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 第三千六百四十九章 己方争执(十九)

第三千六百四十九章 己方争执(十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胡晓东并非真的生气,他那是在做戏。

    张飞,张弛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明白胡晓东用意。

    人家都这么给脸了,张飞,张弛若是还在那边矫情摆谱可就有点太不上道了。

    两人当下赶紧是给胡晓东手里吃喝东西接过。

    紧接张飞回应“多谢。”

    哥哥道了谢,弟弟也是木纳跟了句“呃谢谢。”

    兄弟俩给吃喝东西拿在手后,胡晓东做戏的紧肃面庞渐而舒展。

    他耸耸肩膀“这就对了嘛。既然在咱这儿,那该吃吃,该喝喝。”

    本来对张飞,张弛两兄弟定位,胡晓东还抱有一定疑惑。

    毕竟,楼栋内,雷瞳对这两兄弟的介绍仅是泛泛。

    胡晓东唯一清楚的是这两兄弟是雷瞳在外遇见带回的。

    他并不清楚雷瞳已经给这两兄弟招募到团队你了。

    可适才雷瞳在吃喝问题上的态度他有明确提出一条船,兄弟等词。

    尽管雷瞳依然没有给他们解释张飞,张弛相关事情,可胡晓东多聪明一人。

    他相信雷瞳说话不会不着四六。

    他能那般多次强调,便已然是说明了问题。

    退一万步说,即便雷瞳真的是随口胡说,那也没啥关系。

    甭管张飞,张弛是不是自家兄弟,己方都免费吃喝东西了,那为什么不再称兄道弟呢这不是显得更亲近嘛。

    如此也未后续沟通顺畅打下基础。

    胡晓东不愧是沉浮商海的老江湖。

    这方面,他确实是有两把刷子。

    招呼好张飞,张弛,胡晓东跟进是给雷瞳,王强,德雷克三个也分别拿了吃喝东西。

    他们这波外出行动,其间艰难那是有目共睹。

    抛开旁的不说,三个人能够安稳回来,对胡晓东来说已经是最为庆幸事情了。

    在经历赵云海,吴超两个兄弟惨死事情后,胡晓东真的没法承受再有兄弟出事儿。

    徐仁杰坐在位上,他一直没有开口。

    他并不着急询问相关。

    雷瞳等人这趟过来,想来事情应该办妥。

    徐仁杰一双眼睛始终是在张飞,张弛两人身上打转。

    雷瞳适才对两人称呼,话语,他也是听的清楚。

    凭徐仁杰对雷瞳了解,他确定自己这个兄弟多半是想给面前两人引入到自己团队。

    所以,徐仁杰有意不提及此事。

    但却暗中观察。

    要知道,徐仁杰对团队人员进入把关是十分严格的。

    他绝对不会为了单纯扩充人员,而让老鼠屎混入。

    胜利者联盟团队能够在末世一路走过,发展壮大,究其根本还是团队成员彼此团结。

    这立足根本,徐仁杰不会改变,更不会被外人打破。

    透过适才一系列观察,两兄弟在面对吃喝物资时的“犹豫”,让徐仁杰对张飞,张弛评价稍微提升。

    现世人见了吃喝东西可不能不会有啥太大反应。

    可这是末世。

    末世你吃喝物资是极为珍贵的。

    虽说整个废城随处都是物资,全部任由你拿去,不用偿付任何钱币。

    但老天爷从来都是公平的。

    他在给你取消金钱这个概念同时,生命本身就变成了货币。

    废城的东西你是可以随意拿,可稍有不慎你可能就将付出性命代价。

    这是末世人都很清楚现实。

    而似张彪,张飞这兄弟俩情况徐仁杰阅人无数。

    一看两兄弟,他就确定,这两兄弟是没什么太过出众求生能力的。

    能够活到今天,肯定也是食不果腹,当一天和善撞一天钟。

    所以说呢,吃喝物资于他们而言是极为珍贵和难得的。

    他们面对物资第一反应不是拿去从某种程度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不过单纯这些,张飞,张弛两兄弟肯定是不能赢得徐仁杰最终信任的。

    只是这两兄弟对于自己正在被徐仁杰观察,分析,评断这个事儿并不了然。

    徐仁杰没有发话,大家伙就各自拿着东西吃喝。

    待见众人给手里东西都吃喝差不多后,徐仁杰这才缓缓开口“雷子,说说这些行动吧,你们都有那些收获”

    终于是进入正题了。

    徐仁杰并未避讳张飞,张弛。

    但这却是令张飞,张弛有点尴尬。

    特别是张飞,他年龄稍大,考虑东西比弟弟全面。

    人家说正事儿,自个儿待在此地似乎不太合适。

    虽然对方没有命令叫他俩离开,可这种事儿是个眼力见的活儿。

    人家提出问题本身其实就是一个逐客令。

    反正张飞就是这么领会徐仁杰意思的。

    事实是他想多了,徐仁杰还真是没有叫他们规避意思。

    他俩都是雷瞳给带回的,雷瞳也已兄弟相称。

    既是如此,徐仁杰选择相信自己老部下。

    这个时候若是给张飞,张弛驱离,显然会叫双方刚刚建立的一些好感,信任大打折扣。

    再者说,张飞,张弛两兄弟目前都在己方手上。

    徐仁杰也委实是没有必要担心二人背地搞事儿或者给他们商讨事情透露出去。

    不过张飞是按照常规思路评断此事,他麻溜自觉招呼句“呃,那个你们聊。小弛,走,我们去隔壁屋子。”

    张飞的主动规避,徐仁杰瞧在眼里。

    尽管徐仁杰没有这方面意思,但年轻人能够自己主动提出,这说明对方是个识大体的人。

    张飞如何能够知道,他这警觉性的自发举动又是令他在徐仁杰那边获得些许加分。

    “不用,你们俩不用特别规避。我们商讨的事情没必要瞒着你俩。”徐仁杰很平静回应脱口。

    雷瞳听罢,适时接茬“就是嘛,你看我给你俩说多少遍啦。没那个必要。张飞,张弛,我给你俩说啊,不用紧张,不用见外。我们现在同坐一条船。大家都是奔着一个目标对付光头党。我们接下来要谈的东西也是针对此事,所以你俩留下就好。”

    徐仁杰没叫二人留下,雷瞳不好开口。

    毕竟,他还没有来得及给胡晓东,徐仁杰介绍说道张飞,张弛情况。

    直待徐仁杰适才给出明确指示,雷瞳才得以脱口。

    当然,雷瞳也是见缝插针再次强调了同坐一条船的兄弟说。
江苏快3 北京赛车彩票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