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尔芙瞧着脸上写满了邪恶的白娇,有一种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感觉,这还是那个为了报恩就自愿卖身给自个儿开辟大商圈的白姑娘么,难不成是被人换了芯子吧……

    “你是雍亲王府的嫡福晋,便是你真做出些出格的事儿,这一向将脸面看得比天还大的皇室还不是得替你扫尾,总不能为了个连肚子孩子是男是女都没能确定的格格,便废了你这个嫡福晋吧!”白娇无语地推推怪模怪样打量自个儿的尔芙,轻声提醒道。

    她就是不愿意做那些脏手脏心的事儿,这才被后院里的小妾和渣男逼得走上绝路,但是却不代表她不懂得宅斗手段……

    德妃娘娘如此信任尔芙,只能说明德妃娘娘背地里还有后招等着呢,不然……

    那她白娇就只能为德妃娘娘这个可怜可悲的侄女点蜡烛了。

    别人不了解尔芙,兴许还会怀疑尔芙有扮猪吃老虎的嫌疑,但是她和尔芙相识八年多了,她太知道自个儿这位大东家的性格了,那就是个心直口快的天真傻丫头啊,如果不是她好运地遇到了四爷,那结果……绝对比她这个被娘家和夫家一快舍弃的可怜女人,还要更加凄惨几分……

    有了白娇在旁提醒,尔芙也终于想起了德妃娘娘命她转交给乌雅格格的那封信。

    “你说这信里会写些什么内容呢?”好奇心是每个人都有的,尔芙也不例外,她从披风内兜找出了那封有朱漆火印封口的书信,眼中满是渴望地瞧着白娇,轻声询问道。

    她是想问问白娇有没有办法将这个有朱漆火印封口的信封打开来,而不被人发现。

    只是她到底是脸皮薄些,不好意思太直白地将这些有违品格道德的话说出来,不过她相信白娇能明白她话里未点破的那点小暗示是什么,到底是相处多年的知己闺蜜了,一个眼神就能互通心思,还是能够做到的吧……

    想到这里,尔芙有些不自信起来,她好怕白娇告诉她做不到。

    不过事实证明,白娇从不曾让尔芙失望,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白娇于尔芙来说就是老天爷送给她最大的金手指,如同大雄的哆啦a梦,如同被退婚少年们的随身老爷爷,简直可以说是无所不能、无所不通,区区开信封这点小事,那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她起身走到旁边的桌案旁,拿过一盏烛台,又取过一把裁纸刀似的超薄柳叶刀,回到了尔芙的身边。

    白娇先是拿着信封,冲着阳光观察片刻,确定朱漆火印里没有再掺杂另外的机关,笑着转过头,对着尔芙肯定的点点头道:“就是一封比较普通的密信而已。”说完,她就点燃了烛台上的半截蜡烛,将信封封口处的朱漆火印凑到烛台旁边,小心翼翼地烘烤着朱漆火印。

    待到火印被烛火烤得有些软化,她又用柳叶刀贴着信封小心一划……

    眨眼间,本来被火印封好的信封口就掀开了一条细缝。

    “有些不好办,这用来做火印的蜡烛褪色,竟然在信封渗出了些许痕迹,一会儿重新封口的时候,可是要小心些了!”白娇并没有急着将里面的信纸取出来,而是仔细地观察着信封开口的位置,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以后,这才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信封里的信纸递给尔芙。

    尔芙闻言,脸色有些难看,赶忙问道:“那不会被人看出这封信被开启过吧!”

    “不会,封口的时候,小心些就好,而且这信封就是市面上最常见的信封,又没有留下任何字迹,就是火印不能严丝合缝地重粘回去,大不了就是换个信封。

    行了,你就别操心这些事了,抓紧看你的信去吧!”白娇笑着指指桌上那摞厚厚的信封,柔声回答道,她是个做事很小心谨慎的人,要是没有完全把握,她也不可能同意尔芙要拆信偷看的做法。

    尔芙听白娇这么一说,也就放下来心,笑着点点头就打开了三叠的信纸。

    信纸里的内容不多,都是寻常长辈关心晚辈的话语,并不涉及到任何隐秘私事,这让激动好半天的尔芙稍显失望,很是不耐烦地将一览无余的信纸退回到了白娇的手边,低声说道:“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家常话,白折腾了!”

    “我看并非如此,你这位婆婆德妃娘娘很聪明。”白娇接过信纸,摇头说道。

    “什么意思?”尔芙有些不解的问道。

    白娇闻言,笑着摆摆手,示意尔芙不要太心急,朗声对外面吩咐道:“小文,去楼下取张彩纸过来。”

    待到外面传来小文的应答声,她这才不紧不慢地指着信封说道:“如果是一封无关紧要的家常书信的话,德妃娘娘这般能在宫里混得如鱼得水的人,又何必用朱漆火印在信封上封口,你也可以说是习惯所致,但是我觉得不像,毕竟这封信是通过你转交给乌雅格格的,她这般做法,岂不是表示她心里不信任你这个儿媳妇,宫里那些心思缜密的人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说完,她这才嘴角噙笑地拉过尔芙的小手,示意尔芙用手指细细拂过信纸背面。

    “这是上好的罗纹纸,特点就是纸面光滑似绸似缎,怎么摸着有些发涩呢!”这么一抹,尔芙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有些奇怪地拧着眉头问道。

    白娇闻言,又是浅浅一笑,带着几分缅怀神色的低语道:“信中信。”

    “那是什么东西?”尔芙表示她还真是不大适应这种猜来猜去的小游戏,忙问道。

    白娇无奈地扁扁嘴儿,轻声解释道:“依我看,这封信的内容就是一种掩饰,反而是你摸到的那些发涩的小痕迹,才是你那位婆婆想要告诉你府里乌雅格格的真实内容。

    正因为如此,你婆婆德妃娘娘才会做出朱漆火印封口的事儿,因为她知道这封信是有秘密的,她并不是特别放心交给你,她怕你会发现信里藏着的小秘密,而就是她这个有些画蛇添足的做法,这才会让咱们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说完,她就故作神秘地挑挑眉,一边麻利地收拾着矮几上的东西,一边等着小文送彩纸过来了。

    一会儿工夫,下楼去取彩纸的小文就回来了。

    白娇听到外面的敲门声,笑着端起手边放着的茶碗,很是闲逸地靠在身后堆着的软垫上,随口吩咐道:“进来吧,彩纸放这儿就行了!”说完,她就摆摆手,吩咐小文退到外面候着了。

    雅间的门,很快就被重新关紧了。

    白娇轱辘一下坐起身来,先是将矮几上放着的茶盏、点心等物都挪开,腾出了一块干净的空地,又将已经藏到矮几下面的信纸拿了出来,下面垫着那张才从楼下拿上来的彩纸,对着阳光细细端详片刻,有些失望地摇摇头,叹气道:“看来是解不开的谜题,你也看看吧!”

    说完,她就将垫着彩纸的信纸,递到了尔芙跟前儿。

    尔芙不解地低下头瞧瞧,又学着白娇刚才的样子,将信纸和彩纸交叠地拎到半空,迎着阳光看着,只一眨眼的工夫,她就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同时她也明白了白娇说‘解不开的谜题’是何意了。

    信纸上,一个个露出来的小彩点,正是她摸到的有些发涩的位置。

    只不过这些透露出来的彩点所在位置的那些字,并不能形成任何句子,有些地方,甚至还是落在了空白处,且这些彩点的分布没有任何规律,想要将这封密信解开,还真是难如登天啊……

    “行了,左右这信里的内容是解不开了,你也就别犯愁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再说你是嫡福晋,你能护住乌雅格格腹中的孩子是你的功劳,护不住的话,那也是正常的事儿,只要别让人将脏水泼到你身上就行了!”白娇笑着将信纸从尔芙眼前儿拿回来,重新塞回到了信封里,柔声安慰道。

    对于白娇的安慰,尔芙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安心的点儿,反而更加犯愁了。

    她就是怕这盆污水是自个儿躲不过去的,比起自个儿府里那些情敌的心机和手段,她实在是没有信心。

    对此,白娇是能够看出来几分的,她笑呵呵地凑到尔芙耳边,低语道:“你是防不住你府里的妾室暗算,但是你背后有大靠山啊,你身边除了诗兰和诗情两个陪嫁丫鬟,其他人都是四爷安排到你身边的,有她们在,不管怎么说,都是很有利的证人啊。

    不过有一点,你得格外注意下。

    你府里的瓜果蔬菜等各类食材,一直都是由你开的便利坊所供应的,这东西都是入口的玩意儿,也是最容易被人做手脚的玩意儿,便利坊又在府外,在铺子里干活的人也多,与其费心费力地防范,还不如让你府里的管事嬷嬷换换采买的地方,也省得到时候牵连到你头上。”

    要是白娇不提,尔芙还真想不到这点,她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沉声说道:“幸亏你提醒了,不然我就将这事给忘了,便利坊那边就由你过去替我打个招呼,我回去就安排管事嬷嬷更换采买的地点,免得被人借此做下什么手脚。”

    “恩,一会儿我就让人过去给便利坊那边送信。”白娇笑着答应道,“不过你现在也不需要太紧张了,这女人十月怀胎能动手的机会太多了,没有人会犯傻到乌雅格格才爆出有孕就忙不迭地下手暗算。

    一来是匆忙之间,未必能够将自个儿摘干净。

    二来是乌雅格格这会儿也必然是防范最紧密的时候,轻易未必得手。

    要是依我看的话,现在不大危险,反倒是后面几个月更威险些,如果你真想保住乌雅格格这胎儿,最需要你担心防范地是她肚子大起来以后,因为那时候她身子骨越来越沉,很可能脚下一滑就要了她肚子里的那块肉。”

    说着,白娇神秘兮兮地凑到尔芙耳边,低声问道:“你真希望她生下孩子来?”

    “若是别人问我,我一定会说她生不生孩子,既不影响我的地位,又不会威胁到我的孩子们,我一点都不在乎,但是你问的话,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真怕她这胎儿生下来,而且恨不得她这胎儿越快解决越好。

    我这么盼着,不是我心狠手辣,也不是我容不下其他人替四爷诞育子嗣,我是怕。

    乌雅格格才一进府,宫里那位佟佳贵妃就曾经和我深谈过一次,据她所说,太医曾经说过表亲成婚诞育子嗣,有很大可能会生出怪胎来。所以我担心乌雅格格这胎儿不那么康健。

    你也知道这宫里宫外、朝上朝下,盯着四爷挑错的人不少,如果到时候出现我担心的那些事,我怕有人会借此攻讦四爷的私德。”如果白娇今个儿不问这话,尔芙还真不知道自个儿心里压着这些话要和谁说,这会儿她就如同找到了树洞似的,叽里咕噜如竹筒倒豆子似的将担心都说了出来。

    这些话,压在心里就如同一块大石头似的压得尔芙喘不过气来,说出来之后,她倒是感觉好多了,连胃口都好了许多,又想起了之前白娇命人准备的小点心,笑眯眯地吃起了小点心。

    白娇则是一脸懵逼,愣了好一会儿神,这才无语地咂咂嘴儿,叹气道:“你操心的事是真多,她生出来的孩子是否康健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是实在担心这点的话,想办法让四爷安排几个靠谱的稳婆在府里伺候,发现不对劲就抓紧处理了就是,还需要你这样忧心的。

    我就不说旁的,我这么一会儿工夫就瞧出你不对劲了,何况是和你朝夕相处的人。

    你要是还不能调整好自个儿的状态,便是原本要对乌雅格格下手的人不想算计你,瞧见你慌里慌张、愁云惨淡的样子,估计都要将这黑锅丢给你了。”

    她是真没想到尔芙还有这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闲情逸致……

    不过她这些话,倒是给尔芙提了个醒,尔芙闻言,脸上登时就多了几分神清气爽,笑容都多了几分真诚,笑眯眯的答道:“果然来找你讨主意是个最正确的决定。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改天再过来找你闲聊。”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