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四百零三章 个中高手

第四百零三章 个中高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四百零三章

    那边,付鼐从古筝超速的叙述中,总算是弄明白了瓜尔佳福晋的安排,暗道瓜尔佳福晋蕙质兰心,这脑袋瓜就是和旁人的长得不一样,面露轻松笑容地走到了清溪斋的院门口等待着康熙老爷子的圣驾和一众来给自家主子添堵的皇子们。

    这边,尔芙也已经整理了下衣襟重新回到了揽月楼的一楼大厅里。

    大厅里,除了老牌的佟佳贵妃和四妃外,还有一位尔芙很熟悉的女人,正是之前因为成功熬过险关,顺利诞下皇子的和妃娘娘尔柔。

    今天,和妃娘娘尔柔为了减低在其他人心目中的存在感和威胁感,特地选择了一袭银白色渲染红色水墨图案纹路的旗装,配合着比较内敛的金鎏银丝勾花纹镶珍珠头面,连脸上的妆容都故意画得显老了两分,显得和在场几位娘娘的年纪相差不多。

    唯有发间的一支镶嵌红宝石的赤金凤凰展翅步摇格外亮眼、张扬,而这支步摇也正是昨个儿康熙老爷子亲自簪在她鬓边的礼物,显露着她骨子里的骄傲和不甘。

    “瓜尔佳侧福晋可是身子不舒坦?”尔柔一直注意着尔芙的动静,见尔芙低头溜边回到了位子坐定,流露出些许担忧神色地轻声问道。

    尔芙微微一怔,面露羞涩,颔首道:“劳娘娘惦记,妾身一切都好,只是茶水喝多了些罢了。”

    “好啦好啦,估摸着圣上也要过来了,咱们就一道去垂花门迎一迎吧。”宜妃娘娘瞄了眼互动中的姐妹俩,笑着在尔柔开口前,欠身对佟佳贵妃说道。

    照例。像佟佳贵妃和乌拉那拉氏等女眷是并不需要去往垂花门迎接康熙老爷子的圣驾的,但是宜妃娘娘都提了出来,大家伙儿自是不好拒绝reads;白莲靠边站。

    乌拉那拉氏看着八福晋郭络罗氏有些得意的笑脸,暗骂一句,面上挂着浅笑起身,对着尔芙送去一个眼色,快步走到佟佳贵妃身侧。顶替了佟佳贵妃身侧随身伺候的宫女。扶着佟佳贵妃的手走出了门。

    与此同时,尔芙也已经心领神会地走到了德妃娘娘身边。

    至于八福晋郭络罗氏则已经走到了惠妃身侧,九福晋董鄂氏则走到了宜妃娘娘身侧。唯有十福晋阿巴亥左右瞄了眼,默默地落在了后面。

    “就会做这些个逢迎讨好的事情,真真是贱骨头。”李氏因为有些走神,落后一步。眼瞧着尔芙走到德妃娘娘讨好,颇有些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看着那些虚扶着娘娘们说话的尔芙等人。暗自吐槽道。

    吐槽归吐槽,李氏为了能在众位娘娘跟前露脸,还是压下了心里头的火气,退而求其次的往佟佳贵妃的另一侧走去。颇有些和乌拉那拉氏争高低的意味,也暗暗踩着正陪在德妃娘娘身侧的尔芙。

    她打算得很好,却不想之前将位子让给乌拉那拉氏的宫女。这会儿居然好像看不到她李氏眼神似的,坚定不移地站在佟佳贵妃身侧。一步不退,压根没有想要给她让开位置的想法,就这么落了她的脸面,直接将她不大明显的动作突显了出来,弄得她那张敷了很厚脂粉的脸都红了。

    “之前听说你突然病倒了,现在好多了吧?”德妃娘娘视若无睹地走过李氏身侧,微微侧头看着尔芙,语气中满是关切的问道。

    尔芙笑着点了点头,“已经好多了,让娘娘担心了。”

    “本宫可没担心你这个泼猴儿!”德妃娘娘抬手点了点尔芙的脑门,笑着吐槽道,“之前听蓝沁为你告假,本宫就猜你是懒病犯了,躲在家里头享清闲呢!”

    “真的不是。”尔芙忙摇了摇头,三言两语地将之前怎么成为和妃娘娘的垫背,怎么摔得昏迷了几日,怎么又无意中染了风寒说了一遍,满是委屈地摇着德妃娘娘的手臂撒娇。

    德妃娘娘其实也从乌拉那拉氏嘴里听说了些消息,心里很惦记着尔芙,但是过府见尔芙活蹦乱跳的就起了调侃尔芙的心思。

    这会儿见尔芙做出这般小女儿模样撒娇,便也不再纠结这事,从袖笼里取出了一抹七彩绣如意纹的荷包,低声说道:“本宫之前从法华殿求了道平安符,便送给你吧。”

    “多谢娘娘。”尔芙虽然不相信平安符能保佑她的平安,但是到底是德妃娘娘送出来的东西,她还是故意很宝贵地样子塞进了衣襟里。

    尔芙和德妃娘娘那副亲近的模样,引得跟在德妃娘娘后面的尔柔脸色一变,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忙露出了一抹恭顺温良的笑容,忙紧走两步走到了尔芙身边,故作亲热地挽住了尔芙的手臂,柔声说道:“之前的事情,姐姐还没有和妹妹道谢呢,今个儿见你都好了,姐姐这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也总算是放下了。”

    “姐姐也不是故意的,都怪那刺客太猖狂了。”尔芙笑着答道。

    ……

    一列穿着华丽服饰的女眷领着宫女、侍婢往垂花门走,却呈现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氛围——走在最前面的佟佳贵妃、德妃娘娘、乌拉那拉氏等人说说笑笑,和谐极了;而重新走在后面的郭络罗氏则和九爷胤禟的福晋董鄂氏、十爷胤珴的福晋阿巴亥博尔济吉特氏一块冷嘲热讽的刺激着李氏。

    “听说李福晋最善琴棋,不知道今个儿咱们有没有机会看到呢?”眼瞧着垂花门就在眼前,郭络罗氏话锋一转,将落后几步的李氏拉到跟前,似是极其亲昵的说道。

    李氏有些讶然的一愣,随即眼中露出了一抹算计,暗自打算等晚上随四爷陪着康熙老爷子等人赏灯的时候,要好好表现一番,“八福晋都已经说了,那妾身自然是乐意之至了,但是今个儿的宴席细节都是瓜尔佳姐姐安排的reads;重生之表小姐。怕是会……”

    “放心了,这点子小事,本福晋还能搞定。”郭络罗氏拍着胸脯保证道。

    李氏只当自己个儿算计得逞,脸上笑得更加开心了,却不想已然一条腿迈进了郭络罗氏等人设计的陷阱之中。

    看着李氏那副眼皮子浅的样子,郭络罗氏与九福晋董鄂氏交换了一个狡黠的眼神,随即纷纷收敛了脸上的神情。快步走到了佟佳贵妃身后站定。

    与此同时。四爷引领着康熙老爷子走到了垂花门内,看着自家额娘德妃娘娘身侧规矩行礼的尔芙和陪在佟佳贵妃身侧拘礼的乌拉那拉氏,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唯有在看到陪在八福晋郭络罗氏身侧的李氏时,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快。

    “平身吧。”康熙老爷子今个儿并未穿华丽的龙袍,只穿着一袭宝石蓝色绣团龙纹的常服,便是不想要讲这些虚礼。见佟佳贵妃等人见礼,忙抬手道。“今个儿是家宴,不讲这些繁文缛节。你们几个儿就陪你们额娘好好去说说话吧!”说完,便迈步走到佟佳贵妃身侧说了句什么,转身招呼着四爷往安排好的清溪斋走去。

    清溪斋里。摆放的统统都是尔芙设计的仿古现代家具。

    从包裹着厚厚弹花垫子,外罩灯芯绒布面的黄花梨木宝座的仿古沙发到白绒绒的羊毛地毯,无一不透露着舒适和惬意的感觉。成日处理各种国事的康熙老爷子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样的安排,直接甩了脚上的长靴。让魏珠送上软底布鞋,坐在了一张软乎乎的沙发里,吃着新鲜爽口的水果,连连对四爷点头,让原本有些担心的四爷,总算是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

    “今个儿的安排甚好,四福晋用心了。”康熙老爷子并不知道这些是谁人安排的,只当是乌拉那拉氏交代人准备的,喝着有些苦涩的热茶,长舒了口气,点头赞赏道。

    四爷存心想给尔芙在康熙老爷子刷存在感,但是考虑到旁边坐着的老八、老九、老十,只能将到嘴边的话头压下去了,笑着点了点头,“蓝沁是个能干的,瓜尔佳氏也是乖巧懂事得很,很能帮忙。”

    “四哥对这位小四嫂真是心疼,无时无刻不把这位小四嫂挂在嘴边呢。

    之前初一宫宴回来,弟弟就听郭络罗氏说起,四哥因着小四嫂身子不大舒坦就特地求了德妃额娘准许,让这位瓜尔佳嫂子在府里歇息!”如四爷预料的一般,虽然四爷并未怎么夸赞尔芙,老八就跟着添堵的嘟哝着。

    康熙老爷子闻言,侧目看了眼四爷,“你做事,朕素来放心,你府里的事情,朕不该多过干涉,但是朕还是打算提醒你一句,这内宅事情就和朝上那些大臣之间的勾心斗角差不多,你定要秉承公正,万不能太过偏心那个儿。”

    “儿子知道。”四爷有些郁闷,却又不好特地解释之前尔芙是因为受伤昏迷才由他和乌拉那拉氏为她跟德妃娘娘告假的事情,只好强打着笑脸,故意转移话题的说道,将这次安排的宴席功劳都推到了蓝沁头上,轻声道,“之前,蓝沁她们特地让人准备了歌舞,不如给皇阿玛瞧瞧解闷吧!”

    康熙老爷子这趟出来,也是想要好好放松一下,尤其是窝在软乎乎的沙发里,闻着馨香扑鼻的百花香和淡淡果香味,整个人都放下了身为帝王的威严和庄重,多了一抹轻松和随性,笑着点头应了。

    “让她们都快准备吧!”四爷见康熙老爷子点头,忙抬手招呼过苏培盛吩咐道,同时也对着站在另外一侧正对着月牙湖旁的那面活动墙壁前的付鼐,递去了一个眼神。

    付鼐心领神会地抬手按动暗处的一个机关,原本紧闭着的红漆木格窗就往两侧划去,露出了半月湖上已经准备好的舞台和一个个穿着轻纱华丽舞裙的女子。

    半月湖上,尔芙也让能工巧匠造了浮台。

    花瓣叠叠的牡丹形状木质浮台上,包裹着一层层由深至浅、色彩规律的淡红色的葛根纱,若隐若现的隐藏在朦胧的水雾之中,便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一般富丽美艳reads;病态偏执。

    穿着淡青、鹅黄两色轻纱舞裙的女子,裙摆拖地,手握镶嵌着细细羽毛的舞扇,云髻高梳,眉间点着一缕朱红色的花钿,随着丝竹之声,或是展臂、或是弯腰、或是舞扇……表演着与往年宫中舞姬表演的舞蹈完全不同风格的歌舞,倒是真让康熙老爷子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便是存心来给四爷添堵的八爷等人,这会儿也看得有些入迷了。

    一舞毕,众多女子如踩着浮云的仙子般缓缓从一侧下了浮台,渐渐消失在眼前,正当康熙爷要转头和四爷说话的刹那,悠悠丝竹声一变,另外十余个穿着五颜六色民族服饰的女子,便又走上了浮台。

    另一曲迥然不同的舞蹈就又呈现在了众人眼前,中间承接毫无违和感……

    “这歌舞倒是新颖。”又是一曲毕,随着另一波舞姬走上浮台,康熙老爷子终于收回了视线,笑着说道,“之前,朕只当你是个严谨、刻板的,却不想也有如此雅致的一面!”

    “是呢,之前觉得九弟最善于玩乐这道,却不想四哥才是个中高手呀!”老八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给四爷添堵的地方,迫不及待的接茬道。

    八爷的话音一落,四爷和康熙老爷子的脸色就变了变。

    康熙老爷子的眼里是流露出了些许猜测、不满之色,而四爷则是眼中流露出了些许恐惧和不安。

    毕竟若是在康熙老爷子心里留下他四爷胤禛喜好享乐,这绝对不是个什么好事,但是四爷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他是记得庄子上不过有二十几个舞姬和两个戏班子罢了,他还真不知道尔芙是怎么变出来这么多女子来到浮台上献舞的,自然不敢贸然回话,生怕犯了欺君之罪。

    “圣上容禀,其实您瞧着这来来回回有百余舞姬上前献舞,其实只不过有二十余人罢了。”付鼐察觉到了四爷眼里的为难,忙上前一步,恭声解释道。

    “哦?”康熙老爷子有些好奇的挑眉,他相信付鼐不敢欺骗他,毕竟付鼐没有承担欺君之罪的担量,但是看着风格、模样都不同的百余女子是真实存在的,便是已经过了好奇年纪的康熙老爷子,也压制不住心里的好奇心了。

    付鼐对着四爷送去一抹安心的眼神,又按下了一处暗处的机关,原本正对着月牙湖一侧的半截围墙再次划开,月牙湖一览无余地展示在了坐在清溪斋中的众人眼前。

    原来在高出水面三尺高的浮台旁,相隔不远的位置上都有一处用棉毡临时搭建的暖阁,中间有浮桥相连接,此时正有一波换了新舞裙的舞姬走在上头,显然在场只有三波舞姬,不过是来回更衣、换装的进行着轮流表演。

    “这么多的舞裙,怕是需要不少衣料吧!”康熙老爷子的众多儿子里,最会赚钱的九爷,看着那些穿着华丽舞裙的舞姬,眼中流露出了贪婪的精光,摩挲着下巴上的胡须,轻声嘟哝着。

    “……”对于九爷胤禟的嘟哝声,老八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趁着康熙老爷子和四爷没有注意,丢去了一记颇为严厉的眼刀,提醒他注意场合。

    只是他到底低估了九爷对经商的喜好,压根没理会他的反应,径自凑到了四爷跟前,低声问道:“四哥,不知道府里乐师演奏的这些曲子是什么人编排的呀,怎么听着这么特别呢?”

    “这个,我也不是很了解,等我问过瓜尔佳氏再给你答复吧!”四爷微微一怔,瞄了眼正盯着湖面上舞蹈表演的康熙老爷子,压低声音回答道。

    九爷闻言,笑得就更欢了。

    本就偏生女相的九爷,显得更加妩媚诱人了。(未完待续。)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彩票 湖北快3 安徽快3走势 吉林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