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1754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好像请不请她来的结果,都是相差无几。

    就在尔芙打算说出自个儿决定的时候,一直沉默中的四爷开口了。

    他如此说:既然你打算请所有妯娌来园子里聚聚,不好例外。

    尔芙笑着点点头,刚要说话,四爷继续说道:“放心吧,那天太子也会过来,便是她不顾及自个儿的脸面,总不会不在意太子的脸面,即便是心有不快,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来。”

    说完,四爷就将一张比较特别的大红洒金请帖摆到了尔芙面前。

    太子妃瓜尔佳氏。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尔芙却写得很是艰难,一会儿工夫,将请帖写好的尔芙,伸手将请帖交给了对面而坐的四爷,她明白四爷的意思,太子妃到底还是太子妃,不同于其他妯娌的身份,不能让前院管事安排小厮将请帖送过去,而显然四爷是打算亲自做这个信使了。

    同时,她也明白四爷愿意成为这个信使的原因。

    无非是四爷不想给太子妃瓜尔佳氏为难自个儿的机会而已。

    四爷于太子妃而言,他的身份是外男,轻易不能和太子妃私下接触,他要送请帖过去,必然是将这份请帖先送到太子的手里,这份请帖在太子手里过一道,到时候太子妃不论是否来赴宴,总归是要给太子一个面子的,也就自然而然不能趁机闹事了。

    “请帖写好了,你再看看有没有漏掉什么人。”尔芙压下心里的颇多感慨,对照着大嬷嬷留下的那本名册一一写好请帖,将已经摞得足有一尺高的请帖往四爷跟前儿推推,笑着说道。

    俗话说得好:宁落一村,不落一人。

    她是这一众妯娌里最不爱凑热闹的人,难得张罗办次赏景宴,一定要格外小心谨慎,不然这要是疏忽得落下了哪府的福晋、侧福晋的,那岂不是平白无故地得罪人,那她辛苦操办这场赏景宴又是为了什么呢……

    四爷也知道这种事要格外谨慎,倒是也没有拒绝尔芙安排给他的活计,他将一摞请帖摆在身前,一摞摞地分着,很快就按照数字兵团的排序清点好了其中的一部分,随后他又翻看了下宗室里的其他各府请帖,确认没有任何疏漏之后,这才让苏培盛和诗兰两人帮忙将请帖一份份地装进了信封里。

    一场让人回味无穷的宴会,之前需要做好的准备颇多,下帖子就是其中一桩小事而已,虽然也算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但是相比起其他需要准备的事情来看,便有些不值一提了。

    比如招待宾客的厅堂布置情况,比如招待宾客的各种菜单的设计……

    尔芙这次要举办的宴会,又是一场更加麻烦的赏景宴,除了那些常规性的准备外,还要在各处都安排好供宾客小憩歇脚的花厅暖阁,而且圆明园里的湖泊颇多,她又特别邀请了各府的小孩子们来玩耍,所以还要安排好水性尚佳的宫婢伺候,免得发生一些谁都不愿意发生的危险。

    作为四爷府的女主人、嫡福晋,这些事都需要尔芙去细细安排。

    虽然她也可以大撒手地将这些烦心事交给宫婢仆从去负责,也可以将这些苦差事分摊给府里的侧福晋去准备,但是她实在是不放心让其他人主动这些事,也怕乌拉那拉氏等人趁机做什么手脚坑她,所以她就只能自个儿忙碌了。

    当然,她也就是坐在牡丹台里动动嘴儿而已,那些动手的活计都有宫婢们呢。

    不过即便如此,随后的几天里,她也显得特别忙碌。

    因为毕竟有些事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还是要她亲自去实地指挥,而一些布景上的问题,她也需要一一过去验收。

    而在这所有的准备里,最让尔芙觉得心塞的就是设计菜单这件事了。

    圆明园有一个特别豪华的膳房,在这里当差的大厨,那都是苏培盛从御膳房精心挑选出来的能手,各个都有一些拿手绝活儿,但是这一个地方的高手太多,也就容易造成互不服气的顶牛现象,尤其这又是一次能够在各府主子跟前儿大大露脸的机会,尔芙还没去膳房走上一遭呢,膳房里这些本就互看不爽的大厨就杠上了。

    今个儿,这位送上一道腊味合蒸。

    明个儿,那位送上一品飞龙汤。

    后个儿,便有另一位大厨送上一道东安子鸡。

    三天的时间里,尔芙每日的份例菜单上就没有出现过一道重复的菜品,也没有一道菜品是出自小生子的手,连午后的果盘点心都被膳房这些大厨一力承包了。

    天天品菜,日日品汤……

    这让一向吃惯了家常菜的尔芙和四爷等人别扭坏了。

    好在这些菜都做到了色香味俱全,便是尔芙他们都有些吃不惯这种摆盘精致、分量比较少的珍馐美味吧,却也不会觉得难吃,但是一天两天的还好,时间一旦长了,四爷这张脸就难免露出了几分嫌弃来。

    又是一日清晨,早起天不亮就在庭院里练拳健身的四爷,舒舒服服地出过一身透汗,又痛痛快快地洗了个冷水澡后,穿着一身宽松舒适的细棉布褂子来到了堂屋摆着的饭桌旁,仅一眼,他这微微上扬的嘴角就彻底耷拉下来了。

    “这些人是闹起来没玩了吧!”他瞧着桌上摆得满满登登的小盘子,冷声道。

    对此,尔芙有些尴尬地挠挠头笑了。

    这堂屋地当间摆着的八仙桌上,竟然满满登登地摆满了巴掌大的小盘子,足足有二十几个,每个盘子里都摆着两块精致的点心,且每盘都不一样。

    有尔芙常吃的豌豆黄,也有四爷爱吃的栗子糕,但是这些小点心的造型却是格外不同,豌豆黄被做成了金丝菊的模样,每块有小酒盅的大小,朵朵盛开,栗子糕也做成了真栗子的造型,连栗子壳上的细微纹路都被精细地雕刻出来了。

    除了几样尔芙和四爷常吃的点心外,还有一些尔芙都叫不出名字的点心,分别被捏成了各种花卉鱼鸟等造型,味道好坏不说,但是却透着精致。

    这些精致的点心用到宴席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想来来园子里赴宴的宾客,也会喜欢的,但是要是日常吃用的话,那就显得过于麻烦了,起码尔芙不觉得这样的点心就比朴实造型的点心好吃,也不愿意一大早晨就用这些腻人的点心做早餐。

    与其费心费力地弄这些点心,还不如来碗小米粥配小笼包和炝拌小菜呢……

    好吧,尔芙就是这样没有追求的咸鱼。

    其实也不单单是尔芙不喜欢这样的早餐,四爷也不喜欢。

    他站在桌边,眼光森冷地扫过桌上的盘盘点心,最终丢下一句话走了:“爷没什么胃口,今个儿就不在牡丹台用膳了。”

    如果说,尔芙之前是不愿意打击膳房那些大厨们的积极性,也愿意忍耐他们互相较劲的种种举动,但是四爷这甩袖子就走的行为,真是刺激到尔芙了,敢情你一个大老爷们不高兴了就甩袖子走,这是在给谁脸色看呢,那肯定是给她脸色看呢,那又是谁害得她要看四爷的脸色呢,肯定是膳房那些个不安分的大厨们了。

    她有些不高兴地命诗兰将这些点心装回到食盒里,派人去请秦嬷嬷过来了。

    秦嬷嬷是府里内院的总管事,也是圆明园内园范围的总管事,平时府里主子们不过来的时候,圆明园这边儿有她的亲信负责料理园中的大小庶务,但是一旦她随同主子们过来避暑,这所有庶务就又由她负责了。

    而尔芙这会儿请她过来,也就是想让她控制一下膳房那边的开支问题。

    这一个早餐就弄出这么二十多种点心来,这是家里有矿呢,还是这些大厨们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呢,答案不是第一种,肯定就是后一种了。

    如此浪费,尔芙表示坚决不能忍了。

    一会儿的工夫,住在牡丹台不远处厢房的秦嬷嬷就过来了。

    尔芙示意诗兰将那满满登登的一食盒点心送到秦嬷嬷跟前儿,冷声说道:“膳房那边的大厨们实在是有些不成样子,你一会儿抽空过去劝劝他们吧,要是有不遵你命令的人,你也不必过来回禀了,直接赶出去就是。”

    “奴婢明白。”秦嬷嬷忙恭声应道。

    她能说她还没瞧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么……

    秦嬷嬷表示,她不能,她是一位急主子之所急,想主子之所想的好奴婢,她怎么可能做不到和主子们心意相通呢……

    她接过诗兰拎着的食盒走到外面,忙将诗兰拉到了旁边,低声问道:“咱们主子这是为了什么动怒呢?”

    “我说秦嬷嬷,您这还没瞧出来么,主子是心疼府里的银子如流水似的花出去了呢,您也不想想咱们主子平日里的菜单都是什么样的,这膳房那边的大厨将这样的早膳送过来,这不是自找倒霉呢么!”诗兰和秦嬷嬷的关系不错,她也不介意多说两句,笑着解释道。

    秦嬷嬷听完诗兰的解释,有些无奈地咧咧嘴儿,拎着食盒笑了。

    她有心进去和尔芙好好解释一番,这还真不是膳房伺候那些大厨浪费成性,这是各府摆宴前的惯例了。

    毕竟这各府当家的福晋又不是厨房里干活的厨娘,便是再精明的福晋,也未必能够了解厨上掌勺擅长的菜品,所以这厨房那边儿掌勺的大厨就会在摆宴之前自觉地将自个儿的拿手绝活菜做一遍给府里的主子们试菜,这也是方便主子们定下宴席餐单的一个不成文的惯例了。

    只是尔芙成为嫡福晋之后,四爷府没办过几次宴席,所以她不清楚这一点。

    再说,这圆明园膳房那边掌灶掌勺的大厨也是有点多,这才造成尔芙觉得这些大厨在故意炫技的错觉。

    秦嬷嬷站在廊下和诗兰将这些话简单说说,便拎着食盒去膳房那边儿了。

    不管是主子误会,还是主子故意挑刺,既然主子吩咐到了,她就要尽职地去提醒提醒膳房里当差的那些大厨们了,这早膳就送过去二十几样点心,也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至于尔芙那边能不能改变对膳房这些大厨们的想法,管她什么事儿呢!

    不过诗兰是个很尽责的好宫女,她从秦嬷嬷这边儿了解到这些事,那是一点都没有保留,统统告诉了尔芙,也让尔芙明白了这些大厨们的想法,但是尔芙也没有打算将去膳房找大厨们谈话的秦嬷嬷拦回来,因为她相信秦嬷嬷能拿捏好这里面的分寸。

    “你一会儿将膳房这几日呈过来的菜品都记录一下,我研究下菜单。”尔芙笑着点点头走到妆台前,一边让诗兰替自个儿梳妆打扮,一边吩咐道。

    而膳房那边,秦嬷嬷也确实将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

    她先是找到膳房的管事吩咐几句,又挨个将灶前忙活着的大厨敲打一遍儿,然后又安排厨房里帮忙的宫女挑拣出几样还算朴实的吃食装进食盒,将一份比较和尔芙心意的早膳送回到牡丹台,她这趟差事就算办完了。

    尔芙呢,用过一顿还算比较家常般的早膳,也坐在书案前忙活起来了。

    因为考虑到最近的气温颇高,她很是痛快地舍弃了大部分太过油腻的菜肴,又着重在饭后甜点的一栏里,增加了几道用冰制作的甜点,同时还将一些清爽可口的小菜也加到了正餐里,她勾勾画画忙碌有一个时辰,终于确定下了最后的餐单。

    八荤八素,有山珍、有海味的席面。

    尔芙在菜单上,舍弃了猪牛羊肉,选用鸡肉、鸭肉和鱼肉等比较清爽些的肉类,配合着正当季的新鲜蔬菜,和膳房大厨精心腌制的小菜,安排了一份特别适合夏日里食用的菜单。

    “这些用冰制作的甜品,怕是膳房那些大厨都不太了解,你一会儿叫着小生子一块过去,让他教会膳房当差的那些大厨们,另外再让膳房给四爷送些吃食过去,这位爷一口茶都没喝就跑去前湖那边和幕僚们议事了,也不怕饿坏了身子。”尔芙重新将菜单抄录一遍,这才将菜单交到诗兰的手里,低声吩咐道。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