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九百五十五章 两个人的婚礼

第二千九百五十五章 两个人的婚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不过他一点都不觉得愧疚,毕竟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女人。

    方思行拿起水杯喝水,喝了一口的时候顿住了。

    他细细的把刚才的想法又重新想了一遍,随后注意到了重点。

    他不在乎那些女人,所以他不觉得愧疚。

    但他为什么要被夏可可气成那个样子?

    明明很生气很生气她和别的男人去酒吧玩,还爽了自己的约。

    可以听说她饿了之后,自己二话没说就带她回家做吃的给她?

    所以……夏可可对他来说,和其他女人是不一样的。

    “你想什么呢?”夏可可吃完饭,自发的把碗筷洗了,把厨房收拾了过来,见方思行在发呆,便问道。

    “没有,收拾干净了没?”方思行迅速恢复镇定,语气挺严肃的问道。

    “干净了!我哪次没给你收拾干净啊?”夏可可忍不住翻个白眼。

    方思行满意的点点头,“行吧,还算你识时务,明天想吃什么菜?”

    夏可可擦拭手的动作顿了一下,有些迟疑的问道,“我明天还来吗?”

    这话一下子就惹到了方思行,顿时恼怒的瞪她,“怎么?又要跟那什么许师兄去酒吧约会?”

    夏可可一脸黑线,“我都跟你说过了,我不是跟他约会,是他生日邀请我去的,我们之间没关系,你想到哪里去了!”

    “最好是。”方思行傲慢的哼了一声,“那为什么明天不来?”

    夏可可咬了咬唇,垂眸说道,“我是说,我明天还能来吗?”

    这话和方才那句话只差一个字,但意思却大不相同了。

    方思行没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她了一句,“你为什么不能来?”

    理解清楚这句话,夏可可一下就开心了,“好,那我明天早点来,看看能不能帮点忙什么的。”

    “这还差不多,明天早点过来帮我收拾一下花园,冬天到了,有些花花草草要搬到温室了。”方思行很不客气的给她安排活儿。

    夏可可到是答应得很爽快,毕竟吃人嘴软嘛。

    方思行给夏可可叫了车,还送她到了门口,叮嘱她注意安全什么的,上车注意车牌号,到家打个电话。

    夏可可说他,“你像极了为女儿操碎心的老父亲。”

    “乖,叫爸爸。”

    “滚!”

    夏可可骂了一句上车关上车门离开了。

    虽然她骂归骂,但还是在到家之后给他打了电话报平安。

    打完电话,殷菱也发信息来了。

    也没什么别的事儿,就是问候一下她和滚滚。

    夏可可特别好奇的跟殷菱打听了一下她的蜜月之旅到底怎么样了,可殷菱忙得都没什么时间回复她。

    “重色轻友。”夏可可算是看明白了。

    这女人从离开江城那天起,心就已经绑在陆漠成身上了,哪里还能记得她这个挂机寡人啊?

    她还是洗洗睡吧。

    殷菱的确不是故意不回夏可可的消息,而是她真的顾不上。

    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和陆漠成出门旅行,也就意味着他们每天是24个小时都呆在一起的。

    来之前殷菱还想过很多的可能,比如,他们之间可能会有意见分歧,可能有争论等等。

    网上都说了,两个人单独出门旅行的时候,才更容易看清楚这个人的性格。

    这其实是一种很大胆的了解对方的行为。

    但实际上,他们之间并没太大的分歧。

    一来是因为陆漠成总为她考虑,不管是出行还是吃什么,他都是以她为标准去安排的,特别符合她的喜好,她哪里会有什么意见?

    其次,殷菱本身就是个比较理性又懒散的人,理性的人善于控制自己的脾气,懒散的人就更懒得去在意那么多细节了。

    所以这一趟旅行相处下来,他们之间到是很和得来,就像是一对已经相处已久的老夫老妻一样。

    看来结婚后的生活,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糟糕。

    婚姻也不是每个人的坟墓。

    国内时间是深夜,可这里却是下午三点左右,风景正好。

    她刚午睡醒来,陆漠成就催着她起床出门去吹海风。

    殷菱懒懒散散的说,“现在还早呢,等一会儿再去吹海风吧。”

    “现在去吧,现在去正好能赶得上。”陆漠成难得强求她一次。

    殷菱不禁有些好奇起来了,“赶得上什么?你是有什么别的安排吗?”

    “没有。”陆漠成一口否认。

    可殷菱却看出端倪来了,“你是不是准备了什么惊喜?”

    “没……”

    殷菱到是没逼问,反正一会儿就揭晓了,她也不急于这个时候就知道。

    既然是这个男人准备的惊喜,她还是配合一下好了。

    陆漠成带她出了酒店,往酒店的私人沙滩方向走去。

    这家酒店占据了得天独厚的风景优势,私人沙滩非常漂亮。

    昨晚殷菱还来这里散步过,一眼就爱上了这里的风景。

    不过昨晚来的时候有些晚了,没能看到落日,酒店的服务员介绍过说这里的落日是最美的。

    今天来得时间刚刚好,应该不会错过了,殷菱心情也美妙起来。

    两人穿过花园和椰林,就到了沙滩上。

    今天的沙滩和昨天的沙滩有些不一样,两排鲜花整齐的摆放着,延长至海边的栈桥上。

    栈桥的尽头有一个心形的鲜花拱门,这一看就是婚礼的布置。

    殷菱好奇的说了一句,“呀,原来有人在这里举办婚礼啊。”

    陆漠成到是没回答。

    殷菱左右看了一下,发现除了这个花路和花路尽头的鲜花拱门之外,没其他任何的道具,也没人。

    她猜想可能是还没准备好吧,不过气氛很浪漫就对了。

    殷菱还试想了一下,她身处在这美丽的风景里举办婚礼时的情形。

    这么一想,她居然开始有些期待婚礼了。

    两人沿着海岸线走了一段距离,又到海边的小酒吧喝了饮品,吃了可口的当地饭菜。

    最美的落日就要来了,殷菱已经满心期待起来。

    相比起她的悠闲,陆漠成显得有些紧张的样子,还时不时的看手表。

    殷菱还以为他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呢,问了两句,陆漠成又说没有。

    过了一会儿,陆漠成起身说去洗手间,殷菱一开始没在意,可过了二十分钟陆漠成都还没回来,她才觉得不对,便拿起手机给陆漠成打电话。

    可他的手机就放在桌子上,并没带去,殷菱不得不起身去询问了。

    酒吧的服务员却说没看到过陆漠成,殷菱有点紧张了,毕竟这是在异国他乡,如果两人真的走散,她也会害怕的。

    殷菱连着问了三个服务员,到是最后一个好像知道陆漠成在哪里的样子,还要为殷菱带路。

    殷菱自然是感激,可那服务员却带着她去了里面一处会所。

    她急忙跟对方

    表达自己的意思,怕她没弄清楚,可那服务员还是很温和的邀请她进会所。

    她只能进去,被她带着进了一个房间,里面有两个人,不过不是陆漠成。

    服务员邀请殷菱入座,殷菱都急了,再一次复述自己的意见,“我是来找陆漠成的,你们带我到这里做什么?我找我丈夫。”

    “殷小姐,你别着急,我们会带你去见你丈夫的,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好好的打扮一下。”对方客客气气的和她解释着。

    殷菱蹙眉,不解的问道,“打扮?”

    “是的,打扮。”

    那一刻,殷菱好像想到了什么。

    她下午发现的那片浪漫婚礼场地,陆漠成一个下午的紧张,还有突然消失,自己则被人带到化妆间来打扮。

    这一切原本不相干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就很能引起联想了。

    这就是他准备的惊喜?

    还真是个惊喜啊!

    可她没有一个朋友和亲人在这里,他们就这样结婚是不是有点草率了?

    殷菱脑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任由那两个化妆师在她的脸上涂涂画画。

    化妆妆,其中一个从衣柜里取出了一件白色的婚纱,证实了殷菱的想法。

    真的是她的婚礼!

    陆漠成真的给她准备了一场婚礼!

    那一刻殷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那间婚纱真的很美很美,她在两人的帮助下穿上了婚纱,站在镜子前的时候,她自己都有些热泪盈眶的感觉。

    她已经开始期待陆漠成见到自己时的样子了。

    殷菱在方才那位服务员的带领下,往来时的沙滩走去。

    此时正是晚霞满天,最美最美的时候。

    海风吹起了她婚纱的裙摆,连带着头纱也在头上跳着最浪漫的舞蹈。

    逆光中,她看到了陆漠成的身影。

    男人也穿着礼服,就站在花路开始的地方等着她。

    殷菱已经迫不及待来了,她拧着裙摆向陆漠成跑了去。

    她赤着脚踩在细软的沙滩上,像是感觉到来自这个男人的温柔一般,挠着她的心扉。

    陆漠成见她跑来,也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嘴角,张开双臂,稳稳当当的接住了她。

    殷菱从他怀中抬起头来问道,“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个!”

    “来之前就想好了。”陆漠成细细的看着她精致的容颜,心里也感动得一塌糊涂。

    “可我都没跟家人说过,也没跟朋友说过,夏可可还等着做我婚礼的伴娘呢,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殷菱又是感动又是懊恼的样子,“还有啊,我爸妈都还不知道呢。”

    陆漠成看着她的纠结,笑得一脸温柔。

    “难不成他们都来了、”殷菱脑洞大开的问道。

    为此她还四处的看了一下,可整个场地除了他们,没其他人,更没一个熟人。

    陆漠成笑着摸摸她的头说道,“没有其他人,就只有我们两人,哦,还有一个牧师,他会见证我们的婚礼。”

    “就我们两个?”殷菱有点傻眼了。

    陆漠成说,“嗯,这是只属于我们的婚礼,所以不需要其他人。”

    “什么叫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婚礼啊?”殷菱正努力的在理解这句话。

    “就是只有我们,没有别人。”

    殷菱看了看他,渐渐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眼眶便开始红了起来。

    这个男人,这个宝藏般的男人,她到底是拥有了什么样的运气才遇见了他呢?
幸运28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时间表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