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其一,自然是傍内务府的大腿。

    不过这个方案,毓秀姑姑才一提出,尔芙就出言反对了,倒不是说她思想多么高洁,不愿意占国有资产的便宜,实在是内务府的采购价格是她这样一个小小的亲王福晋承受不起的超高价,那加价三五倍都得算是内务府那些大佬们响应康熙老爷子的号召节约了,真是将采购这事委托给内务府负责,用不了三次,四爷府就得清盘破产了。

    毓秀姑姑给出的第二个建议是彻底裁撤采买上的人手,将府中采买之事委托给各地产业管事负责,再由水路送过来,这个方法的最大优点就是能更好地完成府里给出的采买清单,但是弊端就是各处产业的管事未必就能做到不贪不拿,最后很可能造成更大的资产流失,所以关于这个方案,尔芙略微想想就摇头否决了。

    一来是因为本来府中各地采买的人手就已经和各处产业管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亲眷关系了,这种安排,无非是掩耳盗铃,虽然是不需要府里在给各地采买划拨银两,但是府里在各处的产业就要进入入不敷出的境地,尔芙从来不曾小看人的贪心,一旦采买的权利,落到这些掌管产业的管事手里,应该没有几个人能守住本心。

    二来,府里安排到各地的采买,必然不甘心丢掉到手的油水,很可能会联合起来找她这个嫡福晋的麻烦,她倒是不觉得这些采买联合起来就能威胁她的地位,但是她不愿意增加不必要的麻烦,所以……

    毓秀姑姑连着给出两个建议都遭到了尔芙的否决,却并不觉得意外,因为前两个改革方案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而她想出的第三个办法就比较靠谱了。

    那就是将采买这事连人带差事都外包给遍布各地的便利坊。

    便利坊是明里是四爷的私产,其实东家是尔芙,这件事府里知道的人不少,却没有人敢轻易点破,而将采买人手统统打包转手给便利坊,也就不会闹出底下采买暴动的事情来,便利坊又是直接对百姓服务的一种连锁杂货铺,控制成本是最擅长的事情,也就不需要担心价格虚高的问题,同时掌握住采买的源头,也便于尔芙更好掌握府中中馈,这绝对是一件一举三得的事情。

    正如毓秀姑姑的信心满满,尔芙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出拒绝的理由,只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她贸然插手采买这摊事,杜嬷嬷心里会觉得不痛快,所以她也没有说到底要从何时开始这种改革,便让毓秀姑姑先回去休息了,自个儿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对着一叠罗纹纸勾勾画画,想着如何能更好地将采买这件事不伤害任何人利益的进行改革。

    只是这注定是个不可能的事情,任何改革都是会到伤害一些人的利益,这是亘古不变的事实,顶多就是将这种损害降低到最低,低到什么程度,那就需要聪明人想办法了,尔芙自认自己不是个聪明人,所以她完全没有想过一己承办这种事关改革的大问题,琢磨着等四爷那边清闲些,便将这件事交给前院那些学识渊博、见多识广的幕僚去处理。

    抱着这样的想法,当四爷晚上回到后院用膳的时候,她抽空就提出了自个儿想要改革采买方式的决定,而素来讲究节俭为本的四爷,自是不会反对这种有利于府中开源节流的手段,大包大揽地将这个事就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四爷府的采买改革,终于定下了基调。

    ——一切以省钱为主。

    “稍后就让人将这册子给前院的戴铎戴先生送过去吧。”甩锅成功的尔芙心里轻松了不少,脑子也活络起来,各种点子就如同雨后春笋般钻了出来,她忙活活地钻进书房,勾勾画画地折腾了有一个多时辰工夫,笑眯眯地拿着一叠罗纹纸交给诗兰去装订,转身对四爷说道,别看她不善于治家,也不善于勾心斗角的宅斗生活,但是她却是个有见识的嫡福晋。

    她来自现代,尔芙从小到大看过那些多连锁商场的铺货方式,她虽然做不到分毫不差的复制出来,照猫画虎,模仿个大概其,还是能做到的,便如她在各地设立起来的便利坊一般,那就是一个微缩古代版的连锁商场模式,她勾勾画画这么久,忙活地就是这种铺货经营的方式,尽量清晰明确地写出来,她相信戴铎那些幕僚一定会根据这些铺货方式,安排出一个最适合四爷府的采买办法来。

    至于说,这种采买改革会不会伤害到掌管采买的杜嬷嬷一派的利益,那她也没有办法事事周全了,不过她还是打算在改革前就给杜嬷嬷通个风,免得杜嬷嬷觉得自个儿过河拆桥,毕竟杜嬷嬷是最先投诚她的管事嬷嬷,一旦采买的事情都外包给便利坊负责,那杜嬷嬷手里的权利就再也比不上同级的其他管事嬷嬷了。

    务求将采买改革做到尽善尽美的尔芙,想到了权力交叉。

    之前,府里各处都有管事嬷嬷负责,但是这些管事嬷嬷的权利太大,除了她这个嫡福晋和四爷有权干涉外,便是府里其他女主子都没有资格掺和其中,致使各处管事嬷嬷的日子过得比一般侍妾格格还要更滋润,底下人更是争相讨好,既然她已经动了杜嬷嬷的蛋糕,便不在乎给其他管事嬷嬷都上一道绞索控制。

    权力交叉,让各处管事嬷嬷互相监督,彼此之间形成制约,那么她这个嫡福晋就更轻松些了,便如现在的毓秀姑姑和秦嬷嬷之间的制约一般,毓秀姑姑负责杂务和库房,秦嬷嬷亦是如此,二人一人占着管事嬷嬷的名头,做事更加名正言顺,一人占着是德妃娘娘亲信的名头,不好轻易得罪,所以两人形成了权力制约,显然府里杂务和库房的管理,更加正规了些,如果将这种权力交叉推广开,那各处都会更加井然有序,管事嬷嬷也不好再凭借一己好恶,做出不合规矩的事情来。

    不过和采买改革一样,全府上下的势力改革,更不容易操控,对府里的日常影响,也会更大些,所以这件事必须要等到她和府中众女都随着四爷去圆明园避暑的时在进行,圆明园和四爷府这边,没有太多交集,人事自主,由内务府分摊安排,这样就算是府里乱起来,也不会影响到众人的日常生活。

    而为了防备影响过大,她就必须将府里主子都尽量带走,尤其是四爷那一连串出生的小娃娃们,偏偏圆明园到处都是清溪水流,对于这些连路都走不利索的小孩子太危险,这样要带过去伺候的宫婢就要大大增加,总之是一件很麻烦、也很琐碎的事情。

    原本已经准备地差不多的出行人员名单,又要重新拟定,掌管府中人事安排的桂嬷嬷,从尔芙的态度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不过长久以来的惯性思维,让她并没有意识到尔芙正摩拳擦掌地要给各处管事嬷嬷搞事情,所以略微狐疑片刻,便也就安心配合尔芙挑选合适的人手,增添出行人员名单去了。

    这样一来,反倒是没有人注意玉洁一家人入京的事情去了。

    就在四爷府阖府上下要前往圆明园避暑的前一天,已做妇人装扮的玉洁给正院送来了请安帖子,明明已经是午后时分,正要简单小睡片刻的尔芙,一看到玉洁递过来的帖子,还是让诗兰去府外接人了。

    入府多年,玉洁等几个人陪着她从入府开始,一步步在府里站稳脚跟,这份感情是尔芙做梦都难以忘记的,只不过随着玉洁等人年岁渐长,她不愿意玉洁等人好好的年纪就在府里这样蹉跎下去,这才挑选了合适的夫家,将她们一个个地嫁出去,难得有机会见一面,她怎么可能因为一次小睡就错过呢!

    想想,她和玉洁等人也是多年未见,还有点小激动呢!

    激动地坐立难安地尔芙,笑着坐在了妆台前,她那时候最喜欢清丽如水的清秀打扮,加之因为四爷的偏爱,致使府里想要找个颜色鲜艳些的女子瞧瞧都难,如今想想,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不过随着年纪越长,心理年龄越来越大的尔芙,已经很少在正式场合穿着的那般清丽素雅,今个儿要和玉洁那丫头见面,她打算重温一下那时的打扮。

    “将柜子底下压着的那身白底淡蓝色折枝梅纹的大襟旗装给我找出来,另外再替我找套素银镶宝的头面过来。

    诗兰,你替我梳个精巧些的发髻。”

    尔芙笑着吩咐几句,便自顾自地从妆匣里,摸出了一对镶珠耳坠,放在了旁边,打算等着一会儿梳妆打扮好就戴起来,只不过还不等她这边梳妆打扮好,四爷就不知道被哪阵风给吹了过来。

    瞧着富贵平安牡丹屏风前的尔芙,四爷怔住了神,他随手拿过妆台上放着的那对镶珠耳坠子给站在屏风前臭美的尔芙戴好,随口问道:“今个儿怎么打扮得这般清秀?”

    “不好看么,会不会看着有些装嫩了?”尔芙听四爷的语气有些诡异,慌里慌张地跑到人高的穿衣镜前站定,左照右照一番,却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随即满脸迷茫地抬头问道,难道是她的审美和古代人不同,所以她这种打扮怪怪的,可是也不会啊,明明那时候四爷很喜欢她这样清秀淡雅的打扮,不然府里也不会吹起一股仙女风了。

    四爷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替尔芙扶正了鬓边略有些歪斜的镶蓝宝半月形镂空雕缠枝花纹的银簪,贴在尔芙的耳边,低语道:“当然不是,尔芙到什么时候都是如此娇俏动人,只是好久没曾看到尔芙如此装扮,猛然一瞧,有些惊讶罢了,倒是尔芙今个儿怎么会想要做如此打扮呢,该不会是有什么旧人来给你请安吧!”

    没有女人是不喜欢听好听话的,尤其说这话的人是她最心仪的男子,尔芙听完就笑弯了眼睛,她扯着一角袍摆,点着脚尖,微抬着有些重的脑袋瓜儿,转了个圈儿,笑眯眯的柔声说道:“四爷真聪明,玉洁那丫头递了帖子来给我请安了。”

    “她不是随丈夫去了江南道上么,怎么突然回来了!”四爷扶着还打算臭美的尔芙到堂屋里坐定,一边接过诗兰奉上的热茶,一边有些奇怪的问道。

    尔芙闻言,脸上的笑容一敛,低声说起了采买上的人以次充好的事情,她实在没脸说起自个儿跟前出去的宫女会做出如此事情,不过却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识人不明,说到最后,她又担心四爷会误会她存心包庇玉洁一家人,忙解释道:“玉洁进府请安,我不好不见见她,但如果她和她的亲人有贪墨公中的事实,我也不会包庇她们一家人的。”

    “她既是你身边出去的人,你就该对她多几分信任,也许就如毓秀姑姑所说,她不过是无可奈何之举,你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是对的,但是你也不能不顾及着你和她之间的主仆情分,便是她真有贪墨公中的事儿,还是该给她个机会。”四爷知道尔芙和玉洁冰清几个婢女的感情深厚,自然不会将往日的严苛作风带到家里来,他见尔芙有些慌了,笑着安抚道。

    “那我就先替玉洁谢谢你这位主子爷了。

    不过你说得对,我该相信我身边出去的人,她不是那般眼皮子浅的人,兴许这事是事出无奈、事急从权,但是若是她真的做出贪墨公中的事情来,我不会轻易放纵她,我会替她赔上公中的损失,再免了她和她家里人的差事,放她们自由,也算是全了我和她之间的这场主仆情分。”听完四爷的话,尔芙心里安稳了许多,她略微思考片刻,笑着说出了她的想法。

    她这话不是说出来敷衍四爷的,她本就是这样打算的。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pk10代理网址 江苏快3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