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08章 姐叫的声音大吗

第108章 姐叫的声音大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那一刻,我简直幸福死了;当一个男人,面对这样的诱惑,而且你还深爱着她,她又对你这样主动,我真的无法控制!

    关上门,我喘息着,心跳加速地走过去;她的蓝色肚兜,和洁白的皮肤相得益彰,胸前的火红色牡丹,被大胸撑得傲然怒放;她的身体,显得那么妖娆迷离,让人失去神志。

    爬上床,我猛地抱住她;她的腿缠在我腰上,咬着粉嫩的嘴唇,特别渴望地看着我;“你是谁?我怎么会认识你?我们这是在做什么?”她突然这样问我。

    我一愣,没听明白她说什么;她伸手,抚摸着我的胸膛说:“好奇怪啊,小志你知道吗?人生真的是奇妙的,就如咱们一样,原本陌生的两个人,突然就认识了,然后便不顾一切地爱上了,这种感觉好不真实,像做梦一样!”

    我压在她身上,吻着她的耳根说:“真实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遇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姐,等明年我们就结婚吧,让我爱你、守护你,一辈子都陪在你身边。”

    “可以吗?我们会那样吗?”她捧着我的脸,特别认真地看着我说,“小志,你为什么要让姐这么迷恋?你为什么要对姐这么好啊?!你这样,如果你突然有一天离开了,你让姐怎么活下去啊?”

    “我不离开,永远都不会!”我摸着她的胸,轻轻亲吻她的脖颈;她冰凉柔软的手,在我后背缓缓游走;我说,“姐,我们不说那些,我想要你,特别特别想要……”

    她听了,手轻轻推着我胸膛说:“你想要干嘛啊?想要跟姐干嘛?你说!”

    我喘息着,被她这么问,我竟有些不好意思说,“还能干嘛啊?就是做那个……”

    “做什么?姐要你说,你快说。”她坏坏地逼问我,欺负我;她好得意哦,眼睛里带着狡黠的笑。

    我不想说,就想去亲她、吻她、占有她;可她就是不给,故意吊我胃口,让我难堪;最后我忍不住了,低头特小声地说:“姐,我们弄情吧?”

    你们知道吗?做是一回事,说出来那是另一回事;性这种东西,其实是蛮难以启齿的,即便对自己的爱人说这种话,你也会脸红,尤其是20岁出头的大男孩。

    我这样说,她猛地就吻向了我,特别疯狂;我们纠缠在一起,疯狂地彼此交融;后来她告诉我,她见不得我羞涩,因为那样子太迷人,她承受不住,特想霸占我、蹂躏我、吃了我!

    她真的太棒了,舞跳的棒,身材棒,疯狂起来更棒!没过多久我就沦陷了,趴在她胸口,不停地喘息;她也擦着汗,悄悄打我说:“你怎么那么猛?姐被你弄死了……”

    听她这样说,我特别高兴;可突然隔壁传来一声咳嗽:“咳哼!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房子都快被你们晃塌了!”

    那一刻,我和白姐屏住呼吸,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突然噗呲一笑;她一笑,我也笑了;我们俩额头贴在一起,闻着彼此的呼吸,听着对方的笑声,真的好幸福啊!

    白姐就说:“哎呀,姐真的鬼迷心窍了,竟然把雪儿给忘了;小志,姐刚才叫的声音大不大啊?羞死人了,姐都不想活了!”

    我骗她说:“没有很大啊,挺小的,很正常;放心吧……”我说着说着,自己没憋住,“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她刚才叫的特大声,我猜整个寨子里的人都能听见吧;但我不敢说,我怕她会羞哭了。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那么美好;白姐带着我和雪儿,去登山,去竹林,去参加当地的民俗活动。那时候啊,我真的没想过,这辈子竟然有这样神奇的经历;和一个苗族姑娘恋爱,在她的家乡游玩,在她的家里弄情。

    这一切都是值得回味的,多年以后,每每想起这些,我鼻子都酸酸的;因为那时我不能确定,这样的日子是否还能再重来。

    一周后,我们回了白城,进城后我把电话开机,却发现里面的未接来电提醒,有三十多条,全都是陈芳打给我的。

    雪儿和白姐,进了她父亲家,我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电话给陈芳打了过去;毕竟她现在跟秦总合作,我还不能跟她断了关系。

    电话接通后,她张嘴就骂我:“王小志!你死了吗?怎么电话一直关机?!”

    我皱着眉,特别不爽地说:“我怎样,跟你有什么关系?找我什么事,说吧!”

    她立刻说:“王小志,你妈的,你这是什么态度?!我都担心死你了,生怕你出事!这些日子,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知道吗?”

    我不屑一笑说:“你会有这么好心?大姐,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只要你不害我,我就烧高香了;你会担心我?担心我不死是吗?”

    “混蛋!我为什么不能担心你?!那天你为了我,你吃醋,你在东南铝业办公室都敢打麻总,姐姐好感动的;你爱我的对不对?你告诉我,你爱我!”她急切地,有些疯狂地低吼着。

    可她真的是误会了,我怎么可能爱她,为她那样?我就说:“你想多了,我从来都没爱过你,从来都没有!那天之所以那样,是我误以为你是白姐了,明白吗?”

    她听了,低声喘息着,那声音有些可怕,还夹杂着压抑的哭声;后来她不停地说:“不可能,你骗人,我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我给你吃、给你住、让你干,我们怎么可能没有感情?王小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你爱我,现在就来我这儿!否则,否则我让你好看!”

    妈的,她竟然威胁我,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会怕她吗?

    我就说:“那好啊,让我好看是吧,我等着!陈芳,忍让不是软弱,你一再地伤害我和白姐,却没有一点愧疚之心;你这样,这个仇,我会找你报的!”

    “就凭你?”陈芳笑了,那笑声特别可怕,她咬牙说:“你就得意吧,王小志我告诉你,是你亲手葬送了一切,你不要怪我!”

    说完,她愤愤地挂了电话;我摇摇头,感觉陈芳这种女人,已经坏到了骨子里,无药可救了……

    &nbsp

    &nbsp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