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除此之外,她还特地吩咐小生子准备些糖浆,又让诗兰去冰窖将她去岁秋末存下的红果都找出来,亲手弄了几串冰糖葫芦。

    尔芙就这样满头大汗地捧着准备好的冰糖葫芦回到了上房里。

    前院,四爷并没有亲自进宫,而是让苏培盛往宫里跑了一趟,他则是一直盯着时间,估计着时间差不多就领着还在和戴铎研究如何将户部在外那些欠款收回来的李卫回到了后院。

    “奴才李卫请福晋安,福晋吉祥。”李卫进门就规规矩矩地打了个千儿,问安道。

    他虽然很怀疑尔芙是穿越同乡,但是考虑到他和尔芙迥然不同的身份,他并不想和尔芙有任何牵扯,甚至表现得更加矜持守礼,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引得尔芙主动找上他,这牵扯到皇室的事情里,那稍有不慎就会连带着满门九族一块倒霉的大事,他很珍惜他现在的亲人家眷生活,所以他更是要小心谨慎了。

    事实证明,他将自个儿隐藏得很好,尔芙根本没有发现他是穿越同乡这件事,也没有想过穿越同行里有异性的存在,她上下打量了李卫两眼,微微颔首道:“李大人不必如此多礼,快请坐下说话吧!”

    说完,她就让诗兰将内室里正在重新梳妆的玉清叫了出来。

    李卫又是一礼,这才有些拘谨地站起身来,却并没有如尔芙所说那样落座。

    他并不是个认不清身份的人,尤其是他才穿越来的时候,直接穿越成了吃饱就知道睡的奶娃娃,这些年过去了,他也就完全适应了皇权统治下的封建社会,不会搞什么平等,即便是在现代,真正意义上的平等,亦是完全不存在的。

    倒是四爷见李卫很是拘束的样子,微微笑了,抬手道:“在你福晋主子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放松些吧,将那些虚礼都丢下,赶快坐下说话吧,仔细惹你福晋主子不高兴,到时候爷可不会帮你求情。”

    四爷话音落,玉清也已经落落大方地来到了堂屋。

    她先是对着还在和李卫说话的四爷和尔芙行了标准的万福,又对着李卫甜甜一笑,这才夫唱妇随地坐了下来。

    几人说着话,诗兰就过来询问要在哪里摆饭了。

    一顿不够奢华,却足够丰盛温馨的午饭过后,本来尔芙是打算留玉清在府里小住几日的,不过考虑到玉清现在身怀有孕,她就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是她还是收拾出了足足两大箱小七和弘轩之前穿过的小衣裳给玉清带回去,这些小衣裳都是小七和弘轩穿过几次就被收起来的,洗一洗和新的没两样,也足够柔软服帖,最是适合才出生的小婴儿穿了。

    侧门口,尔芙拉着玉清微凉的手,不放心地交代道:“我这往常出府不容易,你现在的身子也重,要是有事就直接让人找玉洁就好,别太勉强自个儿了。”

    说完,她又敲打了李卫几句,免得李卫被外面那些女人勾搭去,这才放二人离开。

    尔芙和四爷回到上房里,她还是紧紧蹙着眉头,一副很担心的样子,看得旁边的四爷都忍不住笑了,满是调侃的开口道:“你这模样真是像极了为自家女儿操心,不过爷却觉得你有些白费功夫了,玉清是个聪明人,李卫待她也好,怎么可能会在她怀有身孕的时候胡来呢!”

    “我也不想乱想,可是想想玉洁的事儿,我就觉得心里头没底。”尔芙苦着脸道。

    “玉洁的事是特例,你看玉清和玉冰她们出嫁以后,不都是过得不错么!”

    “嗐……”尔芙闻言,又是一叹气,不过她却还是努力地笑了笑,因为她实在是不想因为她自己一个人的坏心情就影响到四爷和其他人的心情,所以她转移话题地提起了乌拉那拉氏媚儿的事儿。

    媚儿,进府就是侍妾,哪怕是爆出有孕的好消息,四爷也没有想给她升位分,这眼瞧着就要过去前三个月的危险期,不管怎么说,总该给媚儿提提身份,不然等到媚儿肚子里的孩子落了地,这脸面也不好看。

    四爷听完,沉默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同意了尔芙的建议。

    “左右她的份例是按着格格的份例,也不差一个名分了,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吧。”四爷无所谓地说着,连亲自过去走一趟的想法都没有,这倒是让尔芙有些微酸的心情好了不少。

    随后,她又和四爷说了说京郊田庄上的那个挺有意思的庄头韩庄头。

    对于韩庄头这个人,四爷也有些印象,他捋着颌下的青须,若有所思的敷衍道:“韩庄头那人是有些小聪明,但是还算本分踏实,做事也还算尽心,正好你也打算将府中宫婢仆从荣养的地方定在那里,倒是不怕他会不尽心照顾那些老人儿了。”

    “嗯,那就让他专门管着这摊事吧,但是他家的孩子就不能再进府伺候了。”

    “这都是后院里的事儿,你自个儿决定就好。”四爷无所谓的说道。

    尔芙见四爷‘这也说你自个儿决定就好,那也说你自个儿决定就好’的应付自个儿,登时就有些不高兴起来,加之佟佳氏往四爷房里塞人的事儿,脸色就更难看了,正当她琢磨着是不是要不要和四爷大吵一架的时候,小七就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了。

    她瞧着脸上带着轻纱帕子的小七,有些不解地问道:“你这丫头在玩什么呢?”

    “额娘,您看!”小七小心翼翼地掀开脸上遮着的帕子一角,指着嘴角位置的一颗小痘痘,哭丧着脸道。

    没有姑娘是不爱美的,而小七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尔芙见小七因为小痘痘大惊小怪的样子,好笑地摇了摇头,但是笑过之后,还是让诗兰将太医调试好的养颜膏找了出来,细细交代好用法,叮嘱小七千万千万不要将脸上的痘痘抓破、挤破,又让人取来清水给小七洗脸,将药膏仔细地抹在痘痘上,这才松了口气地重新坐回到位子上,轻声说道:“稍后我让生公公给你准备些清爽可口的饭菜,免得你脸上的痘痘越来越严重。”

    “额娘真好。”养颜膏涂在痘痘上凉丝丝的,小七很是好奇的垂眸瞧着手里小巧精致的鹅颈瓶,笑着说道,同时往自家额娘的身边凑了凑,她很喜欢自家额娘身上淡淡的清香味道。

    尔芙故意装作很嫌弃似的地推了推越来越凑近自个儿的小七,淡淡笑着。

    “额娘,刚刚玉清姐姐来,您怎么都不叫我,我好想念玉清姐姐。”小七倒是根本不当回事,她笑眯眯地凑回到尔芙的身边儿,搂着尔芙的胳膊,继续撒娇道。

    “你不是要跟着孙嬷嬷学规矩么,左右这次玉清回京要留在京里几年,甚至更久,你有大把机会和你玉清姐姐亲近,我又何必去打扰你跟着孙嬷嬷学规矩,要是引得茉雅琦也一块过来,那场面得是要多尴尬呢!”尔芙勾指敲敲小七的脑门,压低声音地回答道,同时还不忘丢给四爷一记白眼,都是这个臭男人,非要让她多照顾着茉雅琦些,想想茉雅琦每天和小七在自个儿跟前争宠的样子,她就从心里往外腻歪着。

    显然,四爷并没有忽略掉尔芙那不算太明显的白眼儿,他略显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找了个借口就领着王以诚两兄弟回前院继续忙碌了。

    因为康熙帝将户部重新交回到他的手里,他要操心的事情是越来越多了。

    这次他将李卫召回京,便是想要李卫动用自个儿的聪明才智帮助他搞定那些拖欠户部银两的官宦权贵。

    正院里,尔芙和小七一块送着四爷出门,便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她一边安排宫婢收拾着堂屋里那些通过的茶碗,一边扭头和小七说着体己话,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裁剪新衣的事儿,她拉着小七来到书房的书案后,从暗格里翻出那叠四爷亲手绘制的花样子,挑选出两张合适的花样子,直接就往针线房的方向走去。

    针线房的管事嬷嬷是刘娘子,这是尔芙从绣娘里提拔出来的自己人。

    虽说现在针线房是由李荷茱李侧福晋打理,但是李侧福晋并没有调整针线房的人手安排,刘娘子亦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她远远地瞧见尔芙过来,便放下手里做了一半的绣活,直接迎了出来,满脸堆笑地询问道:“福晋,您怎么得空过来,您有事让诗兰她们过来叫奴婢一声就是了!”

    “左右我也是闲着,只当是散步了。”尔芙笑着摆摆手道。

    说话间,尔芙和小七就已经随刘娘子走进了专供绣娘做绣活的绣房里,一溜三间的大开间里,十几个绣娘都在忙活着,手里头都有着做不完的活计,五颜六色的绣线如同彩星似的点缀在房间各处,她左右瞧了瞧,好似也唯有刘娘子手里的活儿少些,便直接叫着刘娘子去旁边的偏房里说话去了。

    其实刘娘子的绣技超好,一手苏绣工夫,比起宫里伺候的绣娘都不逊色分毫,原来绝对是针线房里最忙的一名绣娘,只不过因为她得了尔芙的看重,其他有资格自个儿挑选绣娘的侧福晋们担心尔芙会命她在自个儿的衣裳上动手脚,所以就舍弃了她这位绣技精湛的绣娘,选择了其他的绣娘,而其他那些不够资格自个儿挑选绣娘的格格不敢那么张扬地和尔芙同用一个绣娘,这才让刘娘子有些清闲了。

    尔芙坐下来,还不等宫婢将热茶奉上,便从袖管里掏出那两张精心挑选出来的花样子,对着刘娘子轻声吩咐道:“我打算用这个花样做一身粉白色的对襟旗装和明紫色的半长无袖褂子,另外再给小七多置办几套新衣,她这个年纪,正是该打扮的岁数,料子就由你自个儿决定,花样素雅些,只在袍摆和领口、袖口等位置点缀些就好,别弄得太复杂了。”

    “奴婢都记下了。”刘娘子一手拿着册子,一手拿着笔,速度飞快地记录着。

    交代好这些琐碎事以后,尔芙又仔细地问了问针线房这些日子的动向,刚想要起身离开,李荷茱李侧福晋就领着近身宫婢忙活活地赶过来了。

    “妾身请福晋安,福晋吉祥。”李荷茱一到针线房的小院就直接奔着偏房过来了,才进门,还不等尔芙开口说话就满脸堆笑地屈膝见礼道,同时还偷偷瞟了眼起身冲着自个儿见礼的刘娘子。

    “坐吧。”尔芙指着下首空着的绣墩,含笑让道。

    “福晋姐姐,您今个儿怎么会这么闲在呢,有空来针线房这边溜达!”李荷茱告了声谢,坐在了尔芙下首的位置,一边四下打量着,一边带着几分试探的开口问道。

    看来是她和小七突然出现在针线房里,让这个好不容易有机会插手中馈的李荷茱李侧福晋担心起来了,尔芙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一派温煦,她笑盈盈地指着桌上还没来得及收拾起来的花样子,说道:“我这不是特地过来让刘娘子给我裁剪两件新衣么,你放心吧,料子不会动用针线房的库从,我稍后就会让宫婢送过来。

    倒是你,怎么这会儿过来了?”说着,尔芙故作不解地反问了一句。

    被问到头上的李荷茱李侧福晋先是一怔,随即学着尔芙的样子,笑着扯了扯身上的旗装,有些羞涩地垂眸说道:“妾身亦是过来找刘娘子帮忙裁剪新衣裳的,这不换季是真不觉得自个儿发福,妾身昨个儿将去岁的秋装找了出来,一试才发现,之前那些旧衣裳都不合身了!”说完,她还很羞涩地扯了扯袍摆,好似在遮挡腰间越来越多的赘肉。

    她虽然不是个贪权的人,但是她却不喜欢这样被当贼似的防范着,左右她想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何必在留在针线房这边,引起李荷茱李侧福晋的误会呢,所以她掩唇笑笑,丢下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便直接领着小七往其他地方去了。

    因为尔芙太着急离开,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李荷茱和刘娘子桌面下的那点小互动。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彩票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论坛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