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聚餐

第三百一十六章 聚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三百一十六章

    虽说弘晖的年岁不小了,但是碍着他伤了根基的关系,所以乌拉那拉氏一直未曾为他安排引导人事的大丫鬟,也不曾给他说起这些。し身为初哥,饶是弘晖耳濡目染的知晓了些许男女之事,但是还是脸红如苹果似的低下了头,全然不见刚刚那副风轻云淡的君子样了。

    “额娘,您这是说什么呢?”弘晖别扭的拧了拧身子,一双手不安的攥着小茶盅,低语道。

    “你长大了,这些事早晚都要明白的!”乌拉那拉氏不知是不是和尔芙在一起待得久了,这也喜好起了恶趣味,看着自家儿子那窘迫的模样,笑容放大了几分,说得也更加起劲了。

    尔芙:心里就住着一个腐女,少往伦家身上泼脏水!

    “额娘,您要是再说,那儿子就走啦!”弘晖红着脸,蹙着眉毛说道。

    “好好好,不说啦!”乌拉那拉氏忙摆了摆手,推了推眼前摆着的蜜饯、干果攒盒和琉璃果盘,笑着说道。

    弘晖捏着一颗杏干咬着,缓了好一会儿,这才将满脸的红晕都压了下去,想起了他的来意,笑着替自己个儿和乌拉那拉氏斟上了一杯酸梅汤,朗声道:“弘轩那个小家伙刚刚来了,说是晚上瓜尔佳额娘那边要准备篝火晚宴,特地送了俩张请柬过来!”

    说着话,弘晖就从怀里取出了两封烫金撒花的水蓝色请柬。

    乌拉那拉氏抬手接过,看着上头那不算太出彩的簪花小楷,便知道是尔芙的亲笔,勾唇一笑,“瓜尔佳氏是个好吃的。想必又是央着爷准备了什么新鲜吃食,咱们就去凑个热闹吧!”

    一说起尔芙,乌拉那拉氏的脸色好转了许多,弘晖大惑不解的表示了疑问,更是提起了钮祜禄氏肚子里那胎。

    旁人许是不知道胡太医已经诊出了钮祜禄氏肚子里的是个健康的男胎,但是胡太医与费扬古大人有旧,便将这消息送给了弘晖。而弘晖更是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乌拉那拉氏。

    原本。弘晖还以为额娘会护着钮祜禄氏这胎,为自己个儿挣个出路的。

    “你是额娘生的,即便额娘打你、骂你。你只是会有些不服气,却并不会怨恨额娘,对不对?”乌拉那拉氏不回答弘晖的问题,转而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弘晖闻言。微微颔首。

    额娘管他很严,却也是为了他好。不然当日去上书房里读书的小阿哥那么多,为何那师傅就喜欢他呢,还不是他懂规矩,尊敬师长。学问又不错,而这些都是在额娘的监督和管教下学会的。

    “钮祜禄氏能不能顺利生下阿哥,姑且不论。那孩子的资质如何,也可以不提。但是到底不是额娘亲生的,额娘不想白白在旁人的孩子身上浪费精力。

    再说,你虽然没了承继亲王府的资格,但是做个镇国公、镇国将军、乃至于做个郡王,这也不是一定没有希望的,额娘为什么还要去做旁人的额娘呢,而且还可能会吃力不讨好!”乌拉那拉氏抬手摸了摸弘晖那光溜溜的脑门,笑着说道。

    她是个母亲,为母则刚。

    虽然现在四爷已经是亲王了,又是实权派的王爷,掌着正白旗和刑部、吏部几处差事,在朝中的拥趸,可谓是一日多过一日,未必没有等上大宝的一日,即使皇上又立了胤礽做太子。

    母家的野心,乌拉那拉氏是明白的,他们打心眼里希望承袭四爷爵位的子嗣是有着乌拉那拉家血脉的,哪怕不是乌拉那拉家的血脉,也希望是养在她乌拉那拉氏名下的嫡子。

    去母留子——乌拉那拉氏在府中经营多年,手里的势力不少,想要完成这点事情,对于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她却并不想这么做。

    她自生下弘晖后,这身子就一直不大好,之前又被人暗算着中了剧毒,寿元已经不多,原本那些野心,这会儿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对于她来说,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看着一点点从肉团长成七尺少年郎的大阿哥弘晖了。

    到底是为了报答母家那一场养育之恩,而从了乌拉那拉家的意思,收下钮祜禄氏、吴氏生下的孩子;还是遵从一个母亲最原始的母爱,而保全住弘晖的位置?

    乌拉那拉氏并没有过多犹豫,她要保护好她的儿子——弘晖。

    母家的势力,只有那么多,一旦她按照家族希望的那般做了,到时候支持弘晖的力量,将是十不存一,她虽然已经不指望儿子能成为承袭的接班人,但是她却希望儿子过得恣意自在。

    一个郡王的位置,该是弘晖嫡长子的位置。

    不过,这些事情不需要她去告诉弘晖了,她只要他自在的活着就好。

    …………

    夜色微垂,弯月刚刚自山脚冒出来,尔芙揉了揉睡得迷离的双眸,对着正在窗边看书的四爷,露出了一抹暖暖的微笑,柔声道:“爷怎么没多睡会儿?”

    “虽说这些日子得闲了,可是也不能懈怠,倒是你睡得挺沉,该不是路上累着了吧?”四爷合上了书本,随手取过了挂在一侧的大衣裳,搭在了尔芙身上,看着尔芙那睡得面露红晕的小脸,笑着说道。

    尔芙忙摇了摇头,这些日子那苦得让人想吐的安胎药,她真真是喝够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胡太医存心坑她,不然为什么之前还微微泛甜味的安胎药,怎么就变成了这么坑爹的苦到让人想哭的味道。

    被尔芙念叨着的胡太医,只觉得耳朵一阵发烫,默默将那些苦涩的碎药末少放了两钱。

    四爷太坏了,拉着他聊了一通药理,又是叫他一同饮宴的拖着时间,趁着这机会安排了付鼐偷偷进了宫,说服了康熙爷。居然将他胡太医变成了雍亲王府的常驻太医,虽说往后能多领一份俸禄,但是四爷那张黑脸,他都怕自己个儿短寿好伐。

    在宫里伺候多好,太医多,承担的责任少,平日里除却一旬三次的坐堂。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可以在家含饴弄孙的过自在日子,可是现在……

    唉,说多了都是眼泪!

    胡太医默默的叹了口气。又往那包安胎药里多添了两钱药末。

    这药末真是好东西,不但不会破坏药本身的安胎效果,又能牵引着其他药材中的苦涩发挥到极致,最重要的就是熬煮后变成了顺水跑的小颗粒。即使来了其他太医检查药渣,也不会发现他在药里动了手脚。

    只是可惜了。西小院那位的胎像很好,现在不需要服用安胎药了,只剩下钮祜禄格格和吴格格的两胎,即使那俩货苦得哭天抹泪。四爷都不会心疼……

    想到这里,胡太医又叹了口气。

    …………

    莲花馆,尔芙换上了一袭宽松的家常绸布袍子。梳着小巧的两把头,簪着与袍子同样色系的粉白色玉材雕琢的两枚玉兰花簪。扶着玉静的手就走出了内室。

    稚气尽褪的尔芙,穿着这般粉嫩的颜色,却周身散发着一种典雅的女人味,看得四爷都愣神了。

    “主子,膳房已经送了食材过来,您看咱们要怎么处理呀!”玉静瞄了眼窗外,笑着问道。

    “该切的切,该串的串,统统用酱料腌好,再留下一只肥嫩点的小羊羔,咱们晚上吃烤全羊!”尔芙好看的眉毛一拧,沉默了片刻,转身笑着说道。

    大腹便便的她,现在行动不方便,但是她还是想吃吃烧烤。

    自小就长在龙兴之地的尔芙,记忆里最深刻的就是每到夏日,路边那一家家的烧烤铺子,闻着那辛香麻辣的味道,她就忍不住的流口水。

    几个知己好友,几串烤得焦香辛辣的肉串,再来上一杯冰爽的扎啤……啧啧,那滋味不要太美好啦!

    刚一到莲花馆的时候,尔芙就注意到了小院外树荫环绕的那片绿茵草地,小心思就活络开了。

    这要是在那里铺上舒适的宫毯,再摆上小烤炉,抬眸就能望见那泛着粉白色睡莲的湖面,迎着宜人的夏风,舒适程度不必坐在街边吃烧烤差多少。

    唯一让她有些遗憾的就是老十三府里的瓜尔佳氏不在,简亲王府的素玉也不在,不然就真的是好友聚会了。

    不过吃烧烤人少没意思,便和吃火锅一个道理。

    所以在尔芙纠结再三,仔细考量后,她就让也兴趣满满的弘轩去给牡丹台的那对母子送去了请柬,至于府里其他的女人,尔芙表示就算了吧!

    而且算上了乌拉那拉氏和弘晖俩人,这场烧烤盛会就有六个人在了,再加上那些忙忙活活的小丫鬟们,该是挺热闹的啦。

    …………

    此时,尔芙相中的那块绿茵地上铺着色彩斑斓的团花宫毯,临近的那片松柏林和湖边的垂柳上都悬挂起了晶莹剔透的琉璃宫灯,西北角上并排点燃了两团篝火,这会儿烧得正旺,竟染红了一小片天。

    随着尔芙和弘轩等人出了院子,便远远地看见乌拉那拉氏和弘晖坐着肩舆,领着一众尾巴从桥亭上经过的身影,尔芙忙让丫鬟和小生子张罗了起来,而她自己个儿也拉着小七和弘轩迎了上去。

    四爷双手环胸的倚在树边站着,看着挺着大肚子的尔芙脚下生风的样子,不禁对苏培盛低语吐槽了两句。

    正说着话,尔芙就已经领着乌拉那拉氏走进,四爷不好再在树边装深沉,便也笑着来到了宫毯边。

    “你这脑袋瓜就是灵透,说说这次又有什么新花样阿!”乌拉那拉氏对着四爷浅浅俯身一礼,转眸看着眼神闪亮如星辰般的尔芙,笑着问道。

    尔芙故作神秘的高深一笑,没有理会乌拉那拉氏的问话,反而热络的招呼着乌拉那拉氏和弘晖脱了鞋子往宫毯上走,又随手招呼过了小太监,指挥着小太监布置好小烤炉,转身亲自从玉静等人手中接过了几个摆满了肉串和蔬菜串等食材的银质大托盘,小心的摆在架子上,这才好似变戏法似的从架子下层的大抽屉里拿出了若干个小罐子,扬声道:“平日里就看那些膳房里的厨子忙活了,今个儿咱们就来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说着话,尔芙就已经半跪在了燃烧着木炭的小烤炉前,拿着已经刷了油脂的肉串就往炉子上放,动作熟练的就好似排演过若干次一般,看得乌拉那拉氏等人都起了兴趣。

    片刻工夫,足有一米长的烤炉就摆满了食物,而另一侧的篝火上,也已经架起了一只完整的小羊羔。

    四爷和弘轩、弘晖、尔芙都拿着肉串、鸡翅膀、鸡腿肉的肉类烤着,小七和乌拉那拉氏口味相对清淡,选择了蘑菇串、茄子、辣椒等蔬菜烤着……一时间各类味道汇合在了一起,倒是引得在一旁忙着给各位主子递调料小罐子的丫鬟们都口水泛滥了起来。

    每到夏日,房间里总是闷热的让人难受,可是一旦日落,那阵阵清风袭来,坐在外面的感觉就很舒服了,所以这烧烤的乐趣就显得格外明显了。

    转瞬,已经腌制好的肉串等物就烤熟了一批,尔芙咬着一串四爷烤好的鸡翅膀,嘴角冒着油光的用肩膀撞了撞还在翻烤茄子的乌拉那拉氏,笑着说道:“福晋,这比吃膳房送来的东西,有意思多了吧?”

    因着这里烧烤用的炭火都是顶顶好的红箩炭,所以也没有什么烟味,几人围着小烤炉坐着,倒是也不需要躲避风口,而尔芙和乌拉那拉氏作为弘晖、小七等人的长辈,这会儿自然就成了排排坐的样子。

    乌拉那拉氏拿起了一串烤得焦香的蘑菇,有些不自在的小小咬了一口,点头道:“确实不错!”

    “这串子就是要撸起来才有意思,这里也没有外人,您就别拘着了,大点口吃着!”尔芙看着乌拉那拉氏那半启朱唇的模样,不禁有些不自在,忙也拿起了一串蘑菇,做示范似的大咬了一口,还故意做出了吧唧嘴的丑态,含含糊糊的说道。

    乌拉那拉氏无言的笑了笑,随即看了眼同样大口采撷的四爷、弘晖,也便学着尔芙的样子吃了起来。

    还别说,这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就是比小口吃着香。

    随着乌拉那拉氏的放开,这场子就彻底热闹了起来。

    四爷更是无师自通的招呼苏培盛将几壶冰好的梨花白送到众人跟前,举着小小的酒盅,开始了一口酒一口肉的撸串生活。

    眼看着尊贵如四爷和弘晖这样子的龙子龙孙这般撸串,尔芙表示这辈子圆满了。

    说起来,这古代不是没有烧烤类的食物,只是大家伙儿都没有习惯这种串成串的吃法罢了。(未完待续)
江苏快3走势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论坛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