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47章 陪陈芳

第47章 陪陈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回到陈芳那儿,已经是深夜了;那晚她喝了很多酒,有洋酒、有啤酒,瓶子散落了一地,她斜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自饮自酌。

    我把外套脱下来,弯腰去收拾地上的一片狼藉;她晃晃悠悠坐起来,朝我勾勾手说:“王小志,别收拾了,过来陪姐姐说会儿话。”

    我说:“你说吧,我在这里听着,不耽误干活。”其实我根本不想听她说什么,心里有点生气;本来我和白姐好好的,结果却因为她,最后让白姐孤零零一个人回了家。

    她看我有些敷衍,手里的酒瓶,猛地就摔在了地上!“王小志!你是姐姐的男人,不是保姆,更不是奴隶!他妈的,我特瞧不惯你这幅窝囊样,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我放下手里的笤帚,深吸一口气走到她面前说:“好,你要说什么,说吧,我听着。”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你这种态度,谁他妈还有心思跟你聊心事?!”她指着我骂,眼睛都红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酒喝多的缘故。

    我也生气说,“不说算了,那我继续干活。”说完我要转身,她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晃晃悠悠走到我面前,手抓着我衣领说:“你…我他妈欠你的是不是?!我对你哪点不好?你说,你为什么总对姐姐这样?姐姐不漂亮吗?配不上你吗?”

    我没说话,把头扭向了一边;当你不爱一个人,或者讨厌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连谎都懒得说,更不会去赞美对方;因为那样,会让人反胃、恶心。

    她见我不说话,猛地捶了我一下;她哭了,样子有些疯癫,又特别急切地伸手,解我上衣的纽扣。

    “抱着姐,摸着姐的屁股!”她给我发号施令,呼吸中带着急躁,温热的嘴唇猛地吻在我胸膛上。我伸手,机械性地抚摸她,最后拥吻在一起,她疯狂地把我推进卧室,推倒在床上。

    十几天不见,她应该是憋坏了,或者真的有什么烦心的事,想急于发泄。我躺在那里,她骑在我身上,身体左摇右晃、上下颠簸。

    她开心了,手插在头发里,尽情地欢唱;我侧过头,望着漆黑的夜晚,感受不到一丝快感,就像刷牙一样枯燥无味。

    曾几何时,当我还是个处男的时候,多少个夜晚,我都不停地幻想着,能和一个放荡的女人做这种事。

    那时候,因为没有过那个所以对这东西,充满好奇,充满渴望;有时心里那股邪火上来了,都想出去找一条流浪的母狗解决一下。

    可现在,做得多了,我才发现:这东西,只有跟你喜欢的人、爱的人,才会产生无与伦比的快感,才能达到生理与心理的巅峰;而对于其她女人,也不过就是进进出出那点事而已。

    后来她到了,我也到了;她趴在我身上,贪婪地呼吸着,浑身不停地抽搐。我把她推开,拿纸巾清理了一下卫生;她满足地靠在床背上,指甲轻轻划着我的胸膛。

    “小志,有你在真好,不管姐姐在外面,吃多少苦、受多少累,只要回到家,被你疼一次,姐姐浑身就感觉好舒服,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她说着,手在我身上不停地爱抚。

    我仰着头,眼眶里含着泪,没有回答她的话,感觉自己就像个被她豢养的禁脔,只要她需要,你就必须要满足她!这是一种悲哀,男人在失去尊严后,又失去自由的悲哀。

    陈芳得到了发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她在那里絮叨,我没头没脑地听着,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她新开的公司,拉不到生意,一直在赔钱运转。

    后来她睡了,我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因为那些烦心的、纠结的、令人苦恼的事,总是在我脑海里回荡。我想着我和白姐的未来,想着短暂的幸福过后,彼此需要承担太多的哀伤。越想心就越痛,后来索性就不想了,因为我无法改变现实。

    我爬起来去了客厅,点上一根烟,打开电脑又开始工作;丽都房地产的策划案,已经被我弄得差不多了,但这是在为白姐干活,我不能马虎。

    那夜我熬到凌晨四点多才睡去,虽然累,但心里却无比充实;因为做这些,全是为了那个心爱的女人,只要她能笑、她开心,所有的一切都值得。

    第二天到公司,夏主任老实了不少,因为程胖子的计划,没能把白姐怎样,他心里没了底,见到我的时候,吓得连话都不敢说。

    程胖子还是那副死德性,在办公室里抽烟、喝茶、打网游,还时不时地去外面大厅里,调戏一下新来的小姑娘。这货毫无顾忌,因为他有背景,他觉得自己可以无法无天。

    当然,我管不着他们,只要不惹我,我也不会给白姐制造麻烦。他俩看我长得又高又壮,还有白姐暗地里罩着,对我倒是客气了几分。

    上午的时候,办公室电话响了,夏主任过去一接,脸色瞬间吓得惨白!

    “白总,是是是,嗯,他在,您要找他?”说完他看向我,指了指电话,很客气地说,“小王,白总电话找你。”

    我过去接了电话,白姐立刻笑着问我:“窝在办公室里干嘛呢?大早晨也看不到你。”她挺开心的,声音有些暧昧。

    其实我也挺想跟她暧昧的,但屋里有夏主任和程胖子,不大方便;我就一本正经说:“正在做丽都房地产的策划案,白总,您找我有事?”

    她呵呵一笑,特腼腆地说,“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啊?姐上午没什么事,你上来,跟姐玩会儿。”

    我很严肃地说,白总,丽都房地产的策划案,明天就要上交了,我时间挺紧迫的;如果没别的事……

    她立刻说:快点上来,听到没有?!还有,把那份策划案也带过来吧,姐给你指导指导。

    这女人真是的,干嘛非要我上去,感觉她有点动情,想对我做坏事。

    不过我心里也有点小激动,就说好的,我马上就到。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幸运28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