,尔芙那些初学者用的装备,便算是能彻底的更新换代了。

    王家的人很贴心,准备的也很齐全,不单单是厨房里头预备了食材,留下了两个擅长京城口味的厨师,打点了整套照看院子的丫鬟婆子,更是连房间里的细节都顾虑到了。

    书架上摆着还散发着墨香味的书卷,书桌角落里摆着整刀整刀的上等宣纸,按照熟宣纸和生宣纸分开,旁边一侧还放着一盒子各色描金的墨条。

    尔芙随手拿起了一块看起来是描金竹叶的墨条,让玉清研墨,便直接径自铺好了纸张,默念着一段三岁小儿都会背的三字经,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

    习惯,这就是习惯,尔芙习惯了日日写字,这些日子住在帐篷里断了些日子,尔芙都有些要拿着树枝在沙盘上写字了。

    五张大字写完,尔芙擦了擦手上的墨渍,重新拿过了一条干净的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看着正在摆饭的玉冰,笑着将团成了团的帕子丢给了玉清,便大步走到了堂屋上,随意的坐在了桌前。

    ………………

    填饱肚子的尔芙重新走出了房间,准备好好散散步,然后再简单的冲个澡就去睡觉,可是这计划没有变化快,还不等尔芙走到廊下,便已经看到苏培盛从门口有些慌乱的跑了进来。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尔芙有些奇怪的问道。

    苏培盛麻利的打了个千儿,“奴才给主子请安,刚刚奴才才想起来,明个儿接驾的事情,这次出来的女眷里头,您要在最前头,这该要注意的事情不少,奴才已经整理好了,您得空的时候瞧瞧!”

    说着,苏培盛就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叠折的平整的纸,送到了尔芙面前。

    “我知道了,还有旁的事情么?”尔芙随手接过,翻看了两眼,轻声问道。

    “没了,主子,早些歇着吧,明个儿有张保他领着您过去!”苏培盛躬了躬身子,恭敬的答道。

    尔芙微微颔首,失去了继续散步的心情,毕竟这纸上记着的东西不少,足以让人看上一刻钟了,但是要想记住,那就需要更多的时间了。

    苏培盛离开,正院恢复了平静,尔芙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在了临窗的榻上,默念着纸上的东西。

    …………………………

    寅时初,玉清就已经来到了床边,轻声的呼唤着尔芙。

    尔芙闻声坐起了身子,借着不甚明亮的烛火,望着绣了瓜瓞连连的帐子顶默默的叹了口气,嘟囔着“果然环境造就人”,有些不开心的走下了床榻。

    要知道尔芙是个忠实的赖床症患者,学生时代都没能改变她这个习惯,可是如今才来了这个时代一年,她就已经习惯了闻鸡起舞的生活,你妹!果然还是要人命更可怕。

    简单的梳洗后,尔芙吃了些点心,便坐在了妆台前。

    玉清手巧,片刻工夫就替尔芙梳上了圆髻燕尾,戴上了嵌了明珠的凤钿,花了一个精致的妆容,伺候着尔芙换上了一身正装,穿上了花盆底的绣花鞋,扶着尔芙往外头走去。

    东方刚刚露出一线鱼肚白,尔芙就坐上了去迎接圣驾的小轿。所幸尔芙是女眷,还不需要出城迎驾,只要在行宫外头的等着就是了,但是这也不是个轻松的活计,也不是尔芙身娇肉贵,而是这身行头不轻,再加上这让人不舒服的花盆底,这一站就要一两个时辰啥么的,简直就是受刑一般。

    尔芙如今无力反抗,只能祈祷着钦天监算出的好时辰早些,让皇上早点进城歇下,这样子她也就能早点回家歇着了。

    小轿停在了行宫外头,尔芙第一次看到了那些随行来的女眷,果然个顶个都是美人胚子,各个杨柳细腰,模样漂亮,只是这一身的脂粉味,让尔芙情不自禁的蹙了蹙眉头。

    几人互相见礼,便跟着行宫里留守的太监,往给她们暂时歇息的地方走去。

    尔芙有些疑惑的瞧了一眼玉清,要知道苏培盛写的备忘录里,那她们可是要在原地站着等候的,如今怎么能进到房间里歇着呢,该不会是有人存心算计她们吧,这也不怪尔芙阴谋论,实在是没有安全感。

    不过这次真是尔芙多心了,原来这清朝有几处行宫,可是皇上却是一年也未必去一次,而他们这些留守在行宫里头的太监和宫女,自然是不能跟着皇上来回跑的,毕竟这行宫里也不能没人打理,所以他们这些留守在行宫里的太监、宫女,那就相当于进入了半退休状态,要说肯定有人说,退休多好阿,不用做事,照样能领着月钱。

    可是那个时代,和咱们现代可不同,这月钱寥寥无几,而他们这样子的人,更多的是指望着主子们的打赏,没有主子来,他们自然没了得赏钱的地方,再说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那不想当太监总领的太监,也就不是好太监了,所以他们还是希望能被哪个主子瞧中了,这样就能跟着主子回紫禁城里头伺候了,他们也算是能得了个好出路了。

    不过也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毕竟还有些喜欢安稳到老的人呢,所以这次尔芙碰见的太监,便是那其中比较进取的,可是注定他打得主意落空了,因为这次和康熙爷来外头的都是些小答应主子。

    她们就好像是御花园里头的小野花,那是一眼看去一大把,也就出来以后,才能被人看上两眼,不然在宫里头比起那些宫女的待遇,那也是好不了多少,不但不能住到后宫去,只能住在乾清宫后头的小房间里,更是连孩子都不能生养,那是真的不能生养,这些人侍寝以后,那可都是要被太监看着喂药的。

    至于那位辛者库出身的卫氏,仗着容貌出挑,康熙爷喜欢,虽然偷偷的吐掉了该她喝进肚子里的绝育汤,但是也因此被康熙爷觉得她心机太重,直接给了个名头,丢到了后头自生自灭去,连她所生的八阿哥也不得康熙爷的眼,不然也不能被康熙爷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斥责“其为辛者库贱婢所生”这样子的话。

    这样子的小主,又怎么能为他们这些太监们谋出路呢,他们这也就是病急乱投医了,要说尔芙虽然身份够了,但是她可不是个傻子,这从行宫要人,她得胆子多大阿!

    尔芙坐在上首的位置上,下面坐着其他几位爷的女人,听着旁边的莺声燕语,有些无奈的抿着茶汤,早知道来这也是等着,还不如多睡会儿呢!

    一连换了几次茶水了,可是还是没等到康熙爷那头起驾的消息,尔芙都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了,忙趁着空当,往后头走去,解决身上的麻烦去了。

    重新回到了房间里,尔芙这直接连水都不敢喝了,挺着脖子,看着外头,只希望这事情早完早好,她也就能回去歇着了,真心好累的说。
秒速时时彩 手机网投官网 安徽快3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