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正在此时,弘晖过来了。

    锦兰站在西梢间里,神色忐忑,倒是有几分待嫁姑娘的模样。

    她静静地等待着自家主子的召唤,只等着自家主子一声招呼就出去和弘晖阿哥见见面,然后就可以离开这个让人有些尴尬的粉色房间了。

    天知道,为何这房间的墙面都是粉色的,瞧着就让人觉得心里怪怪的。

    她却不知道当初为何调配出让小七那个熊孩子满意的颜色,尔芙和白娇折腾了多久,愣是在这个没有乳胶漆的时代,研究出了一种近乎白色的浅粉色墙漆,让整个房间都显得粉粉嫩嫩的,还特地打了张特殊的公主床。

    可以说,当初的这房间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尔芙对小七那份母爱的证明。

    现在被乌拉那拉氏霸占了尔芙住过好些年的长春仙馆,顺带着还霸占了小七的这间小住闺房,那些家具摆设都能搬走,但是这粉粉嫩嫩的墙就挪不走了,锦兰竟然还不识货地嫌弃这房间的风格呢!

    “福晋,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知妹妹又和喜事,竟然值得福晋姐姐亲自来贺?”乌拉那拉氏也是好演员,她配合地扶住尔芙的胳膊,顺手接过了尔芙送上的锦盒,一边满脸不明就里的问着,一边轻轻打开了锦盒虚掩着的盒盖。

    一对玉质寻常的簪子,意头是好,但是到底是上不得台面的寻常玩意儿。

    乌拉那拉氏面上笑吟吟将锦盒转手交到宫婢的手里,一副贪财模样的笑着道:“好漂亮的一对簪子,甭管姐姐是贺喜妹妹什么,反正这礼物是到妹妹手里了,便是姐姐是听信了府里那些不着边际的谣言,这到妹妹手里的礼物,妹妹也不打算退回了。”

    说完,她就已经笑着吩咐宫婢将锦盒送到库房,仔细放好了。

    “难道妹妹没打算给弘晖阿哥指上一位懂事乖巧的新格格?”这边儿,还不等尔芙接茬,紧跟着尔芙走到乌拉那拉氏跟前儿的李荷茱李侧福晋就已经主动问道。

    乌拉那拉氏闻言,浅浅一笑,柔声道:“妹妹确实是有这个打算。”

    说着,她脸上闪过些许尴尬和苦涩,拉着尔芙的手,便往厢房里面走去,边走边说道:“只是弘晖阿哥到底是府里的嫡长阿哥,地位尊贵且独特,便是妹妹是弘晖阿哥的庶额娘,又是他的姨母,却也不敢擅自做主此事,还需要问过咱们王爷的意思,而且妹妹也怕弘晖那孩子会误会妹妹的好意,所以这件事要细细斟酌呢!”

    乌拉那拉氏给出的答案,完全在尔芙的意料之中。

    她笑着点点头,一副很是理解的模样,接茬道:“你也是为难,想来你娘家没少传话让你多多照顾弘晖那孩子,可惜弘晖那孩子打从先福晋过世起,便是戒心甚重,别说是防备如你我这般的继母和庶母了,连王爷的一些安排,他也是防备着呢。

    不过这也不怪弘晖那孩子,毕竟如弘晖这样的皇室子孙,大多都有这毛病。

    咱们都是自家姐妹,我说话也不藏着掖着,便是你我是弘晖,打从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看得尽是些尔虞我诈的算计和陷害,这心里也不可能就半点戒心没有,也怪我这个做福晋的,管不好府里这摊事,让咱们府里的孩子都跟着受苦了。”

    说到最后,尔芙还半真半假地拧着帕子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泪珠子。

    尔芙如此说,乌拉那拉氏和李荷茱李侧福晋等人却不敢这么听,尤其是乌拉那拉氏,她似是最善解人意的解语花般,柔声劝道:“福晋姐姐,您言重了。

    这事实在是怪不得您,人人皆有私心,便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和亲兄弟,那还有为家产、为嫁妆互相算计的呢,何况咱们府里这么些人,有些心机深沉、做事阴毒的人,也是正常的,再说,人心隔肚皮,您又不是能未卜先知的神仙,有照顾不到的地方,那更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说着,乌拉那拉氏还不忘吩咐宫婢拧条湿帕子过来,让尔芙能擦擦脸上的泪痕。

    虽然她根本就没看见尔芙脸上的妆容有不妥当的地方,但是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她还是坚持要做到尽善尽美,免得旁人非议她,说她仗着出身,不敬重嫡福晋,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尔芙也适时地止住了抽泣,勉强地笑着点点头,转移话题地说起了府里的传闻,“外面都传呢,说是你打算将身边伺候多年的贴身丫头指给弘晖,不知道是哪位丫头这么好运气?”

    “嗐,姐姐,您怎么又说起这件事了!”乌拉那拉氏一副很为难模样的娇嗔道。

    不过她还是顺着尔芙的意思,将留在门外候差的锦兰唤进来了。

    乌拉那拉氏指着打扮明显和其他宫女有些不同的锦兰,轻声介绍道:“锦兰,这丫头是从小陪着妹妹一块长大的陪嫁丫鬟,年方十五,正是好年纪,模样也俏丽精致,又擅长厨艺,性格也好,最是体贴仔细,还粗通些诗书文墨,算是个挺不错的人选。

    妹妹也是想着弘晖阿哥跟前儿那些人,要么就是妹妹娘家送来的名门秀女,要么就是外洋来的粗鄙女子,哪里会照顾人,便想着让锦兰这丫头过去照顾照顾弘晖那孩子,但是现在还需要看王爷和弘晖阿哥的意思,所以也没定准呢!”说完,她又招呼着锦兰给尔芙和李荷茱李侧福晋、陆格格三人见礼请安,一副格外厚待的模样。

    锦兰是乌拉那拉氏族的家生子,从小就在府里伺候乌拉那拉氏瑞溪,也是和瑞溪一块学得规矩,所以她不论是规矩仪态,还是模样气度,那真是一点都不必寻常八旗秀女差,加之又特意打扮过,一袭粉嫩嫩的锦缎旗装,用银丝勾勒出边角,又在领口和袖摆处都绣着色彩艳丽的小碎花,更衬得她娇滴滴如迎春绽放的梨花般娇嫩白皙了。

    这会儿便是在尔芙和李荷茱李侧福晋等人跟前儿,她也是落落大方,毫不怯场,比起一些小门小户出来的小家碧玉,更添几分坦然和从容。

    如此一位如花美人站在那儿,便是尔芙也挑不出半点不妥之处来。

    李荷茱同样如此,她还不如尔芙想得深,还真以为乌拉那拉氏是打算给弘晖指的新格格呢,上下打量一番,笑着夸赞道:“要不都说妹妹眼光好呢,瞧瞧这丫头真是不像个丫头的模样,指给咱们弘晖阿哥做一房格格,我觉得挺好,想来王爷也不会反对的,毕竟是给阿哥送去一位知冷知热的贴心人,怎么不比那些外洋来的粗鄙女子强呢!”

    说着,她还不忘询问尔芙的意见,毕竟尔芙才是府里的嫡福晋。

    照例说,这给府里阿哥指人伺候的事儿,那都是要尔芙这位嫡福晋做主才算数呢。

    尔芙闻言,也不端着架子,笑着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挺不错的姑娘,瞧瞧这模样身段,再瞧瞧这气度,还是个识文断字的,不但能照顾咱们弘晖阿哥的生活起居,还能伺候咱们弘晖阿哥舞文弄墨,当真是没有比这姑娘更合适的人选了,可该早些让弘晖瞧瞧这娇滴滴的美人儿了!”

    说完,她也学着李荷茱李侧福晋的模样,笑嘻嘻地扭头瞧着乌拉那拉氏,轻声打趣道:“乌拉那拉妹妹,要不今个儿就趁着我和李妹妹都在呢,直接将弘晖阿哥请过来,让他见见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吧,要是他觉得中意,咱们也不亏待了这丫头,风风光光地用花轿送过去。

    别的不说,这也是你这做主子的替从小伺候的丫头做脸呢,更是免得弘晖那孩子院里那些丫头分不清轻重,再欺负了这丫头去!”

    说着,她又瞧瞧李荷茱李侧福晋,询问起李荷茱李侧福晋的意思。

    李荷茱李侧福晋是什么人?

    她本就是这府里的一位大闲人,有热闹凑,她自是乐意了,还是尔芙这位嫡福晋主动提起的,便是乌拉那拉氏心里不痛快,也怪不到她这位凑热闹的人头上,所以很是痛快的配合道:“福晋姐姐,您说得真有些道理,这择日不如撞日,正好水榭上的那些布置摆设,还没有收拾起来呢,要是这事成了,咱们又可以好好热闹热闹了!”

    “可不说呢!”尔芙表示和李荷茱李侧福晋这样一抬一捧地打配合,调侃乌拉那拉氏太有趣了,她以前还没察觉出府里有这样的妙人,要是李荷茱李侧福晋能一直保持中立的态度,不生出一些不该有的野心来,她倒是不介意多一个朋友,便是这个朋友和她有着情敌的关系。

    乌拉那拉氏就是满肚子的窝火了……

    她瞧着尔芙和李荷茱李侧福晋两人那副似狐狸偷鸡般的贼模样,却是找不出一个拒绝的借口来,只能苦笑着看看锦兰,招呼着其他宫婢去请在深柳读书堂念书的弘晖过来了,她这会儿也唯有希望弘晖能够聪明些,懂得逢场作戏,配合她在尔芙和李荷茱李侧福晋面前演戏了。

    一会儿工夫,弘晖就急吼吼地跟着宫婢过来了。

    谁让宫婢传话的时候说得清楚呢,叫他来是要替他指一位新格格呢,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位如风似雾的小丽娘,他还在感慨乌拉那拉氏侧福晋的办事速度真快呢,这才刚刚把小丽娘接过去,这么快就找到合适的理由送回自个儿的身边,亏得自个儿没有莽莽撞撞地去求阿玛做主,不然被骂被责罚是小事,没准就再也见不到小丽娘了呢……

    弘晖就这样满肚子欢喜地跟着宫婢来到了长春仙馆。

    只是他才走进长春仙馆的院门,这神采飞扬的兴奋表情就维持不下去了,因为他朝思夜想的小丽娘,真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站在廊下发呆呢,一丝开心的模样都没有,弘晖倒是没工夫想太多,还以为是小丽娘不想留在自个儿身边呢,登时这快要咧到耳根底下的嘴角就耷拉下来了。

    不过这会儿他也没机会和小丽娘好好说说话,毕竟这院子里的人都瞧着他呢。

    弘晖只得这样喜忧参半地走进了厢房,给尔芙和乌拉那拉氏等人请安去了。

    “瞧瞧,咱们这弘晖阿哥是真够心急的了,连件衣裳都没换就过来了,快坐下缓口气吧,一会儿有好事呢!”尔芙含笑瞧着神色忐忑的弘晖,随口调侃道。

    说完,她就指指西厢房一侧挂着珠帘的小房间,眼睛还一眨一眨地使着眼神。

    曾经的这间西厢房是尔芙特地在长春仙馆留给小七的住处,面阔三间的标准格局,她将东梢间和外间堂屋留作待客小坐的厅堂,而挂着珠帘的西梢间,便是一间标标准准的闺房。

    别看尔芙到现在都还找不到什么做娘的感觉,大多时候都是由宫婢嬷嬷们照顾着小七他们这些孩子,但是她却希望她的孩子都在她的跟前儿,正因为如此,她每到一处都会在自个儿的院子里给孩子们留出足够的房间来,长春仙馆如此,牡丹台那边,亦是如此,只是随着小七和弘昪年纪大了,他们已经很少在自个儿的院里留宿了,也唯有小米团还小,还能陪她几年。

    不过眼下,却不是尔芙想这些家务事的时候了。

    此时在那间闺房里,翘首等待着弘晖的人,正是刚刚乌拉那拉氏叫进来的锦兰。

    锦兰虽然不知道自家主子为何让自个儿扮演被弘晖相中的宫女,但是她却知道自家主子这么做的用意,无非是借尔芙和李荷茱李侧福晋的嘴儿,将这消息传到主子爷的耳朵里,有尔芙这位主子爷看重的嫡福晋从中说和,想来主子爷也不会反对这件事了,然后再指鹿为马地将小丽娘说成自个儿,将小丽娘送到弘晖的身边去。

    也许过后会被人揭穿,但是到时候木已成舟,任谁也拿自家主子没办法了。

    毕竟自家主子说得明白,这指过去的人选还未定呢,只是想着自个儿的条件合适,那过后将小丽娘指过去,自家主子也可以推说是弘晖阿哥相中了小丽娘,那自家主子成全弘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了。
北京赛车彩票 江苏快3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吉林快3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