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七百七十章 保胎是大事(3)

第七百七十章 保胎是大事(3)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章

    当四爷带着满身疲惫和烦闷回到西小院的时候,便正瞧见这样美好的一幕,漫天的云霞下,一缕暖阳自上而下从窗子洒满的房间,素来不爱艳妆打扮的尔芙穿着一袭靛蓝色滚边海天一色晕染云锦绣万字纹领襟旗装,满头青丝挽着架子头,佩戴着那套藏在妆匣最底层的鎏金点翠彩蝶穿花的花簪珠钗,耳畔垂下一缕金银绞丝的流苏镶嵌着颗颗莲子米大小的东珠,迎着阳光洒下的光晕,犹如月宫仙子的斜坐在绢丝屏风前摆放的那张美人榻上,慵懒、清冷,带着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媚态,正嘴角噙着一丝浅笑的望着不远处角几上摆放着的那尊素银背雕缠枝莲纹镶红宝石的铜镜。

    “这是在做什么呀?”四爷有些不忍心破坏内室里这般美好的一幕,伸手无声地召唤过落地罩旁伺候的丫儿,轻声询问道,因为他进门角度的问题,并没有注意到内室窗边认真作画的小七和尔芙袖管隐藏着的那双微微发抖的柔荑。

    丫儿嘴角扬起一道浅笑,恭声答道:“回主子爷的话,小主子正在给主子画像,连主子身上的衣饰都是小主子亲自挑选的呢!”不得不说,自家小主子的欣赏品味比起自家主子好多了,瞧瞧主子耳边那对赤金镂空内嵌水滴状红宝石的耳坠子,多衬自家主子的肤色。

    四爷闻言,顺着丫儿手指的方向看去。

    他透过镂空透雕的木质落地罩,果然看见了若隐若现的小七。

    不想破坏了眼前这副难得的美景和小七的画作,四爷对着丫儿轻声交代了两句,便领着苏培盛退出了上房,一直等到小七的画作大致完成,丫儿那边发生了暗号,四爷这才重新迈步进了上房。

    此时的尔芙,正满脸不耐烦的发着牢骚。

    “之前爷说要给你画像,你总是嫌累嫌烦的,轮到咱们家小格格要给你画像,你便这般配合了!”四爷笑着说着打趣的话,来到尔芙跟前,一边轻轻替尔芙拿捏着酸软僵硬的腰肢和脖颈等位置,一边示意小七将刚刚画好的仕女图拿过来。

    尔芙一副悔不该当初地叹气摇头道:“还不是这个狡猾孩子说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画好,我这才上了她的当,等上了她的贼船才发现自己个儿上当,但是我这个做额娘的,却也不好太伤孩子的心,只能这样咬紧牙关地坚持着了,您没瞧见我这满脸的汗,这都是因为坐的时间太长了,明明浑身酸麻,却又不敢动给急出来的,以后再也不上当了。”

    四爷半真半假的吃醋道:“那可不行,爷也要给你画像。”

    尔芙才不会理会四爷的这点小脾气,她笑着抚了抚还未隆起的小腹,端着一副天大、地大、孕妇最大的架势,微微抬着下巴,含笑说道:“那您就耐心等着吧,等我哪天脑子又进水了,再让您给我做画师好了。”

    “爷的耐心可好了。”四爷伸手接过小七还未装裱好的画作,漫不经心地应了句,便认真地点评起了小七的画作。

    就四爷的鉴赏眼光来看,小七的画技还很是稚嫩,但是构图却很是精巧,小七很巧妙地利用几缕清浅的粉黛色墨勾勒出了尔芙独有的那股子娇羞的媚态,让这幅画更具美感,更富有欣赏性。

    “画的很不错,看来是有认真练习。”四爷抬眸看了眼忐忑的小七,笑着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笑容,他很了解小七这会儿的心态,还记得他小时候,也是这样拿着自己个儿最自信的文章,跟着一众兄弟和师傅去给皇阿玛点评,但是每每这个时候,得到皇阿玛肯定、表扬的,只有他二哥太子殿下胤礽,而被忽视的他就被难以言说的落寞和孤寂吞噬了。

    为了不让孩子感受到他昔日的痛苦,他尽量注意着每个孩子。

    想到这里,他想起了今个儿收到的那封信,笑着看了眼尔芙,轻声提议道:“过些日子,爷打算领着你和小七去庄子上钓鱼,你好好准备准备吧。”

    “爷,我就不去了吧。”尔芙闻言一喜,随即摇了摇头道。

    她抬手轻抚着仍然平坦的小腹,她这胎的胎像不好,就算府中通往庄子上的路是齐整的官道,但是坐着马车过去,还是会有轻微的颠簸,她实在不愿意为了这点小乐趣就拿肚子里的孩子冒险。

    “你先准备着,爷也不是说现在就领着你去,怎么都要等你的胎像彻底稳了,而且这次你不跟着爷去,怕是你会后悔的。”四爷明白尔芙心底的担心,但是这次他想要领着尔芙去庄子上钓鱼,可绝对不单单是一次简单的郊游而已,一直都在江南游学的弘轩回来了,他相信尔芙是很惦记这个已经走了好些日子的孩子,这么难得的见面机会,他不会让尔芙就这么放弃了。

    当然,他也是考虑尔芙实际的身体状况才决定下的。

    他回来的时候就特别询问过胡太医了,其实尔芙现在的胎像,远不如尔芙以为的那么严重,比起寻常孕妇来说,她的身体是很正常的,一般的走动、出行都没有问题,只要略微小心些就可以了,但是尔芙似乎还没有办法熬过心理阴影,这就需要时间来慢慢调整了。

    “到底是要去做什么呀?”尔芙有些不解的追问道。

    前些日子的九九重阳节一过,康熙老爷子就领着几位已经成年的皇子去盛京祭祖去了,京中就留了太子胤礽和三皇子胤祉、四皇子胤禛监国主政,这本应该是四爷大展风采的好机会吧,她实在想不明白四爷为什么非要在这样的一个时间出京去庄子上钓鱼,难道钓鱼比打理朝政都要重要,还是说四爷在朝中受人排挤,所以才想要暂避锋芒呢!

    她不解地看着四爷,眼中闪烁着对四爷的担忧。

    “别瞎想,爷就是看你这些日子都没有什么精神的样子,便想着领你出去走走,也算是散散心,这样对你和孩子都有好处的。”四爷察觉到尔芙的担心,笑着安抚了一句,又叫了小七一块,拉着尔芙就往花园里走去。

    他以前就知道尔芙不喜欢掺和进府里的繁杂人事关系,所以成日将自己关在小小的西小院中,这次将尔芙接回府前,他为了能让尔芙过得更自在些,特地请人从各地淘回来不少小个头的奇石,将小小的后院布置成了一个精巧的微型花园。

    别看这花园小,但是花费不小。

    四爷用自己个儿私库的银子承担了这笔花销,他还没得到尔芙的奖励呢,他怎么会就甘心做这样无声的付出,难得今个儿有时间,他自然要好好和尔芙展示展示自己个儿的心意了。

    尔芙自然不知道四爷心里的小算盘,她穿着一袭厚重的云锦华服,头上顶着压死人的发饰,脚下踩着不好走路的花盆底绣花鞋,脸上还扑着厚厚的脂粉,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泡个澡,然后好好歇息一会儿,哪里会想要去花园赏景,她不情愿地被四爷牵着手,边往外走边不耐烦的发着牢骚道:“哎呦,我晌午的时候就去过了。”

    “晌午的美景和傍晚的美景,自然是不一样的。”四爷含笑解释着,对着另只手牵着的小七眨了眨眼睛。

    小七表示她真的好喜欢这样有额娘、阿玛陪伴的日子,所以一得到四爷的暗示,她便也耍赖、撒娇地伸手抱住了尔芙的另一条胳膊,娇声道:“额娘,您就陪小七和阿玛去花园走走吧。

    花园里的花好漂亮,听人家说,经常看到漂亮花草的孩子就会变得更漂亮,额娘也希望小七变得越来越可爱吧!”说完,她就抱着尔芙的胳膊轻轻摇晃着,脑袋瓜儿还不自觉地在尔芙的胳膊上蹭着,如同讨好主人家的小土狗似的。

    实在拗不过四爷和小七的夹击,尔芙只得认命道:“好了,你快下去,别抱着额娘的胳膊就不撒手,你可已经是大孩子啦,额娘可禁不住你这么折腾,额娘跟你阿玛和你去就是了。”说着话,她就将被小七紧紧抱着的胳膊抽了出来,伸手拉住小七嫩呼呼的小手,又将四爷拉到了小七的另一侧,将小七另外一只手交给了四爷牵着,三个人排成一个凹字形的迈步往后面的小花园走去。

    温馨、甜蜜的气氛,萦绕着四爷和尔芙周遭。

    苏培盛和丫儿等人都很是心有灵犀地将这个难得的独处机会,留给了三个主子,躲到一旁去闲聊天了。

    刚刚还耍赖不肯来的尔芙,一进到花园就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满含花香的空气,快步往花丛中间那条洁白如雪的鹅卵石小路走去,四爷笑着看着这样孩子气的尔芙,柔声打趣道:“怎么样,呼吸呼吸外面的空气,觉得人都清爽多了吧!”

    “嘁!”尔芙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刚想要说几句反驳的话,便脑洞大开的想到了她在现代看过的那些综艺节目,带着几分坏笑地看向了身侧的四爷,柔声建议道,“这般凹凸不平,却又圆润无比的鹅卵石小路就该要光脚走在上面,那感觉才是真舒坦呢,不但解乏,又能疏通经络,便如做按摩一般享受,只是我现在怀着身子,小七又还是个小孩子,这好好的享受,怕是只有四爷这位大丈夫能享受到了。”

    说着话,她就蹲下了身子,作势要脱下四爷脚下的长靴。

    四爷见状,急忙俯身阻止了尔芙的动作,轻声劝说道:“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你这身子可不能做这么危险的动作。”

    “那是什么危险!”尔芙不依不饶的说道。

    那副嘟嘴较劲的模样,好似她不脱下四爷脚下的靴子就不肯起身的样子,弄得没法子的四爷,只好任由她褪去自己个儿的靴子,光脚站在了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小路上,伴随着他脚下的靴子被褪去,一种别样的刺激,席卷了他的全身上下。

    哪怕是隐忍度极高的四爷,也情不自禁地倒吸了口冷气。

    看到眼前尔芙嘴角越来越大的笑容,四爷自然很快就明白尔芙故弄玄虚的恶作剧了,他艰难地迈步来到尔芙和小七的身边,伸手接过尔芙拎在手上的靴子丢到上房的后廊台阶下,一把揽住笑着的尔芙,沉声问道:“你这个妮子,你就是存心作弄爷的。”

    “哪有,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奇妙、很舒服呢!”尔芙连忙道,她可是见识过四爷折磨人的手段,明知道她最是怕痒,还用鹅毛刷搔她的脚心,明知道她最是怕苦的,还故意喝完苦苦的茶,然后吻她……总之是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的法子都有,她真是连半点抵抗能力都没有,虽然她现在有了身孕,有好些法子是四爷绝对不能用的,但是她还是不认为能斗得过老谋深算的四爷。

    已经适应了脚下痛感的四爷看着尔芙眼底的求饶,勾了勾唇角,躲开小七的注意力,贴在尔芙的耳畔,低声说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等你生过孩子,爷领着你一块感受,希望你也能喜欢这种舒服。”

    “才不要,妾身是女儿家,哪能将脚露在外头呢!”

    “那有什么关系。

    你看现在,这花园里,不就只有咱们三个人,到时候爷就领着你自己个儿过来,连小七都不叫,不就不怕旁人瞧见了。”四爷坏笑着,故意压低声音的恐吓着,他可不会那么恶趣味地折腾自己个儿喜欢的女子,不过至于在其他的地方,她倒是可以考虑好好惩罚惩罚这个仗着有孕就搞怪的小妮子。

    尔芙还不知道四爷这个大男人会这么小心眼儿,见四爷还有心调侃自己,想来也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小小松了口气,更加勤快地取过了四爷丢回廊下的靴子,伺候着四爷穿好,一副很心疼的提醒道:“现在天气凉了,就算有阳光在头上,这鹅卵石摸起来都是冰凉凉的,爷可不能这么贪凉,还是等以后天气暖和些,再光在在这里走走吧。”

    “难得你还知道心疼爷。”四爷笑着替尔芙抹去发间的花瓣,低声说道。
安徽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