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42章 白姐想干嘛?

第42章 白姐想干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她特直白的质问我,脸红红的,有点害臊,可爱的要死。

    要知道,当一个女人,充满爱意地跟你这么说话的时候,你是没办法拒绝的。

    那时候,我极力克制着自己,忍着想冲过去吻她的冲动,岔开话题说:“程胖子这么做,你打算怎么办?”向他低头,还是舍弃东南铝业这个客户,无论哪个结果,我都无法接受;但白姐,必须要做出选择。

    可她压根不理我的话,又上前一步,胸都贴到了我身上;“你说,你在不在乎姐?我要你说!”

    我被她搞得,心脏砰砰跳;那股淡淡的香水味,简直让我窒息!我说你怎么这么没羞没臊的?说正事呢,你别扯别的!

    “就说!”她跟我撒娇,猛地用胸弹了我一下,我往后一躲,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她真的坏死了,一个女人,脸皮哪能这么厚?以前那些伤心的话,悲伤的眼泪,她忘了吗?我可伤了她啊!伤心欲绝地那种!

    一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在这世上,有一种女人,轻易不会去爱;可一旦爱了,这爱就会跟随一生,永远都无法释怀。

    她看我吓成那样,简直不要太得意哦!就坏笑着说了一句:“胆小鬼!”然后拿起茶几上的喷壶,对着窗前的栀子花浇了起来。

    那花很香,奶香的那种,闻上去甜甜的;浇完花她就蹲在那里闻,跟个孩子似得;我就搞不明白,都火烧屁股了,她不着急吗?这个傻女人,关键时刻怎么掉链子了?!

    我特无语地走过去,拿脚踢了下她屁股说,“哎!问你话呢,你打算怎么处理?”

    “王小志,你敢踢姐屁股?胆子好大哦!”她转过头,眼巴巴地看着我,嘴撅的老高了。

    我猛地说:“白依依!你到底在想什么?那可是一百多万的广告,你不要了吗?都现在这时候了,你跟我说那些,有用吗?爱情有用吗?!”

    “有用!”她立刻站起来,眼神凌厉地看着我,我被她吓了一跳,真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她看了我足足半天,又把头转向一边说,“钱怎么能不要?你说了,姐只要把那些钱还上,姐的爸爸就安全了;姐又不傻,当然知道钱有多重要。”

    我愤愤说,那你还这样?没个正形!

    可她扑过来就打我,边打边说,“谁没正行?王小志你翅膀硬了,敢教训姐了是不是?到底谁没正行?谁变的心?!”

    我一听,顿时就慌了;这女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说着说着,怎么突然翻起旧账了?我赶忙说:“不闹了,白总,你别这样!”我捂着脑袋爬起来,发型都被她弄乱了。

    她累得靠在沙发上喘息,胸前的大波上下起伏,眼睛红红的,那样子差点要哭出来。

    “对不起。”我愧疚跟她道歉。

    “哼!”她把头转向一边,泪水在眼里打转。

    我长舒了一口气,跟她说,“白总,我走吧,程胖子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我走了,就代表你让步了,毕竟公司的利益要紧。”

    听到这话,她抬起头,特别怨毒地看着我,眼泪滴滴落下,“走走走,你就知道走;既然你那么想走,那你走吧,走了永远都不要再回来!”说到最后,她吼了出来。

    看她这样,我知道,她舍不得我走,那样子楚楚可怜,就跟我欺负她似得。我忙说,“可我不走,你怎么办?这件事,明显就是程胖子,要为夏主任出头。我是不想你为难,没别的意思。”

    “那也不用你走!”她拍着茶几,冷冷说,“一个程胖子,还能上天不成?你就在这儿,有姐在,谁也欺负不了你!”

    她这么说,我特别感动;这就是白姐,我认识的、深爱的白姐……

    只是我啊,太无能了,一个男人,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在面前,你却不能说爱她,什么都做不了,帮不上;反倒让她来保护你,那种心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我抽了纸巾递给她,她生气夺过去,擦了擦眼泪;我们彼此就那么沉默着,她在那里哽咽,我在旁边看着她。

    “对了小志。”她突然说,“你车学的怎么样了?”

    我抿抿嘴说,“周末还有一次理论考试,考完就拿驾照了。”

    她把纸巾扔到垃圾桶里,抬头看着我说,“路考过了?”

    我点点头说,“嗯,一遍过。”

    她立刻小气说,“嘁,少得意!”

    我说补考费太贵,你知道的,我没那么多钱浪费,所以只能一遍过。

    “哎,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不带骂人的好不好?看不出来,你心眼儿好坏哦!你说谁浪费钱?骂姐是不是?!”她说着,狠狠瞪了我一眼。

    当时我并不明白,她为何要这么说;还是后来小茜跟我说,白姐场地考了三次,路考四次才拿到的驾照。

    她又说,一会儿你开车,带姐去参加个饭局。

    我说那哪儿行?就我这水平,证都没领,不敢上路。

    其实我是不想跟她走得太近,我们好不容易分了,轻松了,何必再去纠缠不清?

    可她却冷冷说:王小志,我以总经理的身份命令你,今晚加班,给我当专职司机。

    我:……

    下了班,我小心翼翼开着她的玛莎拉蒂,生怕碰了撞了。

    她坐在副驾驶上,一边对着镜子补妆,一边说,“你放心大胆的开,车子有保险,不怕撞。”

    我说不是车子撞不撞的问题,万一人出了事,那咋办?你也够胆大的,敢让我这种新手当司机!

    “出事就出事,大不了一起死!反正有人陪着,姐又不吃亏!”她抹完唇膏,对着镜子抿抿嘴,臭美死了!

    我斜了她一眼,心里又有些疑惑;白姐平时很少化妆的,要化也只是化一些淡妆;可今天她这是怎么了?打扮的那么漂亮就不说了,还特注意自己的形象。我就问她,“白总,咱们这是要去见重要的人吗?”

    她把妆盒收起来,舒了口气说:“东南铝业的总裁,够重要吧?姐可告诉你,那人才三十来岁,特别帅,很有男人味!而且还那么有钱,到现在还没结婚呢!”

    我听了,心里莫名地一酸;她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又这么注意自己的形象,她要干嘛?去相亲吗?

    想到这里,我情绪一下子失控了,猛地转头问她:“你什么意思?!”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论坛 快乐飞艇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江苏快3 华盈彩票网 pk10代理网址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