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11章 秦总的回答

第111章 秦总的回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那晚,我和白父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去上班了。

    我起床洗了把脸,脑袋仍旧晕乎乎的,有点反胃。

    白姐熬了小米粥,她看我起来,赶忙说:“不能喝还呈英雄,现在知道难受了吧?赶紧过来,姐熬了小米粥,给你养养胃。”

    我走过去,在背后搂住她;她脸一红,挣扎着说:“刚起来就不老实,雪儿在家呢,赶紧吃饭,别被她看见。”

    我松开她,她给我夹了块鸡蛋;我吃着,特别香!白姐虽然没学过厨师,但她是女人,女人天生做出来的饭,就带着暖暖的温柔,含着家的味道。

    我大口大口地吃,她就坐在那里看我,特别入神地看;我说姐你也吃啊?看什么啊?!

    她回过神来,“哦”了一声,然后也一起吃;可吃着吃着,她突然放下了筷子;我问她怎么了?她抬起头,很挣扎地说:“小志,如果有一天,姐离开了你,你会恨姐吗?”

    我说:“你不要这样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现在十点多了,吃完饭我就打电话,一切都会解决,你不要去担心什么;好好吃饭,开心一点好吗?”

    可她却皱着眉说:“小志,你要回答我,姐只是说如果,如果姐离开了,你会恨姐吗?”

    她老这样,我生气了;就故意说:“会,我会恨你!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她听了,点点头;我以为她还要说什么,或者求我不要恨她;可是她什么都没说,让人猜不透她的想法。

    吃过饭,白姐收拾碗筷,我就赶紧拿手机,给陈芳打了电话;毕竟我联系不上秦总,只有靠陈芳做中间人。

    可电话拨过去,她却关机了;我皱皱眉,再次拨过去,可仍旧是关机。那一刻,我心里突然有些没底,今天可是东南铝业股东大会的日子,她怎么能关机呢?

    我一遍遍地打,可怎么也不通;后来我开始着急了,脑门儿都出了一排汗!我开始想,陈芳的手机,是不是恰好没电了?又或者她忘了开机了?

    可越想心里就越惶恐,陈芳是生意人,又是公司老板,她的手机怎么可能一直在关机状态?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故意关机……

    想到这里,我怕死了!白姐从厨房走出来,她看我后背都湿透了,就赶忙问我说:“小志,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不要吓姐啊?!”

    我皱着眉头,她说什么我完全听不进去了,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联系上秦总,我要知道股东大会的结果,我需要他的帮助。

    坐到沙发上,我抖着手点上烟,抽了两口之后,我突然想到了程胖子,这家伙是秦总的小舅子,他一定有秦总的联系方式。

    我赶紧给他打电话,他却立刻给挂了;他妈的,这混蛋,他敢挂我电话?!我再打,这次他没挂,可第一句话就是:王小志!你他妈落井下石,你想笑话我,开除我是不是?!好,你开吧,没了这份工作,我照样能养活自己!

    他的一通乱吼,直接把我搞蒙了;谁落井下石?谁要开除他?我没时间想这些,而是直接问他:“你姐夫电话是多少,告诉我,现在就说!”

    电话那头,他压着声音,我感觉他都快哭出来了;“你还要干嘛?王小志我告诉你,我姐夫虽然落魄了,但也不是你这种小瘪三可以欺负的!”

    “落魄了?”这他妈什么意思?!我更着急了,心里就跟烧了一把火似得;我说老子没工夫跟你废话,我跟你姐夫是朋友,是老乡;你把他电话给我,我有急事!

    听我不像开玩笑,程胖子说了一声“操”!然后把电话给我发了过来。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串数字,我的心都捏到了嗓子眼儿!他能帮我吗?他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刚才,从程胖子口中,我似乎闻到了不好的味道;秦总,你他妈可千万别出岔子啊?!

    一咬牙,我把电话打了过去,那边一直过了好久,才传来声音。

    “秦总,是你吗秦总?我是王小志,你那个老乡!”抓着电话,我着急说。

    “小志啊,呵!哎……”他开始叹息,没怎么说话;我他妈都要开骂了,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给他打电话,要的不是他的叹息、颓丧!

    “小志,你的事,我可能帮不上了,对不住了。”他说着,我听到了打火机点烟的声音,他抽了一口又说,“咱们被人出卖了,原本夺麻姐股权的事,一直都是秘密进行的;可不知怎么,麻总那边早有准备,他借助他父亲的影响力,在暗地里收购了很多股权;今天的股东大会,我一败涂地……”

    我听着,心里第一个人,就想到了陈芳!她跟我说过,她说我太单纯,说让我走着瞧!我次奥他妈的,一定是她泄的秘!可是我不管这些,我只要白姐的父亲安全。

    我就说,“秦总,我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你没坐上大股东的位子,这不是我的错对吧?!还有,即便你不是大股东,我想你拿出一千万也不是问题吧?做人不能言而无信,你就帮帮我怎么了?”

    电话那头,他很艰难地说:“小志,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已经没能力帮你了;你可能不知道,我一个外姓人,能做到东南铝业的二股东,除了自身的努力以外,手底下还有很多肮脏的、见不得人的事;而这些事,成了我的软肋。”

    听到这些,我软软地靠在沙发上,似乎灵魂都被抽空了,这么说,他真的完蛋了吗?!

    他继续说:“这次是老董事长亲自出面,我以前是他的手下,替他处理过很多的事;你知道吗?工业企业的厂子里,每年都会有因意外而死去的工人,而我能做到二股东的位子,靠得就是能替他背黑锅、顶罪名;抢夺尸体、暴打家属、贿赂公安……太多见不得人的事了,都是我做的。”

    “本来我想通过做到大股东、当董事长,慢慢洗白自己;你知道的,东南铝业董事长,就是市领导也要给三分面子;即便我有那些肮脏的过去,可比起拉动地方经济,又算得了什么呢?我真要坐上董事长,便没人能动的了我!”

    “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我那么小心翼翼,可最后还是暴露了;他们冻结了我的资金,还报了警,我现在只能逃跑,能跑多远跑多远,所以,咱们后会有期吧……”

    说完,电话挂了,他一走了之,可我呢?

    &nbsp

    &nbsp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快乐飞艇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