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在这里,苏培盛已经预备好了温热的凉茶和点心。

    这田字房跟前儿的一小片农田,到底就是四爷的兴趣爱好、放松心情的地方而已,便是他再勤劳节俭,也不可能和庄稼汉似的吃糠咽菜,就连他用的农具都是工部精心打造的精品。

    一杯温热的凉茶带走了暑气,再吃上两块点心。

    四爷舒服地靠在了旁边粗壮的树干上,瞧瞧身边还在用点心的三兄弟,又瞧瞧不远处还未整理完的农田,低声吩咐道:“阿玛一会儿要回去前面和来访的朝臣议事,这地方就交给你们负责处理好了。”

    说着,他的目光流转,落在了弘晖的身上。

    四爷瞧着弘晖,继续说道:“弘晖,你是老大,你要承担起你作为兄长的责任来,照顾好你的两个弟弟弘昀和弘昪他们,领着他们将这田里还剩下的活计处理好。”

    交代好弘晖要照顾好两个弟弟,四爷也没有忘记提醒弘昀和弘昪两个。

    他左手揽着坐在自个儿左侧的弘晖肩膀,右手搭在弘昀的肩膀上,眼睛瞧着对面的弘昪,轻声交代道:“弘昀和弘昪,你们俩要听弘晖的话,不许耍性子胡闹。”

    三兄弟不管私下的关系如何,此时面上都是一副兄友弟恭似的温和笑容,动作整齐划一地齐声答道:“阿玛放心,弘晖(弘昀、弘昪)会照顾好(听从)两个弟弟(哥哥安排的)。”

    四爷满意地点点头,又和三兄弟说了几句闲话,这才拍拍裤腿上的泥土和草叶等杂物起身离开。

    其实他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去忙碌,只是希望能给三个小子一些独自相处的机会。

    四爷认为:他这辈的兄弟间情分淡薄的根本原因,一是为了争夺天下至尊的皇位,二也和他们少有机会相处有关,他不愿意弘晖他们几个孩子重复他和诸兄弟之间的阋墙行为,又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便想出了这个不甚高明的办法。

    他希望能够弘晖他们三兄弟能借着一块打理农田的机会,多些相处的机会。

    可惜四爷的想法,注定是要落空了。

    因为就在他刚刚离开不久,弘晖左右四顾一番,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盯着后,果断地丢下锄头,三步两步地跑回到了树荫下,对着农田当间两脸懵逼的弘晖和弘昪嚷道:“你们自个儿在这里忙活着吧,大哥清辉阁那边还有事要忙,便先走一步了!”

    说完,他就迈着轻快的脚步离开了。

    不过他离开前,他也没有忘记留下一个和他身段相仿的小太监,代替自个儿将农田里的活计搞定,这也是防止有人从旁经过的时候发现他不在的小把戏,不然他何必特地让自个儿的母族乌拉那拉氏挑选出两三个和自个儿身材模样相仿的小太监在跟前儿伺候着呢。

    弘晖走了,弘昀挠挠头,也找个由头溜了。

    不同于弘晖不愿意和其他兄弟相处的想法,弘昀就是单纯地想要偷懒。

    从小就被大李氏如珠如宝地捧在手心里娇惯着长大,便是后来四爷发现他的身材越来越圆,为防止他成为一个身高和腰围等同的圆球,特地安排了拳脚师傅教授他拳脚功夫,还亲自替他定下了一份不伤及身体、又能有效控制体重的菜单,但是他这懒筋懒骨还是早早养成了。

    弘昀表示他能够每日坚持跟师傅练拳,那就已经是他的最大运动量了。

    本来弘昀被四爷从温度宜人的房间里揪过来料理农田,他心里就已经是千百个不愿意了,只是胳膊拗不过大腿,他没能力反抗,也不敢反抗四爷的决定,所以他不得不听从四爷的安排来干农活,但是这会儿四爷走了,一向自视甚高的大哥弘晖也走了,他又何必继续在这里卖苦力呢……

    so……他在确定弘晖不会回来以后,也迈着四方步离开了这里。

    不过同样的,他离开前,也和弘晖似的安排了一个农家出身的小太监代替自个儿在这里干农活,并没有想要将所有活计都推给弘昪负责,因为他认为弘昪也不会留在这里犯傻的,安排一两个小太监在这里干活,也就是随口吩咐一句的事儿,要是万一弘昪离开的时候犯坏,不将这片农田里的除草工作干完,最后背锅的人,很可能会是他这个倒霉蛋。

    只是他没想到弘昪并没有如他的两个兄长似的离开。

    弘昪望着弘昀离开的背影,苦笑着摇摇头,很是干脆地拒绝了近身伺候的小太监上前帮忙的提议,叹了口气,便顺着垄沟继续除草了。

    而就在他弯腰低头整理农田里的杂草时,最先离开的弘晖偶遇到了小丽娘。

    这个偶遇,应该要加上双引号才对。

    于弘晖而言,这是偶遇。

    不过于小丽娘而言,却是她苦苦等来的良机。

    早在尔芙经过偶然看到她在耕织轩这里邻水吹风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田字房那边的动静,不过与尔芙的担心不同,她从未想过将目光放在府里的男主人四爷的身上,一来是她游走在梨园行里,早就已经听说过四爷对嫡福晋尔芙的深情,二来是她也嫌弃着四爷的年纪,所以她选择的目标就是年前曾闹出过好几场笑话的弘晖。

    俗话说得好,一个秘密有两个人知道就不算秘密了。

    而弘晖在他十三叔府上收用舞姬的事儿,知道的人,又何止是两个,二十个人都是有的,虽然之后四爷和十三爷都已经努力压制府里的宫婢仆从,不让这丢脸的八卦传扬出去了,但是还是不可避免地传到了坊间,也传到了更接近贵族圈子的梨园行里。

    小丽娘,一个在行当里颇有些好名声的漂亮萌妹,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她跟随戏班一块来到圆明园献艺,一来是为了获得更多赏赐,二来就是希望给自个儿的后半生找到更好的依靠,而除了宫里那些黄子龙孙,亲王府的嫡长阿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可惜的是她来到圆明园这么些天都没机会和心目中的完美人选接近。

    今个儿,她突然接到要去水榭献艺的消息,还以为有机会能见到这园子里住着的爷们们呢,特地舍弃了往日的华丽服饰,选择了这么一身小家碧玉似的打扮,所图就是希望能够以一种不一样的装扮获得更多的关注度。

    不过当她发现戏台下就尔芙一个嫡福晋在看戏的时候,她就已经是满心失望了。

    而尔芙看到她邻水吹风的时候,也不是她收到消息故意来小溪边刷存在感的。

    那是因为她真的有些气馁了,又不想在其他师兄弟、师姐妹跟前儿流露出来,被人察觉到她的想法,这才借故躲到这处比较清静的小溪边来独处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很是偶然地发现了小溪对面不远处的田字房那边儿,竟然有好几位发尾坠着殷红色流苏穗子的大人物。

    弘晖与她的偶遇,便是她精心设计过的一场好戏了。

    本来小丽娘还在烦恼要如何和她心目中的理想对象接触的时候,四爷的离开,让她心里狠狠地慌了一下,她生怕就这么和弘晖错过,不过还不等她平复好心底的失望和无奈,她便发现弘晖等一众亲王阿哥还留在原地,这发现让她欣喜若狂,再然后就有一块大馅饼掉在了她的头上。

    因为她看到弘晖竟然甩开仆从伺候,沿着不远处的拱桥,往耕织轩这边来了。

    “民女小丽娘见过贵人,还望贵人宽恕民女唐突失礼之举。”她装作正在采花的模样,出现在了弘晖经过的小路尽头,在见到弘晖之后,更是装出惊慌失措的模样,直接来了一出跪地请罪的戏码,为了让这出戏更真实些,她故意跪在了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小路上。

    她的膝下是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小路,身后是热情如火的炙热阳光。

    眨眼间,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汗水,便沿着她光洁如玉的脸颊滑落下来了,几滴摇摇欲坠的泪珠黏在睫毛上,尽显起柔弱纤纤的一面。

    “你怎么知道我是贵人呢?”弘晖见状,满心怜惜地扶起小丽娘,好奇问道。

    小丽娘好似是避嫌般地退后了两步,心里一慌,自个儿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弘晖身上这套比太监袍还要寒酸几分的短打呢,不过她到底是在梨园行里打磨十余年的聪明人,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只见她笑中带泪地抬起头,略显俏皮地眨眨眼睛,低声解释道:“民女见您一身粗布麻衣,却难掩威仪气度,所以才有此猜测,若是民女猜错了,也希望您替民女保守住这个秘密,不要对其他人透露,这样对您和民女都好。”说完这话,她还不忘对弘晖卖萌地做出一个有些可爱的双手合十动作来。

    “哦?那你说说我替你保守秘密,对我有何好处呢?”弘晖故意调侃道。

    小丽娘就好似已经被弘晖糊弄住了一般,一脸惶恐地解释道:“你想啊,要是这园子里的其他贵人们知道我竟然以为你是贵人,那他们这些最看重身份的贵人们怎么能高兴的,便是他们不会明着找你麻烦,但是随随便便一个眼神就能折腾你个半死了,所以如果我猜错了,你一定要保守住这个秘密哦,连最好的朋友都不能告诉。”

    “好了,我知道了。”弘晖闻言,心里暗觉好笑地答道。

    小丽娘得到弘晖的回答后,好似心里轻松了许多般地露出了一抹笑容,一副自来熟模样的解释着自个儿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幸好你不是这园子里的贵人,我是偷偷跑来这里摘花回去插瓶的,这要是真让园子里的贵人遇到,还不知道会不会怪罪呢!”

    说着,她就将怀里抱着的那支含苞待放的荷花,塞到了弘晖的怀里。

    “这是我刚刚在那边采下来的荷花,比起这里的其他花草,荷花算是最好养活的一种花卉了,随便弄些清水,便能够养上几日了,送给你。”小丽娘笑着解释道。

    “那我就收下了。”弘晖瞧瞧小丽娘怀里抱着的花枝,笑着答道。

    小丽娘欢喜极了的点头道:“嗯嗯嗯。”

    说完,她就对着弘晖点点头,一副要离开模样地绕过了弘晖的身边,沿着鹅卵石小路地往弘晖过来的方向走去。

    本来弘晖还有些怀疑小丽娘是故意勾起自个儿的好奇,心里有所防备,但是他见小丽娘如此干脆离开的模样,心里那点小怀疑,倒是登时就烟消云散了,同时他也真的对眼前这个有些陌生的小妮子起了好感,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已经迈着腿儿跟上去了。

    小丽娘听见身后响起的脚步声,嘴角划过一抹志在必得的浅笑。

    不过很快,这抹笑容就被她用戒备的拧眉模样掩盖住了,她一脸戒备地转过头来,眉心微蹙地沉声问道:“你为什么跟在我身后,难道你没有其他事情要忙么?”

    弘晖从未经历过这种被人当做色狼防备的感觉,有些尴尬地挠挠头道:“我……我……我是突然想起我将东西落在了住处,想要赶回去取,并非故意跟着姑娘的,还请姑娘不要误会。”说完,他装模作样地往后退了几步,似是避嫌一般。

    小丽娘闻言,微微点头,柔声致歉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说到这里,她有些腼腆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既然你也要去那边儿,那咱们就一块走吧,路上也好说说话,我是第一次来这里献艺的戏子,对这里的环境还挺陌生的,有你这个熟悉环境的人在旁边陪着,也可以避免我跑到什么特殊的地方犯错了!”

    “那咱们就一块走走吧。”弘晖闻言,心里大喜的应承道。

    说完,他还很君子地往旁边避避,将微窄的鹅卵石小路留给了小丽娘行走,自个儿踩着旁边有些泥泞的土地,跟在小丽娘身边,边说边往来时的方向走去,时不时还要陪小丽娘摘些花草,但是他并不觉得厌烦,反而有种从未感受过的欢喜感觉。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