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43章 东南铝业董事长

第43章 东南铝业董事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被我一问,她的手突然抖了一下,妆盒差点掉在车里。但她表情控制的很好,还是一副花痴的样子。

    她撅着嘴说:“没什么意思,女人嘛,总得找个好点的归宿;又帅又有钱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喜欢?!”

    她的话,就像根刺一样,在我心里狠狠扎了一下!可我能说什么?我希望她好,找个好男人嫁了,这都是我希望的;可我鼻子却是那么酸,酸的想流泪。

    最后,我猛地一踩油门,咬牙说:“那祝你幸福!”

    她吓得“啊”了一声,说你不要命啦?

    我不说话,很认真地去开车。

    她靠在椅背上,嘴角微微仰起。

    我就在心里怒骂,他妈的,你高兴了是吧,找到好男人了是吧?你去爱吧,跟他好;我他妈不吃醋,一点也不伤心!

    车子在滨河饭店停下,我跟在她身后往里走;漂亮的服务员给我们带路,她落落大方地跟服务员说话。

    滨河饭店,白城唯一一家五星级饭店,大厅富丽堂皇,楼梯红毯铺地;妈的,有钱人真会享受!

    心里骂着,我浑身却止不住紧张;你知道的,一个乡下孩子,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全身刺挠。

    服务员把我们带到了牡丹厅,里面坐着三个男人,正在那里抽烟。

    我们走过去,她呵呵一笑,直接朝中间那男的伸出手说:“麻总,好久不见,您还是这么帅气啊!”

    “哎哟我的好妹妹啊!”那男的赶紧站起来,抓着白姐的手,眼睛从白姐脸上,一直滑到胸部;“妹妹又漂亮了,可想死哥哥了!”

    我看到这男人,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他看上去,确实三十来岁,但是不帅,真的不帅,甚至还有些丑!

    你们知道麻姐吗?就是那个折磨我的胖女人,眼前这人,竟跟麻姐有几分相像,只是没有麻姐那么胖。白姐说他仪表堂堂、卓尔不凡,这分明就是假话;我不瞎,更不是脸盲,美与丑,我分得清。

    那人抓着白姐的手,把她拉到旁边坐下,迫不及待地说,“妹妹啊,今天这是怎么了?非约哥哥出来吃饭?告诉哥哥,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白姐软软地笑了一笑,那样子竟有点骚;她娇滴滴地说,“麻总,人家可没单独找你吃饭哦,你们集团的张总和赵总,妹妹可是一起请来的!”

    那俩人赶紧笑说,白总客气了,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什么请不请的,大家一起聚一聚,联络联络感情,都是应该的嘛!

    麻总也赶紧说,“对对,联络感情、联络感情!”说完,这混蛋的手,很随意地放在了白姐腿上。

    他的这个举动,让我特别上火;而更令我上火的是,白姐竟然没有拒绝,还有意无意朝那混蛋怀里靠!

    妈的,她疯了吗?为何要这样?我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想杀人。

    白姐伸手,在果盘里捏了一颗葡萄,塞进麻总嘴里,特小脾气地说:“哥哥,咱们还联络什么感情啊?你们公司,都不跟妹妹合作了,妹妹伤心了,不理你了!”她从麻总怀里钻出来,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麻总一愣,立刻苦着脸说,“妹妹哟,你就别折磨哥哥了,你就是借哥哥一百个胆,哥哥也不能不跟你合作啊?”

    白姐却说,呵!你们家秦副总,就是主抓宣传的那位,都给妹妹下最后通牒了,上次广告宣传的钱,不给妹妹不说,他还要跟妹妹,断绝以后的合作关系呢!

    “卧槽!”麻总一拍桌子,酒水都洒了出来,他愤愤说,“秦总那混蛋,他敢这么干?!敢欺负妹妹?妈的,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他这是找死!”

    而旁边的那个张总,赶紧劝他说:“麻总啊,您刚接位不久,还是不要冲动的好;秦总毕竟是老董事长,一手提拔起来的;而且他现在,还是公司的二股东,咱们不能为了这点小事,跟他撕破脸啊!”

    “撕破脸怎么了?他二股东了不起吗?老子才是大股东,董事长!”麻总这人很冲动,没有多少城府;而且给我的感觉有点好色,不是什么正经人。

    赵总又劝他说,董事长,您现在根基不稳,凡事要以大局为重;白丫头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回头董事会表决一下,这不照样继续合作吗?您这么年轻,还犯不上冲动。

    在两人的力劝下,麻总渐渐收敛了很多;我看着他,冷冷一笑,这个败家玩意儿,东南铝业这么大的产业,早晚毁在他手里。

    “妹妹,你觉得这样处理行吗?哥哥跟你保证,只要有我在,东南铝业每年给你送500万广告费!”他说着,脸慢慢朝白姐靠近,下面的手,一点点往上滑,几乎刺进了白姐的裙子里。

    白姐并拢着双腿,欲拒还迎地说,“有哥哥这句话,妹妹还能说什么?来,我敬哥哥一杯!”

    白姐端起酒刚要喝,麻总赶紧把杯子抢过来说,“妹妹啊,喝酒伤身体,还是哥哥替你喝了吧!”他仰着头,喝着酒;另一只肮脏的手,却在白姐的裙子底下,来回摩挲。

    我看着桌子上,有那么多酒瓶子,随便一个,我都能让这混蛋脑袋开花!可是我忍住了,一个程胖子就够人头疼了;更何况是东南铝业的脑残董事长,如果今天,我把他得罪了,那么白姐这边,可真就没法收场了。

    那一刻,我只能忍着,恨着!

    白依依,你这样好吗?你为什么不把我开除掉?我走了,你和程胖子之间的恩怨,也就化解了。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如果当初,我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宁愿她去跟程胖子低头,宁愿自己主动离开公司。

    可我心存侥幸,我想每天都看到她,看她哭,看她笑,看她冷冷的样子;即便吃些苦,受些委屈,都算不了什么。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我都得罪不起,甚至站在一旁,连个屁都不敢放!

    我他妈的好窝囊啊!

    酒过三巡,麻总红着脸说:“张总、赵总,你们吃好了,就先回去吧,我跟妹妹,还有点私事要说。”

    那俩人似乎明白什么意思,立刻站起来笑说,“那你们慢慢聊,年轻人的事,我们老头子也插不上嘴,就先回了。白总,你的事请放心,只要有董事长在,谁也不敢欺负你!”

    说完他们就走了,那混蛋迫不及待地,立刻就要过去搂白姐。

    他妈的,这混蛋,他把我当空气了吗?!

    “咳咳!”我干咳了一下,打断了他的兽性。

    &nbsp

    &nbsp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吉林快3代理 秒速时时彩官网 幸运28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