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21章 卢强的情妇

第21章 卢强的情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她回过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挺疑惑地问:我们认识吗?我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我一笑,对她说:“可以谈谈吗?我找你有事。”

    她也回我一笑,眼神怪怪地说:“进来吧。”

    其实她认不出我也正常,那晚在工河沙滩,天很黑,彼此只能看清大概的轮廓而已。

    进到她家,我左右看了看,真特么豪华;红木地板、金边壁画,整个房间以粉红色为主,飘满了浓郁的香水味;让男人一进这里,就有种想做那种事的冲动。

    我就在心里暗骂,他妈的,这装修要花多少钱?而且一想到这些钱,很有可能是卢强从白姐家敲诈来的,我心里就窝火。

    她把包放下来,坐在沙发上,又拿出女士香烟,红唇轻允,一股淡淡的烟雾,缓缓从唇缝里吐了出来;她看上去三十多岁,还算漂亮,不然卢强也不会包养她;她的眼眉又细又长,很会化妆打扮,胸前的凸起呼之欲出,比白姐的还要大。

    “帅哥,介绍一下你自己吧。”她看我的眼神,似乎有点坏。

    我被她盯的有些拘束,就说:“工河沙滩那晚的事,对不起。”

    听到“工河沙滩”,她猛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就去翻包拿手机;我忙说:“你不要怕,我来没有恶意,不会伤害你。”

    她的手停留在包上,特别阴冷地说:你滚出去,滚!

    我知道她还是怕我,或者那晚,我让她丢了人,颜面尽失。

    但我不想放弃,就威胁她说:如果你不想让卢强的老婆,知道你勾引她老公的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说完之后,我本意为她会妥协,却没想到,她很嘲笑地说:你是在威胁我吗?

    “算是吧!”我咬咬牙,心里有些没底;毕竟跟三十多岁的女人谈话,我还略显稚嫩。

    “呵,知道我和卢强事的人多了,这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小弟弟,你这威胁,真没什么意思。”她手夹着香烟,深深吸了一口,那样子就像个掌控一切的女王。

    “是吗?那好,我现在就把你们的事,告诉他老婆,包括你的家庭住址。”说完我就往外走,心里挺失落的;我本以为这次能帮到白姐,最后却是这样;当时心里特别不甘,却又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等等!”就在我要出门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能叫住我;我就走回去说:“白叔叔的那个把柄,我希望你能帮我拿回来。”

    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点底气也没有;本来我是想,用她和卢强偷情的事,来要挟她的;却没想到她根本不在乎,我失去了唯一的底牌。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跟他都快要结婚了,你觉得我会坑自己的老公吗?”她觉得可笑,也确实可笑。

    但我知道卢强那混蛋,要娶的人是白姐;我就说:“我可以跟你保证,卢强就算离了婚,他也不会娶你!”

    “你是什么东西?你说不娶就不娶?!”她一下子急了,把烟头狠狠摁在了烟灰缸里。

    我很诚恳地看着她说,卢强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清楚;我不怕告诉你,他闹离婚,其实是要娶白依依;但如果你能把那份挪用公款的记录给我,白依依就不会跟他结婚,这样你就有机会了,不是吗?

    她抬起头,冷冷地盯着我,我也看着她,我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最后她竟一笑说:小家伙,脑子转的挺快,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工作?

    我抿抿嘴,没敢回答;她就站起来,特魅惑地朝我笑了笑,又走过来摸着我肩膀说:咱们都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觉得姐姐会把你的事,告诉卢强吗?

    她这么说,明显是跟我示好;而且从她的眼神里,我似乎也没看到恶意;我就跟她说:我叫王小志,工大大三的学生,还没参加工作。

    “难怪,看着就白白嫩嫩的,很有冲劲儿。姐姐也告诉你,姐叫陈芳,可是个都市白领哦。”她说着,手沿着我的肩膀往下滑,最后落在我胸口处,食指在那里打转转。

    我被她弄得有些痒,下面有了反应,她可真是个骚货!

    她踮起脚尖,在我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说:“如果我帮你拿那份记录,你要怎么报答姐姐?”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似乎某种罪恶的东西,在向我招手;我说:那你想让我怎么报答?

    “怎么?你不知道该做什么?”她推开我,反问了我一句,又说,“那你走吧,什么时候想明白了,知道该怎么报答了,再回来找我。”

    她的意思很明白,我也不是傻子;可如果那样,我就背叛了白姐,那我和我的前女友,还有什么区别?背着自己的爱人,去和别的人上床,想想都他妈肮脏!

    她见我犹豫,立刻生气说:你滚吧,那东西我拿不出来,你也不要指望我。

    她这么说,我顿时就吓坏了,这是帮助白姐唯一的机会,我又怎能放过?

    我深吸了一口气,攥紧的拳头微微松开说:姐姐,我懂了,现在就要嘛?

    “呵!真他妈没诚意!我又没强迫你,别搞得跟死了爹似得!”她骂了一句,又点上一根细烟,转身坐到沙发上,别过头不看我。

    我知道,我不能再犹豫了,能够换来白姐一生的幸福,我觉得这么做也没什么罪恶的。我就靠过去,坐到她旁边,轻轻亲吻着她的耳根。

    她把烟掐掉,微微眯着眼,嘴里发出一声轻哼;我说:姐,是这样吗?

    她喘息着,手抓住了我那里说:你还挺会弄的,跟那姓白的也弄过吧,她可是个美人儿,在床上是不是挺骚的?

    她这么说白姐,我心里一阵火大;但我现在有求于她,不能跟她撕破脸;我就岔开话题说:姐姐,去床上吧。

    “那你抱姐姐去。”她撅起嘴跟我撒娇。

    “嗯!”我点点头,把她抱在怀里;她猛地吻我,舌头疯狂地伸进了我嘴里。

    她是个很有技术的女人,把我吻的很舒服;身材也不错,屁股很翘,让人看上去就想干的那种。

    我把她抱进卧室,她迫不及待地开始脱衣服;房间里布置的很暧昧,圆圆的大床,粉色的窗帘,乳白色的床头柜上,还插着两束鲜艳的玫瑰花。

    她似乎很渴望,手在我身上急切地抚摸;我知道卢强根本无法满足她,那混蛋就跟个阳痿似得。而且卢强这人,控制欲特别强,他肯定不让陈芳接触男人,就如他不让白姐接触男人一样。

    脱掉衣服,陈芳站在床上转了一圈说:小志是吧,姐姐漂亮吗?身材美不美?

    她算不得太漂亮,但身材确实没得说;而且她很会勾引男人,有种成熟少妇的味道。可我不喜欢她,真的不喜欢;尤其她现在这样,让我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罪恶感。

    她见我不回答,立刻就生气了,猛地朝我扑过来,掐着我脖子说:小混蛋,姐美不美?!你说,我要你亲口说!

    我觉得她有些变态,情绪反应的很激烈;我猛地挡开她的手,有些慌张地说:陈姐,你不要这样,怪吓人的。

    “你说什么?你说姐吓人?!”她咬着牙,特别愤恨地看着我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姓白的女人,绝不清白!小志啊小志,你够可以的,你可真爱那骚货!为了她,你不惜去打卢强,不惜到我这里出卖自己,你很爱她吗?”

    她一提白姐,我的心就跟针扎似得,那种愧疚,简直能折磨死人!我就说:姐,不要说这些,我满足你,满足你好吗?

    她冷笑着,抓着我的手放到了她胸上,特别阴狠地说:王小志,姐姐可以帮你把那东西拿出来,但姐的条件就是,你要做姐的情人,做一辈子的情人!

    &nbsp

    &nbsp
手机网投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江苏快3 北京赛车论坛 安徽快3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