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清妾 > 第八百二十四章

第八百二十四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八百二十四章

    行宫外。

    悬挂在马车两侧的灯笼微光,更衬得尔芙弱质芊芊。

    两位老大夫医术高绝,德行更是没的说,不然也不会舍弃权贵官宦人家的邀请,留在尔芙开的仁济堂里做坐馆大夫,他们本就欣赏瓜尔佳氏待人宽厚的性子,也佩服尔芙对穷苦百姓赠衣施药的行为,怎么可能会在尔芙为难的时候就撒手不管。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伸手扶起了尔芙。

    “侧福晋说着话就是打我们的脸了,您待我们这些大夫如何,我们心中有数,眼下您遇到难处了,咱们哪可能袖手旁观,若说要怪您,也只怪您不信任咱们,居然还让旁人送帖子来请咱们。”韩大夫年过六旬,子孙绕膝,性格越发随和,抛开问诊时候的庄重样子,私下就如同个顽皮的孩子似的,他笑着将袖管里的帕子递给尔芙擦拭眼泪,轻声打趣道。

    一旁站着的秦大夫,也是满脸真诚道:“咱们旁的不敢说,这把脉看诊的工夫,绝对不比宫里头的太医差多少,您就只管放心,咱们不治好了四爷的病,您赶着咱们走,咱们都不走,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有机会救下亲王一命,那可比救寻常百姓百人千人,还要更加有功德,再说谁不知道咱们四爷家里有个多宝娘子,咱们可得趁着这机会狠狠赚一笔呢!”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孤身一人的时候,受了再多委屈,也并不会委屈流泪,只会故作坚强的告诉自己,我很好,可是一瞧见家中亲人,这眼泪就如同开了闸的水似的止不住,虽说韩大夫和秦大夫不是尔芙的长辈,但是眼瞧着两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细声细语地哄着自己个儿,尔芙还是觉得心里头酸酸的,眼圈也有些红了。

    她强作镇定地拱了拱手,客气地让两位大夫上车稍等片刻,转身跟着手握宫中侍卫腰牌的伊尔泰往行宫走去,别看这行宫破破烂烂,一副要倒塌的危房样子,但是也不是小老百姓就能随便进入的地方,该有的守卫,总还是有的,要不是身边有伊尔泰跟着,尔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进到行宫去见四爷。

    伊尔泰,宫中侍卫统领之一。

    镂金镶玉的腰牌一拿出来,守门的兵丁就叮叮当当跪了一地。

    尔芙躲藏在灯光找不到的阴影中,俯首帖耳地做着摆设,若是忽略了她隆起的小腹,谁也看不出半点破绽来,只当是宫里出来的小宫女一名。

    瑶琴穿着一袭暗紫色绣玉兰边牙的大襟旗装,大步走上前。

    她假扮的是宫中掌事宫女,亏得她曾经在宫里待过,不然还真学不会那副狐假虎威的架势,她单手抚着抹了桂花头油的发鬓,不紧不慢的说道:“咱是贵妃宫里的,听说雍亲王染疾,贵妃娘娘仁慈,特地赏了两个小宫女过来伺候着,免得行宫这边的宫人粗手笨脚的,伺候不好雍亲王。”

    贵妃娘娘在宫里头的地位很尴尬,无子无女,又不执掌六宫,偏偏占着贵妃的位分,但是谁也不敢小看了出身佟佳氏的她,毕竟人家和康熙老爷子沾亲带故的,便是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给人家个脸面,尤其无子无女的,不论是宫中老人的四妃,还是新进宫的宠妃,谁也不会和她过不去,她又不多事,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个儿的小日子,倒是也没有冤家对头的。

    不过佟佳贵妃为四爷操心,旁人也不会多想。

    毕竟当初四爷曾经是佟佳贵妃姐姐的养子,总有那么一丝情分在,守门兵丁中,很快就有一个领头打扮的侍卫上前,对着瑶琴一拱手,道:“小人见过姑姑!”

    “别摆这些虚架子了!

    咱从宫里出来,这路上累坏了,可等着进去歇息呢,你该检查检查,要是检查完了就抓紧让咱们进去……”瑶琴很好的演绎了一位狐假虎威的刁奴,那模样瞧不出来是来伺候人的,还是来当主子享福的,满眼地不耐烦,半点好脸都没给守门兵丁瞧,更别提尔芙提前准备好的那些打发小鬼儿的红包了,但是她这副样子,倒是更加让兵丁相信眼前这伙人都是贵妃安排过来的人了。

    毕竟这种倒霉差事,要真是娘娘跟前得脸的人,也不可能被安排过来,只有那些个脑子不聪明,却偏偏以为自己个儿得主子眼缘的糊涂蛋,才会被安排过来。

    既然有人急着进去找死,他们又何必做那个拦路的小人呢!

    被瑶琴说出一肚子的兵丁,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的就摆手放行,让人打开了行宫大门,直接让瑶琴她们和随行马车进去了,左右被发配到这里来当差的宫人都是些个可怜人,和他们这些个不受家族看重的倒霉蛋一样。

    顺顺当当进了行宫大门,尔芙又是一阵心惊。

    入目皆是歪歪斜斜的破烂殿宇,脚下是坑坑洼洼的土路,零星几盏灯火,也多是来自宫人休息居住的低矮屋宇,一行人稀里糊涂地摸到了后宫位置,总算是找到了一间有光亮的宫室。

    这里应该就是四爷居住的地方了吧。

    别看所有宫室都那么凌乱破旧,还不如奴仆们住的低矮屋宇完好,但是主仆有别,哪怕是四爷想要住到矮屋去,行宫里伺候的宫婢也不会肯的,尔芙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了殿门口,伸手接过瑶琴用药水浸泡过的口罩,仔细戴在脸上,轻轻叩响了殿门。

    殿中,很快响起了苏培盛的声音,殿门也随之打开。

    只一眼,尔芙眼圈里打转的眼泪就留下来了。

    空荡荡的宫殿里,铺着残缺不全的青砖,斑驳的墙面上,还悬挂着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水墨画,几张缺胳膊断腿的家具,歪歪斜斜地摆在殿中,一盏豆大的油灯是殿中所有光亮的来源,内殿里的一张掉光了黑漆的床上,四爷身上搭着一床灰突突的被子,满脸通红地躺在上面,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睡着了,轻声说着呓语。

    “瓜尔佳主子,您怎么来了……”苏培盛看着眼前穿着素朴的尔芙,先是一怔,随即满是惊喜的唤道,忙打千儿问安,让开了殿门口的位置,引领着尔芙来到了四爷的床前,轻声唤着昏睡着的四爷。

    “先别叫你们主子爷,快帮忙把我带来的东西都搬进来吧。”

    来之前,尔芙曾经想象过四爷现在所处的环境,却也没想到是这般凄凉的境遇,并没有准备家具床铺这些个华而不实的东西,只是让人采买了几床厚实的铺盖、干净的衣裳等等东西,但是看着四爷脸颊凹陷地躺在那张掉光了漆色的床上,她无比后悔自己个儿的理智,像四爷这样子的皇子,怎么能生活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中,别说是病着,便是没病,单看着眼前的处境,也会气个半死吧。

    她心疼地拂过四爷的脸颊,感受着四爷身上的温度,没有旁的心思,忙招呼着两位老先生进来给他把脉。

    天花是一种很危险的烈性传染病,潜伏期在半月左右。

    现在,四爷的脸上、脖颈等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已经能看出浅红色的细密疹子,显然是已经开始爆发出来,她不敢再耽搁时间,说那些有的没的的情话,她只想四爷能尽快康复起来,她和四爷还有大把时间亲近。

    反之的话,她简直不敢想象。

    两位老先生也不耽搁时间,戴着浸泡过药水的帕子,快步来到四爷跟前,一人把脉,一人检查着四爷舌苔、皮肤等各处外表情况,然后再互换位置的重新检查,最终两人一碰头,似乎四爷的情况并不是尔芙想象得那么严重,并非是体内爆发出来的天花,而好似是接触到了天花病患曾用过的东西,这才被传染上,换句话说的话,四爷现在就是在经历一场很危险的种痘过程,只要用药得当,危险性并不高。

    “老先生,四爷的情况怎么样?”尔芙焦急问道,两位老先生把过脉就在那傻愣愣地不说话,她心里头好怕,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她心里已经想象出了四爷死亡的样子,要不是白芷在旁边扶着她的话,她已经腿软的坐在地上了。

    秦大夫上前一步,对着尔芙拱手道:“侧福晋,稍安勿躁。

    小老儿这就和韩先生去开方子,您可以先安排人替四爷擦拭下身子降温,再给那些疹子上些药膏止痒……四爷的问题不大,您并不需要太担心。”本来最后一句话,秦大夫是不打算说的,这也算是做大夫的留一手吧,不愿意把话说得太满,怕出现意外以后,病患家属会迁怒到自己个儿身上,但是瞧着尔芙大着肚子,却不得休息的样子,他到底是不忍心让尔芙继续担心。

    望闻问切,作为一个合格的医者,他能看出尔芙这胎并不是很安稳,稍有不慎,怕是就会有流产的风险。

    只是不亲眼看到四爷康复,尔芙哪能安心。

    她微微点头,扶着白芷的胳膊,如幽魂般来到了正殿堂上,命人照着两位老先生合力开出的方子抓药,又交代白芷去抓紧烧热水,准备烈酒等东西去了,便呆呆愣愣地看着床上的四爷出神了。

    烧水,找烈酒,那就需要找到膳房。

    只是眼前黑乎乎的行宫,全然陌生的白芷,哪里去找膳房,再说她也根本支使不动行宫里的宫婢,拎着灯笼在附近走一圈,没有半点收获的白芷,叫住了正搬东西的苏培盛,低声询问了几句后,无奈地回到了殿中,对着尔芙道:“奴婢无能,没能找到膳房……”

    后面的话,尔芙也不需要她说了。

    若是冷静状态下的尔芙,根本不会让白芷去做这样的无用功,也亏得采买的东西足够多,除了尔芙和两位老先生乘坐的马车,另外拉东西的马车就有三辆之多,她抬手一指停在殿前的车驾,冷声吩咐道:“让她们抓紧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把车劈了做柴火烧热水,至于烈酒,让苏培盛拿着银子去找膳房那边要……”

    说完,她就气呼呼地走到了廊下,吩咐苏培盛去办事了。

    没办法,苏培盛比她们来行宫来得早些,总比她们能熟悉这里,她不但生气行宫的宫婢太慢待四爷,更气四爷身边的奴才,往常跟在四爷身边的奴才,绝对不止苏培盛一个人,而眼前除了苏培盛在,她就再也没瞧见第二个人了。

    药罐、红泥小炉、红箩炭、黑炭、被褥、铜盆、皂角……一应家伙式,很快就被送到了正殿之上,这也是没有办法,除了摆在殿里头,便也没有地方存放这些东西了,再说他们也怕找东西的时候,再没必要地浪费时间,左右主子们都不计较这些东西堆在殿里头乱着了,他们这些奴仆更是怎么顺手怎么来了。

    除了各种必要的家伙式被搬进来殿中,蔬果、肉蛋等尔芙命人特地从京中采买的食材,也纷纷都被从马车上挪了下来,没办法,谁让苏培盛嘴快说出四爷一整天都没吃过东西的事情,病人最需要的就是营养,这么饿着肚子熬着,好人也吃不消,偏偏尔芙不擅长厨艺,只好又将瑶琴从搬东西的阵营中给抽调出来,盯着小小的红泥炉子给四爷熬粥。

    一时间,荒凉的殿宇中,总算是有了几分人气。

    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叮叮当当的搬东西,四爷终于被吵醒了。

    “这是怎么回事?”四爷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挣扎着坐起身子,看着殿里头乱糟糟的一片,瞧着有些眼生的两位老大夫,哑着嗓子问道。

    只是还不等两位老大夫回答,尔芙听见四爷的声音就已经快步回到了殿中,她刚刚就坐在廊下给四爷用热水烫蔬菜,尽量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已经被炭火熏黑了脸颊的她,笑着看着醒来的四爷,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发泄似的埋怨道:“你说说,你怎么就混成现在这样了,还不让人给我传信,若是我知道你这样该怎么办,难道你就打算这么熬着么,你也不想想你这身子骨怎么样,能不能熬过去,要是你熬不过去了,我可怎么办……”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