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七百三十章 他说

第七百三十章 他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七百三十章

    “今个儿,爷就留在你这里,明个儿早起就陪你一块回娘家!”四爷坐在堂屋的太师椅上,看着眼圈泛红的尔芙,不等尔芙开口就说出了决定。

    尔芙抬眸窥了眼下首坐着的白娇,侧了侧身子,有些为难地拧着秀美的眉头,低声说道:“照说妾身现在留在庄子上养病,爷能陪着妾身回娘家见额娘最后一面,已经是给了妾身天大的脸面了,可是现在天色这么早,让妾身在这巴巴的等明天,妾身这心里头真是不大舒坦。”

    “那你的意思呢!”四爷挑眉问道。

    “爷,您看现在天色这么早,不如咱们抓紧凑合垫补一口,便让张保他们备了车,趁着天黑前就回城吧!”说起来,要不是为了等四爷过来,她早起就随着刘嬷嬷一行人回去了,她到底越来越入乡随俗了,居然也学着遵起了规矩。

    也许旁人会说,郭络罗氏并不是她的额娘,她素日里和郭络罗氏都没个来往,偏在这时候摆出一副孝子贤孙的样子,实在是假的很,这话说得不错,郭络罗氏虽然不是尔芙的亲生额娘,待她也并不那么亲近,更是几次暗算她,但是她到底继承了原主的这幅驱壳,不论怎么说,她总该替原主去上柱香吧。

    她想没有女儿会舍得远离母亲吧,便如同她一般,哪怕是来到这里已经几年,闲暇下来的时候,也总是会怀念在现代的时候,赖在老妈怀里撒娇的日子呢!

    尔芙这般要求,四爷自是不好拒绝。

    他拧着眉头沉默了片刻,朗声唤进了留在廊下伺候着的苏培盛,轻声交代了几句,便让尔芙安排小丫鬟传菜了。

    午饭,相对来说是清淡到了一个极致了。

    几样素炒,并一道早起就煨着的山参鸡汤,白娇作为尔芙颇为倚重的人,也和四爷同坐在了桌边,含含糊糊地对付了一口,便被四爷塞到了尔芙的车上,陪着情绪低落的尔芙,一块往京城赶去。

    车中,丫儿早就预备好的红枣茶和四样精致的点心。

    在桌上过于拘谨的白娇一上车,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了,她就这么就着温热的茶水,连吃了几块点心,总算是糊弄了个半饱,刚要招呼着尔芙也垫补一口,她就瞧见尔芙还在魂游天外的望着车篷发愣,心知尔芙还在为把百合从盛京带回来的事情自责,忙笑着打趣了一句:“四爷待你,果然很是不同,瞧瞧你一说,便这般连件衣裳都没换的陪你回娘家了。”

    “嘁……全都是些个贪新忘旧的陈世美。”尔芙闻言,不假思索的反驳了一句,随即羞涩地低了低头,摸着梳得光溜水滑的发髻,似是感叹般的呢喃道,“你瞧见的就是现在,若是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四爷怕是早就不知道陪伴在谁的身边了!”

    “你就是容易钻牛角尖。

    不论是多么深厚的感情都需要细心维系,也许几十年后,你韶华不再,容颜衰退,但是我相信你也不会成为被厌弃的那一个人。”白娇没想到尔芙会将心里话就这么说出来,忙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沉声劝慰着。

    这些话,尔芙何尝不明白。

    那种相伴几十年的感情,并非不存在,只是太稀罕。

    她想着郭络罗氏非要用那般过激的手段送走木苏里氏,何尝不是因为郭络罗氏对裕满深沉的爱,也许这份爱在裕满看来是沉重的,可是那也是郭络罗氏对他的情太深,才不愿意有人和她分享,不然郭络罗氏作为裕满的嫡福晋,大可以做一个大度平和的嫡福晋,守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过日子,全不理会府中的莺莺燕燕,还会落下个贤良的美名。

    马车嘎吱嘎吱的行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巷子里,尔芙听着隔墙传过来的隐隐哭声,深吸了口气,对着坐在对面的白娇苦笑一声,轻声说道:“怕是这会儿府里都乱了套了,也没人能顾得上你这边了,你一会儿就坐着这马车回炫彩坊去吧!”

    “今个儿,怕是你不能出城了吧!”白娇点了点头问道。

    “估计是不会出城了!”尔芙闻言,摸出衣襟内兜放着的怀表看了看,抿了抿唇,低声说道。

    “那你是留在瓜尔佳府,还是要回到皇城根儿的亲王府去!”趁着马车还没有停稳,白娇急忙问道,她并不是非要关心尔芙的去向,她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带着小七去庄子上的机会,所以才会表现得这般急切。

    尔芙不明就里的摇了摇头,她实在是不知道晚上会怎么安排。

    “你听我说,若是你晚上回亲王府去休息,那你不就可以将小七名正言顺地带回庄子去了,也免得你成日担心她自己个儿留在府里头有危险了!”白娇撩着车帘,瞟了眼近在眼前的侧门,压低声音,飞快的说了一句,便忙按下了话头,等着马车一停稳就扶着尔芙下了马车,很是客气地提出了告辞。

    白娇说完就走,尔芙脑子转得慢,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白娇都已经坐着马车,绕过巷子走远了,她又不能这般失态的追上去,问个明白,最终只能哀怨地看着马车消失的巷子口叹了口气,便随着迎出侧门的刘嬷嬷,来到了已经布置成灵堂的正院。

    布置得庄严、肃穆的灵堂上,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材就那样摆在堂屋当间,几个郭络罗氏身边亲近的仆妇,穿着整套的孝服跪在一侧,正哀哀地烧着纸钱,庭院里,几位身披土黄色僧袍的高僧,正在做着法事,围着高僧的身旁,便是这阖府上下的女眷在放声痛哭了。

    尔芙听见的隐约哭声就是出自她们的口中,看着昔日花枝招展的各位庶母都是一袭素服,瞧着明明心底欢喜极了,却又要故作悲伤的哭泣,她有种说不出来的荒唐感觉。

    她还是个俗人,只能看着这些人做戏。

    尔芙强压下心头的复杂情绪,深吸了一口气,迈步就来到了正堂上,她看着上首方桌上的那尊紫檀木滚金边的灵位,竟然也有鼻子发酸的感觉,不待她吩咐旁边的仆妇送上清香,穿着一袭孝服的百合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满眼含泪的对着尔芙哽咽道:“姐姐,您可算回来了,快过去看看额娘吧!”

    “嗯!”

    尔芙实在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和百合饰演姐妹情深的戏码,淡淡应了个声,便扭头对着丫儿点了点头,丫儿立马就送上了三根点燃的线香。

    “安息吧,额娘!”

    她无声地注视着黑漆漆的棺材,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头,这才扶着丫儿的手腕,站起了身子,对着引路的刘嬷嬷,低声询问道:“我大嫂苏都里氏的灵堂布置在了哪里?”

    “那个毒妇,已经被阿玛送回本家去了!”不待刘嬷嬷开口,百合就恨恨地后面接了一句,一副很是气愤苏都里氏所作所为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郭络罗氏的亲生女儿呢!

    尔芙闻声,也不回头,只盯着刘嬷嬷,便见刘嬷嬷点了点头。

    她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件事,苏都里氏暴怒残杀婆母,这确实是忤逆不孝的大罪过,别说是将尸身送回本家,便是直接一张破席子裹了,丢到乱葬岗去,也没有旁人能说出半个不字来,但是她却觉得太过残忍了。

    不同于现代,在这个朝代,各家各户都有祖坟,而女儿是没有资格进入娘家祖坟的,要是被夫家厌弃的,便只能孤零零的埋在荒郊野外,做一辈子的孤魂野鬼,苏都里氏是做过错了,却也是暴怒下的冲动举动,又为巴图鲁生下过子嗣,哪怕那些孩子不在了,也不该落得这样的下场。

    正当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又得到了另一个让她震惊的讯息,苏都里氏手弑婆母,犯下忤逆不孝的大罪,被府中婢仆用一张薄皮棺材装了就送回了本家,这个事件中的另一个当事人,小郭络罗氏却因为对婆母郭络罗氏以身相救,在死后被抬成了嫡福晋,这会儿正在一旁的跨院停尸,享受瓜尔佳氏一族的香火。

    满族八旗对嫡庶尊卑,看得并不是那么重,但是这妾室扶正,也绝对是说不通的事情,何况苏都里氏之所以会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情,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小郭络罗氏这个不安为妾本分的女人引起的,难道就因为她也是死在苏都里氏的手里,便能获得和苏都里氏截然不同的两种待遇么,她实在是想不通。

    除此之外,她在来的路上,还曾听白娇说起过一件事。

    这苏都里氏出身将门,父兄五人皆在正黄旗麾下领着差事,作为家中的唯一一个女儿,同族唯二的女儿之一,她绝对是苏都里氏一族的明珠,如今苏都里氏落得这样的下场,可想而知,那些如狼似虎的兄弟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

    想到这里,尔芙不禁将狐疑地眼神,落在了百合的身上。

    难道这就是百合和老八的打算,利用苏都里氏和小郭络罗氏之间的矛盾,蓄意削弱四爷这边能联络起来的势力,毕竟苏都里氏的另一颗‘明珠’就是老九府里的一位庶福晋。

    因着那个小苏都里氏是个庶出的女儿,其父又是族里名声极烂的烂赌徒,所以这个‘明珠’的称号都是带引号的,远不如苏都里氏这般受族人的看重,能成为老九的枕边人,还是因为小苏都里氏的阿玛吉拉图,将她押上了赌桌,又经了几道手,这才阴差阳错的落在了老九的手里,最终从一个小小的侍妾,成为了府里的庶福晋之一。

    不过就算是如此,小苏都里氏也不被苏都里氏的族人所承认,毕竟小苏都里氏这样的出身,实在是让这些大家族长、族老们脸上无光。

    而现在苏都里氏一族的真正明珠蒙尘了,那么这颗冒牌货,也总该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了吧,再加上老八的个人魅力,要想说服愤怒的苏都里氏的父兄,应该很容易吧!

    不得不说,这次白娇的猜测是正确的。

    表面上,看起来苏都里氏和小郭络罗氏不合是一件小事,可是只要利用得当,任何一件小事都会引起惊天动地的变化,比如尔芙的搅和,四爷身边就没有了年羹尧这位一心要做大将军王的男人,和老十四之间颇为紧张的关系,也得到了大大的缓和。

    灵堂里的气氛太沉重、压抑,尔芙作为皇室女眷,不好一直留在那里,借着出去透透气就来到了花园里,本来一直守在灵堂里做样子的百合,居然也跟了出来。

    尔芙看着石子路旁的盆盆娇花,听着身后轻轻的脚步声,放慢了脚步,站在了假山旁边,注视着池中游来游去的锦鲤,似笑非笑的低声问道:“妹妹,你说我会不会有一天后悔将你从那个小庄子上带出来呢!”

    百合现在在瓜尔佳府,已经算是彻底站稳了脚跟儿,唯一一个能为难她的嫡母郭络罗氏也不在了,当着尔芙这个如面团似和气的人的面,她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她勾唇一笑,便来到了尔芙的身侧,挑衅似的挑眉说道:“也许吧,姐姐,你现在就后悔了吧!”

    看着锋芒毕露的百合,尔芙抬手抚了抚被风吹下来的碎发,凝眸一笑,叹气了口气。

    历史上的老八就是个失败者,哪怕有她这个小蝴蝶在,哪怕她并不聪明,可是也从康熙老爷子的态度中,看出了一二,而老八的身边,连老十四这个糊涂小子都没了,他又该扶持谁登基呢!

    这么一个注定失败的人。

    尔芙看着笑得格外张扬的百合,说出了最后的忠告,“就如你说得一般,也许后悔了吧,你当真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但是有时候一个人太聪明了,也未必就能有好的结局,比如你攀着八爷的事情,也许你觉得是我故意污蔑他,可是我觉得他那样的男人,并不值得你信赖、托付终生。”

    百合压根就没把尔芙的话放在心上。

    在她看来,尔芙就是个单纯的傻子,这样一个傻子,哪里会明白那些男人的大事呢,她笑着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淡定说道:“他会以嫡福晋之礼,迎我入门。”

    (。)
秒速时时彩开奖 幸运28 加拿大28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开奖 手机网投官网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