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三月十五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三月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来搜救的侍卫中,倒是能人济济,乌拉海忙叫了一位跟着大夫学过些包扎、诊脉等工夫的侍卫上前替两位爷检查身体,确定两位爷身体并无大碍,这才算是真的放下心来,安排起了两位爷回去的步骤。乐-文-

    真不是乌拉海多事,实在是人多口杂,不得不防阿!

    太子爷和四爷都换上了侍卫的甲胄,手握长枪的跟着众人从小路走出了山谷,沿着花岗岩石的小路,终于来到了山下。

    乌拉海吩咐着侍卫们护着两位爷回到他们的房间,便直接往康熙爷那汇报任务完成情况了,让原本愁云深锁的康熙爷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大手一挥就将随驾伺候的胡御医打发过去给两位爷调养身子去了。

    收到指令的胡御医那真叫一个哭笑不得,这两位爷身子明明没有伤到,要说四爷身上唯一伤的地方就是后背上的烧伤和胸口的砸伤、烫伤,只需要按时换药,再喝上几服调养的汤药就好,可是现在却要这个堂堂大御医来亲自照看两位爷,真是有些大材小用的感觉了。

    只是圣命在前,胡御医还是简单的收拾了个小包袱,麻利的从原本康熙爷院子里搬到了两位爷的院子里,特地又给两位爷亲自检查了一遍身体,留下了几瓶安神凝气的成药,吩咐着厨房里的人手给两位爷变着法的弄药膳吃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康熙爷有心想要让两位皇子好好养养身子,即便是在泰安州也并没有出去走走,只是召见着山东省的大小官员来近前,询问着今冬所受的雪灾和去年的旱涝灾情。

    一直到了初五,康熙爷听胡御医说两位爷的身子已经彻底康复。只是四爷的胸口肋骨还有些骨裂,这才吩咐侍卫们启程。

    …………………………

    康熙帝登泰山,驻泰安州,命免南巡所经过山东二十四州县康熙四十一年未完钱粮,山东受灾歉收二十五州县康熙四十一年未完钱粮亦于豁免,其康熙四十二年钱粮分三年带征。二月初一日,康熙帝谕示山东巡抚王国昌。应妥善抚绥灾民。不可使他们流离失所。官民人等可自愿以银米散赈,降革官员许以赈济赎罪,秋收以后酌量议叙。初二日。又命张鹏翮以漕米二万石遣官运往济宁、兖州等处平粜,桑额以漕米二万石于泰安等处散赈。初五日,康熙帝渡过黄河,在桃园乘舟。至淮安府,沿途视察河堤。指示河工。传旨张鹏翮,永定河修筑挑水坝,很有效益,应遵照式样。在黄河烟墩、九里岗、龙窝三处筑挑水坝数座,试看有无效益。可速备贤能官员,多备物料夫匠。在回銮之前完工。十一日,康熙帝经扬州、镇江、常州。抵苏州。在接见偏沅巡抚赵申乔时,康熙帝指出:湖南私征比正赋多数倍,而收钱粮时火耗亦较别省为重,百姓穷困,大多流离。应严饬属员痛改前非,力减加耗,尽革私征,务使流亡者返回乡里,专心务农。十五日,康熙帝抵杭州,检阅驻防官兵,并赏给银两。十八日,康熙帝离杭州,二十日返苏州,向大学士们指出:大凡居官,固贵清廉,尤必和平,始为尽善。为督抚者,以安静不生事为贵。二十一日,谕各省督抚等官各将藏书目录呈览。二十二日,对大学士等再次强调:地方督抚安静而不生事,于民有益。如果只仗才干,不体谅下情,以此争先出众,百姓必受其殃。二十三日,康熙帝离苏州,二十六日抵江宁府,遣大学士马齐祭明太祖陵,赏赐扈从官兵及驻防兵银两。二十八日,康熙帝离江宁返京,舟经镇江、扬州、高邮、宝应,三月初二日,登岸,察看高家堰堤,谕示防险人员应选比县丞职衔稍大,家产殷实者担任,此等人知自爱身家,又有选用之望,必能尽心防守。随后,康熙帝继续乘舟,经东平府、东昌府、沧州、天津卫,于十四日在通州登岸,驻南苑,十五日返回京城。

    至此,声势浩大的南巡总算是划一段落的落下了帷幕,在外头走了三个月的四爷,更是借口一路上有些晕船,来不及进宫再次请安,便直接往府里头赶去。

    说起来如今尔芙也已经有孕足五月,肚子好像倒扣了个小盆似的鼓着,再加上身上衣着渐渐的薄了,早已经显怀了,这些日子正在闹着让房里头的丫鬟弹琴培养肚子里孩子的艺术细胞,推广着现代才将的胎教事业。

    一大早就听说圣驾今个儿回京,让原本神情怠倦的尔芙眼睛亮了亮,可是很快就有些近乡情怯的发起愁来,毕竟江南盛产美女的事实早就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尔芙的脑子里,而她现在又因为有孕没有了妖娆的腰身,连脸上都好像多了二两肉似的圆了,真是有些担心四爷会嫌弃她这幅xxl的身子了。

    怕归怕,但是迎接四爷回府的事情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尔芙也只能玩了命的催着玉清等人替自己个儿画个美美的妆容,又换上了一身比较宽松类似于娃娃裙似的宽大下摆坎肩,内穿着一件粉白色绣栀子花的大襟旗袍,脚下踩着改良版的花盆底绣花鞋,心情复杂的走出了好些日子没出过的院门了。

    自打前一段张保神神秘秘的去了一次正院,那头就传话说让尔芙在院子里安心养胎,更是言明府里头的女人不得去打扰尔芙,将西小院划归成了禁地一般的地方,而尔芙也就顺其自然的不去请安了,成日在院子里睡懒觉,也亏得这古代的院子都比较大,再加上尔芙的得宠,四爷将尔芙所在的西小院一动再动,景致倒是还算不错,不然尔芙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得自闭症了。

    这会儿重新出现在大家伙儿眼前,心里头还有些小激动、小紧张的说呢,尔芙抚了抚鬓边银丝穿南红的珠串,有些没正经的瞎想着。

    垂花门口,乌拉那拉氏早就已经领着李氏、宋氏、四朵金花和弱不禁风的王格格。尔芙远远的瞧着王格格,这嘴角就忍不住的想要抽搐。

    去年王格格突然爆出有孕,分走了原本占住大家伙眼球的宋氏不少注意力,可是却又突然无声无息的没了孩子,真是让四爷不喜到了顶点,而宋格格所生的宜尔哈就显得格外的重要了,让宜尔哈在府里的地位。那是直逼李侧福晋所生的二阿哥茉雅琦。

    再加上茉雅琦到底是大姑娘了。四爷也不好和她亲近,这就更显得宜尔哈在府里头得宠了,弄得连带着提成庶福晋的宋氏在府里的地位和尔芙这个侧福晋没两样了。

    好在尔芙是个没有脑子的。身边人又没有人把这些烦心事告诉她,倒是让她把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如今又有了身孕,不得不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傻人有傻福。

    而王格格就有些不同了。原本王格格就是李氏房里的格格,模样虽然出挑。不过家世比起李氏还不如,家里只不过就是普通的汉军旗旗人,父亲勉勉强强考中了个秀才,如今还得指望着王格格帮衬着度日。

    原本一直在府里头谨小慎微的王格格。也不知道当初有孕的时候是被哪个迷了心,居然嚣张了起来,虽然还是照常去给李氏请安见礼。但是总是比原来大胆了些,更是一直针对着被王家塞进来的四朵金花。

    这位仗着肚子。李氏也念着和她同住几年知根知底的,比起后来的年轻貌美的王家姑娘更好操控,便对着王格格多有回护之意,让王格格越来越没个分寸,最后连李氏都有些不放在眼里了。

    都说善恶到头终有报,而王格格得势就嚣张的性子,怕是也真的惹恼了长生天,再加上在府里头本就没什么根基,居然就在一次想要过门槛的时候稀里糊涂的摔掉了孩子。

    孩子流下来的时候都已经将近七个月了,那会儿正陪着康熙爷在外头的四爷得到了消息,当场就气得摔碎了五六个花瓶,尔芙瞧着四爷那眼圈都有些泛红了,可见四爷是喜欢孩子的,哪怕他并不喜欢那个额娘。

    没有了依仗,再加上四爷送回来的那份颇有指责意思的家信,王格格的处境就有些不好了,原本四朵金花被王格格欺负的最多,可是如今人家就在乌拉那拉氏和李氏跟前吹起了小话来,这假话说的多了就成了真话,原本就对府里其他女人心存芥蒂的两人,更是对王格格如噎在喉咙里的骨头一般的难受了,虽然面上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手下的小动作就是不断。

    原本王格格有孕的时候,一直是好吃好喝的养着,身子足足胖了有二十几斤,连接生嬷嬷都有些担心孩子太大不容易生下来,吩咐王格格要多走动走动,这会儿可好,王格格直接瘦成了林妹妹,有了尔芙羡慕不已的杨柳腰和病西施般的面容。

    “妹妹怎么这会儿就出来了,也不怕累着了自个儿!”乌拉那拉氏状似无意的瞧了眼尔芙来的方向,笑着朗声说道。

    尔芙也不好慢悠悠的继续看热闹了,脚下的步子快了几分,对着乌拉那拉氏便要俯身行礼,可是没想到乌拉那拉氏居然能做到这样,一把就扶住了尔芙的手臂,笑着继续说道:“尔芙妹妹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咱们都是一府的姐妹呢!

    来人,赶快给瓜尔佳主子搬把软榻来……”

    说完,乌拉那拉氏反手拉住了尔芙的手腕,笑眯眯的瞧着尔芙那有些发圆的肚子,关切的问着身子可好,弄得尔芙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当然更多的是对乌拉那拉氏突如其来的关心的戒备,更有对几位女人身上胭脂味道的抵触,喉咙里一阵阵的冒着酸水。

    好在旁边伺候的丫鬟们都是机灵的,很快就从旁边的花厅取来了一把铺了弹花垫子的太师椅,玉清就这样扶着尔芙脱离了苦海,坐在了距离几个女人大概两三步远的地方,一阵阵的经过垂花门的清风吹散了尔芙鼻尖上的那股子腻人的胭脂味,总算是让尔芙压下了想吐的感觉。

    只是一心想要摆脱乌拉那拉氏关心的尔芙,并没有注意到一道格外怨毒的眼神,那人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尔芙打量个不停的王格格。

    其实王格格原本也从未怨过尔芙,因为在墙倒众人推的处境下,尔芙是唯一一个没有纵容身边人欺辱过她的,她原本对其的感觉还不错,还想着能好好和尔芙套套近乎,搬到如今尔芙独住的西小院去,借着尔芙这棵大树过上些好日子。

    可是早已经被糟践的没有了理智的王格格,在瞧见乌拉那拉氏等人对尔芙那副殷勤的样子,仿佛又一次回到了她正有孕的时候,仿佛尔芙如今享受的生活,本该就是属于她的,而尔芙这个人就是窃走了她福分的人。

    不得不说王格格这脑洞开的很大,在她怨毒的看着尔芙的那一刻,乌拉那拉氏有些嫌弃的取下了大襟上别着的帕子,狠狠的擦着刚刚触碰过尔芙的手,唇角微微勾起,脸上显露出了一副狠辣的笑容,眼中划过了一丝莫名的兴奋感。

    前些日子张保拿着那香囊来到乌拉那拉氏院子的时候,乌拉那拉氏便知道尔芙这胎在四爷心目中的地位,绝对不是王格格之前那胎比得了的,便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拿掉尔芙这胎儿,可是大嬷嬷到底是在宫里出来的人,这对于那些小小碎碎的事情,那叫一个门清,弄得乌拉那拉氏几次动手都没有讨到一点好处,只好将伸出去的手都缩了回来,更是借机卖好给了四爷和尔芙,吩咐各院的人不许打扰尔芙养胎,破例将各处送来的好东西都先她人一步的送到西小院去,让府里头的女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尔芙身上。

    今个儿,乌拉那拉氏在瞧见王格格和尔芙的那一刹那,脑子里就划过了一道精光,一个看起来很可行的法子就这样华丽丽的诞生了,如果问谁最不想尔芙生产,那自然是她这个有嫡子在膝下的嫡福晋,可如果说谁最嫉妒尔芙有孕,那毫无疑问就是没了孩子不久的王格格了。

    如果王格格真的能将尔芙的肚子弄没了,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她不但不需要手上沾血,更不会损伤她在四爷那的体面,而如果王格格失败了,受牵连的也绝不是她这个嫡福晋,早有李氏那个侧福晋顶包,这绝对是有利无害的好事,她自然要好好的激一激王格格心里头藏着的嫉妒之火了。(未完待续)

    ps:ps: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尔芙能不能顺利生下孩子,绾心表示绾心绝对是亲娘,女主绝对会安安全全的生了孩子,可是府里头其他的女人有点多了,总是该往外清理清理的!

    绾心也不想这么狠心的,谁让后头还有什么年贵妃、熹贵妃这样子的重量级人物出现呢,只能让这些旧人给新人腾腾地方了!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官网 幸运28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北京赛车时间表 手机网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