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18章 白姐的冷漠

第118章 白姐的冷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后来我们俩在外面抽烟,一口接一口;白父突然就笑了,他看着我说:“小志,你像我儿子!抽烟的样子都像!”

    我也笑了,这个老人真可爱,都这时候了,他竟然还能开玩笑;不过仔细想想,白姐和雪儿,都是那种天生的乐观派,这应该都是跟这老头子学的吧?有其父才有其女,他们一家人,可真是可爱!我就朝他说:“对,我是您儿子,亲爹!”

    我这样叫他,他脸上的皱纹缓缓舒展,伸手摸着我的脑袋;后来有个几个护士从我们身边走过,他对着护士就说:“这是我儿子,我俩像不像?!”

    其中有个护士,捂着嘴一笑说:“叔叔,您儿子真帅!”

    “哈哈!”他爽朗地笑了起来,然后又跟我说:“儿子,高兴点儿,这世上的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你不要愁眉苦脸,你要笑,笑着去面对人生,面对一切!依依会好起来,一切都不会太坏!”

    我点点头,他搂着我肩膀;那感觉让我亲切,是来自父爱的温暖。

    “你们俩干嘛呢?怎么老不上去?依依她醒了,赶紧去看看吧!”雪儿开心的笑着,她站在门口朝我们招手。

    “你这丫头,要叫姐姐,别老依依、依依的,没大没小!”白父瞪了他一眼,但眼神里充满了溺爱;雪儿就故意撒娇说,“就不叫,就不叫!”

    我们一起上了楼,彼此都很开心,因为白姐醒了,天也晴了。

    进病房的时候,她嘴上的氧气罩摘掉了,脸色有些苍白,流了很多汗,头发黏在脸上,带着淡淡的妩媚。

    白父走过去,坐在床边理着她的头发说:“傻丫头,你终于醒了,爸爸都被你吓死了!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好吗?爸爸这么大岁数了,心脏可经不起你这样折腾,更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她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很虚弱地说:“没有的,依依没做傻事,就是次意外而已。”

    白父却立刻严肃说:“还说谎话?!工河大桥那么宽,又是单行道,怎么可能撞在护栏上?还能把整个护栏都撞断了?!骗别人行,但我是你爸爸,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白姐微微皱了下眉,还是很倔强地说:“就是意外,没什么的……”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他叹了口气,很怜惜地摸着白姐的脸说,“丫头,爸爸都明白,你不就是想跟这傻小子在一起吗?没有他你就不能活了不是吗?你跟他在一起,这小子说了,你离婚,他不在意那些;等你病好了,你就离,爸爸去自首,无论如何也要成全你们!”

    “不要!”白姐听了,猛地抓住他父亲的手,拼命摇头说,“爸,你不要那样,我不想跟他在一起,我不要你去坐牢!”

    我也赶紧说,是的伯父,我们的事,我们自己会处理;您不要想太多,您只有好好的活着,我们才会高兴。

    听我们这样说,白父气得脸色铁青;最后他指着我们俩说:“你们啊!唉,我真是造孽啊!”

    “爸爸,您跟雪儿先出去吧,我跟他有几句话要说。”白姐转过头,淡淡地望着窗外。

    “好,说吧,爸爸老了,越来越不理解你们这些年轻人了!”他一拍大腿,带着雪儿就走了。

    我赶紧坐到床沿上,趴在她面前,特别心疼地看着她;她的嘴唇有些泛白,脸上没有多少血色,样子虚弱的厉害。我想开口跟她说话,她却抢先说:“王小志,你回公司吧,现在那里正常营业了,你回去工作,我这里不需要你照顾。”

    她这样说,语气里带着冷漠;我愣愣地看着她,她闪躲着我的眼神,把脑袋歪向了一边。我猛地抓住她的手说:“姐,公司的事不急,我要留下来照顾你,直到你出院为止。”

    可她却甩开我的手说:“王小志,我是你上司,请你放尊重点儿;还有,我结婚了,是有家庭的人,你这样很过分,我也不需要你照顾。”

    我被她说懵了,她到底是怎么了啊?失忆了吗?撞傻了吗?我难以接受,就皱着眉看着她说:“姐,我是小志啊,你怎么这样跟我说话?你忘了我们先前说过的话了吗?”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却仍旧冷冰冰地说:“我只是要你回去工作,你是总经理助理,不是总经理保姆,明白吗?还有我告诉你,男人没事业,会被女人瞧不起的;你一个大男人赖在这里,不务正业,有那个女人会跟你?!”

    我被她的话惊到了,她以前不这样的,她说过我是她的骄傲,她喜欢让我陪着她的;可是现在,她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对我如此冷漠,还说了这样的话;我心里酸酸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死不了,活得好好的,这里有我爸爸就够了;你快去公司吧,男人永远都要有自己的事业,明白吗?”她转头看向我,那眼神里带着埋怨,带着些许地瞧不起。

    我说好,那我去,公司的事我会处理好,姐你好好养伤,下了班我再来看你。

    可她立刻说:“你不用过来看我,像你这么年轻的人,应该去找个小姑娘,聊聊天、逛逛街什么的。”

    “你!”我被她的话气到了,她怎么能这样说?他妈的,这个女人撞傻了吗?她忘了我们之间的爱情了吗?现在,她竟然让我去找小姑娘;妈的,她可真够可以的!

    我想质问她,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可她却一拉被子说:“我生病了,需要休息。”说完她侧过身,直接闭上了眼。

    她可真行啊,牛逼了是吧,觉得自己是病号,可以对我为所欲为,把我往死里欺负是吧?!白依依你行,现在你生病,我不让你生气;但等你病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站起来,我愤愤出了门,在路上我就想,这女的可真是的,出了场车祸,竟然六亲不认了!

    那天我回到公司,抽了一下午的烟;一边抽我就一边想,她到底是怎么了?她不该这样对我的,难道她有什么难以言说的苦衷?

    其实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她确实有说不出的苦!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论坛 幸运28 北京赛车时间表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幸运28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