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58章 第三条路

第58章 第三条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第三条路?哪里还有第三条路?!难道她能弄来五百万?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没底了;我和白姐在一起的希望,难道就这么破灭了吗?

    陈芳恨恨地瞪了我一眼,随手拿起包,从里面掏出一张纸卡递给我;我愣了一下说:“东南铝业的投标邀请函?”

    “没错!”陈芳仰起头,特骄傲地说,“很荣幸,我这家刚起的新公司,竟然也接到了他们的投标邀请。”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就问她说,“你到底想怎样?一个邀请函而已,能给你换五百万吗?”

    她冷笑说,“本来不能,但现在可以了,只要你帮我,这张纸就是钱!”

    “你什么意思?”我越来越糊涂了,完全搞不明白,她到底要干什么。陈芳让我帮她,怎么帮?让我给她策划东南铝业的方案吗?呵!那就太搞笑了吧?我对自己的水平,还是很了解的;东南铝业那么大的项目,我根本做不了。

    陈芳揉了揉肿胀的左脸,喝了口水说:“你不是在那姓白的公司里,参与了他们的策划吗?现在,我要你把她们的方案,完完整整地弄一份给我!”

    “不可能!”我直接回拒了她,先不说这样会出卖白姐,单是这种事,就是违法的;我跟陈芳在一起,也是有底线的;她要我怎样无所谓,但万万不能去做违法犯罪的事。

    陈芳见我一口回绝,却不紧不慢地说:“如果你拿过来,我就把那份记录给你!”

    听到这话,我眉头一紧,这个诱惑确实太大了;我脑瓜一转,随即就想,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回头我可以先跟白姐商量,这事她肯定会答应的,舍掉一次生意,换取她父亲的安全,这很值得!

    可我还没来得及点头,陈芳立刻说:“这件事,你不能跟姓白的透露半点风声;你不是爱她吗?呵呵,我偏偏要你们反目成仇!我陈芳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她可真狠,最毒妇人心!我冷笑说:“你就那么确定,东南铝业那边,会看好白姐的方案?”

    陈芳却说,“那是你的事,王小志,我不仅要你拿到那份方案,还要你必须中标;具体怎么做,那是你的事。”

    我说你不要欺人太甚,这种事情谁也不敢保证!

    可她完全不理这些,只是阴冷地看着我说,“我就是要欺负你!你个混蛋,我对你好,你不珍惜;现在好了,我给你机会,放过你!希望你能把握住!”她咬着牙,面目有些狰狞;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说,“如果这次不中标,我会选择第一条路,把那东西交给卢强!”

    “你敢?!”我猛地站了起来。

    “你看我敢不敢?!”她也站起来,跟我针锋相对。

    我咬牙骂她:“陈芳,你他妈就是个疯子!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她立刻说:“好处多了!你懂什么?!如果这次我中标,那么接下来,我们跟东南铝业的合作,将是长期的,有赚不完的钱!还有,你和那姓白的贱人,你们之间也会完蛋!那么爱的两个人啊,真让人羡慕啊,可我就是要你们完蛋,我陈芳得不到的,就必须要毁了她!”

    “你妈的你这个疯子!”我猛地一脚踹在沙发上。

    “滚吧你!老娘早就跟你玩儿腻了!”她抓起手包,狠狠砸在了我身上。

    他妈的,我被她逼死了,实在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我挡开她,转身就往外走;她竟在我身后,阴冷地笑说:“王小志,你最好不要耍花样,公布结果那天,你也要去;我要亲眼看到,姓白的去怨你、恨你!跟你分手,让你滚蛋!还有,如果让我发现,你们在演戏,在骗我,呵呵!那种结果,你们谁也承受不了!”

    我听不下去了,实在听不下去了;这世间,怎么竟有陈芳这么恶毒的人?

    下了楼,我疯狂地跑,脑袋都快炸了,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

    我和白姐,刚刚看到希望,那份记录,就在眼前;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让陈芳那么坏,那么蛇蝎心肠?!

    我不该同情她,卢强怎么没打死她?这个祸害,她活着就不让人舒服!

    冷清的夜晚,起风的街道,一切都是那么荒凉、寂寥。

    我靠在孤独的白杨树下,月光照得我抬不起头。

    后来我就想啊,一边抽烟一边想,我和白姐的爱情,真的就这么走到尽头了吗?背叛与出卖,这就是我们爱情的归宿吗?

    渐渐地,天亮了,可我却无从选择;陈芳真的太歹毒、太有心机了,我本以为没有选择的人是她,可结果,我却成了那个,被玩弄在股掌之中的人。

    那些事,我不得不去做;但我还是希望,希望我出卖白姐,拿到那份记录以后,白姐能听我解释,她能原谅我!

    她那么爱我、包容我,我想她一定会原谅我的,不是吗?

    这么一想,我感觉一切都还有希望,就如黑夜过后,黎明一定会到来一样。

    长舒了一口气,我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我去路边吃了早点,到公司后,我又赶紧洗了把脸。

    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我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我突然想:卢强被革职了,那么银行上面,会不会派别的人过来?那么白姐的父亲,岂不是有危险?!

    想到这里,我赶紧跑去白姐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她在那里,拿着镜子在臭美。

    我赶紧说,“白总,你知不知道,卢强那混蛋,被革职了!”

    她看着我,有些疑惑,就问我说,“咦?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我一愣,呆呆地问她:“你知道了?”

    她一笑,放下镜子说:“姐早就知道了。”

    我说那怎么办?你爸爸会不会有危险?

    她抿抿嘴,眼睛眨了眨说,谢谢你啊小志,本来姐挺担心的,但银行上面,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现在白城银行里,卢强以前的事务,都由我爸临时代理。

    听到这儿,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可真正放下了吗?所有的一切,都还在继续……

    &nbsp

    &nbsp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