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不舍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不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三章

    寻找了好些日子的日记本就这样被尔芙拿在手里,虽然她很想立马就从头看个彻底,可是她还是摇了摇头,便将一叠越半扎厚的日记本都塞到了枕头底下,扯着柔软的锦被就躺下了。

    她明个儿还要去盛京呢!

    不同于现代便捷高速的交通工具,几个小时就能从京城跑到盛京,就现在那种嘎嘎悠悠的双轮小马车,估计不要两天,也需要一天半的时间,这绝对是一场体力和耐力的超大考验,她可得好好养精蓄锐。

    带着这样的想法,尔芙进入了甜甜的梦想。

    次日一大早,和煦的晨曦才一露头,华丽且秀美的圆明园中,人声渐起,四爷就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了长春仙馆中,看着正在对镜梳妆的尔芙,不知怎么的竟觉得眼眶中有些涩涩的感觉,伸手一摸,手指上就沾了一滴湿润的泪珠。

    打从尔芙进府那天起,他就好像从未和尔芙分开过。

    哪怕是他随王伴驾的下江南、巡坝下、游热河,这个小妮子也都在他的身边,他也习惯了这个小妮子的陪伴。

    记忆中,尔芙为他研究的那些好吃、又容易存储的吃食,小妮子为他学做针线活儿的小蠢样子,小妮子为了他又哭又笑的蠢萌样子……一幕幕就如同过电影似的闪现着。

    突然,这个他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小妮子就要离开他了,饶是四爷铁石心肠,也不禁有些舍不得的,尤其是随着尔芙的行李、箱笼被一件件抬出这个小小的厢房,这种舍不得的感觉就越发浓烈了。

    “爷,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个儿!”尔芙回眸一笑,露出如珍珠般白皙润洁的皓齿,笑眯眯地起身来到四爷身边,将手里拿着的一叠纸,很是正式的交给了一直伺候在四爷左右的苏培盛,温声说道,“这上头都是小生子给您做过的一些菜谱,也都是你爱吃的,我这次去盛京,灶上要是没个可信的人跟着,想来你也是不放心的,所以我就不让小生子留下了,稍候你让苏培盛把这菜谱送去小厨房那边,让大师傅练熟了给你做着吃,不许忙起来就忘记吃饭,更不许将肠胃饿坏了,若是等我回来发现你瘦了,有你好瞧的!”

    说着话,尔芙就扬了扬她那个没有半点威吓力的小拳头。

    四爷闻言就露齿一笑,认真地点了点头,看得旁边伺候着的苏培盛牙都要酸倒了。

    尔芙又拉着四爷絮絮叨叨的交代了好些关于吃穿住行上的小事,简直就如同老妈子似的事无巨细都说了一遍,只将四爷的智商说回到了记事前,又亲手替四爷整理了下有些褶皱的外袍,这才恋恋不舍的牵着四爷的手,来到了外间,吩咐瑶琴将小生子一大早起来预备下的鲜虾馄饨和爽口小菜送了上来。

    “爷,你也忙活一整夜了,陪我吃点东西,一会儿也睡一会儿吧!”尔芙指了指桌上格外带她个人特色的吃食,笑着拉了把坐在上首太师椅上就不动弹的四爷,柔声说道。

    刚出锅的小馄饨在清透的汤头中,上下翻飞,散发着鲜香的味道,虽然四爷满心都是对尔芙要离开他去盛京这事的苦涩,也不禁有些吞口水,再看尔芙看着他满是眷恋的小眼神,自然不会驳了尔芙的提议,微微点了点头就随着尔芙拉他的力道站了起来,挪到了圆桌的旁边,贴着尔芙坐下了身子。

    只是乌拉那拉氏这个痛恨着尔芙不死的人,注定不会让两人这顿饭吃好,就在四爷的手才摸到碗边的刹那,苏培盛如猫叫似的小声音就在外面响了起来。

    好么,福嬷嬷又来了。

    “让她进来!”四爷的脸色,登时就变了,但是考虑到她到底是乌拉那拉氏身边的人,他还是强忍着心里的不痛快,反手握住尔芙蹭的一下就收回去的小手,扭头对着门外唤道。

    福嬷嬷也是不想来的。

    乌拉那拉氏这种破坏四爷和尔芙最后一顿饭的行为,在她看来,当真是蠢爆了,可是不知是不是乌拉那拉氏对她上次没能顺利将尔芙带回府,产生了更大的不信任,她所有劝解的话都被乌拉那拉氏当做耳旁风一般丢在了脑后,同时还将这个讨人嫌的工作,直接交给了她。

    “奴婢给四爷请安,见过瓜尔佳侧福晋!”福嬷嬷就这样带着满肚子的委屈,随着苏培盛微躬身子的走进了房门,利落地行了个半蹲礼,恭声道。

    四爷冷冷地扫了一眼福嬷嬷和她身侧放着的锦盒,仿佛施恩似的抬了抬手,便让她起来了,“你过来是替你家主子传话的,还是又要请侧福晋回府商量什么谣传的?”

    对于乌拉那拉氏那番布置,四爷早就猜透了,这也是为什么明明从宗人府出来,本应该领着尔芙直接回府,他却借着陪尔芙回圆明园收拾行装的由头就回了圆明园,连见都不曾去见乌拉那拉氏一眼。

    这几年,蓝沁真是太让他失望了。

    福嬷嬷闻言,双腿就是一软,要不是苏培盛在旁边拉扯了她一把,她当真就又要给四爷跪了,忙很是急切的摇头摆手解释道:“奴婢不敢,奴婢知罪,奴婢此来是主子听说侧福晋要去往盛京别院,所以特地让奴婢来送上贺仪的。”

    “你家主子倒是面面俱到。

    行了,苏培盛,将贺仪送过来,爷倒要看看堂堂福晋送上的贺仪是个什么样的!”在这个时代来说,当面拆开礼物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而四爷这样话中带刺的吩咐,那更是直接吊打乌拉那拉氏最在意的脸面了,虽说这种事对乌拉那拉氏并没有什么实际伤害,房间里的人也不会将这样的事外传,可是四爷就是想要替尔芙这个一直对乌拉那拉氏很是敬重的小妮子出口气,哪怕这方式是幼稚了那么一点。

    苏培盛不敢怠慢,斜眼看了下欲言又止的福嬷嬷,忙一矮身就将那个大红绸布包着的锦盒拿在了手里,三步并作两步的就送到了四爷跟前,同时手上翻飞如穿花蝴蝶似的将大红绸布系着的绸花给解开了。

    随着苏培盛一打开外面的绸布包裹,清心沁脾的沉香木味道就飘散了出来,只见约成年男子两个巴掌大小的翻盖锦盒上,镂空雕刻着飞凤团花,当中锁扣位置,更是用螺钿镶嵌成了如意锁纹,显得格外的精致亮眼,而锦盒中放着的礼物就更加奢华了,赤金打造的累丝镶红宝石的凤首衔珠步摇上,两对镶了足足有数十颗米粒大小红宝石的蝴蝶翩翩金簪下,一对镶红宝石扇形缀柳叶形赤金小流苏的耳坠子旁,一对蝶穿百花的赤金点翠镶红宝石凤钗就那么明晃晃、且不合时宜的摆在当间。

    在古代,钗有拆散的意思,通常互赠礼物的时候,女子都会避开金钗、凤钗这种饰品,除非是选择赠送整套的首饰头面,而送钗这种小把戏,一般都是深闺妇人对夫君的其他女人所做的一种颇为隐晦的诅咒方式,虽然乌拉那拉氏送来的贺仪是整套的头面,可是通常一整套头面的摆放方式,被摆放在最中央位置、最引人瞩目的本该是头面中的那对不论价值和做工都是最名贵、最精湛的赤金累丝镶红宝石的凤首衔珠步摇,而此时,乌拉那拉氏就这样将这对凤钗摆在当中,便让这种隐晦的诅咒,变得格外明显了。

    一直坐在四爷身边的尔芙,敏感地察觉到四爷的身上一冷,也顾不得举动是否刺眼了,她只希望四爷能淡定的面对乌拉那拉氏送上的这份具有诅咒意味的礼物,忙用小手抓住了四爷已经握成拳头的大手,满眼祈求的对着四爷摇了摇头,低声道:“不管这东西是否和您的心思,但总归是福晋送来给妾身的,您总要让妾身瞧瞧吧!”

    说着话,她就对着苏培盛使了个眼色,示意苏培盛将锦盒送过来,免得四爷越看越生气,可是苏培盛那是个什么人,那就是个唯四爷命是从的家伙,当着四爷的面,怕是连皇帝老爷子都命令不动他,尔芙的小眼神丢得都快成翻白眼儿了,苏培盛瞪着俩眼珠子,也跟没瞧见似的,就是站在四爷身边动都不动。

    最后,还是四爷被尔芙祈求的小眼神给看软了,抬腿踹了一脚苏培盛,苏培盛这才溜溜地捧着锦盒,绕过圆桌,来到了尔芙的身边。

    东西是好东西,用料十足,做工精细,连米粒大小的红宝石都做了细致的打磨,摸出了一个个相对比较锋利的棱角,让金簪显得更加流光溢彩,尔芙嘴角含笑的一一拂过,这才淡定的伸出小手将固定在黑色绒布上的几样首饰,重新调整了下位置,将本来摆放在中央的凤钗,放回到了它该在的位置上。

    “您看,现在看着是不是瞧着舒坦多了,刚才妾身就瞧出来了,定然是那整理妆匣的人不当心,这才将位置弄混了的。”尔芙如献宝似的从苏培盛手里接过了有些沉的锦盒,捧着送到了四爷跟前,指着重新调整过位置的凤钗,笑眯眯地嘟嘴儿道。

    四爷哪里还能不明白尔芙的意思,却也不想驳了她的脸面,随即就收了冷脸,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她的说法,这才扭头对着福嬷嬷说道:“福晋这驭下的手段是越发不济了,连身边人都这么毛躁,你回去可要好好提醒下福晋,福晋是掌府中中馈,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过她的手,若是她连手下人都管不好,爷又怎么相信她能打理好那些个如乱麻似的琐事呢!”

    他不冷不淡地敲打了两句,便也就将福嬷嬷打发了。

    “馄饨都凉了!”打发走了讨人厌的人,四爷伸手摸了摸眼前的碗边儿,又看了眼被泡得有些烂了的小馄饨,扭头看着尔芙,如同故意卖萌似的扁了扁嘴儿,略带委屈地对着尔芙嘟哝道。

    尔芙伸手将放在桌边的锦盒,往一旁推了推,也学着四爷的样子摸了摸碗边,本来还有些烫手的碗边都已经凉透了,再看看泡得泛白的馄饨,她也觉得没什么食欲了:“想来小厨房那边应该还有做好没煮过的,不如让他们重新下一碗吧!”

    “气饱了!”四爷鼓着腮帮子,皱眉道。

    “那可怎么办呢,妾身这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尔芙故意装作很饿很饿的样子,抱着肚子就扁了嘴儿,眉梢下压的做着囧字脸,边用脑袋瓜儿往四爷肩头装着,边可怜巴巴的惨嚎着。

    四爷到底拗不过古灵精怪的尔芙,朗声唤进了苏培盛,吩咐他命厨房重新准备早饭,同时让他将眼前有些碍眼的锦盒和那两碗就要变成浆糊的馄饨都送出去,这才亲自替尔芙盛了一小碗红枣桂圆粥,嘴角噙笑地送到了尔芙眼前,柔声道:“饿了就先垫补一口,居然好像几年没吃过饭的难民似的惨嚎,你就不怕瑶琴她们听见了笑话你。”

    “不怕,谁让您不让妾身吃饭来的。”尔芙瞪着溜圆的大眼睛,很是傲娇的仰头道,同时趁着四爷这会儿心情好转,也替四爷盛了一碗粥,虽说这甜滋滋的粥不是四爷的菜,但总归比饿着肚子好吧,尔芙如此想着,便又顺手夹了两块腌得咸脆爽口的小黄瓜,放在了四爷眼前的碟子中,催促着四爷快吃。

    美味送到眼前,又有小妮子的催促声佐饭,四爷登时就忘记了自己个儿的立场,一边将尔芙爱吃的酸豆角,往尔芙眼前推了推,一边就端起了盛了小半碗粥的粥碗,就着爽口的小黄瓜,干净利落的大口吃了起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苏培盛拎着食盒来送馄饨的时候。

    就着奶饽饽和炸虾球,四爷和尔芙都已经吃了个半饱了。

    好在小生子是了解尔芙习惯的,所以这次煮的小馄饨不多,一碗也不过七个,撒了紫菜和切得碎碎的香菜末,清香味更重了些,倒是也没有被尔芙和四爷剩下。

    一顿被打搅了节奏的温馨早饭就在尔芙和四爷互相擦嘴的亲密举动中,十分不舍的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尔芙要离京的事情了。

    四爷看着尔芙穿着一袭淡青色内衬绫布的素色旗装,发梳架子头,只簪着一支他亲手掉的素玉簪子,素面朝天地往院门口停着的马车走去,他不舍地攥紧了拳头,大步流星地追到了马车旁,不给苏培盛说话机会地撩了袍摆就上了马车。

    (未完待续。)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加拿大28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论坛 安徽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