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成了

第五百三十四章 成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五百三十四章

    杨宝禄一番真情流露,获得了和张明德一般的待遇。

    四爷身在局中,不可自知,但是一直站在四爷身后伺候着的王家两兄弟,却齐齐扭过了头,看着自家兄弟,对了个眼神,“看来,咱们小看这个杨宝禄。”

    不过,这也确实是因为杨宝禄平日里的伪装太好了,要不是个真正聪明的人,就凭他全无背景、又其貌不扬的样子,哪里能轮到他做四爷身边的随侍太监呢!

    处理了杨宝禄,四爷心里的一丝怒火,也算是彻底散了,扭头示意王以诚两兄弟一会儿负责监督张明德和杨宝禄去李氏那边报到后,便转身进了内室。

    内室里,曲遥正在对镜自怜,猛然听见房门开合的声音,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连行礼都忘记了就这样傻愣愣地与四爷面对面站着,点着口脂的朱唇,微微轻启,露出里面整齐洁白的贝齿和点点灵舌。

    “你们先下去吧!”四爷不大自然地摆了摆手,将正在屈膝俯身见礼的翡翠和碧玺打发了下去,转身坐在了临窗的大炕上。

    虽然现在是春日里,火炕已经有些日子没有烧过了,前两日又刚下过雨,但是上头铺着厚而松软的弹花垫子,坐着也不会觉得凉。

    四爷摔下脚上的鞋子,如一尊卧佛般,手肘撑在身侧的南瓜枕上,半躺在铺着弹花软垫和迎背靠枕的大炕上,斜睨了一眼愣神中的曲遥,淡声说道:“你是李氏身边那个来送醒酒汤的小宫女吧!”

    被唤回心神的曲遥闻言,心下一凛,不敢怠慢,忙上前两步,规规矩矩地在脚踏前,行了个半蹲礼,恭声回道:“回主子爷的话,奴婢正是。”

    只是她微微垂首,故意露出来的想要让四爷看到她美好的纤细脖颈上的点点朱红,刺痛了四爷的眼睛,也提醒了四爷,让已经有些消气的四爷,再次想起了昨夜被人算计的不快事情。

    “爷记得你送完醒酒汤就回去了,你昨个儿是怎么……”虽然四爷心里不满,但是良好的教养让他不知道该责问一个女子爬床的经过,所以话只说了一半,便被他又咽了回去,只淡淡的在心里叹了口气,暗道李氏贪心不足罢了。

    同时,也有些可怜这个被李氏送过来的女子,不愿意再为难她了,何况不管是被人算计,还是酒后失态,他总归是沾了这个女子的身子,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事情,四爷还是干不出来的,“左右你是李氏身边的人,你回去以后就还住在李氏那里吧,至于名分就先做个侍妾吧,不过念在你是李氏身边的近身宫女,份例就按照格格的吧!”说完,四爷也不等曲遥谢恩,便有些逃避似的多了出去。

    曲遥从四爷进门到现在,一直就是懵的。

    不过她还是听明白了四爷的安排,唯一让他觉得遗憾的就是名分低了些,原以为最次也能做个格格的曲遥,有些暗自埋怨四爷的绝情,却忘记了这件事看似占了便宜的四爷是个真正的受害者。

    要不是她点了迷/情/香,四爷顶多就是大醉一场。

    “姑娘,奴婢奉命送您回后院。”不大看得起她的曲遥,在四爷走后,又一次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门,抬手将还跪在地上行礼的曲遥扶了起来,恭声说道。

    曲遥有些茫然地回眸看去,正对上翡翠淡淡的笑脸,应了个声,便垂首跟在翡翠身后,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四爷的书房——致远斋。

    此时被两个一贯瞧不上的小太监盯着收拾东西的张明德,也已经与杨宝禄一块抱着一个足有半人大小的包袱,来到了院门口,正好与曲遥走了个碰头。

    眼见曲遥毫无仪态地垂首跟在翡翠身后,张明德有些后悔他的选择了,也不知道他赔上在四爷跟前当差的体面,去帮助一个有些不中用的女子,他这买卖是赔了,还是赚了!

    与张明德和曲遥的羞臊不同,一贯甚少进后院的翡翠,见到张明德却仿佛找到了救星一般,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笑吟吟地来到了神情落寞的张明德身前,微微矮身一礼,柔声说道:“既有张公公和杨公公同路,那奴婢就先回去了。”

    作为府中第一个在前院伺候四爷的女人,曲遥虽然不了解宅斗非生即死的可怕,却也明白吐沫星子能压死人的道理,颇有些近乡情怯的意思,很怕一进到后院就看到一个个鄙夷的眼神,想着有四爷吩咐的宫女翡翠送,远比看着就受罚的张明德和杨宝禄跟着要体面些,所以她见翡翠就这样随手把她推给张明德,不禁心里一颤,也顾不上在院门口拉拉扯扯的不好看了,忙抓住了翡翠的胳膊,低声说道:“四爷吩咐你送我回去的?”

    太过害怕看到那些鄙夷的眼神,曲遥都没有注意到,她此时的语气中还隐藏着一丝丝渴求之意,可是翡翠是个什么性子,要是想要********往上爬,她早就近水楼台的自荐枕席了,也不会故意扮丑的泯然与众多宫女之中,只为了安安稳稳的熬到二十五岁就离开这看似繁华满地的亲王府邸,找个相守相知的男子,过自己平淡如水的小日子去,所以骄傲如她,颇有些现代独立女性气质的翡翠,最看不上的就是曲遥这样不自爱的女人。

    别说曲遥只是隐隐流露出渴求之意,便是她跪下求翡翠去送她进后院见李氏,翡翠也是不会同意的,之前是因为四爷吩咐,她不得不去,但是有了张明德这个可怜娃送上门,翡翠哪里还不抓紧机会把这差事推了,尽快消失在曲遥跟前,免得控制不住自己个儿的小暴脾气。

    “奴婢还要给四爷更换床褥,所以实在是抽不出身,何况有张公公和杨公公跟着您,远比奴婢送您回去要好看的多!”说完,翡翠也不管曲遥是不是信了她的说词,会不会以后得势和她算账,便一溜烟地消失在了曲遥眼前。

    打小就被父母捧在手心里悉心呵护着的曲遥,在来到这里被各种各样的人各种看不起之后,终于在致远斋的院门口就哭出了声。

    她好委屈!

    明明她都已经很努力的做了,为什么现实一次次地往她的脸上抽呢!电视剧、小说里都不是这样的,明明那些穿越女什么都没做就会吸引来大把倾慕的眼神,将四四、八八、九九、十十、老十四都耍戏得团团转才对呀!

    知道此事,她还是没有分辨清楚现实与梦境的不同。

    那些电视剧、小说,根本就不能当成事实依据,那不过就是赚人眼泪的美好爱情故事罢了,所以不论开头多么的荒诞、不论过程多么的曲折,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男女主角都是编剧和作者的宠儿,自带不死光环、自带主角光效、自带幸福结局的bug,哪里是她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能比的。

    满肚子后悔的张明德,压着脾气哄了几句,见曲遥越哭越凶,甚至已然引来了其他人的围观,也不愿意再陪着她在致远斋外丢脸,直接一甩袖子就抱着包袱往后院走去。

    反倒是这场戏里的杨宝禄,一直憨憨的、笨拙的在一旁劝说道:“姑娘,别哭了。”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被人看了多长时间的好戏,也不知是曲遥终于被杨宝禄劝动了,还是曲遥自己个儿哭累了,她总算是停止了哭泣,有些哽咽的站直了身子,又稀里糊涂地抹了把眼泪,左右环视一周,见张明德早已经消失在眼前,翡翠更是连影都不见了,旁边只有躲在树后、墙角看好戏的一个个身影,曲遥似是很坚强的对着杨宝禄露出了一抹苦笑,低声说道:“连累你陪我站了这么久,咱们走吧!”

    二门的耳房里,负责守门的婆子是府里的老人,别看当得差事不起眼,但是也见惯了后院起起落落的女人们,又早已经得到了前面送来的消息,所以也没有为难眼圈红红、鼻尖红红、面色憔悴,看起来并不得四爷心思的曲遥,直接就打开了垂花门旁边的角门,将杨宝禄和曲遥都放了进来,又让二人在进门的记档上留下了手印和签字,便重新回到了耳房里和当差的老姐妹说是非去,不再理会杨宝禄和曲遥二人了。

    连守门婆子都如此慢待,曲遥心底的不满更甚了,很想不管不顾地将刚才那个眼底满是不屑的老婆子揪出来,好好说道一番,却只能背地里咬了咬牙就跟着杨宝禄的身后,亦步亦趋地回到了东小院。

    东小院里,李氏在正堂迎接了被打发到她这里的张明德后,便让人将东北角上的一间后罩房收拾了出来,对于不能拉拢住四爷心思的曲遥,她可懒得摆什么好脸色,只简单教训了两句,丢下一句“晚上过来伺候”,便让她回房去休息了,反倒留下杨宝禄在堂屋里说了好一会儿话儿,这才领着琉璃等人去给乌拉那拉氏那边送信了。

    不过是个侍妾,连格格都不是的曲遥就算是侍寝过后,也是没有资格去给乌拉那拉氏这个嫡福晋请安的,但是作为曲遥的主子李氏,却必须要去给乌拉那拉氏那边通个气,不然这侍寝的事情不能登记造册,便是曲遥有孕,也只能喝下让人小产的汤药,这很明显是不符合李氏的利益的。

    在她看来,她手里掐着四爷的孩子越多,她的地位就越稳固,而这些孩子也要好好教养着,正好给她以后的孩子做助力。

    至于为什么不好好教养弘昀,那自然是因为大李氏走的时候,弘昀早已经记事,就算她把心都掏给弘昀,将他当亲生儿子对待着,她也不觉得弘昀会不记得大李氏,而孝顺她这个踩着大李氏上位的后娘。

    说到这里,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李氏还是蛮聪明的。

    唯一让她有些悲剧的就是她压根没想到四爷是不会允许她有孩子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四爷一直待她很疏远,很少来东小院留宿,就算是有的时候为了她侧福晋的脸面,留宿在东小院,也很少碰她。

    若是抛开身份、地位,单单论起恩宠,她怕是连董鄂氏这个不声不响的透明人都比不上,更甭提被四爷摆在心尖上的瓜尔佳尔芙了。

    一路畅通无阻的见到了乌拉那拉氏,李氏遮掩了下她在这事中的不好形象,似是有些抱委屈一般的将自己摆在了受害人的角色上,对乌拉那拉氏说起了昨个儿承宠的梦蝶就是原来的流苏,也就是这个冒名顶替的曲遥小童鞋。

    “你是说昨个儿去给四爷送点心、小菜的宫婢是那个莽撞无礼、上不得台面的戏子,而且这个戏子还成了四爷的人?”乌拉那拉氏微抿着唇,耐心的听完李氏的话,似是如梦初醒一般看了眼李氏,反问道。

    之前,流苏顶撞乌拉那拉氏的事情还没过去,所以李氏不得不摆低姿态的先行认错,也免得惹怒了这位嫡福晋让她去翻查流苏是怎么能顺顺利利的成为她身边一等宫女的身份这事,躬身见礼,一幅请罪做派的低声说道:“正是,妾身无能,连身边人都管教不好,居然让她钻了缝子跑到了四爷跟前去卖弄风姿,还请福晋恕罪。”

    乌拉那拉氏似是完全相信了李氏的说词一般,无奈地摇了摇头,摆手示意福嬷嬷上前扶起了李氏,语重心长的说道:“什么恕罪不恕罪的,这事本就怨不得你。

    她若是个安分的,也不会偷偷摸摸地留在府里,她若是能听话,也不敢做出顶撞我这个嫡福晋的事情,现在她既然成为了四爷的女人,之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不过,我还要告诉你一句,你还是要好好盯着她,我怕她会给你惹出更多的麻烦来。”

    “福晋人善才能容了她,不然妾身定要揪着她去四爷跟前说个明白,哪里能让这样的人就进了府,当真是坏了咱们府里的风水。”李氏见乌拉那拉氏不再纠结此事,似是有些为乌拉那拉氏抱不平的说道。

    乌拉那拉氏懒得听李氏贼喊捉贼,在得知张明德和杨宝禄也被四爷打发到了李氏的院子里后,也便不想应付李氏了,故作虚弱的轻咳了两声,“好了,你好好教她就是了。

    我这身子还没大好,这精力有限,也就不陪你说话了,你若是没旁的事情就回去吧!”

    (未完待续。)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