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这些事儿,自有富泰领着阿昌阿和阿兴阿两个嫡子操持。

    只是她这娇弱之态,看在四爷眼里是楚楚可怜,看在在座众女眼里,便不同了。

    饶是尔芙早就已经预料到乌拉那拉氏媚儿会有如此一出飙演技的场景,这心里也是酸涩和郁闷齐聚,恨不能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个冲着四爷猛飞媚眼的情敌。

    “你们俩都快坐下吧,咱们家里人不讲那些虚礼。”马佳氏端坐在上首主位上,瞧着规矩立在跟前儿的两个儿媳妇,满脸欢喜地说道。

    说完,她也主动提起了自个儿稍后要去圆明园做客的事儿。

    马佳氏笑吟吟地看着坐在下首的茉雅琦,柔声说道:“你是新媳妇进门,照说我该让你早些回去歇着的,不过过午后呢,我要应邀去你娘家做客,所以我想问问你,可有什么话啊、东西的让我替你转交给你额娘和你嫡额娘的?”

    茉雅琦腼腆地低着头,低声道:“母亲问了,那儿媳也就不见外了,麻烦母亲替儿媳转告额娘和嫡额娘,让她们不必为儿媳担心,儿媳在这里一切都好就是。”

    说完,她似是有些不安地抬头窥了眼马佳氏的脸色,尽显小媳妇的拘谨忐忑。

    马佳氏爽朗笑着,很是随和的说道:“成,母亲保管将你这话传到,而且你也实在不必如此拘谨,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更不是故意磋磨媳妇的恶婆婆,以后相处的时间久了,你就知道我的性子了。

    不信,你问问你嫂子……”

    茉雅琦闻言,微微抬眸,柔声答道:“儿媳知道母亲疼护儿媳们的心思。”

    “婆母,您就别让弟妹为难了,弟妹是才进门的新媳妇,总归是有些拘谨害羞的,等时间久了就好啦。

    弟妹,你也别紧张,咱们婆母是个顶好相处的性子,你以后就知道了。”他他拉氏笑呵呵地看向低头盯脚尖做害羞状的茉雅琦,柔声细语地打着圆场。

    她也不是在糊弄茉雅琦,因为马佳氏还真是一位善待儿媳妇的好婆婆,便是她进门这么些年,马佳氏也从未让她在跟前儿立过规矩,更不曾干涉过她和阿昌阿房里的那些事儿,也从未要往阿昌阿的房里塞人,或是话里话外地要求她给阿昌阿纳妾,放在这时代来说,那绝对是一位开明豁朗的好婆婆。

    正因为如此,她和马佳氏的关系,也是相处得挺不错的。

    茉雅琦又是拘谨腼腆地笑笑。

    马佳氏见状,倒是也没有强留茉雅琦在屋里说话,很是宽和的安排道:“好啦,茉雅琦才进门,这屋里要打理捋顺的事儿也多呢,咱们以后和她说话的机会也多呢,今个儿就让她早些回去吧。”

    茉雅琦自个儿也没有想要在马佳氏房里多待,因为她真不知道该和马佳氏说些什么才好,现在马佳氏主动提出让她回去休息,她自是喜不自胜,不过她还是假模假式地推辞了两句,这才顺着马佳氏的意思离开了马佳氏的房间。

    她仍然保持着那副拘谨腼腆的模样,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正院的门。

    不过回到了自个儿的院里,也就是落霞苑里,她就放松下来了。

    “早膳备好了么?”她昂首阔步地走在一众仆从婢女的前面,头也不回的问道。

    而就在她的眼前不远处的廊下,阿兴阿房里的两个通房丫头正候在那里,等着给她这位新进门的嫡妻敬茶呢……

    “回格格的话,小厨房那边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着您传膳呢!”

    “别再叫我格格了,我现在已经嫁进了喜塔腊氏的府里,那称呼就该随着我现在的身份改变,以后唤我二福晋就是。”茉雅琦笑着点点头,柔声提醒道,同时她也对着廊下满心忐忑等候着的那两位通房丫头颔首一礼,很有几分端庄淑惠的做派。

    当然,这些都是假象而已。

    她笑吟吟地将等在廊下的两个通房丫头让进了屋里头,打发了婆母马佳氏安排到她跟前儿伺候的那些陌生丫鬟,只留下自个儿的陪嫁婢女和管事婆子们,这脸上的笑容,便也收敛一空了。

    总要给这些早自个儿之前就和阿兴阿有过同床之欢的通房丫头们些下马威。

    这也是嫡妻进门后的惯例了。

    茉雅琦神色淡然地打量着屈膝见礼的两个通房丫头,细细打量着她们的模样和身段后,勾唇一笑,柔声道:“往后咱们就要抬头不见、低头见地同住在这落霞苑里了,我是嫡妻,更是你们俩的主子,所以嫡庶尊卑的规矩是要讲起来的,但是私下里呢,咱们还是朝夕相处的姐妹。”

    说完,她也就接过了通房丫头奉上的热茶,摆摆手让她们起来了。

    见面礼是早就被好的一对赤金步摇,一人一支,公平合理,不偏不倚。

    随后呢,茉雅琦又留两个通房丫头在自个儿房里用过一顿早膳,尽显贤妻的端庄贤淑,这才让她们回去了。

    “让咱们的人盯紧她们,尤其是避子汤,一定不能停。”只是两个通房丫头才一离开,茉雅琦就如同变了个人似的,冷声吩咐道。

    出嫁前,尔芙特地请胡太医和善妇科的梁太医替她伪造出身为处子的假象,让外界那些传闻成为了一场空穴来风的谣言,也让她被阿兴阿怜惜爱重,但是到底没能替她调理好身体,她到现在还是不适合有孕的体质,从小就看着大李氏为争宠手段倍出,茉雅琦绝不愿意有人抢在她之前替阿兴阿诞育下子嗣。

    当然,这也是所有嫡妻的选择。

    一个嫡长子的存在,便是嫡妻在丈夫跟前儿最大的保障。

    虽然茉雅琦是不需要这样的倚仗,但是她还是选择让那些通房丫头服用避子汤,除非她一直不能有孕得子,不然她是不会主动停掉通房丫头们的避子汤药的。

    “孟嫂,你稍后去问问那两个通房丫头的小日子时间。”想到这里,她又补充道。

    按下茉雅琦房里这些琐事不提,正院那边的马佳氏和他他拉氏闲聊几句,便也开始准备去圆明园拜见尔芙要穿戴的衣服首饰和见面礼了。

    拖拖拉拉地忙活到晌午,她换上了厚重的礼物,坐上了出门的马车。

    因为已经是时间不早,而且还要赶在城门落锁前回到府里,她才上了马车,便让贴身伺候的婢女将自个儿头上戴着的钿子取下来了,同时对着驾辕的车夫,沉声吩咐道:“快着些赶车,不必顾忌我这边儿。”

    说完,她就撂下了挑起的车帘。

    马佳氏这般吩咐,也是无奈。

    因为这四爷府的一众主子们,还在圆明园避暑呢,而她作为喜塔腊氏富泰的嫡福晋和要迎娶新媳妇进门的婆母,必须要住在主宅,总不能在别院迎新媳妇进门吧,也不能在新媳妇归宁的时候,自个儿住在别院那边儿躲懒吧,不然她也就不需要如此城里城外的奔波了,毕竟这喜塔腊氏在圆明园附近,也有一处挺不错的别院。

    一路紧赶,愣是将原本一个时辰左右的路程,压缩到了小半个时辰内。

    当马佳氏乘坐的马车停在通往圆明园大园门的官道旁时,她整个人都快被颠散架子了,她稍感不适地抚着胸口,有气无力地吩咐道:“扶我下车走两步吧!”

    路边不远处,便是住在附近的农户人家。

    她选择在这里让车夫停下马车,自个儿下来活动活动胳膊腿儿,一来是她不愿意这么满身疲惫地去见尔芙这位雍亲王福晋,二来是需要趁机解决下三急问题,三来也是想借着附近庄户人家的地方,稍微整理下妆容袍服,免得失礼。

    “快些着吧,不然咱们这一路紧赶慢赶的罪就白受了。”她坐在婢女临时借过来的厢房里,一边用湿帕子擦着脸上的汗珠,一边压低声音地吩咐道。

    跟在她身边伺候的婢女,也是她身边的老人儿了,自是明白轻重。

    一会儿工夫,她便替马佳氏梳好了发髻,还将马佳氏袍服上的那些刚压出来的褶皱都用湿帕子仔细晕开了,确认没有半点疏忽之后,这才扶着已经活动好筋骨的马佳氏,离开这临时借用的农家小院。

    马佳氏坐上马车,盏茶工夫,便到了圆明园的大园门外。

    大园门外的庑房里,毓秀姑姑和诗情两位尔芙跟前儿得脸的宫婢管事就已经等在这里了。

    马佳氏乘坐的马车还没有停稳,毓秀姑姑和诗情就迎出来了。

    这也是尔芙为了显得对马佳氏重视。

    软轿就等在大园门内侧,毓秀姑姑很是热络地将马佳氏送上了软轿,便打发诗情先走一步去给尔芙传信了,而她则留在软轿旁,有说有笑地陪着马佳氏往牡丹台走,如此安排,也是毓秀姑姑怕诗情年纪还轻,不擅长这些人情往来的事儿,一时不慎地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来。

    牡丹台,尔芙还将大李氏请了过来,毕竟大李氏是茉雅琦的亲额娘么……

    “多谢福晋为茉雅琦如此费心。”大李氏过午就已经等在牡丹台了,她并不知道尔芙为何要在这样的日子邀请马佳氏过来做客,心里很是忐忑,犹犹豫豫地想要问问是何原因,一直磨蹭到这会儿,这才将话题扯到了正题上,先是客套地道谢,随即满脸忧色的低声说道,“这马佳氏福晋就要到了,不如妾身先回去吧!”

    尔芙闻言,坦然笑道:“你回去做什么,我请你过来,就是让你和马佳氏见见面,难道你就不担心茉雅琦嫁过去受委屈!”

    说完,她就端起了手边早已经备好的热茶抿了口,笑呵呵地看着大李氏。

    大李氏稍显尴尬地摸摸鼻子,又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低声道:“妾身还以为是福晋要和马佳福晋谈正事呢,没想到福晋这般安排,也是为了茉雅琦那孩子,茉雅琦那孩子有福晋做嫡母,当真是她的福分呢!”

    打从尔芙替茉雅琦定下喜塔腊氏这门亲事,大李氏就表现出了高度的恭顺。

    也许在大李氏看来,如喜塔腊氏这样的老牌望族,远比那些毫无根基的官宦府邸,更适合成为弘昀那孩子的助力吧。

    随着诗情过来报过信儿,一会儿工夫,马佳氏的软轿就到了牡丹台外。

    尔芙瞧着渐渐靠近的软轿,对着大李氏笑着道:“亲家过府来做客,咱们也别在这摆谱儿了,出去迎迎吧!”说完,她就率先起身地往明堂外走去。

    是的,因为马佳氏是府里的姻亲亲家,尔芙并没有选择待客常用的水榭花厅等地,而是选择了牡丹台这处靠近住所的明堂,一来是表示亲近之意,二来也是她懒得跑来跑去地来回瞎折腾了。

    而马佳氏在发现尔芙竟然在牡丹台这处明堂接待自个儿的时候,也是倍感欢喜。

    尤其是当她下轿就看见尔芙和大李氏迎出来的时候,那更是激动得差点哭出来了,别看她也是一品命妇,但是比起尔芙和大李氏这两位玉牒在册的亲王福晋和侧福晋,那身份还差着许多呢,便是成为亲家又如何,这京里的皇亲贵胄还少么,有几个能真的被那些皇室宗亲看在眼里的呢。

    以她的身份,有毓秀姑姑这样一位得脸的管事嬷嬷等在门口迎接,便是抬举了。

    不过尔芙却不知道她心里的激动,笑吟吟地迎到了廊下,不等马佳氏屈膝见礼,便主动扶住了马佳氏的双手,柔声招呼道:“快免礼,咱们可是实在亲戚,不讲究这些虚礼的,外面太阳毒,快跟着咱们进去说话吧!”

    说着,大李氏也来到了跟前儿,满脸堆笑地应和着。

    马佳氏激动得脸色微红地跟着尔芙和大李氏身旁,亦步亦趋地来到明堂里,不顾尔芙等人阻拦地坚持见过礼,这才有些拘谨地坐在了下首位置,和大李氏面对面地落座,笑吟吟地和尔芙寒暄着。

    尔芙呢,也是早早就准备好寒暄要用到的各种套话了。

    再加上大李氏从旁附和着,宾主三人,倒是显得很是融洽的模样。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