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29章 白姐哭着找我

第29章 白姐哭着找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把我忘了吧,只要你过得好……

    发过短信,我赶紧把手机关机;因为我怕她会问,她会怀疑,更怕被陈芳发现。

    第二天,我很晚才起床,拧开水龙头,我刷牙洗漱,生活还是要继续。

    这样的日子,我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但自食其力,总没有坏处。

    我就坐在陈芳的电脑前,不停地在招聘网站上投简历。

    从上午,一直投到下午,白城所有的公司,我几乎全都投了一遍。那时我的要求不高,只要能有公司要我,能吃饱饭,具体干什么,我根本不在乎。

    忙活完以后,我去卧室拿了手机,等待着或许某个公司,会打电话让我面试。

    可刚打开手机,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是我同学阿川打的。

    我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就急切地问:“王小志,你他妈去哪儿了?!”

    我忙说:“怎么了阿川?”

    “怎么了?你他妈到底干了什么?!”

    “不是,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被他问懵了。

    阿川焦急说:“你那个姐姐,挺漂亮那个,昨晚大半夜,就在宿舍楼下找你,喊了一个晚上;今天又来了宿舍,就趴在你桌上哭,哭了一整天了,谁也劝不住!你快给我死回来,不然要出事了!”

    我被吓坏了,白姐竟然找到了学校里。我说你把电话给她,我跟她说两句。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但我不希望她伤心。

    过了一会儿,阿川又跟我说:她不接,非要见你的面,见不到就赖着不走;你快回来吧,我的爹!

    在电话里,我隐约听到了她的哭声,嗓子都哑了。

    我担心的厉害,几乎没再多想,挂了电话就出去打车,朝学校奔去。

    进了宿舍楼,远远地我就听到了哭声;爬到六楼的时候,我们宿舍门前,围了好多同学。

    我愤怒地跑过去,大声吼道:“看什么看?都给我滚!”挤开人群,我钻进了宿舍里;抬头的一刹那,看到了她,那么柔弱,眼睛都哭肿了。

    她看我进来,激动地要站起来,可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扑过去抱住她,她用力推着我,拿拳头打我。

    我说姐,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吧,只要你好受,怎样都行。

    她不打了,流着眼泪,死死盯着我;我不敢看她的眼神,心虚的厉害。

    阿川见我们这样,立刻说:“都出去都出去,别他妈在这里看热闹,全都滚蛋!”

    众人被阿川哄了出去,宿舍里只剩下了我和白姐。

    我怀里抱着她,她的身体依旧那么柔软,带着淡淡的香味。

    我把头转向别处说:“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擦了擦眼泪说:“饿了吧?姐带你去吃饭,吃自助好不好?你想吃小笼包,想吃香蕉都行。”

    听到这话,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我本以为,她会怨我、骂我、质问我,可是没有。她竟然还这么关心我,拿我当弟弟疼,这比杀了我还难受!

    我哭着说:“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就是个混蛋!”

    她赶忙捂住我的嘴,“不要说对不起,永远都不要说,你在姐眼里,就是个孩子,即便犯了错,姐也不会怪你,知道吗?”

    我说姐你骂我吧,打我吧,你真的不要这样!

    她从地上站起来,拿纸巾擦了擦脸,又对着镜子照了照说,“小志,不要哭,咱们谁也不要哭,一哭就不美了。”

    “嗯,不哭,谁也不要哭。”我抹了把眼泪,却还是止不住哽咽。

    她从包里,拿出化妆盒,对着镜子补了下装,特满意地说:“嗯,好了,咱们走吧,去吃好吃的!”她抓住我的手,就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可越是这样,我就越难受,她应该打我、骂我的,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一些;可她偏偏要对我好,让我无地自容。

    到了车上,她系好安全带,又伸手摸着我的脸说:都瘦了,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你这样,姐怎么放心?

    我刚要说什么,她立刻打断我说:放首歌听吧,姐姐唱给你听好不好?

    我点点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就把车子开起来,按下音乐播放器;车子里,忧伤的旋律缓缓响起,她跟着歌哼了起来。

    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

    红红仍是你赠我的心中艳阳

    如流傻泪祈望可体恤兼见谅

    明晨离别你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一瞬间太多东西要讲

    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只好把这刻尽凝望……

    这首歌的名字叫《千千阙歌》,是用粤语唱的,当时我听不太懂,只感觉她唱的特别用情,特别动听。

    “姐唱的好听吧?”她突然问了我一句。

    “嗯,好听,跟歌星一样。”我傻傻地说。

    “那你知道这首歌的意思吗?”她笑着问我。

    我摇摇头,其实一句也听不懂;她就拿手打了我一下,“小傻瓜!”

    停好车,她拎着包走下来;当时已经春天了,风吹在脸上很舒服。

    我站在那里看她,她穿着白色礼服,胸前又挺又饱满;腿细长匀称,又穿着高跟鞋,特漂亮。

    餐厅里,吃自助的人很多,我们往里走的时候,很多男人都偷偷看她。

    她红着脸,去柜台交了钱,回来的时候,特羞涩地抱着我胳膊说:“那些男人好坏,他们老看姐姐。”

    我说你长得漂亮,万人迷,谁看了不心动?

    “那你心动吗?你爱不爱姐姐?!”她立刻抓着我的手问。

    我能不心动吗?在这世上,没有比我更爱她的人了;可是经历了一些事,当再次说“爱”的时候,却显得那么沉重。

    爱一个人,并不是件简单的事;那些常把爱挂在嘴边的人,大都爱的肤浅。只有你经历了很多,彼此之间付出刻骨铭心的伤痛后,再鼓足勇气说出的爱,才有分量。

    “有那么难吗?不说就不说,知道你不爱我!”见我迟迟不说话,她古怪地白了我一眼,撅着嘴就往里面里走。

    我跟上去,她假装不理我,却又很细心地,把很多好吃的,夹到我盘子里。

    我不是粗心的男人,她对我这样,我特别感动。可这感动,并没有让我好受,反而成了一种折磨,让我无地自容的痛苦。

    夹完菜,当回到餐桌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真的,她不该对我这么好!

    “王小志,想什么呢?快吃饭,这么多好吃的,美死了!”她夹起一块肉,就要喂我。

    那一刻,我猛地抓住她的手说:姐,你为什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不骂我?不打我?你想让我死吗?!”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安徽快3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