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好了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好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三百六十八章

    四爷说是带着众女一道欣赏雪地红梅的美景,可是一进梅园就径自往琉璃阁走去,其心思自然是不言而喻了,好在大家都是有眼色的聪明人,自然都装作瞧不见似的一边看着石子路左右满枝红云的梅花,一边猜测着四爷的心思。

    “自打这琉璃阁建成,爷还真是第一次这般暮鼓时分过来,果真是处不错的精致。”四爷察觉到身后女眷那一道道如芒在背的猜测眼神,意识到了他的失态,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心虚,朗声解释道。

    随即转眸看向了缩脖端肩走在身前打着灯笼领路的苏培盛,“正值年节的时候,明个儿让人给负责督造府内琉璃阁的几个人各送去一份谢礼,也难得他们如此费心了!”

    说着,也不管苏培盛是不是应声了,一甩袖子就往一旁拐去,刻意地绕着梅园走了一圈,四爷这才转头看了看已经冻红了脸颊的荿格格,接茬说道:“天寒地冻,倒是难为你们这些细皮嫩肉的女儿家了,正巧琉璃阁里都是布置妥当的,咱们也进去歇歇脚吧!”

    四爷的提议,自然得到了大家伙儿的齐齐赞同。

    荿格格更是配合地搓了搓忘记带上手炉,而冻得有些发红发胀的小手,可怜巴巴地连连跺着脚,娇声说道:“如此美景,虽然难得一见,但是这寒风瑟瑟,也着实是冻坏人了!”

    “可不是呢,这京里还算是好些,若是再往盛京那边走走,那冬日里真是滴水成冰呢!”钮祜禄氏一族世代居住在辽东一带,虽说钮祜禄格格并未亲身经历过盛京以北冬日的寒冷。但是听得家里长辈说得多了,这会儿也乐得显摆似的配合着说道。

    四爷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那咱们脚下就快走几步吧!”说着,还不忘吩咐荿格格等人身边伺候的仆妇仔细扶着几位格格,变得无意中踩到宫人未曾即使清理干净的碎冰路面,闹出什么笑话来。

    荿格格等人闻言,自是都迈开了小步子。不再拿着婀娜多姿的风姿。一步步地紧紧跟着四爷身后,目标一致的往眼前不远处的琉璃阁走去。

    说时迟,那时快。

    几人说话间就已经又一次绕到了琉璃阁附近。四爷还未曾走进琉璃阁,便已经听见琉璃阁里面的笑语之声,让他原本微微扬起的唇角就又落了下去。

    四爷也有些摸不清楚他此时的心思……

    他既希望能瞧见瓜尔佳氏因为他宠爱新人露出伤感之态,又担心瓜尔佳氏为他一时意气之举气伤了身子。只是眼看着尔芙似是真的并未因为他的举动伤心,这心里又有些堵得慌。

    可是偏偏这话不能和旁人说。也就只能窝在心里生闷气了,唯独苦了一直矮着身子在前头打着灯笼引路的苏培盛,眼角瞄着四爷脸色一会儿一变的,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不知道哪下就惹了后面这位濒临自爆的炸药包四爷,硬是走出了一种高空走钢丝的危机感。

    负责打理琉璃阁的管事嬷嬷一见苏培盛提着灯笼走进。便忙不迭地打发了小宫女进去通知福晋和侧福晋,她本人也扯了扯不曾褶皱分毫的袍子。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冰凉刺骨的青石板小路上。

    “奴婢请主子爷万福,见过钮祜禄格格、董鄂格格、荿格格!”

    “起来吧!”四爷连个眼神都懒得在这等连府中正经管事嬷嬷都算不上的嬷嬷身上浪费,目不斜视的丢下了一句,便领着一行人往琉璃阁里走去。

    琉璃阁里,尔芙和乌拉那拉氏出席晚宴时,皆是一袭锦衣华服,发上也簪满了钗环珠翠,赤金托镶嵌各色宝石的发簪、步摇虽然是熠熠生辉,但也是分量十足,戴在头上沉甸甸地坠着头皮生疼。

    两人见琉璃阁里没有外人在侧,自是纷纷甩开了足有三寸高的花盆底绣花鞋,吩咐宫人解开了挽着的及腰青丝,只简单地挽了个纂儿地换上了近身宫女送上的软底绣花鞋解乏,猛然听说四爷领着几位格格也到了梅园,不禁对视苦笑了一眼,暗道四爷是片刻都不让她们安宁了。

    乌拉那拉氏忙让弘晖和弘轩领着妆容完整的小七出门迎接,而她和尔芙自然是已经随着宫人往琉璃阁一侧屏风后的暖阁里走去,对着铜镜匆匆梳妆,只是这边她们还未曾梳妆停当,便听见外面乱糟糟的动静停了。

    “外头是怎么了?”乌拉那拉氏到底还是古代女子的传统思想,生怕四儿觉得受到了怠慢,一甩袖子就走了,不等发丝完全挽起,便扭着脖子往外探头望着,语气里有些惊慌的问道。

    陪着乌拉那拉氏来琉璃阁的琦香,那是乌拉那拉氏身边的老人了,吩咐其他宫女继续替乌拉那拉氏梳妆,便微微福了福身子,转身往外面走去,过了一会儿才苦着张脸,重回到了屏风后。

    “听耳尖的小宫女嘟囔是有人来送信说吴格格在回院子的路上摔下了软轿,这会儿怕是不大妥当了!”琦香倒是没有让乌拉那拉氏和尔芙开口追问就答话了,只是这话说完,乌拉那拉氏和尔芙就不禁变了变脸色。

    要说后院里女人最常用的腌臜手段就是绝人子嗣,什么送些加了料的汤羹,磨滑了底的绣花鞋,掺杂着麝香、红花的香囊等等……,便是在深宫内院里亦是屡禁不止,而这条也正是四爷绝对不可碰触的逆鳞,一旦沾上就是非死即亡的大事。

    至于乌拉那拉氏和尔芙脸色骤变,一来是觉得年根上闹出这样的事情不吉利,二来是觉得那下手人太狠了些。

    吴格格这胎不知是怎么回事,一直不算妥当,即使就算是四爷已经安排了府里医士好汤好药的照料着,她本人也瘦了一圈。更显得肚子大得吓死人,瞧着比之前尔芙怀有双生子的时候,还要吓人几分,而这会儿有人动了手,这可不止只是想要要了吴格格肚子里孩子的命了,那真是连吴格格的命都打算收了。

    更何况还是跌下轿子,那可是足足离地一米来高的位置上。别说是个即将临产的孕妇受不住。便是好人这一摔也会摔出问题来的。

    乌拉那拉氏和尔芙想到这里,再顾不上这会儿发髻还未梳好,忙让宫人替她们简单拢好了长发。穿上花盆底的绣花鞋就齐齐起身往外走去。

    说是走都是客气的,那分明就已经是一路小跑了,估计这也是两人还顾忌着规矩,不然就要扯着袍摆飞奔了。

    这边乌拉那拉氏和尔芙一路跑出了琉璃阁。追着四儿等人一路往碧池苑跑去。

    那边瑶琴和琦香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忙叫了软轿追了上去。

    可是粗使婆子虽然是一路紧赶慢赶地追。但是到底忽略了这两位主子的爆发力,一直到碧池苑近在眼前,才瞧见两位主子已经进了院子,只好遵着瑶琴和琦香的吩咐。将轿子停在了绿意葱葱的树荫底下,免得挡住了旁人进出的小路。

    “吴格格她怎么样了!”乌拉那拉氏和尔芙匆匆进门,抬手免了正在拘礼的几位格格和李氏的礼。对着四爷浅施一礼,便等不及地问出了声。

    “怕是不大好!”四爷脸色阴沉地瞧着厢房门口来来往往的宫人。沉声道。

    尔芙闻言,心里就是一凛。

    四爷能当着在场众人说出这样的话,怕是吴格格不止是不好了,而是很不好了,能不能保住命都是一种未知数了。

    毕竟听说吴格格从轿子上摔了下来,大家都已经知晓她这胎儿不好了,更何况那来来往往宫人紧张、忐忑的模样,也早就落在了在场众人眼中,压根不需要四爷多说这一句了。

    “天寒地冻,爷还是进屋子里等着吧!”乌拉那拉氏默念了一句老天保佑,转眸看向已经有些脸色煞白的其他几位格格,略有些不忍地开口劝说道。

    “恩!”四爷敷衍的应了一声,但是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厢房那扇虚掩着的门,显见是没有将乌拉那拉氏的话听进去。

    自打吴格格进府以来,虽然他与吴格格的情分越来越淡,可是到底是曾经温暖过他心的女子,他对她是有着不忍的,不然也不会纵着她独住一院,甚至隐隐在钮祜禄氏等人跟前偏帮着她几分,让她不至于因为出身而被府中那些迎高踩低的奴仆欺辱了去,吃穿用度上也都是比照着庶福晋的份例,让她就算不是很得宠,也一直过得颇为顺遂。

    他亲眼看着脸色惨白的吴格格被粗使婆子抬进了厢房,昔日被他压在心底的旧情就不禁钻了出来,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便是没有爱情,也有着一份关怀,更何况吴格格肚子里的孩子,亦是他的孩子,便是他已经对吴格格冷了心,但是还是惦记着她肚子里的孩子的。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在他心里颇为复杂的人,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突然的可能要没了,四爷如何能不有些伤感呢!

    “婢妾进去瞧瞧吴姐姐吧!”荿格格被钮祜禄氏挤到了角落里,见院子里一片寂静,微微上前一小步的轻声说道。

    “恩,去吧!”四爷点了点头,眼神从荿格格身上绕了一圈,重新落在了那扇门上。

    站在四爷身后,尔芙心里又是一酸,随即有些后怕地打了个冷颤。她不得不承认她现在的心理出现了问题,面对着吴格格可能会一尸两命的下场,她不但没有感同身受的有伤心的感觉,反而有着隐隐的欢喜,似是没了一个竞争对手的欢喜。

    记得她初来这个时代,那些女人多次对她下手,甚至可能伤害到她的孩子,但是当四爷处置了她们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劝上一劝,想要给那些女人留下一条生路。

    说她妇人之仁也好,但是在她看来,她那时候是有着善心的。

    而现在她已经被后院里层出不穷的女人磨灭了她的善良,许是有一日她也会变成那些被嫉妒和不甘遮住眼睛的毒妇,动辄就是伤人性命,害人子嗣吧!

    她绝不愿意她成为那样的人,但是她有些管不住她的心了。

    正当尔芙为了心里可能已经萌芽的邪恶小种子,陷入自我厌弃的诡异气氛的时候,一道突然出现的女声,惊得她不要不要的。

    “奴婢吴格格近身婢女雨萌,求主子爷替咱们格格做主呀!”那道突然出现的女声哭诉着说道。

    那婢女虽然哭得哽咽连连,但是却字字真切地传入了在场众人耳中。

    “喔?”四爷微微侧头,似是颇有些疑惑的发出了一声感叹。

    雨萌哭得是鼻涕一把泪一把,没有半点美感,但是却偏偏做出了扭捏之态,显得很是别扭,就在四爷有些不耐烦地想要开口催促的时候,雨萌的眼神在尔芙的身上打了个圈圈,这才磨磨蹭蹭地从袖管里取出了一条娟帕,双手捧着举过了头顶,低声说道:

    “主子爷容禀,格格自打身怀有孕就十分小心。

    尤其如今冬日里滴水成冰,所以每次出行都会先行让咱们去探探路,生怕抬脚的粗使婆子踩到什么滑跤。

    今日亦是不例外,出发去往揽月楼时,路上是奴婢和月牙一点点探过去的,奴婢记得清清楚楚,一路上都没有半点残雪、碎冰存在,可是回来的时候,便正好在格格软轿经过的一段树荫下的小路就出现了一大滩冰面,这才让粗使婆子滑了脚,所以今个儿的事情,并非意外,实乃是人为。

    此物,正是奴婢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重新跑回到格格摔下软轿那段小路附近找到的!”

    尔芙在雨萌看着她打量时就察觉出了一丝不妥,只是因为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才没有多想,一直到看清楚那块叠得平整的娟帕一角的绣字,她才确定了她的猜测没有错。

    这事是冲着她来的,只是是谁算计的,她有些摸不准了。

    要说府里想要除掉她的人不少,但是吴格格绝对不是个傻的,不然也不会护着肚子安安稳稳的到了这个时候——她不敢相信有人会成功算计了吴格格这胎,还将这黑锅抛到她身上,可若说吴格格为了除掉她,连性命都不顾了,那又有些说不通!(未完待续。)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