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三百五十二章 陈年往事

第三百五十二章 陈年往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三百五十二章

    尔芙哭得一塌糊涂,毫无仪态可言,脸上的脂粉被泪水冲得一道道,一双眸子肿成了小桃子,如雨水洗过的晴空般的明眸里,满是慌乱的神情。

    乌拉那拉氏开始还能冷静地劝说着尔芙,可是随着尔芙哭得越来越惨,她整颗心都被哭化了,只能无力的站在她的身侧,任由尔芙抱着她当大树似的哭个没完,抬手抚摸着她的发顶,一下下的安抚着她失措、忙乱的心。

    “这是怎么了!”四爷走进正院就听见尔芙感天动地的哭声,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如刷了黑漆似的,要不是看见乌拉那拉氏也眼泛泪光的模样,怕是这会儿都要不管不顾的上来推开她问责了。

    乌拉那拉氏抬眸,眸子里泛滥着的水波就冒了出来。

    “快来劝劝瓜尔佳妹妹吧,她心里太苦了!”乌拉那拉氏哽咽着说道。

    四爷大步上前,扶着已经站得浑身发软的乌拉那拉氏,坐在了方桌一侧,这才揽住了尔芙的肩膀,低声安抚着。

    好一会儿,尔芙才止住了哭声。

    “沈嬷嬷死得冤枉,我做不到不去懊恼!”面对着四爷满是糊涂的眸子,尔芙抽抽搭搭的拧着已经湿透了的帕子擦了擦眼角,哽咽着说道。

    “傻子!”四爷重重地一拍方桌,沉声说道。

    尔芙疑惑地抬眸,很是不解四爷居然能在她心碎成饺子馅的时候还骂她的行为,同时也看向了一样满脸迷惑的乌拉那拉氏,似乎是在问:“爷的脑子没问题吧?”

    “你还不懂?”四爷看着尔芙那傻乎乎的样子,更气了,手指戳着尔芙的脑门。沉声问道。

    尔芙闻声摇头,那乖巧的模样,硬是将四爷到嘴边的话气忘了。

    “沈嬷嬷是生是死,那都是凶手做得恶!”四爷原本是打算好好骂尔芙一顿,但是考虑到还在场的福晋,他也就不好再急赤白脸的骂人了,拍着她的脑袋瓜数落道。

    乌拉那拉氏叹气道:“我也这么和瓜尔佳氏说。可是……哎!”

    “你就是个深闺妇人。哪有可能照顾到所有人!

    如果这件事要说错,那最错的人只可能是爷。是爷无能,爷照顾不了妻妾儿女。让你们受到这样的危险,更连府里的干净都做不到,让沈嬷嬷惨死在府里!”四爷将尔芙的脸捂在了胸口,似是声嘶力竭般的哑着嗓子吼道。

    尔芙没想到四爷会这般将事情揽上身。更没想到他会这般失态,不禁心虚地偷眼瞧了瞧乌拉那拉氏。看着乌拉那拉氏同样目瞪口呆的样子,想到同样镇定如此的乌拉那拉氏也有如此样子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治愈了。

    “爷,你冷静冷静!”尔芙的声音很低。带着一丝软糯,抚平了四爷烦躁的心。

    四爷重重地叹了口气,拿过了已经凉透了的茶碗。一口饮尽,用掌心豪迈的摸了把嘴角渗出来的茶水。这才坐在了下首的一张太师椅上,开始了语重心长的座谈会。

    正房里的动静没了,弘晖提着的心落了地。

    他好担心额娘和瓜尔佳额娘发生争执。

    毕竟在府里,他一直是孤单一个人,也亏得弘轩的出现,让他终于有了他有兄弟的感觉,让他体验到了当兄长的乐趣。

    “大哥,你别担心!

    额娘是个胆子很小的人,这次吓坏她了,估计是抱着福晋额娘抱头痛哭呢!”弘轩倒是一开始就很肯定,他见弘晖总算不再是心不在焉的样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朗声说道。

    “你就不怕额娘和我额娘吵起来吃亏?”弘晖打趣似的问道。

    “我额娘就是只蜗牛,恨不得成天躲在壳里才好,哪有胆子和福晋额娘吵架,再说福晋额娘对额娘一向很回护,我额娘不是个不懂得感恩的人!”弘轩摆了摆手,指着书案上摆着的草虫端砚,笑呵呵的介绍着他额娘的特性。

    ……

    巳时正,四爷终于停止了他长篇大论的座谈会。

    “赶紧去洗洗脸吧,丑死了!”四爷嫌弃的瞥了眼尔芙那张狼狈的脸,沉声说道。

    尔芙这才意识到她的不妥,看着乌拉那拉氏忍俊不禁的样子,跑到东次间的炕上抓过了乌拉那拉氏的手把镜,看着铜镜里好像开了染坊的小脸,哀嚎一声就往内室里冲去。

    “跟过去伺候吧!”乌拉那拉氏转头瞄了眼想要迈步上前,又有些不敢动弹的瑶琴,低声说道。

    瑶琴闻言,行了个万福,快步往内室里走去。

    尔芙一股气的冲进了内室,才发现身边连个丫鬟都没带着,而且这般冒冒失失的闯进乌拉那拉氏的福晋,让她觉得脸上更羞了几分,便闷闷的坐在了妆台前不肯出去了。

    “主子,奴婢这就进净室去打水!”

    “你怎么进来了?”尔芙闻声回眸,有些失措的搓着双手问道。

    瑶琴俯身一礼,“福晋吩咐奴婢进来伺候的!”

    说着话,净室里的铜铃就响了响。

    估计是小厨房那边送热水过来了,瑶琴不等尔芙吩咐就走进了净室,片刻工夫就端着一个盛满了飘着花瓣温水的铜盆走出了净室,手腕上还搭着一条绢布的帕子。

    “我刚刚是不是很丑?”尔芙接过热帕子抹了把脸,看着帕子上沾染的胭脂,有些心虚的问道。

    “……”瑶琴哪敢说,刚刚自家主子就好像鼻涕横流的二傻子似的难看,只能装没听懂似的拧了拧帕子,重新塞回到了尔芙手里,希望自家主子能理解她的难处,不要再追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了。

    她的苦心,尔芙显然是没有get到,已经转身对着铜镜不转眼了。

    “估计是很难看,别是吓到了四爷吧。不然他怎么一改常态的那么奇怪呢!”尔芙摸着还有些肿的眼角,满是心塞的自语道。

    只要不问瑶琴,瑶琴就可以一直无视下去,可是尔芙这般坐着不动地方,还是让瑶琴额头上挂满了汗珠。

    “主子,不如奴婢让人准备热帕子给您敷敷眼角吧!”瑶琴见博古架上摆着的那尊琉璃沙漏里的五彩细砂正点点滴滴的流逝着,眼见就要丢下巳时往午时走。整个人都不好了。只得顶着巨大的压力开腔问道。

    尔芙微微摇头,起身就着瑶琴的手,捧着温水往脸上泼了泼。一直到衣襟都有些湿乎乎的了,这才重新坐在了妆台前,拧着帕子沾着眼角的水珠。

    “瞧瞧福晋的脂粉吧!”尔芙随手打开了一缠枝纹的瓷盒,捻着那看起来粉粉嫩嫩的淡黄色米粉。苦笑着说道。

    瑶琴闻言,忙将铜盆随意的放在了净室里的盆架上。重新回到了尔芙身侧,拿过了瓶瓶罐罐的东西研究了一会儿,调出了淡粉色的脂粉,细细的在尔芙脸上敷了一层。

    螺子黛勾画的眉梢。微微上扬,又在尔芙的眼角用胭脂画了花瓣遮掩红肿,这才扶着尔芙走出了内室。

    “这妆面好看。妹妹就该好好打扮打扮才是!”乌拉那拉氏生怕尔芙不自在,转头对着尔芙刚刚画好的妆容看了一眼就收回了注意力。对着四爷颔首一礼,笑着说道。

    “……”尔芙耳垂泛红的低下了头,重新回到了下首坐定。

    一股淡淡的馨香,从尔芙的身上传来,带着些许熟悉,四爷不禁连连深嗅,忽的脸色一变,腾地一下从太师椅上坐起,快步往尔芙身边走去。

    尔芙被四爷的反应弄得有些奇怪,整个人缩进了太师椅里,差点就要抱着身后的迎背塞到怀里防备了,完全就是看到色鬼靠近的本能反应。

    “你刚刚用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四爷手扶在椅背上,单手在她脸上抹了一把,抬手凑到了鼻尖深嗅片刻,沉声问道。

    “呃!”尔芙一直不喜这个时代那些脂粉,所以一贯不大梳妆,也只是这两天容颜憔悴,这才让瑶琴替她画了妆面,压根不认识用的那些东西都是什么,有些疑惑的看了眼上首的乌拉那拉氏,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瑶琴忙上前说道:“用了些米粉、官粉,还有一盒淡粉色的胭脂和些许口脂!”

    乌拉那拉氏闻言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四爷的问话,转身让福嬷嬷将内室里的瓶瓶罐罐都拿了出来,摆在了茶几上,让瑶琴辨认。

    “瞧瞧用了哪些?”乌拉那拉氏指着那些瓶瓶罐罐,低声问道。

    瑶琴有些摸不清状况的上前,点出了她之前为尔芙用过的几样,这才退回到了尔芙身侧站定。

    “到底怎么了?”尔芙被四爷的反应,弄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加之之前哭得太久,本来就累得不行了,连连打着哈欠说道。

    四爷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扯着太师椅凑到了她跟前,一双手环上了她的肩膀,扯着嘴角笑了笑,“你看你困的,这两天一直没休息好,今个儿这饭就不吃了,咱们回去吧!”

    说着,四爷就对着乌拉那拉氏使了个眼色,招呼着瑶琴一起扶起了尔芙,迈步就往外面走去。

    尔芙整个人糊里糊涂的就这么去正院哭了一场就被四爷带回到了西小院歇下,连弘轩和小七都稀里糊涂的丢在了正院那边,一进内室连脸都没洗就扑到了床上,抱着被子大睡特睡起来。

    ……

    正院里,乌拉那拉氏看着下首跪着的胡太医,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悲伤。

    她自打生下弘晖,便不打算再有孕,可是自愿的不想有孕和被人算计的不能有孕,这是有着根本区别的两件事。她身边的福嬷嬷擅长医术,那是乌拉那拉家给她安排的一大助力,可是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她所日日用的脂粉中还混入了让女子不能有孕的香料,这就让她接受不了了。

    要不是偶然间,尔芙用了,又混入了螺子黛激发味道,被四爷发现,那么这件秘密就要一直被隐藏下去了,也许到她死的那天都不曾知道呢。

    她总是说尔芙是个傻瓜,可是她乌拉那拉氏又何尝不是个傻瓜呢!

    四爷黑着脸坐在乌拉那拉氏身边,漠视着下首跪着打颤的胡太医和福嬷嬷二人,一双手紧紧地抓着太师椅的扶手,泛白的关节泄露了他并不平静的情绪。

    “说!”时间在沉默中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最终被四爷的一声暴喝打断。

    胡太医打了个颤,踌躇片刻,才哑着嗓子答道:“微臣有罪!”

    “别急着认罪!

    该是你的过错,爷不会饶了你,可是不该你抗的罪名,爷也不会冤枉了你,把你从脉象上看出的事情都说出来,爷不想再问第二次!”四爷一甩袖子,将身下的黄花梨木太师椅扶手捏爆了,这才意识到了太过失态,连连喝了两口凉茶缓和心情,感觉情绪好转了许多,才黑着脸喝问道。

    “微臣仔细查验过那些脂粉等物,确定是当年宫中为祸数年的美人面。除此之外,微臣还翻看过福晋和弘晖阿哥的医案,又亲自替福晋、弘晖阿哥诊脉查看过,发现弘晖阿哥的体弱之象是自打生产就一直都存在的,而福晋常年缠绵病榻,也与这些东西有关。”胡太医叩首一礼,轻声答道。

    美人面,虽然名字美,但是却如带刺的玫瑰般触到即伤。

    四爷脸似锅底,一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康熙朝初期出生的那些阿哥、格格出生即死,或是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不然也轮不到他成为四皇子,甚至连赫舍里氏的嫡长子都没逃出那场灾劫。

    之前就有过一次,那些年出现的药物在他的府邸里为害。

    这次又是……而且还能藏了这么多年,一直作用在他的嫡福晋身上,四爷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往日的自信烟消云散的似阳光下的露水般无影无踪了。

    “爷,这事太严重了,还是先不要张扬了!”乌拉那拉氏虽然心里恨得要死,却不能不顾忌府里那些皇子们安插进来的探子,忙握住了四爷已经要挥出去的拳头,对着胡太医和福嬷嬷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赶紧出去。(未完待续。)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论坛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江苏快3 安徽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