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来自现代的宋氏

第二百三十六章 来自现代的宋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小汤山附近属于四爷的皇庄景色很好,几处院子各有各有的风姿,其中以枫林园和月华院最为漂亮,月桂苑、兰芷苑次之,而在这最为让人注意的四处院子外,还有一处名为听兰苑的院子,虽然地处庄子的西北角上,显得冷清、偏僻了些,但是景色却是没的说的。

    此时,听兰苑的正房里,一名穿着洋红色大襟旗装的女子正对着铜镜冷笑,她不是旁人,正是四爷府里可有可无的庶福晋宋氏。

    不,不能说她是宋庶福晋,她只是来自异世的一缕孤魂,她是世界百强集团的高级白领,她拥有着高贵的气质,聪颖的头脑,美艳动人的外表,却成为了一名被男朋友失约婚礼的弃妇。

    她不能承受那些异样的眼光,她穿着繁琐而华丽的定制婚纱跑出了富丽堂皇的欧式教堂,却被一个正在疲劳驾驶的司机撞倒,她亲眼看着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大夫在她完美的身体上割来割去,她看着那个弃他而去的男朋友拥着她的蠢萌闺蜜低声安慰……

    这让向来心高气傲的她如何甘心,可是她却抵挡不住那道圣洁的白光,来到了这片不属于她的时代。

    精密的头脑,让她明白她不能有什么出格的行为,不然她可能就会成为那些封建统治下的牺牲品,她要活出她的精彩,她要改变这本来的时代。

    清醒过来的宋庶福晋很快就接收了原主那些浑浑噩噩的记忆,也弄清楚了原主的死因,原主的两个女儿先后过世,可是却没人为她讨个公道,甚至于连孩子的父亲那位冷面王四爷都不曾多过问一句。

    原主郁郁不解。身子渐渐虚弱了下去,更是在亲眼目睹了王格格的死而受惊过度的吓病了,更因为没有丫鬟们尽心伺候,一直到她的到来都不曾有人发现原主已经死了的事情。

    既然她承接了原主的身体,她自然有义务为原主讨回公道,从那以后,她就是宋庶福晋。

    为了不引人注意。她处处伏低做小。学着原主的做派,总算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当然她在处处讨好旁人的时候。也敏感的察觉到了那些若有若无的眼神,让她更加小心了。

    没有雄厚的背景家世,没有倾世容颜,成为宋庶福晋的她开始学着那些穿越文的女主一般和身边的丫鬟婆子交好。让她在府里的奴仆里获得了不错的名声。

    不过宋氏可不满足只是如此,她将原主积攒下的体己银子都拿了出来。借着身边丫鬟到年岁出府嫁人的机会,开起了她的第一家铺子。

    虽然收入不多,但是总是让她摆脱了没钱打点的困境,她更是趁着乌拉那拉氏无心打理家事的时候。将府里一些不起眼的采买都交给了她的铺子,让她在外买的下人能有机会见她回事。

    唯一让她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她的身份太低,而且眼前又有乾隆的亲娘钮祜禄氏的存在让她烦心。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要一点点的改变现状。

    隐忍三年。让她养成了一身清冷如冰的气质,经过她的保养,原主不算好的皮肤也得到了大大改善,甚至经过她巧手化妆过的面容,比起还有些稚嫩的钮祜禄氏更惹人怜爱几分。

    这次来到庄子上,这就是她的转机,她已经预备好了再次承宠,让四爷欲罢不能的喜欢上她的身子,再生下一个儿子,顺利的成为雍亲王的第三位侧福晋。

    “主子,您瞧外头天色正好,不如出去转转吧,成日总是闷在房里,您这身子怕是就越来越不好了!”

    说话的丫鬟是原主颇为仪仗的大丫鬟木兰,但是原主却不知道这人是李氏的探子,宋氏也是偶然才发现的,为了能留下这么个随时泼李氏一身脏水的丫鬟,宋氏让其的吃穿用度都比其他丫鬟高出一截。

    想到此处,宋氏露出了一抹淡然的微笑,故作虚弱的抚了抚额,轻声说道:“你也知道我这身子,这一病就是月余,昨个儿又受了不少惊吓,这会儿还觉得头晕乎乎的,连脸色都蜡黄蜡黄的了,我还是不要出去了,免得惹了其他人的眼,到时候连累你们遭罪。”

    “主子,要是您不想出去,不如就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吧,这阵阵桃花飘香,闻着可好闻了!”木兰如没有心机的小丫头似的指着窗外两棵满是粉白色桃花的桃树,眨巴着圆溜溜的杏眼,笑着说道。

    “瞧着就像是你想出去转转,算了,我这个当主子的也不好总是拘着你,那就出去走走吧。

    但是有一样,我可得好好叮嘱叮嘱你,不许和旁人起争端,不然我可是要扣你月钱的,你也知道你主子我穷得很!”宋氏半真半假的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笑着让木琴伺候梳妆,声音格外温柔的和木兰说着话。

    木兰自然是一连串的称是,更是将一袭月青色绣翠竹葱葱的大襟锦抽旗袍找了出来,伺候着宋氏换上。

    “主子,这身衣裳穿着格外衬您的气色,配着清淡的紫兰香,保证让主子爷一见难忘!”木兰扶着宋氏走出了房门,巧嘴巴巴的说道。

    “不许胡说,我都这把岁数了,何必和那些小姑娘们争宠呢,若不是前些日子身子实在不爽利,我是真不想让你们惊动了四爷去,弄得如今府里都说我狐媚,我这心里头别提多难受了!”宋氏刻意的将气质往冰山美人上靠,但是举手投足间仍然泄露出了些许妩媚动人的娇媚作态,这会儿美目顾盼间,倒是让跟着伺候的木兰、木琴有些愣神了。

    春回大地,最明显的就表现在了树梢上的嫩叶,这会儿垂柳嫩绿嫩绿的叶子随风飘摆,留下沙沙作响的乐章,宋氏格外喜欢这景色,随意的走到了水边不知何人预备的秋千下。望着水中盘口大小的莲叶,笑着让木琴推她。

    阵阵银铃般的笑声为这风景如画的花园添了一抹人气,远处两个给各院子送洗净的衣裙的婆子不由得脚下一顿,对着正在荡秋千的宋氏俯身一礼,这才想要往回廊上走去。

    “两位嬷嬷怎么这会儿给各院送衣裳,瞧瞧这头顶的大太阳,忒晒人了。”宋氏柔声叫起。似是有些关心的问道。可是眼睛里却满是打量和考恒。

    一瞧着有四旬的妇人穿着暗灰色的粗布袍子,有些局促的低了低头,轻声答道:“主子是贵人。咱们这些个粗使的奴才自是没那么娇贵的,再说这给各院送衣裳都是有固定时辰的,若是晚了时候,怕是那些大姑娘们就要不高兴了!”

    “木兰、木琴。我瞧着这装衣裳的托盘不轻,左右我这里也没事。你们俩帮帮她们吧!”宋氏抚了抚风吹乱的鬓角,随意的捏了一片绿叶在手上把玩,柔声说道。

    两位嬷嬷刚要拒绝,便被宋氏打断了。笑着让木兰、木琴上前帮忙,而她也似是无聊般走到了水边,坐在那被匠人打磨成半圆的太湖石上。欣赏着水中悠闲自在的锦鲤。

    片刻工夫,木兰和木琴就捧着嬷嬷手上的托盘往回廊上走去。两位嬷嬷自然也不好耽搁,忙追了上去。

    余光打量着几人离去,宋氏才轻轻吁了口气,抓着零碎的小石子往水里丢,她本就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三年的时间更是磨去了她所有的耐心,可是她却不得不等待,也不知道这四爷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她还打算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这几年她让心腹嬷嬷去接近茉雅琦,一方面是为了那嬷嬷将原主两个女儿的死因和过程透露给茉雅琦,让茉雅琦在无意中在四爷跟前说漏嘴,另一方则是为了挑起茉雅琦心底对二阿哥弘昀的反感,让茉雅琦成为她手中的利刃,让她狠狠的在李氏心上扎一刀。

    原本想着这样人家的孩子自是戒心很重,却不想茉雅琦自小就不太受李氏的重视,又在最脆弱的时候碰见了那嬷嬷,几次见面就已经将那嬷嬷当成了她的忘年交,更是将那嬷嬷说的半真半假的话都当成了真话,对李氏更加看不过眼去,只是不想伤害自小她看着长大的二阿哥,这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可是不想这次搬到了庄子上,李氏彻底让茉雅琦寒了心,而茉雅琦一直不想伤害的弘昀,也让茉雅琦起了杀心。

    现在真是万事已备,只欠东风了。

    宋氏想心事想的入神,却没有注意到回廊上走来的瓜尔佳尔芙等人,一直等到尔芙走到近前,宋氏才有些慌张的起身,更是不留神就打湿了袍摆。

    “宋庶福晋不必如此着急,我不过就是领着小七和弘轩过来走走罢了!”尔芙笑得有些无奈,对着身边伺候的玉华使了个眼色,又指了指闹着要荡秋千的两只小包子,轻声说道。

    “妾见过侧福晋!”宋氏已经在玉华的帮助下站稳了身子,微微俯身一礼,轻声说道。

    “起吧,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身边伺候的人呢?”尔芙让奶嬷嬷将小七和弘轩分别放在秋千上玩耍,笑着走到了宋氏身边,瞧着左右没有宋氏丫鬟的身影,有些奇怪的问道。

    宋氏忙将她让木兰、木琴给两位送衣裳的婆子帮忙的事情说了出来,又笑着替两人开脱了几句,这才打量起了与她不常打交道的瓜尔佳尔芙。

    据她所了解的历史来看,这弘轩和小七都是不存在的,而四爷在潜邸时,也只有一个瓜尔佳的格格而已,她曾经怀疑过这个侧福晋也是与她一样的来历。

    但是几次让人进西小院伺候探查,全部被大嬷嬷挡在了外头,这会儿难得碰见尔芙,她自然是欣喜若狂,连连深呼吸,这才压下了内心的激动,平静的与尔芙说话,偷偷观察。

    在不了解瓜尔佳氏底细的时候,她又不敢贸然试探,最终也只是觉得这人被四爷保护的真好,却没有发现一丁点现代女子的痕迹。

    只是她却不知道,她以为她隐藏的很好的眼神,早就落在了尔芙眼中。

    虽然尔芙不善心计,但是这察言观色的本事却是不差,让尔芙更加肯定这宋氏换了芯,这会儿不过就是虚与委蛇的和宋氏磨时间罢了。

    “三阿哥和小格格长得很好,规矩也学的好,若是宜尔哈还在,妹妹怕是都想将宜尔哈送去给姐姐教养了!”宋氏眼中划过了一抹伤感,语气中带着一丝凄凉和无助,略带哽咽的说道。

    “妹妹太客气了,只是这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依我看,妹妹还是该好好养养身子,早些再为爷添两个孩子才是,毕竟这儿女才是咱们女儿最大的依仗!”尔芙为了保护住自己的来历,不得不学着李氏的样子,说着略带补刀意思的话,很快就收到了宋氏送来的几枚眼刀。

    “妹妹福薄,早就不指望这事了,左右爷不会少了我的吃喝,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也好!”宋氏拿着帕子捂住了唇,故意轻咳了两声,这才望着那不起波澜的湖水,满是伤感的说道。

    尔芙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微微笑了笑,便转身去逗弄两个玩出了一头汗的小包子。

    宋氏暗恨尔芙狠心,看见一个这么可怜的女人落泪都不知道安慰两句,又觉得这女人太过随心,早晚会惹了四爷的厌弃,至于不存在于历史上的原因,怕是就因为她不曾保护好这两个看起来很惹人疼的孩子吧!

    若是被尔芙知道宋氏心底的猜测,尔芙定然会为其好好的点赞,称赞其脑洞开太大。

    别说四爷早就将张保手下的大半人手留给了她使唤,单说四爷对子女的呵护程度,只要不是天命所定,四爷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个女人伤害他的子嗣。

    至于之前过世的大格格和宜尔哈,那完全就是因为她们感染了要人命的天花没挺过去,而宋氏那些日子浑浑噩噩的,这才会将这笔烂账记在了李氏头上。

    而宋氏穿来后又太过自以为是,这才将原主的记忆当真,更是将各种怀疑当成了事实。

    她所说的事实,也就能骗骗还不成熟的茉雅琦罢了。

    尔芙成功探出了宋氏的底,自然不会再让弘轩和小七在水边吹风,笑着与宋氏告辞,领着呼呼啦啦的一队人回了月华院,独留下宋氏在水边郁闷的半死,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好在木兰、木琴回来的很快,见宋氏坐在水边发呆,身上又走出了汗,有些不适,纷纷劝说宋氏回院子歇身子。(未完待续)

    ps:ps:心情好好,求订阅……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计划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加拿大28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幸运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