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佟佳贵妃的小心思

第四百一十一章 佟佳贵妃的小心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四百一十一章

    晚宴的地点,依然是设在了前有戏台,后有人工湖的揽月楼里。

    与中午不同,此时的揽月楼的一楼门窗已经尽数除去,门口用于防寒的锦缎夹棉帘子早就收了起来,作为装饰用鎏金钩子挽在窗边的轻纱帷幔纷纷随风飘袅,如云雾般清浅似水。

    正堂上,一张张造型古朴的竹制矮几上,后面摆着一个个滚黄边绣祥云的三寸后弹花软垫,显然是晚宴的地点,两侧厅堂里则正对着揽月楼前面的戏台,摆着一张张角几和太师椅,布置得和寻常戏园子相差不多。

    “这里布置得倒是古色古香的。”德妃娘娘先于旁人一步,随着乌拉那拉氏和尔芙来到揽月楼里,内外打量一圈,颇有些赞赏之意的含笑看着尔芙,轻声夸赞道。

    乌拉那拉氏在旁笑着接茬道:“额娘就别夸她,瞧瞧她这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德妃娘娘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正色问道:“晚上听戏和观灯的请柬都发出去了吧,可有什么疏漏的地方么?”

    “这点,娘娘就放心吧,给各府送去的请柬都是前院的管事操办的,这是他们的专长,而且四爷也特地对照着册子检查过了一遍。”尔芙挠了挠头,轻声答道。她是真心不善于应酬这种事情,也真心搞不清楚那些拐弯亲戚到底有多少,所以回答起来有些心虚,但是一想到做事严谨的四爷,她就不担心了。

    德妃娘娘也了解自家儿子是个有成算的,所以便没有继续问,笑着让随身伺候的宫女去给还躲在院子里不知道做什么的李氏送个信儿去。转身带着乌拉那拉氏和尔芙就往客院里休息着的佟佳贵妃等人那里去了。

    佟佳贵妃等人住的客院是一处小三进的院子。

    除了倒座房和后罩房里住着几位娘娘的宫女,正院上房和两侧跨院,以及正院的东西厢房,正好住下几位娘娘,内里布置走的是雅致温馨的路子,虽然不如宫里的富丽堂皇,却让人有一种回到家的舒适感。西北角上。尔芙还贴身地安排了一处有七八个灶台的小厨房,备着擅长川鲁粤淮扬各色菜系的大厨们和技艺高超的点心师,满足几位娘娘的需要。免得几位娘娘在席上没有吃好饿肚子。

    这会儿,尔芙和乌拉那拉氏随着德妃娘娘一进院子,便听见正堂上传来阵阵说话声,其间笑声不断。显然几位娘娘的心情都是不错的。

    “快请进来吧!”

    德妃娘娘进了院子,虽然在佟佳贵妃身边伺候的宫婢说佟佳氏早就留了话。说是娘娘过来就可以随意进入,但是她也并没有贸贸然的闯入堂上,而是又打发了身边得脸的宫女上前通禀,做足了下位者求见的礼节。

    佟佳氏听见嬷嬷通禀后。也乐得给德妃娘娘做脸,含笑带着几位换上盛装的宫妃就迎出了堂屋的门,拉住了德妃娘娘的手。连连夸赞着她的儿媳妇们能干,安排妥当、细致。让她们这些在宫里头与社会脱节大半辈子的女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连院子里原本伺候的丫鬟,规矩和机灵程度亦是不比内务府送到各宫伺候的宫女差,总之就是一句话,让她们这个儿下午过得舒坦极了。

    她们的开心是真实的,也是应该的。

    尔芙为了让她们有舒适感,之前就让府里宫女按照各位娘娘的喜好,给房间里的摆设重新做了软包,所有的帷幔都换成了浅浅的调水墨晕染纹的鲛纱。

    最后,尔芙还舍弃了名贵香料,让暖房的花匠提前培育出了几位娘娘喜欢的名贵花卉布置房间,又在床边挂了有宁神效果的花瓣烘焙后的干花香包,让她们有一种置身在花海的感觉。

    女人都是花朵般的娇嫩,需要呵护和关怀。

    只要让这些高高在上的娘娘们体会到四爷府阖府上下对她们的关切之意,那自然是觉得舒坦了。

    尤其是她们都是随着年岁越大,越是远离帝/宠的几位娘娘,多是些心思颇重的人,难免有择床的习惯,原想着要瞪着眼睛等到晚宴开席,居然能在陌生的环境里睡得香甜,那当然会很开心了。

    佟佳贵妃与德妃娘娘相携,重新步入正堂,分宾主落座。

    乌拉那拉氏和尔芙作为晚辈,自然是要坐在最靠近门口位置、对面摆放着两张太师椅上,静静地听着,听着几位娘娘说说笑笑地扯了一会儿家常,才趁着个空档,提出了要往揽月楼去赴宴的事情。

    几位娘娘要乘坐的软轿,早就已经准备妥当,但是佟佳贵妃见天边还有一丝金红色的夕阳,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便提出散步过去算了,毕竟她们是难得出来那四四方方的宫墙,想要多呼吸呼吸自由的空气,也是正常的。

    关于这点,尔芙也早前就安排妥当了。

    从客院同往揽月楼的路上都布置了宫婢伺候着,免得有些不长眼,或者是心存妄想的人冲撞到了娘娘,也免得几位娘娘走得累了的时候,没有软轿、热茶的伺候,心里头不痛快。

    “这是真的叶子?”绕过一条抄手回廊,佟佳贵妃看着一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有些惊诧的问道。

    乌拉那拉氏就知道尔芙这种巧妙的安排,定然会引起几位娘娘的注意,所以突然被佟佳贵妃问起,也没有流露出慌乱来,笑着上前一步,柔声答道:“回娘娘的话,这正是真的叶子,却并非梧桐树本身的叶子,只是与梧桐树叶子有些相似的一种野草而已。”

    说着,她就指挥着一个动作灵巧的小太监上树摘下了几片叶子,送到了几位都流露出好奇之色的娘娘手里。

    原本尔芙也没有想要这么做的,打算按照四爷的意思,用绢布剪裁树叶、花朵等物装扮路边的花木和后花园,但是一翻看记档上那些绢布、府绸的价钱。她这个只是寻常富贵人家出身的小丫头就心疼了,略微思索片刻,便打发了瑶琴请来了暖房里培育花木的花匠,细细询问了一番,让庄子上的人送上了一些庄子上常见的野花种子,让花匠们利用火炕和棉被,培育出了一批生长能力旺盛的青草和花朵漂亮的野花来妆点四爷府。

    凛冽的夜风中。就算是这些生命力旺盛的野花、野草。最多也就是能坚持一日到两日而已,却足以应付过来府里赴宴、赏花、观灯的康熙老爷子和诸位娘娘了,又也能免于让其他人用铺张浪费弹劾四爷。倒是算是一种不错的安排。

    但是这样子的安排,有节省银子和真实的好处,便也有其他弊端,能有此时佟佳贵妃等人看到的美景。自然离不开那些粗使宫女和太监们天不亮就往树上缠绕野草和野花的辛苦。

    阖府齐动,一直忙活了三个多时辰。有些人都冻得手脚发麻了。

    “果然是个心思巧妙的丫头。”佟佳氏听完乌拉那拉氏的介绍,笑着摩挲着手中一片嫩嫩的草叶,回眸看向正陪在德妃娘娘身侧的尔芙,柔声说道。

    虽然。佟佳贵妃不理宫务,又深居内宫,但是对于外面的事情。亦是有所了解,自然知道老八、老九、老十家的来的目的。

    这会儿。这句看起来随意的夸赞,其中有尔芙能想出这样好点子的功劳,更多的就是因为尔芙让她姐姐的养子小四同学逃过这场筹谋已久的算计的赞扬了。

    野花、野草是乡野间最常见的景色,但是对于这些深居内宫的娘娘们来说,却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加之如今正值萧瑟冬日能看到如此生机盎然的绿色,绝对是一种非一般的享受。

    众妃说说笑笑的一路走到了揽月楼,被德妃娘娘打发了去请郭络罗氏等人的李氏,也已经领着八福晋等人来到了揽月楼,众人又是一番见礼,这才按照尔芙安排好的位置落座。

    造型古朴、简单的竹制矮几上,摆着工笔画嫦娥奔月的整套瓷质攒盒,内里是一个个摆着各色干果、蜜饯的小碟子。

    几位娘娘和福晋刚一落坐,宫女就送上了给娘娘、福晋驱寒的红枣姜茶,佟佳贵妃只是微微欠了欠盖子就闻到了一股子扑鼻而来的清香和甘甜气息,便是她原本打算做做样子就放下,这会儿也不禁抬手就往嘴边凑去。

    水温刚刚好,微微烫,却很好入口。

    虽然只是最寻常的红枣姜茶,但是却能安排的如此细致,让佟佳贵妃对四爷这位瓜尔佳福晋又高看了几分。

    相反,正坐在下首拧眉毛、掉脸子的李氏就越发不入她的眼了。

    四爷的养母孝懿仁皇后是佟佳贵妃的亲姐姐,两姐妹虽然一起入宫,但是年岁却相差极大,佟佳贵妃比起四爷只大了十岁,可以说四爷养在孝懿仁皇后膝下的那段日子里,佟佳贵妃与四爷的接触比起孝懿仁皇后,还要更亲近些,更像是四爷的大姐姐一般照顾着四爷,让她在过去的若干年里,多少感觉到了有一丝儿女绕膝的美妙感觉。

    所以她虽然面上对所有宫妃和皇子都是淡淡的,但是心里对四爷是打心里亲近的,之前就因为四爷的关系,几次找德妃的麻烦,看不惯德妃只宠着小儿子,而忽视了小四童鞋的做法。

    这次随着康熙老爷子来到四爷府上赴宴,不管德妃娘娘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佟佳贵妃心里是有一种婆婆考察儿媳妇似的心态的,一直观察着四爷府里的女眷们。

    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格格们,自然是入不得她的法眼,对乌拉那拉氏,她又已经很是了解了,所以她的注意力更多的落在了四爷的两个侧福晋身上。

    虽说四爷身为亲王,可以有四个侧福晋,但是四爷府里的女人不多,从佟佳贵妃从各方得到的消息来看,除了董鄂氏格格还算机灵,有几分算计,却没有子嗣傍身外,其他人或是身份上不得台面,或是太过蠢笨些,所以在佟佳贵妃看来都没有资格成为上玉牒做侧福晋。

    有这样的前提下,佟佳贵妃对两个侧福晋的要求就更高了些。

    希望四爷府里的两位侧福晋能多多帮助到四爷,而不是只知道争宠、享乐的给小四童鞋添麻烦,在这点上,尔芙算是阴差阳错的过了关,可是李氏的做法就连个聪明的格格都比不上,让佟佳贵妃真是恨得牙根痒痒地连连咬牙。

    若是李氏蠢笨,喜欢享乐就算了,偏偏李氏还并不想当个背景墙,见佟佳贵妃看向她,竟然已经笑着起身来到了佟佳贵妃的身侧,自甘堕落地挤下了在佟佳贵妃身侧半跪着伺候的宫女,以一种伺候人的婢女身份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跪倒了佟佳贵妃身侧,低声说道:“娘娘,这些粗手笨脚的丫头伺候人还成,但是细致活是做不来的,便有妾身伺候着娘娘吧!”

    我勒个去!

    若是佟佳贵妃是四爷的亲生额娘,便是乌拉那拉氏做出这番姿态都不丢脸,她也不会恼怒,但是她到底不是,她连康熙老爷子的皇后都不是,而作为一个亲王的侧福晋,李氏却这般不懂身份地跪到她旁边献殷勤,反而舍弃了四爷的亲生额娘德妃娘娘,这让佟佳贵妃的脸色“唰”一下子就黑了。

    “侧福晋如此做法,真真是让奴婢无地自容了。”佟佳贵妃身侧伺候的宫女,并非四爷府安排的宫女,而是自小就跟着佟佳氏一起长大地陪嫁丫鬟之一的掌事宫女——沐榕,在宫里比一下不起眼的妃嫔,还要有脸面,这会儿被李氏这么一说,也有些羞红了脸,仍然半跪在佟佳氏身侧,语气平平的缓声说道。

    被个不放在眼里的小宫女如此说,李氏这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但是却又不好不顾身份地和个小宫女计较,只能眨巴着满是水雾的眼睛看着佟佳贵妃,似是想让佟佳贵妃给她出头一般。

    她作为亲王侧福晋不好和小宫女计较,佟佳贵妃作为沐榕的主子,却可以呵斥沐榕,但是佟佳贵妃与沐榕自小一块长大,情分自是非比寻常,何况她本人都有些看不上李氏了,哪会为她出头,对着李氏那张故作娇弱、可怜的小脸,微微抿唇笑了笑,伸手拉住李氏的小手,似是安抚般的拍了拍,柔声说道:“李福晋是天生的贵人,哪里需要做这些个粗活,咱们就坐着说说话好了!”

    说着,佟佳贵妃就一招手让沐榕将李氏位置上的软垫挪了过来,更是亲手拉拔着李氏该跪为坐的坐在了身侧。(未完待续。)
pk10代理网址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江苏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