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07章 味道

第107章 味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晚上的时候,白雪儿回来了,她见我和白姐搂在沙发上,顿时瞪了我们一眼。

    白姐特不好意思地推开我,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又笑着问雪儿吃饭了没?去哪儿玩儿了?

    雪儿压根不搭理她,而是很骄傲地说:“今晚我睡哪儿?”她这态度可真够吊的,住白姐家里,还这么张狂;也就是白姐太惯她了,如果在我家,她要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指定让她睡大街。

    可白姐却太善良了,她赶紧指着旁边的房间说,“晚上睡这儿,床都铺好了,被褥也是新买的,很干净。”

    白雪儿朝里面看了一眼,瞥瞥嘴说:“将就住吧,还有啊,房子这么小,你们晚上做什么的时候,动静小点儿;要是打扰了我睡觉,我可会扒门哈!”说完她坏坏地看了我们一眼,白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雪儿进了卧室,白姐羞着脸跑过来说:“那丫头好坏哦,那种话,她怎么好意思说哦?姐都尴尬死了!还有啊,姐可警告你,晚上睡觉老实点儿,雪儿在呢,姐可不想让她笑话!”

    她这样说,我只是坏坏的笑;她的套路,我简直不要太了解,嘴上说不要不要,其实心里却想得不行。她就是这种口是心非的女人,用欲拒还迎的口气勾引你,给人一种想要征服的欲望。

    看她这样,我猛地把她抱进怀里,她惊讶地张大嘴巴,似乎被我的举动吓到了;雪儿在屋里,她不敢叫出来,就像只小鸟一样缩在我怀里;她那样子好搞笑,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把她抱起来,她紧张地捂着嘴巴,另一只手不停地捶打我说:“小流氓,你坏蛋,你要干嘛啊?姐刚才说的,你没听见是不是?!”她皱着眉头,眼睛里却充满了渴望;后来她两只手搂着我脖子,温润的嘴唇,轻轻在我下巴上点了一下。

    进了卧室,我把她放在床上,又反手把门关好;她坐在床边,身上穿着苗族服装,那衣服特好看,上面镶嵌着很多吊饰,在灯光的映衬下,银光闪闪的。

    我坐过去靠近她,她赶紧挪了挪身子,就如新婚之夜的小媳妇那般羞涩。我要去抱她、亲吻她,她立刻说:“小志,如果有一天,姐跟别人结婚了,咱们还能这样吗?我的意思是,姐嫁的人不是你,咱们还能这样吗?偷偷的见面,偷偷地做……”

    听她这样讲,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心里一定还想着,她要去嫁给麻男,救他父亲吧。小傻瓜,你不用那么想的,所有的事情我都为你做了,现在我们只需要等一个结果就好了。不过她能这样说,即便自己嫁了人,她还要跟我一起,跟我那样,我真的很开心。或许这就是爱情吧,即便背叛婚姻,也不会抛弃爱人。

    我就故意说:“那你想嫁给谁?白依依我告诉你,这辈子,你只能嫁给我,知道吗?如果你不这样,那我就杀了你,然后自己也去死!”

    她顿时就慌了,赶忙捧着我的脸说:“小志,你不要这样,你这么年轻,这么好的孩子,又这么帅气;你有未来的,姐不希望你这样!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好好的,需要姐的时候,姐会给你,什么都给你;姐希望你能找个好姑娘,你们去结婚,让你妈高兴;那样姐也会高兴,姐希望你过得幸福……”

    她越说,我就越来气;不知为何,她的话让我心里惶恐不安,似乎预示着一些不好的事将要发生似得。但会发生什么呢?我想不到,麻男会完蛋,秦总当上大股东以后,他会帮助我。

    虽然我和秦总只是一面之缘,但我们是老乡,感觉他为人也算正直,我的事对他来说,简直轻而易举,他那么大的人物,犯不上对我出尔反尔。

    想到这里,我稍微舒服了一点,就摸着白姐的头发说:“傻瓜,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爸爸的事情,很快就能解决了,你不用去牺牲自己,不用去嫁给谁,知道吗?”

    她点点头,又摇头说:“小志,我们不说这些,现在咱们在广西,在一个干净的地方;咱们不要去谈那些伤心的事好吗?姐告诉你啊,姐来这里之后,每天都好开心的!这里的乡亲很朴实,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环境还那么美,空气很清新,所以啊,让我们忘掉一切吧;不管将来如何,最起码我们要过好现在、要开心,好吗?”

    “嗯。”我笑着点点头,她说得没错,人活着就要开心,最起码我要看到她开心;至于白城的那些事,我也不愿去想了,毕竟我那些肮脏的、背叛的、伤痛的事,我希望白姐一辈子都不要知道;我脏了不要紧,只要她活得干净就好了……

    然后我们一起坐在床边,她偷偷看了我一眼,我伸手去抓她的手,她却“哎呀”一声,突然跳下床说:“你等着哈,姐给你拿好吃的。”说完她跑出去了,不一会儿又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果盘,那里面放了一些水果。

    “给,吃吧,姐刚洗过的;这都是姐家乡的野山果,外面都买不到的。”她开心地捏了一颗,放进了我嘴里。

    水果是用泉水洗的,冰冰凉凉,咬上一口,甜美的汁液飘香四溢;我说姐,真好吃,这东西是什么啊?

    她好得意的,自己也吃着说:“管它什么呢,好吃就行了;姐小时候啊,最喜欢吃这个了,一到夏天,姐就背着竹娄,跟妈妈一起进山里采摘;只是后来啊,姐去了城里,虽然日子好了,但却再也尝不到这个味道了……小志,你说人一旦离开了,也会像这样,怀念彼此的味道吗?”

    我说当然会啊,姐,我已经记住你的味道了,淡淡的茉莉花的味道;很清新,一辈子都不会忘!姐,你能记住我的味道吗?

    我问她,她就看向我,坏坏一笑说:“当然啊,你的味道啊,就是…一股臭脚丫子味儿!傻瓜,赶紧去洗脚,不然姐可不让你上床!”

    我:……

    洗完脚,当我再次回卧室的时候,白姐已经把那身漂亮的衣服脱了;她的皮肤雪白,晶莹剔透的,浑身散发着圣洁的气息;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她竟然穿着肚兜,蓝色的,上面绣了一朵火红的大牡丹,充满了诱惑!

    她见我傻在那里,立刻红着脸,特羞涩地说:“好看吗?”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