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七百五十六章

第七百五十六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七百五十六章

    净室里,水汽氤氲,淡淡花香,弥漫其中。

    尔芙褪去了身上的草绿色细棉布寝衣,反手揉着酸疼不已的腰肢和脖颈位置,踩着浴桶旁的小杌子,迈步进了浴桶,拧着帕子就搭在了脖颈,将素白的身子浸泡在了温热的水里,任由温水带走了她周身的疲惫和不适,直泡得水温都渐渐变凉,她这才坐起了身子。

    她低头看着身上的一块块红紫青痕,回想昨个儿夜里,变得格外疯狂的四爷,低声咒骂了一句,“呼……这就是个牲口,怎么还有咬人的习惯呢!”

    沉浸在小羞恼中的尔芙,并没有注意到小门外的那双凤眼。

    浑身酸麻,泡过澡以后,她这身上还是很不舒坦,尔芙拧着眉头,擦干了身上的水珠,换上了干净的寝衣,胡乱拢了一把湿发,坐到了妆台前,瞧了眼空无一人的房间,自顾自的从妆台的抽屉里,取出了装着凝玉膏的小瓷瓶。

    本以为再也用不到这东西了呢,没想到……

    尔芙略带感慨的拔出了小瓷瓶的瓶塞,闻着熟悉的淡淡香味,解开了领口的盘扣,小心翼翼地将微凉的药膏涂满青痕,看着药膏被一点点晕开,她这才徐徐吐了口气,将领口的盘扣重新系好。

    “瑶琴,丫儿!”瞧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尔芙对着窗外唤道。

    随着尔芙一声招呼,一直在廊下候着的丫儿,快步来到了妆台旁,瞧着对着镜子皱眉头的尔芙,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拿过了台面上放着的梳子,轻轻替她梳理起了她满头的青丝。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鬓高梳,端是雍容大气。

    尔芙不禁再一次感叹古代人的智慧,在这个没有定型发胶和洗剪吹的时代,这般如云堆砌的高髻,居然就单靠几只簪子、珠花固定,她满意地点了点头,起身来到了床边的衣架旁,刚要伸手取衣裳换上,便愣了愣神,扭头略显疑惑的看着丫儿,淡声问道:“怎么不见瑶琴那丫头,我这洗漱都洗漱好了,她怎么还没过来呢!”

    说完,她就一转身往衣柜走去,拿出了一套浅紫色的旗装。

    本来在庄子上,她是不打算穿戴得那么正式的。

    只是既然丫儿替自己个儿梳好了这么端庄的架子头,她就不好穿得太随意了,何况她还打算去书院里走走,瞧瞧上次的对峙有没有留下不好的影响,这身蜀绣缎面旗装,倒也是正合适。

    尔芙站在床边的落地铜镜前,左右打量了一番,总觉得脖子上缺了些什么,低头瞧了瞧妆台上打开着的妆匣,微微愣了愣神,对着旁边站着的丫儿,低声吩咐道:“一会儿,你去库房那边看看,我记得张保把我那套绿松石的项圈带来了,配这件衣裳正好,另外将靛蓝色的缎子找出来,我打算给小七裁剪身衣裳出来。”

    “奴婢记下了!”丫儿应了声,本打算当下就去准备,可是想着尔芙身边还没有伺候,已经迈出去的步子就收了回来。

    “我这现在不需要人伺候,你去找那项圈吧。

    对了,别忘记替我往小厨房跑一趟,把瑶琴叫回来。

    这丫头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还不回来呢!”其实尔芙真不是非得让人过来伺候着,只是这些年习惯了身边总有人在,这冷不丁的房间里就剩下自己个儿一个人,她还真有点不适应,所以她让丫儿找瑶琴回来,也并不是有什么差事吩咐,顶多就是想要个做伴的而已。

    只是丫儿并不知道尔芙的想法,她有些嫉妒瑶琴了。

    而此时,瑶琴则正站在灶台前面出神发呆呢!

    “瑶琴姐姐,这里面是生公公给主子预备的银耳粥和小菜,那边的几样点心,怕是还需要一会儿工夫,不如您先将这些送过去吧!”厨上帮忙的小丫鬟有些忐忑的看着愣神的瑶琴,拎着明显比往日用的食盒小了不止一号的食盒,轻声说道。

    “啊,你说什么?”猛然回神,瑶琴茫然反问道。

    小丫鬟没法子,只得又说了一遍,同时扬了扬手里头的食盒。

    瑶琴这次倒是没有再走神,她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便拎着食盒往外走,只是在走进房门的瞬间,她眼睛不自觉的往尔芙红嫩水白的脸上瞟去。

    她每日跟在尔芙身边,比尔芙还要了解自己。

    前两日,尔芙的脸颊是嫩白润滑,却绝对不如今个儿瞧着水灵,而明明昨天晚上,尔芙还那么辛苦的差不多小半宿都没睡,她这眼睛都挂上黑眼圈了,怎么这个制造噪音的人,居然会显得这般容光焕发呢!

    太过好奇的瑶琴,一整天都显得心不在焉。

    好在尔芙最近要忙活的事情太多,倒是也没有注意她,反倒是丫儿这个她的竞争对手,对不对劲的瑶琴很是好奇,但是也很快就被瑶琴三言两语的给糊弄了过去。

    这件小事就这样被不知不觉的遮掩下了。

    时光流逝,转眼就过去了小半个月。

    四爷打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过来,只让小太监送过来了几封书信,好在尔芙虽然想念四爷,却也还算理解,自己个儿也给自己个儿找了不少乐子,日子过得也不算无趣,就在她以为她在庄子上的日子就要这么过下去的时候,意外就又一次的发生了。

    那是一个雨夜。

    秋雨寒凉,尔芙早早就哄着小七睡下了。

    她身上披着披风,仔细替小七掖好被角,又撂下了厚重的床幔,瞧着院子里若隐若现的烛火微光,伸手推开了虚掩着的窗子,想着在京里的四爷,可能也在和自己一样看着黑漆漆的夜幕,幽幽叹了口气,转身往西次间的书房走去。

    研墨,铺纸……

    她提起笔来,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一封很长的信。

    信是给四爷的,之前她收了几封信,却一直没有回过,不是不想回信,而是不知道怎么回,想说说日常琐事,又怕四爷觉得无聊,想好好说说朝上朝下的大事吧,她发现自己个儿也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要说说说情话吧,她也实在说不出口,最后就只好当做没有这回事了。

    不过今个儿,瞧着夜雨如注,她似乎有些感触。

    收了笔,尔芙伸了个懒腰,起身将敞着的窗子关好,紧了紧身上披着的披风,刚要倒杯茶润润嗓子,瑶琴就无声无息的捧着一杯牛乳就来到了尔芙的身后,“主子,这么晚了,喝杯牛乳就早些休息吧!”

    “你也早些去休息吧!”尔芙点了点头,接过杯子,轻声道。

    瑶琴笑着将点心在茶桌上摆好,接茬道:“奴婢先伺候着您歇下,然后再回去休息。”

    “成吧。”

    本来尔芙是还打算在书房坐会儿的,她新得的话本子,很对她的胃口,她对话本子的大结局,那是抓心挠肝惦记着,本想着定要在临睡前就看完的,但是她想着自己个儿不去休息,瑶琴也不会休息,她白天困了,还能小睡一会儿,可是瑶琴她们做婢仆的,一忙活就是一整天,这总这么陪她熬夜的话,这身体也吃不消,所以她便点了点头,几大口将琉璃杯里的温热牛乳喝了个干净,迈步往内室走去。

    只是她做梦没想到就这一睡,庄上出事了。

    当夜,就在尔芙喝过牛乳,漱漱口歇下不久,她那位一直在丰台大营当值的阿玛裕满大人就顶着雨来到了庄子上,主子的亲爹来了,庄外负责巡逻的庄丁不敢怠慢,便将他迎到了宅子来。

    只是男女有别,哪怕来人是尔芙的亲爹,他也进不来内宅。

    裕满大人顶着夜雨前来,这显然是有大事发生,张保瞧着自己个儿眼前团团转的裕满大人也不敢多推搪,忙打发了人给内宅能做主的人瑶琴送了个信。

    而这个事就发生在了瑶琴身上。

    次日天明,她陪着小七一块早起,走到二院门口就听见了一阵哭声,尔芙手搭在小七的肩头,扭头看了眼跟在身后的丫儿,拧着眉头问道:“你去瞧瞧怎么回事,一大早就这么哭哭啼啼的不嫌晦气呢?”

    “……”少时片刻,约莫一炷香的工夫,丫儿回来了。

    尔芙不解地看了眼不言语的丫儿,对着已经出门的小七挥了挥手,扭头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哪个小丫鬟受人欺负了,躲在角门这边哭呢?”

    “不是!”丫儿红着脸,摇了摇头道。

    “那是怎么回事呢?”尔芙接茬追问道,她就受不了丫儿这磨磨唧唧的劲儿,说着就迈步往声音的来处找去。

    丫儿忙追上去拦着,她怎么敢让尔芙亲眼瞧见那一幕不堪呢!

    只是好奇心上来的尔芙,哪里是丫儿能拦得住的,何况丫儿也不敢真正拼命拦着,两人纠缠一会儿,尔芙就已经冲破她的封锁,快步来到了那片低矮的小平房前。

    这是专门给农忙时候的帮工和府里头打杂的小丫鬟住的地方。

    这个位置就在二门旁边,一人高的围墙,将这片低矮的小平房包围得如同铁桶一般严密,只有外院一处挂了锁的小门连通,尔芙寻声走来,只看一眼就差点晕厥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尔芙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恨声问道。

    阴暗、逼仄的小平房前面,瑶琴哭得如泪人一般,一身衣裳支离破碎,连内里的粉红色肚兜都遮不住,旁边站着的满脸窘迫的是她的阿玛裕满,地上还有一条藏青色的绸布长裤……

    这一幕,如同炸雷一般将尔芙雷晕了。

    瑶琴哭着扑到她的身前,将她已经猜到的真相,哽咽着说了出来,哪怕尔芙听得再难堪,心里再愤怒,却也不得不俯身将瑶琴扶了起来,将她拉近了一旁逼仄的小房间里。

    “为什么?”尔芙收敛了脸上的尴尬,咬牙问道,尔芙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瑶琴会选择这条路,她明明已经不止一次答应瑶琴,以后不会亏待了瑶琴,定然会给她选个好人家成家,让她做名正言顺的一家之母,哪怕瑶琴多次表示不愿意嫁人,尔芙也没曾改变过初衷,妾室就那么好当么?

    她看着瑶琴又恨又怒……

    瑶琴哭着摇头道:“奴婢不是,奴婢是被逼无奈的!”

    尔芙闻言,嗤鼻一笑,恨声怒道:“你是无奈?是被逼的??

    瑶琴,你是不是当我这个主子是傻子呢!

    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一个堂堂大宫女怎么会到这地方,而且这里还要经过二门,你告诉我,你要是不是自愿的,你是怎么过来的,难道这府里头的人,还有谁敢掳你过来?还是你想告诉我,我阿玛深夜赶来就是为了和你颠鸾倒凤!”

    说完,她就将又抱着她腿哭着的瑶琴踢开了。

    她是真不想和瑶琴闹到这个地步,可是瑶琴这是道现在,还在把她当傻子糊弄呢,若是按照瑶琴的说法,那裕满得喝了多少假酒,才能糊涂到这个程度,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霸占自家女儿的贴身婢女。

    这事往大了说,那就是他瓜尔佳一族的家风有问题,往小了说,也得说是他裕满为人不正,绝对会彻底坏了裕满的大好前程……

    尔芙一番措辞激烈的质问,让瑶琴回过了神。

    她反手摸了把脸上止不住的泪水,从袖管取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哽咽着道:“奴婢是自己个儿过来的不假,可是奴婢并不是想要自己想要作践自己,奴婢是被人骗过来的,这是有人偷摸塞到奴婢房间妆匣里的,落款是您在盛景城时的近身婢女豆芽,说是有件和主子关系密切的大事要说,奴婢这才会过来的。”

    “你是我身边的大宫女,你别说你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大半夜的就自己个儿溜出内宅,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能等到第二天明天呢!”尔芙看着手里头不知是被泪水,还是被雨水,弄得模模糊糊的纸条,心里的火气平息了些许,一拎袍摆就坐在了旁边的土炕上,冷声对着跪在地上的瑶琴,继续问着。

    瑶琴闻言,止住了哭声,刚要开口说话,便眼前一黑,晕厥在了尔芙跟前。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彩票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