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六百五十章 算计

第六百五十章 算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六百五十章

    这边,乌拉那拉氏等人为了能尽快将觉罗氏的尸身送回家,忙得是脚不沾地,那边给四爷去报丧的小太监也已经赶到了圆明园的清辉阁。

    “你说什么?”素来沉稳的四爷,猛然听闻觉罗氏的死讯,登时觉得有一种被过愚人节的感觉,若不是瞧着眼前的小太监还算眼熟,确实是在自己个儿府里当差的,他真想狠狠嘲笑下他的兄弟,居然会出这么无聊的贱招。

    小太监盯着四爷如同利剑般的冰冷眼神,咬牙将觉罗氏死在乌拉那拉氏房里的事情,又复述了一边,同时说明了乌拉那拉氏请四爷回府主持大局的要求,便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如打摆子似的晃晃悠悠地保持着跪地俯身的动作,希望不要被盛怒下的四爷炮灰掉。

    “你先下去吧!”四爷连连深吸了几口气,压下了心头想要焚毁一切的冲动,无力地摆了摆手,将小太监打发了出去,扭头看着书房一侧墙上挂着的佛家揭语,狠狠咬了咬牙,攥着拳头就往一旁的小院子走去,他现在迫切需要打一套拳,好好消解一下心里头的怒火。

    他不需要乌拉那拉氏为他做些什么,他只需要乌拉那拉氏尽好一个贤内助的本分,将内宅琐事打理得妥妥帖帖,也给了乌拉那拉氏足够的尊重,甚至在知道弘晖的身体没有问题以后,他都打算等年后就为弘晖请封世子,他自认他已经尽到了一个丈夫和父亲的所有责任,可是乌拉那拉氏却总是在他的身后扯后腿……

    如果不是知道乌拉那拉氏不会被人拉拢过去,他都怀疑乌拉那拉氏是不是存心想要坑死他这个夫君了。

    “呼呼喝喝……”

    四爷将一套长拳打得虎虎生风,几个陪练的护卫都已经脸上挂彩,他这才停住了拳脚,略有些歉意的对几人点了点头,“今个儿有些对不住几位了,一会儿让苏培盛在校场前摆上一桌好菜,你们也好好歇歇!”

    说完,四爷就摆了摆手,叫停了几人要见礼谢恩的动作,扯着帕子擦了擦汗水,连口水都没喝就回房间换了衣裳,进长春仙馆见尔芙去了。

    觉罗氏这一死,他必然是不能留在圆明园这边了,可是尔芙现在病得昏昏沉沉,连自己个儿是谁都不知道,他实在是不放心她自己留在这边,要是将她一块带回府去,西小院那边的改建工程还没完成,她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又有乌拉那拉氏看不惯她,四爷真怕自己一眼没照顾到尔芙,她就被人给玩死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

    左右为难了一番后,他也就只能选择将尔芙留在园子里,但是在他回京前,他还需要好好做一番安排,免得让人趁此机会钻了空子去。

    “爷,您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身份的尔芙,穿着一袭淡雅的白底浅绿色碎花的家常袍子,发梳圆髻,不是半点粉黛的坐在房中,正在听着瑶琴说着她以前的事情,一见四爷进了院门就忙趿拉着鞋子迎了出来,一边俯身见礼,一边含笑道。

    “过来看看你!”四爷忙将尔芙拉了起来,淡声道。

    考虑到尔芙现在没了以前的记忆,四爷怕吓到小七和弘轩两个孩子,这几天都没有让孩子们过来,好在尔芙也不记得孩子,并没有吵着闹着,反而显得很是恬静、惬意的样子,只是她眼中隐隐闪现的畏惧,却让四爷心下总是有一种酸酸涩涩的不明感觉。

    尔芙甜甜的笑了笑,略有些心疼的抬手抚平了四爷眉心的褶皱,顺手接过瑶琴送上的湿帕子,亲手替四爷擦了擦脸,这才坐在了四爷的身边,不声不语的看着一直凝视着自己个儿的四爷。

    过了好一会儿,四爷才有些按耐不住的将尔芙拉了过来,抱在怀里,将脑袋搭在尔芙的肩窝处,声音闷闷的嘟哝道:“爷这些日子可能要留在京里,你自己个儿在这边领着孩子,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吃穿用上都要仔细些,不要怕麻烦,每样东西都要让胡太医好好检验过。”

    “我知道!”尔芙笑着点了点头,她虽然不知道四爷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她觉得四爷能从众兄弟中脱颖而出,夺得大宝之位,定然是要比她聪明的多的多的多的,所以她只要听话就好,便不需要动脑瓜儿了,反正也比不得四爷那么聪明,也没有四爷见多识广,连最起码的规矩利益都忘记了,她都恨不得等四爷一走就将院门一锁,来一个自我封闭,不让任何人能来到她的近前。

    四爷见尔芙这般听话,既心疼,又觉得安心,但是总算能松了口气,随即他又将瑶琴等人都叫到了跟前儿,狠狠敲打了一番,最后亲自领着尔芙去一旁的抑斋见了大嬷嬷,希望大嬷嬷能在他不在圆明园的这些日子,多多照顾着旁边长春仙馆住着的这母子五人,千万不要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心尖上的小人儿都已经出了意外。

    对于四爷这种要求,大嬷嬷自是不会不同意的。

    有了大嬷嬷在一旁护着尔芙,四爷这才算是彻底的放下了心,忙着回去换了一套颜色肃穆庄重的衣裳,便叫着来给他报丧的小太监,领着一队护卫就往京中赶去。

    而被留在园子里的尔芙,也打算换一身衣裳。

    她虽然不了解古代治丧的习俗,却也明白这时候就不是个能穿红着绿的时候,加之死的是府中福晋的额娘,她这个做侧福晋的就算不能亲自过去表示感同身受的悲伤,也总不能太没心没肺的,好在她本来就喜欢颜色清淡的动作,夏装更是多青蓝等色的轻薄衣物,她很容易就找到了合适的衣裳和首饰等物,换上了一袭淡青色卷云纹的大襟旗装,又在大嬷嬷的提一下,叫过了随她一块来园子的赵德柱,吩咐他往娘家走一趟,让娘家额娘代表她去送觉罗氏最后一程。

    安排好了这一切,还不等尔芙松口气歇歇乏,园子里的那些个不算安分的格格就组团来见她了,领头的自然是自视甚高的小乌拉那拉氏了,反而是瑶琴一直担心来找麻烦的李氏,一直跟个没事人似的在自己个儿的那一亩三分地上装空气。

    “命人将绣墩都摆在外间来,我就在这里见见她们吧!”

    长春仙馆的上房里,家居内饰还没有完全弄好,外面一直用苫布围着,又有内务府的宫人在那边忙碌,尔芙可不会为了这些个来给她添麻烦的人就将还没弄好的正房打开招待她们,她们来坐一坐是不打紧,等她们一走,这苫布撤了,那内务府的宫人不就是能随便在她眼前出出进进的了么,刚才四爷就特地嘱咐过这件事,她才不会那么没脑子的对着干。

    不过,这厢房的地方又着实狭窄,要是想像在上房似的摆上圈椅、太师椅的招呼她们,那位置还真是不大够用,所以她一合计,也就只能委屈小乌拉那拉氏等人了。

    好在小乌拉那拉氏等人心里各有各的谋划,倒是也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只是小乌拉那拉氏进门的时候,脸色似是有些难看,仿佛受到了轻慢一般,但是她也没有将这事挑明,所以尔芙也就当没瞧见了。

    “侧福晋,您也是知道的,妾和福晋都是乌拉那拉家出来的。

    如今妾娘家的当家主母突然过世,妾作为晚辈,总是要过去瞧瞧,上柱香、磕个头的,但是妾一介女流,实在是担心这一路上不安全,所以妾想和您商量一下,您看是不是让妾也着四爷一道回去!”小乌拉那拉氏自打从绿意那听说了觉罗氏过世的消息,那就别提多高兴了,愣是在房间里闷着,想了小半个时辰的闹心事,这才将嘴角压都压不下去的笑意给压了下去,愁眉苦脸的出现在了大家伙儿跟前,只是她这一进长春仙馆,一说起要随着四爷一块回京的事情,她这嘴角就又要飞起来了。

    只是她打得主意,注定是要落空的。

    四爷早就已经领着人走了,因为走得很是隐蔽,所以园子里的女眷还不知晓,尔芙有些恶趣味的看着小乌拉那拉氏唱作俱佳的表演,一直等小乌拉那拉氏说得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才淡淡的点了点头,似是颇为认同的喃喃道:“你的担心很有道理,虽说这附近都是一些王亲贵胄的园子,可是难保不会有什么坏人藏着躲着,你一个女人家回去,确实是不放心。”

    说到这里,尔芙挑眉看了眼小乌拉那拉氏,见小乌拉那拉氏眼角流露出了一丝喜色,这才话锋一转的继续说道:“只是爷收到消息就忙着回京去了,这会儿就算是让人骑快马去追赶,怕是也追不上了!

    依我看,你不如今个儿就安心在园子里住一晚,明个儿早起随着那些来畅春园面见圣上回京的大人们,领着一队护卫,一块回京去,毕竟那些大人都是官家,便是有些个胆大妄为的贼偷,也不敢袭击官府老爷,你身边又带着护卫随从,总比自己个儿回去要安全的多,你觉得呢!”

    小乌拉那拉氏听到四爷已经离去的消息,她这心就有些乱了。

    她知道她比不上乌拉那拉氏在四爷心中的特殊位置,也不如尔芙在四爷心目中的分量重,甚至连知书明理、小意识趣的董鄂氏都不如,因为她和乌拉那拉氏是出身一个家族的女子,四爷心里头对她是有些犯忌讳的,所以她就需要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才能在四爷的心目中占据更多的位置,可是四爷身边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她根本就凑不到四爷跟前,难得这次是一次她和四爷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所以她才会这么忙忙叨叨的赶来,但是她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一步落后,步步挨打。

    小乌拉那拉氏不禁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被四爷府的恢弘大气给迷了眼儿,同意了自己额娘不算靠谱的提议,早知道是这样,她还不如就做个乌拉那拉氏的晚辈,那时候乌拉那拉氏是多么的疼爱她,有乌拉那拉氏这么一个亲王福晋做靠山,她就算是不能嫁给皇上的儿子们,嫁个贝勒、贝子的做嫡福晋,那总还是很容易的。

    唉!

    人心不足蛇吞象,她到底是被自己个儿的贪心给害了。

    只是她已经成为了四爷的女人,她就不可能不去争,哪怕四爷已经走了,她也要回去,府里就乌拉那拉氏那个老女人在,又要为觉罗氏守孝些日子,她就是府里唯一的女人,四爷是个男人,总是有需要的,哪怕是以色侍人,她也只能这么办了。

    打定主意的小乌拉那拉氏深吸了口气,挤出了一抹不算甜美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柔声说道:“那妾就听侧福晋的安排了,难得侧福晋如此能体恤妾的难处,妾当真是铭感五内。”

    “行了,这本就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

    你明个儿还要回京,这一路上也不轻松,想来回去娘家那边,也不会太轻松,若是没有旁的事情,你今个儿就早些回去休息吧,至于护卫那边的安排,一会儿我就让人给清辉阁的张保公公送个消息去。”尔芙被小乌拉那拉氏这么一夸,登时就有些脸红了,忙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同时将她的安排说了一遍,她觉得话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也免得小乌拉那拉氏怪她安排的不妥当,再去找四爷告状,弄得她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小乌拉那拉氏自是一百个同意的,见尔芙这么一说,便也顺坡下驴的提出了告辞,尔芙也没有多留她,毕竟她是真不知道该和这个时代的女人聊些什么,能打发走一个就抓紧打发一个吧。

    随着小乌拉那拉氏一离开,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一下,好在很快就有人继续说话了,钮祜禄氏这个之前抱乌拉那拉氏大腿的,现在也明白自己个儿背地里出卖了乌拉那拉氏的事情,肯定会被乌拉那拉氏知道,所以也没有想要跟着小乌拉那拉氏一块回去给乌拉那拉氏献殷勤,便又一次的变回了原本那副好像没心没肺的无脑样子,就小乌拉那拉氏要回府的事情,开启了嘲讽模式,冷嘲热讽了好一会儿,见没人搭茬,这才有些无趣的耸了耸肩,丢下一句身子乏了就也走了。

    “侧福晋,妾身有几句话想和您私下说说,您看!”就在尔芙以为这场戏要散场,打算将下首坐着的几个格格都打发了的时候,素来是不蔫声不蔫语的董鄂氏格格,突然就站起身来,对着她一本正经的说道。

    (未完待续。)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开奖 加拿大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