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我们谈谈

第四百四十二章 我们谈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四百四十二章

    四爷和尔芙是一路吵闹的回到了西小院,可是两人之间如凝滞了一般的气氛,却并没有多少缓和,相反越发严重了。

    “怪兽!”

    尔芙气四爷不信任她,又不将她的脸面当回事,居然如扛麻包似的把她扛回西小院,觉得自己个儿受到了很大很大的伤害,双脚一落地就冲进了西暖阁里,将暖阁和西次间相连的门锁了个严严实实。

    同时,她也没有忘记将通往厢房浴室的那道暗门拴好,免得‘敌人’从后方攻破她的封锁线,眼见有些冷飕飕的暖阁成为了密室一般的存在,尔芙这才卸下了所有的防备,不顾身份、仪态的跳着脚,站在临窗的大炕上,对着打开一条细缝的琉璃窗,声嘶力竭的叫骂着,形如泼妇,就差撒泼打滚吐口水了。

    而四爷则是如泥塑的菩萨般,大马金刀地坐在东次间临窗贴墙摆着的罗汉床上,除了最初那一刹那有些失态的摔了手里的茶盏,之后便好像事不关己一般的拿过一本不知名的传记小说,津津有味的陷入了书的海洋。

    “主子,这暖阁的炕都好几天没有烧过了,您还是穿着鞋子吧!”作为引发这场战争中的重要一环的古筝,虽然本人极力的想要降低自己个儿在尔芙跟前的露面次数和影响力,但是还是很无奈的被老谋深算的苏培盛推到了最前面,杀到第一线来安抚暴怒中的尔芙。

    对此,她真是又无奈、又无力,总之是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尔芙虽然生气,却还是很讲道理的人。古筝是府里的奴仆,虽说现在名义上是她身边的一等宫女,可是却是实打实的生死都由着四爷,压根不能反抗四爷的命令,所以也就没有迁怒到她的身上。

    不迁怒,不代表她就能容忍古筝这样明晃晃的‘吃里扒外’的行为,冷飕飕的小眼刀。那是一点没浪费的都丢在了古筝的身上。同时对四爷不闻不问的行为,更加气愤,一见古筝冒头就噌噌量大步凑到了窗边。“你去回到你主子跟前献殷勤去,本姑奶奶不稀罕。”

    说完就一把扯过了窗帘,隔绝住了古筝欲哭无泪的小眼神,免得自己个儿心软。背对着若隐若现的琉璃窗,继续发泄着心里头的不满。同时还把注意力往摆在博古架和角几上的古董花瓶、名贵摆件上转去,琢磨着是不是要弄出点什么响动来,提醒下四爷,她很生气的这一事实。

    不过。这念头才刚刚钻出来,尔芙就自嘲的摇了摇头,暗道:浪费是可耻的。这些玩意现在看着不起眼。好些都是官窑出来的制式花瓶,可是要是好好保留个几百年。那都是一笔笔白花花的银子,绝对能让无数吃不饱饭、上不起学的山区儿童背起书包,走进窗明几净的学堂。

    不能摔这些一碰就坏的消耗品,又不能一个劲的傻吵吵卖力气,尔芙只能无奈的摔起了坐垫、锦盒这些磕碰不坏的东西,嘭嘭嘭的摔了大半个时辰,不但没有看到想象中四爷暴怒的样子,反而累得一身臭汗的尔芙,终于哑着嗓子,一屁股坐在了只剩下隔凉毡席的大炕上,有些尴尬的撩着窗帘的一角,对着一直不放心守在窗边的古筝,低声吩咐道:“给我弄杯茶。”

    “欸,奴婢这就去。”尔芙自觉尴尬的小声吩咐了一句,古筝却好像越野车动力十足的引擎一般,如炸雷般提神醒脑的应了一声,转眼就往房门的位置跑去,只留下一道飞速消失的背影。

    “闹够了么?”敞开着的门,半开着的窗户,真心没有什么隔音作用,这边古筝刚应了个声往堂屋跑去备茶,那边一直沉浸在书的海洋里的四爷就抬起了头,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慢悠悠地晃悠到了尔芙的窗下,语气平静的问道。

    “没有!”气不打一处来的尔芙狠狠地剜了一眼四爷,哑着嗓子说道,同时一手抓起身边插了几支桃枝的花瓶,连花枝带水的往四爷身上泼去。

    冰凉的水,淋得四爷一身一头都是,还有几片顽皮的粉色花瓣落在了四爷光秃秃的脑门上,显得很是滑稽,可是四爷却是面不改色的继续问着:“闹够了么?”

    “没有!”尔芙看着四爷那副狼狈的样子,心里忍不住的心疼,可是偏偏又落不下面子来关心,只得发脾气似的将大襟上别着的帕子往四爷怀里丢去,嘴上硬邦邦的骂了句,“嘭”的一声关上了窗子,装作不在意似的坐回到了炕上。

    重新坐回到炕上,尔芙的呼吸平复了些,不再像老牛似的呼哧呼哧的大喘气,似是心情有了些许的好转,但是还是不想看到四爷那张脸,故意半拧过了身子,用手指勾勒着炕柜边角上的花纹。

    说好不要担心四爷的,可是尔芙这眼睛就说什么也控制不住了,一个劲地偷偷往四爷身上飘,一直看到四爷拿着帕子擦拭着脸上的水痕,这才算是不再往外斜了。

    暗气自己个儿不争气的尔芙,也不知道该怎么缓和她和四爷之间这种尴尬的情况,只得背着身子,默默地抹着眼泪,生闷气去了。

    “你不出来,那爷就进去了!”慢条斯理的擦完脸上的水迹,四爷注视着尔芙微微颤抖的肩膀,心里头叹了口气,摆手招呼苏培盛搬来一把矮凳,边往窗台上爬,边担心突然出现吓坏了尔芙的提醒着。

    虚掩着的窗户,尔芙在里面是一推就开,可是四爷在外面,严丝合缝的窗扇,就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了。

    尔芙听见声音转过头,便看见四爷整个人都贴在窗户上,用手指头费劲巴力扣窗缝开窗子的古怪样子,不禁有些好笑的调侃了一句,“堂堂亲王,居然做出这种爬窗户的行径。真真是丢了你们爱新觉罗家的脸。”

    有些恐高的四爷,虽然是稳稳当当的站在矮凳上,离地不过两尺高,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双腿发软、声音打颤,只能一只手抓着琉璃窗上的一处凸起固定身子,一只手的扣窗缝,一会功夫就折腾出了一脑门的汗。

    这会儿被尔芙这么一打趣。又气又急的四爷。很有些恼羞成怒的叫了一句:“不许胡说。”,便顺手抄起了苏培盛顶在脑袋瓜上的尖尖帽,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敲碎了琉璃窗上的琉璃。从破碎的窗户里伸进了一只手,一把从内推开了窗户,踉踉跄跄地顺着窗户进来了,喘着粗气的跌坐在了炕上。

    好不容易进了暖阁的四爷。一身象牙白的长袍,早就沾染上了各种各样的污渍。有茶渍、有灰尘,手上也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一手黑,这么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汗珠子,弄得原本还算干净的脸上。也如花猫一般的滑稽了起来。

    “还生气么?”顾不上去洗漱的四爷,三两下凑到了尔芙跟前,低头看着尔芙还有些泛红的眼圈。低声问道。

    “生气。”尔芙看着那扇距离她有两米远的破碎窗子,又看了看四爷那身狼狈不堪的打扮。略有些失神的喃喃道。

    “为什么生气?”四爷面色严肃的问道。

    不得不说,四爷就是个不太懂得女人心的人,一句话就破坏了他的大把努力,又一次将气氛弄得尴尬了起来,不只是尔芙被他问得内伤,连在外面替四爷扶矮凳的苏培盛听见四爷的问话,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大大的鄙夷了一番四爷这种无脑的行为。

    “没有为什么!你为什么让别人来试探我?”尔芙深吸了口气,压下了想要一榔头凿死四爷的冲动,瞪着眼睛,气鼓鼓的问道。

    四爷有些不解尔芙为什么突然就又变脸了,反手抓了抓被汗水打湿的后背,低声说道:“因为我想知道你怎么想的!”

    “你想知道,为什么不来问我!”尔芙略微挪动了下位置,坐到了四爷对面的位置,背靠着红木的炕桌,一脸正式的继续问着。

    对于尔芙的这个问题,四爷之前就琢磨了一番。

    若是按照他以往的习惯,他确实该选择亲自来问才对,但是为什么这次他会将这差事交给了与尔芙朝夕相处的古筝,甚至有些古怪的吩咐古筝在他不在尔芙身边的身后再问,又刻意的留在了尔芙一向敬重的乌拉那拉氏所在的正院,很有些逃避的意味在其中,这也是他没有想通的地方,甚至有那么一刹那,他都怀疑他是中邪了。

    “我也不知道……”对上尔芙不依不饶的眼神,四爷又有些尴尬了,伸手捋了捋腰间的玉佩,磕磕巴巴的说着。

    “那你为什么要扛着我回来。”一个问题没有得到答案,心里头不满的尔芙撇了撇嘴,继续问道。

    “坐在那,容易被人瞧见,对你不好!”四爷拧着眉毛答道。

    他有些不大习惯这样的尔芙,这样的尔芙让他不安,让他有一种要失去她的感觉,所以他依照着本心做出了回答,并没有故意去扯一些旁的借口,但是这样说话,又让他觉得很别扭、很陌生,很不适应的感觉,便故意缩短了语句,如同孩童般的尽量用一个个单蹦的词语来作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将话说出口。

    即使是这样,他的回答还是显得那么磕磕巴巴的,声音更是如蚊子叫一般的细微,若不是房间里太过安静,怕是连坐在他对面的尔芙都未必能听清他的答案。

    看着眼前如同毛头小伙子似红着脸的四爷,尔芙心里一惊,满脸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眸,手指头颤颤巍巍地指着四爷的脸,低声叫道:“你脸红了?”

    “没有,不过是刚才折腾出了一身汗。”四爷故作严肃的清了清嗓子,又一次整理了一遍腰间的玉佩,停顿了几息,这才哼了眼看好戏状态的苏培盛和古筝,沉声答道,“暖阁里,这几天都没有烧火了,只有地龙供暖,太凉了,咱们还是去外面说吧!”

    说完,他也不管尔芙是不是同意,扯着尔芙来到了炕边上,把尔芙之前胡乱甩在地上的鞋子,往她的脚上一套,便拖着还没有站稳的尔芙往外走去。

    路过正堂的时候,四爷还不忘对着外面吼了一嗓子:“统统都下去,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上房。”

    尔芙就这么如拎小鸡一般被四爷抓在手里的,满脸羞恼的挣扎着,但是敌我力量太悬殊,一直到四爷拖着她来到了东次间,她也没有成功的逃脱四爷的制衡。

    “你要干嘛?”重新恢复自由的尔芙,很是不满的扯了扯被四爷揪得皱巴巴的衣服,咬牙切齿的问道。

    四爷面无表情的耸了耸肩,转身将古筝之前预备的热茶从堂屋的方桌,挪到了东次间罗汉床茶桌上摆好,又捋了捋袍摆,这才褪去长靴,盘腿坐在了茶桌另一侧的空位上,一边伸手替尔芙斟了杯茶,一边语气平和的说道:“谈谈。”

    “谈什么?”尔芙一口气喝了大半杯茶水,又咳嗽了两声,这才缓解了嗓子里的干涩感觉,满脸‘你是在开玩笑吧’的怪异表情,低声问道。

    “谈谈……”四爷指着角落里摆着的珐琅彩座钟,唇角微扬的含笑说道,“今天,你不必把我当成皇子、亲王,只把我当成普通人就好,我们好好的谈一谈。”

    “呵呵哒,不必把你当成皇子、亲王,你就不是皇子、亲王了么?地位上的不平等,让你把我当成百福、雪球那样的玩意养着,开心了就哄哄,不开心就不理不睬,要不就是安排个探子来试探我,还有什么好谈的!”尔芙冷笑两声,语带嘲讽的扬声说道。

    “你就因为我让古筝来试探你,所以你生气了对么?”四爷仿佛一下子就揪住了重点一般,语气肯定的说道。

    “看吧,这就是你所说的谈谈!”尔芙不等四爷的话说完,便又一次冷笑着开了口。

    被尔芙两次抢白的四爷,脸色一凛,随即深吸了口气,似是正在努力的自我调节,同时替尔芙续上了茶水,语气中满是安抚之意的说道:“我们心平气和的谈谈,好么!”

    “好,那你谈吧!”尔芙一脸滚刀肉的不屑样,冷冷道。(未完待续。)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走势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