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不聪明的李佳氏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不聪明的李佳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三百八十三章

    虽说尔芙出嫁前在府里没什么脸面,但是现在到底是亲王侧福晋,有这样个姑奶奶给佟佳氏撑脸面,佟佳氏自然是乐不得的,同时也念着尔芙的好,不然她一个少福晋不但没有出面迎客,反而连入席都这么晚才过来,那些看起来和气文雅的命妇就是当面不说道她什么,背地里也会议论得她无地自容。:3w.し

    想明白这里面的关节,佟佳氏对于尔芙就更喜欢了几分,说笑着竟然说起了京中这些命妇的私隐事,也亏得是文嬷嬷一直走在轿前,轿身旁边跟着的都是尔芙和佟佳氏的亲近人,不然佟佳氏又得在郭络罗氏那丢脸面。

    ……

    这次来给尔柔请安的命妇,身份、家世上所差无几。

    郭络罗氏就依照着年岁做了安排,除了当中已经摆上娟纱屏风做遮掩的明堂里坐着演奏的乐师,东侧则是和少福晋佟佳氏一辈的各府当家少福晋,而西侧则是与郭络罗氏同样的各府福晋,至于未出家的格格们,则统一安排在了二楼上。

    满族人家,素来以西为尊,这样子的安排,倒是也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加之和妃娘娘尔柔的身份摆在那里,便是有些心里头不舒坦的,这会儿也会收敛几分。

    佟佳氏和尔芙作为晚辈,自然要先行去郭络罗氏所在的西侧去请安见礼,当着这么许多外人在,郭络罗氏也没有驳了二人的脸面,只是简单说了几句话,便让佟佳氏领着尔芙去东侧陪客了。

    而原本就在东侧张罗着的邱嬷嬷,当然是要功成身退了。

    尔芙作为亲王侧福晋。一绕过东侧的落地罩和屏风,众人就纷纷起身见礼了,大多是满脸的谄媚笑容,当然也有少数几个命妇露出不屑的神色,想来是出身不菲,瞧不上尔芙这个侧福晋,却又不得不起身见礼。心有不甘吧!

    不过这些都不在尔芙的考虑范围之内。尔芙笑着抬了抬手,与众人寒暄几句就坐在了主桌的首位上,与同坐一桌的几个少福晋低声说话。时不时还要狠夸一番佟佳氏,显得很是好亲近的样子,让原本有些拘束的少福晋们纷纷展露出了发自心底的笑容。

    到底都是年轻一辈,平日被规矩和长辈们约束着。总是要顾忌着身份,这会儿没有了婆婆在头顶上压着。加之尔芙又是好亲近的样子,这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这人一放松下来,这话匣子自然也就打开了。

    什么北城新开了首饰铺子。南城新来了个戏班子,要不就是说说育儿经,比之西侧那些命妇之间热络得多。当然这也和她们年岁尚浅有关系。

    尔芙笑脸吟吟的听着,心里却惦记着去外面问事的古筝。一直到丝竹声一变,几道热菜开始上桌,终于忍不住地抬手招呼过了瑶琴,“你去外面瞧瞧,我这会儿有些心惊肉跳的,别是古筝出了什么事吧!”

    说着,便摆摆手催促着瑶琴快去,不给瑶琴说话的机会,重新转身笑着和佟佳氏她们说话去了。

    正在说话的一人是大理寺卿裴安然的儿媳妇李佳氏,汉军旗出身,祖上是苏州府有名的大儒,身份颇为尊贵,气质也和其他几个满军旗出身的少福晋不大相同,说起话来细声细气,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子说不清的味道,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尤其是那口软糯的江南腔,引得尔芙连连侧目去看。

    李佳氏正在说京中新近露头的一个戏班子——澄庆班,主打昆曲,一曲牡丹亭,绝对是让人听过难忘,之前裴安然府里办小阿哥的婚事,特地请了澄庆班来助兴,在场也有不少人去过,所以李佳氏这话一出口,倒是不少人表示赞同。

    尔芙作为标准的女青年,对于这些京剧、昆曲的玩意不大感兴趣,但是见大家伙儿说得热闹,也便附和了几句,同时也对这澄庆班表示了好奇,显得还算合群,只是眼中隐隐不以为然的神色,到底还是落进了有心人的眼睛里,其中就有李佳氏这么个提起昆曲的有心人。

    李佳氏倒是也没有翻脸,反而笑容更加得体了些,玉手轻抚梳得油光水量的鬓边,柔声说道:“之前听说侧福晋不大出门,难道侧福晋也听过澄庆班的戏?”

    “这京里就这么大个地方,出名的戏班子,我也总是会有所耳闻,倒是并没有亲耳听过,可是大家伙儿都说好,那定然是错不了的!”尔芙并不知道她眼中那抹不以为然的神情已经得罪了李佳氏,只当李佳氏随口一说,所以也没有露出什么不好的意思,笑着摆了摆手,轻声答道。

    尔芙这话回的算不得巧,但是却也不过分,便是挑剔的人也说不出什么,在场众人自是笑着应和着。

    只是李佳氏先入为主的觉得尔芙定然是因为出身满洲八大姓,所以瞧不起她们这些汉军旗的女眷,这才会流露出“不屑”之色,自然不会轻易就放过了尔芙,即使尔芙说的话还算周全,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两声,满脸是笑的低声问道:“一直不曾听说侧福晋去哪里赴宴、听戏的,也不知道侧福晋平日里在府里都做些什么打发时间呢?”

    尔芙要是还察觉不出李佳氏的针对,那她绝对是就是个傻子了,暗道一句人多是非多,笑着回应道:“我这个人没什么正经事,除了瞧瞧小七她们的功课,便是抱着话本子不撒手,要不就是在园子里看看花草,算得上是混吃混喝的大闲人一个了!”

    “要不瞧着侧福晋多年容颜不改呢,这真真是自在日子养的!”旁边佟佳氏也察觉出了李佳氏和尔芙之间的不对劲,忙笑着打岔一句,引着大家伙儿往旁的话题说去,“要说咱们福晋也是个爱听戏的,尤其最爱听黄梅调。这次请来的是南城那片上最出名的翔安班,据说演女驸马的那个小姑娘,那嗓子就跟出谷黄莺似的,透亮、悦耳呢!”

    在场少福晋虽说年岁都不算大,但是心眼都不少。

    李佳氏自以为做得隐蔽,其实发现她不妥当地方的人不少,自然不会傻得和她一道揪着尔芙这个侧福晋不撒手。纷纷配合着佟佳氏把话题往旁的地方扯。

    与此同时。站在李佳氏身后布菜的小丫鬟忙附耳对着李佳氏嘟囔了两句。

    随后,李佳氏就面露抱歉的起身,说了句“失陪片刻”对着桌上几位命妇和尔芙颔首一礼。便领着贴身婢女进了喜盈阁后面的一排罩房里。

    喜盈阁后面的罩房是藏在一片松柏林中的。

    一间间的屋子,早已经烧起了地龙,布置了炭盆,房间里摆着屏风和架子床等物。看起来干净利索,却又不失雅致。正是作为来府中赴宴女眷们临时休息的地方。

    说是临时休息的地方,但是出来赴宴的女眷们都是身份尊贵的人,谁又能真的歇在旁人府里这么一间窄小的屋子里,这些暖阁就是给女眷们方便的地方。而屏风后摆着的自然是飘着鲜花瓣的清水水桶和崭新的红漆马桶。

    李佳氏刚刚起身去了后面,瑶琴就回到了尔芙身边,对着尔芙连连打着眼色。尔芙知道瑶琴这是觉得这里说话不方便,倒是也学着李佳氏的样子。对着大家伙儿说了句“抱歉”,领着瑶琴就往后头去了。

    同往罩房的路有两条。

    除了经前面正门出去,绕过围着喜盈阁两侧的回廊过去,还有从后门直接出去的一条小路,这条路是方便婢女们伺候的近路,来来往往都是穿着细棉布袄裙的仆妇,来府中赴宴的女眷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和丫鬟们同路。

    而尔芙不过是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和瑶琴说上几句话,也就没有顾虑那么多,径自就往后门走去,倒是比绕远的李佳氏还先到了罩房,瞧着只有几个粗使丫鬟在门口候着的罩房,尔芙很是随意的选了一间把角的罩房就进了去。

    “可打听到古筝的消息了?”瞧着瑶琴已经打发了门口伺候的粗使丫鬟,一进门,尔芙就等不及的问道。

    瑶琴微微摇头,面色却不似尔芙这般急迫,反而露出了一抹安抚尔芙的笑容,“主子不必着急。您之前不是交代了,若是她进来的时候有什么阻碍,便先行回府等着么!

    古筝是个聪明的,估计这会儿是已经回到了咱们府上了。”

    “你说的有几分可能!

    可是我这心里就是静不下来,好像忘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整个人坐在那里都觉得椅子上有钉子似的!”尔芙闻言,露出了一抹有些勉强的笑容,但是也平复了两分,迈步走到圆桌旁坐定,自言自语的嘟哝着。

    瑶琴明白自家主子是个不喜欢应酬的人,见尔芙坐定身子,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当是前头有人说的话惹了尔芙烦心,加之尔芙面露疲惫之色,便也没有多想,走到窗边摆着的茶炉前,拎着红泥小茶壶替尔芙斟上了一杯热茶,“主子喝杯茶缓缓,过会儿再过去吧!”

    尔芙手捧热茶,心下倒是安定了几分,想着左右过去是当个摆设赔笑,便顺着瑶琴的意思点了点头,甚至将双腿放在了另一张绣墩上,“好些日子没穿花盆底了,这猛然穿着还真累人!”

    另一边的李佳氏早已经让近身侍婢打听到了罩房这边的安排,知晓这里只有几个不起眼的粗使丫鬟伺候着,一过来就进了紧挨着尔芙房间的那间罩房,又让近身侍婢将门口守着的几个粗使丫鬟折腾得团团转,而她本人则坐在窗边摆着的妆台前,细细整理起了妆容。

    “小姐,奴婢都安排好了,您喝口茶,那人就到了!”李佳氏的婢女小桃是她的陪嫁丫鬟,自小陪着她一块长大,感情非同一般,瞧着李佳氏连连往窗外望,笑着开口说道。

    李佳氏微微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继续问道:“你说那人真的那么灵?”

    “那是自然,这可是夫人费劲工夫打听出来的秘密!”小桃拍着胸脯保证着,心里却也在打鼓,但是自家小姐在裴府的艰难处境,着实让她感同身受,连裴安然夫人孟佳氏身边的得脸嬷嬷都敢给自家小姐脸色看了。

    她真是替自家小姐不值,若不是裴家大公子不争气,宠妾宠得一月有二十天都歇在云姑娘房里,自家小姐早就有孕了,哪还用孟佳氏那个婆婆摆脸色。

    偏孟佳氏这个婆婆是个拎不清的,不但不劝着大公子多歇息在自家小姐房里,反而还总是让小姐立规矩,真真是坏心眼极了。

    李佳氏不知道小桃心里的想法,脸上多了一份笑意。

    入府三年,一直没有身孕,若是明年她还不能有身孕,怕是孟佳氏就要做主停了几个姨娘房里的避孕汤药,到时候让那些个儿上不得台面的女人先生下庶子庶女的一大堆,便是她再生出儿子来,那也不再是嫡长子了。

    这点,她绝不能容许。

    想到这里,李佳氏手里拧着的帕子紧了又紧,抬眸看着喜盈阁的方向,眼神好似浸了毒一般的狠辣,“不过就是个妾室罢了,便是上了玉牒又算什么,要不是有儿子傍身,怕是早就和李侧福晋的下场一样了!”

    虽然李佳氏没有指着尔芙的脑门骂,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在说尔芙。

    要说她之所以瞧尔芙不顺眼,便是因为尔芙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是那些妾室们的榜样了,不然她也不会明知道尔芙地位高崇,仍然因为尔芙眼底那点点不以为然的眼神就咬着尔芙不放。

    只是作为当事人的尔芙,压根就跟她没有半点联系,根本不知道这些细情,所以不得不说李佳氏的嫉妒心来得毫无道理,偏小桃也算不上是聪明人,不知道劝着李佳氏,反而跟着一起吐槽着。

    ……

    “主子,奴婢这就过去好好教训教训她!”罩房不大隔音,加之李佳氏这会儿心里火气正旺,声音不算高,但是也绝对不低,一句句话都清清楚楚地传进了尔芙的耳朵里,引得瑶琴已经摩拳擦掌地过去教训人了。

    “何必和这样的糊涂人较真呢!”尔芙嗤鼻一笑,低声说道。

    尔芙倒不是故意贬低李佳氏,不说这里是瓜尔佳府,到处都是瓜尔佳府的婢女仆从,便是在其他府邸,李佳氏也不该这么冒失的出口伤人,还说的这么明显,让人不用动脑子就知道她说的是哪位。

    须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便是今个儿尔芙没有亲耳听见,也难保这话不会从旁人嘴里传出来……(未完待续。)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加拿大28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