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3章 白姐出事了

第13章 白姐出事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回到宿舍,我给家里打了电话。

    母亲说她身体挺好的,让我不用担心,还嘱咐我说,打工的时候,别把学业耽误了。

    我点点头,心里挺开心的,感觉家里那些阴霾的日子,全都过去了。我就嘱咐母亲,让她该吃吃、该花花,不要担心钱的事。毕竟再有半年,我就大四实习了,到时候就能赚钱养她了。

    听我这么说,母亲却哭了,她说对不起我,不但没给我什么,还成了我的累赘。我咬着嘴唇,压着眼泪说:妈,你说什么呢?我是您儿子,孝顺您是天经地义的,以后这些话,不许再说!

    她不说了,就让我好好上学,照顾好自己,别太累了。挂电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个事,就问母亲:妈,这些日子,他回去了吗?

    电话那头,母亲犹豫了一下:过年那两天回来了,不过又走了。

    “那他管你要钱了吗?你不要给,一分钱也不要给!”我咬牙说。

    “小志啊,你知道的,妈这病,就是个无底洞,花不了那么多钱……”

    “你给他了?!”我突然吼了出来,牙齿咬得咯咯响。

    我妈沉默了,最后说:给他拿了5000,不算多;这些日子他瘦了,还得了糖尿病,挺可怜的……

    我生气说,他就是死了,你也不要管!你忘了他是怎么对咱们的了吗?你让他去死,让他死在外面!

    “小志!他毕竟是你……”我妈想劝我,我立刻打断她,“什么都不要说了,那个混蛋,你别去管他!”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手气的发抖。

    下午的时候,我去图书馆自习;一开始学不到心里去,脑子里老想着白姐。但又不敢给她打电话,我知道她忙,怕打扰她。

    后来沉下心,我就能学进去了;其实我学习特别好,每年都拿奖学金,脑子也很灵活。那天我一直学到图书馆关门,这才收拾东西往宿舍走。

    当时将近夜里十点了,我想这时候,白姐肯定回家了吧。走在路上,我特兴奋地掏出手机,想给她打过去;但又一想,这个坏女人,一天了都没给我打电话,凭什么我先给她打?

    年轻人总带点小脾气,我也不例外;我就没打,倒要看看,她何时才能给我打过来?!可那晚,我躺在床上,紧紧握着手机,一直到了夜里12点多,她仍旧没给我来电话。

    我心里特憋屈,我那么爱她,心里时时想着她;可她连个电话都不给我,她爱我吗?在乎我吗?

    后来我生气就睡了,看谁先着急!

    第二天上完课,我着急了,最实在忍不住,就把电话给她打了过去;可电话那头却说:“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当时我一下就慌了,特别担心她,总感觉她出事了。后来转念一想,她是不是手机没点了?我是不是太多疑了?

    但不管怎样,我都想联系上她,那时我真的特别想她。

    她电话关机,我就不停地打;我甚至想打车去她那儿,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出了事。

    可白姐叮嘱过我,让我这段时间不要出校门;毕竟得罪了那个老男人,他记恨着我呢。

    直到中午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违背了白姐的意思,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去了她别墅。

    在车上,我并没报多大希望能见到她,毕竟她要上班,还挺忙的。

    可下车后,我竟高兴地看到,小院的门是开着的,她竟然在家。

    我高兴地跑进去,没出声,想给她个惊喜。

    进了客厅,我听到卧室里有动静,她一定是在里面。

    我悄悄摸进去,嘴角还带着坏笑,迈过玄关,我突然冲过去,一下子抱住她后背说:“大坏蛋,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你不爱我吗?一点都不想我吗?”

    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怀里这人就猛地一挣,回头给了我一巴掌,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

    我捂着脸,呆呆地说:小茜?!

    她举着手,愣在那里说:王小志?!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俩几乎异口同声。

    然后我没说话,因为我和白姐的事,别人都还不知道;而且小茜,似乎对我有那种意思,我不好在她面前承认。

    还是她先开口说:“王小志,你来这儿干嘛?莫非你跟我姐……”她似乎猜到了什么,脸上带着隐隐的失望。

    我知道这种事情瞒不住,就点头说,“嗯,我跟白姐好上了,我喜欢她,她也挺喜欢我的……”

    小茜呆呆地看着我,张了半天嘴,那样子挺委屈的;最后她红着眼说:“我早就猜出来了,那天唱歌,我就猜到了;原来我还不信,现在信了……”

    她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看我的眼神挺失望的;后来就不说话了,手里拎了个袋子,在往里面装衣服。

    她这样,我挺难过的;但我和白姐在一起,那是天经地义,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就岔开话题说:对了小茜,你来白姐家做什么?为什么要收拾衣服?

    小茜低着头,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冷冷说:白姐住院了,我回来给她拿点东西。

    “住院了?怎么回事?!”我被惊了一下,赶忙抓着她肩膀问。

    小茜愣愣地看着我,突然哭着扑进我怀里:我姐被人打了!

    我脑子“嗡”地一下,后背一下子靠在了墙上。

    一定是那混蛋,一定是的!除了那姓卢的老男人,还会有谁会干这种畜生不如的事?!

    我咬着牙,紧握着拳头说:白姐现在怎么样?她在哪家医院?告诉我,我要见她!

    小茜哭着说,白姐没事,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我都快疯了。

    “只是她的腿被打断了,不过已经接上了,医生说没大碍,休养几个月就好了……”

    我推开小茜,一屁股坐在床上,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白姐那么好、那么善良,他妈的那混蛋也下得去手?!

    那一刻,我出奇的冷静,似乎脑子里只有两个人,我和那个姓卢的男人;他伤害了白姐,还打断了她的腿,这是血仇,我必须得报!

    “小茜,打白姐的人,姓卢是吗?”我冷冷地问她。

    “你…你怎么知道?”小茜很吃惊地看着我,有些不可思议。

    我他妈何止知道,那种猪狗不如的东西,老子都想弄死他!我说:那人是谁?在哪儿工作,告诉我!

    小茜似乎被我吓到了,她怕我做傻事,死活不说;我近乎乞求般地去问她,可她却哭着摇头说:王小志,你斗不过他,连白叔叔都拿他没办法,你千万别做傻事啊!

    我站起来,特别愤恨地说:那白姐受的欺负,就这么算了吗?

    小茜抹着眼泪说:那你就不为我姐想想吗?她现在住着院,你不去看她,却要做傻事,你想让她伤心死是吗?!

    我被她骂的一愣,最后特别无奈地松开了拳头,不过这份仇恨,我早已经记在了心里。他妈的,姓卢的王八蛋,老子早晚有一天让你好看!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一天何时到来。

    “还愣着干什么?帮我收拾东西!”小茜凶了我一句,我脾气彻底软了下来。

    小茜擦擦眼泪,从柜子里拿出个行李箱,我们往里面装了些衣服;后来又去厨房,她买了很多水果,让我洗干净了装起来给白姐。

    我在那里洗水果,小茜在旁边做饭;她买了很多菜,还有鸡肉;但看她做饭的样子,挺笨的,应该没怎么下过厨。

    我问她做饭干嘛?

    她说白姐身子弱,她炖个鸡汤给姐补营养。

    我说行了,你别忙活了,我来吧。她愣愣地看着我:你会做饭?

    我都没理她,拿着刀很娴熟地把鸡切好,又在厨房找了些调料撒进去,然后很精心地控制火候。

    鸡汤出锅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香气飘来;小茜贪婪地吸了一口,眯着眼说:王小志,没看出来,你还真有一手!

    我不想说话,快速把鸡汤装到保温盒里,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眼泪说:走吧,去看白姐。

    我拎着行李箱出门,小茜跟在后面;滨河的凉风吹来,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出来。

    一想到白姐躺在医院里,还受了那么重的伤,我心里就说不出的痛。

    当时我好恨自己,恨自己无能,恨自己屁都不是!

    我的爱人,我的白姐,我该如何拯救你?

    &nbsp

    &nbsp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论坛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