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79章 白姐的妹妹

第79章 白姐的妹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吃过饭,我和白姐的爸爸,坐在沙发上聊天;白姐端着一大盘葡萄,坐在我们前面的椅子上看电视;一边看、一边吃,她是个特别能吃水果的女人。

    白姐的爸爸抽着烟头,对我问东问西;聊了一会儿,伯父突然说,“依依,今晚你和小志,就住爸爸这里吧;明天你妹妹从国外回来,正好咱们一家团聚。”

    听到“妹妹”两个字,白姐手里的果盘,轻轻颤抖了一下;她转过头,有些为难地说:“还是算了吧,妹妹从小就不喜欢我,我…我不敢见她……”她说话的时候,样子特别胆小,可怜楚楚的,让人心疼。

    伯父对着烟灰缸,磕了磕烟斗里的烟沫,头也不抬地说:“多少年都过去了,你们也长大了、懂事了;毕竟都是一个父亲生的,打断骨头连着筋,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对吧。再说了,你不一直想认你妹妹吗?”

    “是想认,可是……”白姐犹豫了一下,声音很小地嘀咕说,“我怕她还像以前那样,把我往外撵,怪丢人的……”

    “她敢!”伯父一拍桌子,喘了两口气说,她闯了那么大的祸,连累了你我不说,最后连人家小志都牵扯进来了,这个家,最应该滚蛋的就是她!依依你放心,你是姐姐,她要敢怎样,你就把她轰出去!

    白姐听了,顿时露出了几丝欣喜的笑容,但又低头小声说,才不要赶她走,她毕竟是我妹妹,舍不得。

    伯父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你那妹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这个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他说完,心情不大好,最后直接回了房间。

    客厅里只剩下了我和白姐,她抱着果盘靠过来,跟我一起坐在沙发上;“小志,怎么办呀?她明天就回来了,姐心里好慌哦。”

    她以前跟我说过,她那妹妹挺刁蛮的,一直不让她进家门;可能是心里留下,阴影了,白姐才会如此六神无主;我就抓着她的手说:“姐,你可是大领导,手底下管那么多人,还怕一个臭丫头啊?再说了,您不还有我这个助理吗?明天她尽管来,她要敢对你怎样,你看我不把她……”

    “哎!你可千万别乱来,她可是姐的妹妹哦!”白姐赶紧劝着我,生怕我冲动了。

    我一笑,其实就是故意那么一说;我就问她,“姐,你妹妹究竟犯了什么事,要花六千万来解决啊?!”

    白姐听我这么问,脸色突然有些忧伤;她把果盘放到茶几上,手抱着双膝,特别无助地说:“四年前,她开车撞死了人。”

    “撞死人也不用赔那么多钱吧?”我吃惊地说。

    “她是故意撞的,而且撞的还是市里领导家的公子。”

    难怪!白姐这么一说,我就全明白了;不过她那妹妹,可真够大胆的,领导家的人也敢撞?!我就说,“那她为什么要撞人啊?”

    白姐忧伤地说,那个男孩,本来一直在和我妹妹谈恋爱,后来劈腿了,不要我妹妹了;她气不过,开车在ktv门口,直接就撞过去了。

    我说那人家家里人能愿意啊?可是市里领导的公子,他们没让你妹妹偿命啊?

    白姐抿着嘴说,开始是要偿命,后来我爸求爷爷告奶奶,找了省里的关系给调解;那家人也是给省里领导面子,就表面答应说,“不偿命也可以,那就赔钱,赔偿6000万。”你想想,我们家哪里去找6000万啊?他们分明还是想要偿命,他们知道我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可为了救妹妹,我爸爸最后竟一口答应了!

    我说:“所以你爸爸挪用了银行的钱,救了你妹妹是吗?”

    白姐咬着嘴唇,眼睛红红的点点头;我伸手搂着她,心里豁然开朗,原来这一切,都是她那妹妹闯下的大祸。

    白姐是苦命的人,她父亲又何尝不是呢?虽然只有短短一下午的接触,但我能感觉出来,她爸爸是个很正派、很开明的男人;就连陈芳那种女人,提到白行长的时候,语气里都带着少有的敬意。

    可就是这样一个受人尊敬的男人,晚年的时候,却被自己的女儿给毁了。

    看我一脸沉思的样子,白姐就伸手挠了我一下说,“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你该不会是想我妹妹了吧?”

    我特无语地捏着她小脸说,我连你妹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想个屁啊?!

    她却撅着嘴,一脸不乐意地推开我说:“姐告诉你,姐那妹妹长得可漂亮呢,到时候见了面,你给我老实点;要是让姐知道你心里有想法,看姐不阉了你!”

    她这样,明显信不过我嘛!我就故意说,“这可说不准哦!男人都花心,都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

    听我这么说,她竟然认真了,握着拳头就打我,眼泪都快出来了;“王小志你要敢这样,姐…姐死给你看!”

    我被她吓到了,没想到她会如此在意;我就赶紧哄她,跟她解释说,跟你开玩笑的,在这世上,除了你,我很难再喜欢上别人了,知道吗?

    “嗯,不准喜欢,除了姐之外,谁也不准喜欢!”她霸道地亲吻我,手沿着我小腹往下摸;她可真大胆,这可是在她爸爸家啊!

    我就推开她说,“姐你疯啦,你爸就在隔壁呢,被他看见了多尴尬啊?”

    她特傲气地说:“看见了又能怎样?我才不怕那个老头子!”

    话刚说完,隔壁立刻传来一声咳嗽,“咳哼!”

    白姐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整理衣服,一本正经地坐在沙发上,都不敢动弹了。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刚才还那么厉害,说不怕谁谁的;结果人家只是咳嗽了一声,她立马完蛋了。这个女人,就是呈口头英雄,单纯的可爱死了!

    第二天上午,白姐的父亲开着车,带着我和白姐去了机场。

    一路上,白姐抓着我的手,手心都出汗了;她紧张地厉害,毕竟要和刁蛮妹妹相认,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到机场出口的时候,刚好赶上她妹妹的那趟航班降落。

    人潮从出口里涌出,她父亲垫着脚尖,不停地朝着远处挥手说:“雪儿,这儿!爸爸在这儿!”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第一次见到了白姐的妹妹,白雪儿!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论坛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