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有古怪

第五百一十五章 有古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五百一十五章

    就着瑶琴送到上房的热水,尔芙和四爷一个在外间,一个在净室里简单擦了擦身子,这才齐齐换上了牙白色水波暗纹的寝衣,再次坐在了一块。

    四爷手里攥着一本纸张泛黄的书,借着廊下的琉璃宫灯和手边烛台上的点点红烛,细细研读着,尔芙则如寻常女子一般,摆弄着各色各样的珠子,串着珠钗、绢花等女子用的小玩意打发时间。

    “时候不早了,该歇了。”眼瞧着一旁博古架上摆着的珐琅彩座钟的时针,不紧不慢地停在了十的位置上,四爷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伸手夺下了尔芙手里做了一半的一支梅花状的琉璃珠钗,低声说道。

    “恩。

    瑶琴,把这里收拾了吧!”尔芙倒是没有要求把手里这活计做完了再去睡,虽然她现在并不困,只笑着招呼了已经站在一旁如鸡啄米般点着头打憩的瑶琴过来收拾干净‘战场’,又随手将几支做完就乱七八糟丢在身边的珠串都丢回到了竹编的小笸箩里,便随着四爷回到了内室里。

    净室的铜盆里,清水里泡着淡粉色的花瓣,尔芙和四爷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好像打架似的洗着手,只溅得满地都是水滴,这才相视一笑,回到了内室里躺下。

    千工拔步床内,层层叠叠的帷幔一一放下,将满室烛光都挡在了外面,自成一处静谧的空间,虽然昏暗,却并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四爷听着身边尔芙慢慢放缓的呼吸,翻了个身。

    “这妮子倒是沾枕头就着。”

    说来,这几天正是尔芙的小日子,四爷是不该在这里留宿的,但是为了不让她自己个儿胡思乱想地钻进牛角尖,他还是来了。

    可是他来了才发现,这妮子真是想得开极了,只听了他午后安慰的几句话,整个人就将在百味居发生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还睡得这么香甜。

    听着尔芙绵长的呼吸和微微的轻鼾声,四爷脑子里诡异的闪过了一句话:“自己个儿找罪受!”这话,绝对不是四爷无病呻吟,单看他此时正昂首翘立着的小四爷就可见一二了。

    一夜无眠和一夜美梦的四爷和尔芙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早起时分,福嬷嬷来西小院传达了正院福晋身子不适,取消了这几日的晨昏定省,难得的是四爷也沐休了,两人一块相拥着睡了个懒觉,直睡得日上三竿,尔芙这才伸着懒腰,坐起了身子。

    “睡得好饱!”看了眼已经在次间洗漱更衣的四爷,尔芙披着袍子从床上爬了起来,笑着对他说道。

    四爷满是无奈地扭身一笑,随手打发了替他系扣子的苏培盛,轻声说道:“你睡得是很好,可是难为爷了,这整个晚上就没有睡踏实了!”

    “为什么呢?”尔芙自知自己个儿的睡相不错,既不会磨牙,又不会打呼噜,更不会在梦里练功夫,实在想不通有什么原因能影响到这位勤勉的四爷失眠。

    “你过来就知道了!”四爷无语地看着端坐在罗汉床上喝茶解渴的尔芙,微微抬手,指了指身边丢着的镶盘龙玉牌的腰带,低声说道。

    “哎呦,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爷!”除了最初入府的那段日子,尔芙曾经装过一阵贤妻良母,每天爬起来伺候四爷更衣,后来就再也没有理会过四爷早起需要人伺候这事,这会儿猛然被四爷要求着替他更衣,尔芙有些小不开心地扁了扁嘴,低声嘟哝了一句。

    当然,嘟哝完就算了,毕竟她是个好女人,总不好让自家男人衣衫不整地就出门去。

    扁着嘴的尔芙,起身敛了敛身上的袍子,又拢了拢随意挽了个纂儿的长发,迈步来到了四爷身边,一边替四爷系好了腰带,一边轻声问道:“怎么失眠的?”

    四爷诡笑着,并未答话,只扯着尔芙柔若无骨的小手往身下摸去。

    “咦!”

    虽说四爷平时在床上表现的像禽兽,但是下了床的时候,还是个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的正人君子,这种有些荒唐的行为,真真是第一次发生,所以就算是尔芙已经察觉到四爷脸上的笑容有些奇怪,也还是被吓了一跳,不禁发生了一声惊呼。

    同时忙退后了两步,躲开了四爷的长胳膊,面露羞涩的低声说道:“爷,这屋里屋外都是人,你怎么一点都不害臊呢!”

    说完就甩着帕子往内室里跑去。

    “小妮子!”四爷笑着摇了摇头,低声嘟哝了一句,扭头吩咐站在落地罩旁边装背景板的瑶琴、古筝二人进去伺候尔芙梳妆了,他是知道尔芙这妮子到现在也没有学会怎么打理她那头乌黑浓密的长发。

    内室里,坐在妆台前羞红了双颊的尔芙,猛地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忙取过胭脂往脸上胡乱地涂着,硬生生给自己个儿涂了个猴屁股一样的红腮,这才故作镇定地转过身。

    “爷……”只是她才刚说了个话头就看见眼前忍俊不禁的瑶琴、古筝二人组,接下来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被尔芙狠刮了两眼的瑶琴,忙低下头避开了尔芙那张画得无比滑稽妆容的脸,狠捏了大腿一把,强压下了已经压抑不住的笑意,轻声说道:“主子,奴婢伺候您洗漱吧!”

    说完,她也不等尔芙搭腔,便拉着还愣神的古筝,一溜烟地钻进了净室里。

    一进净室,没有了旁人在侧,瑶琴就和古筝趁着叮叮当当做准备的工夫,无声地大笑了起来,直折腾了有三五分钟,笑了有三五分钟,两人这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人捧着装着滴了香露、满是清水的铜盆,一人拿着香胰子、素白色的干帕子和牙粉等家伙式,一前一后地来到了尔芙跟前。

    “主子……”瑶琴一边把已经沾了牙粉的小刷子,交到尔芙的手里,一边轻声说道,“这化妆是个技术活儿,主子要是想学,不如拿奴婢们练练手,可千万不能再拿自己个儿的脸糟蹋了。”

    尔芙闻言,满嘴都是沫子地歪了歪头,很是奇怪的瞪大了眼睛,含含糊糊的问道:“你说什么呢?

    我什么时候打算要学化妆了?”

    说完,还不忘扯了一把旁边捧着痰盂的古筝,表示她的身边有个妙手回春的高明化妆师古筝在,她怎么会自找苦吃的自己动手呢——也亏得瑶琴在尔芙身边伺候的时间久了,不然还真理解不了尔芙的意思。

    “那主子您这脸是……”虽然理解尔芙的意思,但是瑶琴却不理解尔芙的行为,抬手递上了一方帕子,轻轻在尔芙脸上一擦,将沾了一片红胭脂的帕子往尔芙眼前一送,轻声问道。

    “呃……”

    尔芙实在不好意思说,她是不好意思让四爷看到自己个儿羞红脸的样子,这才将小半盒胭脂都涂在了脸上,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瑶琴,这一切都是个美好的误会,只好傻笑着摆了摆手,一脸‘我不想多说’的样子,接过了瑶琴手里捧着的清水,三两下将嘴里的沫子漱干净,便两手捧着清水往自己个儿的脸上泼去。

    眼瞧着清水的颜色变了又变,尔芙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用香胰子洗了一遍,尔芙抹了抹已经清爽的脸颊,这才满意地接过帕子擦了擦脸,却不想脸上还有残余的胭脂,将白色的帕子都沾染上了,忙捂着脸吩咐道:“再换盆水吧!”

    又换了两次水,尔芙脸上涂抹的小半盒胭脂,总算是洗干净了,她也将脸上的嫩皮搓得有些发红、发烫了。

    瑶琴见尔芙对着琉璃镜子照了又照,满是担心地仔细打量着脸颊的样子,笑着取过了一个手掌大小描金彩绘的瓷盒,轻声说道:“主子不必担心,只要擦些芦荟膏就看不出啦。”

    “也只能这样了。”尔芙闻着芦荟膏清香的味道,心情郁闷地点了点头,低声应了句,便微闭着眼睛,示意瑶琴替她梳妆了。

    因着福晋那边身子不爽利,取消了晨昏定省,再加上小日子又到了,尔芙也就不打算再出院子乱走了,便没有让古筝替她梳华丽的架子头,只梳了个简单的圆髻燕尾,配了一支茉莉花簪头的羊脂玉长簪固定好发髻,便素面朝天地换了一件银丝绣缠枝莲纹边角的菱形暗纹云锦大襟旗装,踩着软底的绣花鞋,回到了外间里。

    “你怎么换个衣裳都需要这么久?该不是刚刚又跑回去睡了个回笼觉,让爷在这傻等着吧!”一旁等得饭菜都有些凉了的四爷,上下扫了一眼素面朝天的尔芙,无语问道。

    一想到刚才要不是四爷突然拉着她耍流氓,害得她又羞又臊地红了脸,她那里需要需要涂得满脸胭脂的做遮掩,要是不涂得满脸胭脂,她怎么需要洗那么多次脸,要是不洗那么多次脸,她哪里会洗得脸上的嫩皮都有些皴了,要不是脸上的嫩皮都皴了,她怎么会这幅清汤挂面的样子……

    要是不清汤挂面的样子,一身瑰丽旗装,配上精致妆容,化身下半身动物的四爷怎么还好意思嫌弃她花费的时间久,越想越气,尔芙只点了点芦荟膏的小嘴就撅了起来,闷声说道:“妾身是个女子,这总要梳妆一番才好见人吧!!”

    察觉到尔芙满肚子委屈的四爷,浅浅一笑,招呼着尔芙坐到身边来,亲自替她盛了一碗桂花莲子粥,送到了她的眼前,柔声安抚道:“呦……

    小妮子这是生气了,爷这不是觉得你天生丽质,压根不需要废那些用不着的工夫,这才打趣了一句么!”

    “哼……算你会说话!”私底下的尔芙和四爷,并不是太拘束于身份,所以看四爷这样小意讨好,她也没有太意外,只笑着丢下了一句不冷不淡的话,便低头去喝粥了,却把苏培盛这货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这也难怪,谁让平素四爷在尔芙这西小院的时候,苏培盛大多数都是在耳房的茶室里歇脚呢,这还是第一次站在四爷身边,看着四爷在西小院陪着这位侧福晋用饭呢!

    从未看过四爷这一面的苏培盛,自然是要惊讶的。

    苏培盛要是不惊讶,怕是四爷回去都要怀疑苏培盛是不是背地里窥探他的私隐了,所以此时苏培盛一幅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一半是真实反映,一边则是在刻意夸张,免得四爷并未看到他苏培盛这个奴才的丢脸样子。

    果然,苏培盛故意夸张的反应,很快即落在了四爷和尔芙的眼里,只是四爷的反应就有些出乎苏培盛的意料了。

    看着尔芙一边低头喝粥,一边偷笑的样子,四爷心里的醋坛子又翻了,一把扯过苏培盛手里捧着装湿帕子、漱口茶水的托盘,往桌上空着的位置一丢,便很是不耐烦的吩咐道:“去去去,别在爷跟前犯蠢。”

    啊咧?

    被四爷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的苏培盛,脑子当场就当机了,直接膝盖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连连叩首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主子爷饶命!”

    好么,这会儿尔芙真的忍不下去了!

    她坐在四爷身边,看得最是分明,四爷明明是觉得苏培盛张大嘴巴的样子太丢脸,这才想要让苏培盛出去冷静冷静,可是这苏培盛居然吓成这幅样子,这要是落在别人眼睛里,传扬出去,怕是他又为四爷本就不算好的名声添砖加瓦了。

    想到这里,她把用来做遮掩的粥碗往桌上一丢,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就咧着嘴笑出了声了,故意做出笑得肚子疼的样子,一手捧着肚子,一手颤巍巍地指着苏培盛,上气不接下气的低声说道:“苏公公,您好歹也是爷身边有头有脸的大太监了,您这胆子也忒小点了!

    你家主子爷是心疼你连早饭都没得吃就在这伺候,这才让你下去填肚子的么,怎么把你吓成这幅样子了,这要是传扬出去,不知道的人瞧见,还以为咱们爷是个什么凶残的性子呢!”说完,尔芙就对着瑶琴使了个眼色,示意瑶琴抓紧把苏培盛扶起来,别让他在这里丢脸。

    尔芙这么一打岔,跪在地上的苏培盛也明白了过来,忙一骨碌爬了起来,连膝盖上沾染的灰尘都不敢擦一下,便低声说道:“主子爷,奴才给您丢脸了!”

    “得了,罚你三个月月钱,赶紧下去吧,瞧你这幅蠢样子吧!”四爷刚才也被苏培盛的惶恐样子,弄得一愣,这会儿正不自在着,也就没心情打理他了,微微摆了摆手就把他打发了。

    苏培盛这个委屈呀,简直是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上房。

    “刚才多亏你反应快!”四爷看着尔芙满眼担心看着自己,心里一暖,低声说道。

    “我就是觉得苏培盛的反应有些太奇怪了,也还是该查查才是。”尔芙淡淡的一笑,轻声说道,说完就替四爷夹了一筷子雪菜丝,放到了他眼前的粉彩小碟子里。

    (未完待续。)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官网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