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22章 白姐被欺负

第122章 白姐被欺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从夏主任的话里,我似乎听出了别的意思;这让我有些惶恐,因为我爱白姐,心里早就装不下其她人了。雨晴这么好的女孩儿,她不该在我身上有什么想法的。

    我就说:“雨晴,我其实挺忙的,你一个实习生,被我一个助理带,这让别人看见了,会说闲话的。”

    可雨晴立刻说:“切,怎么啊?助理了不起啊?瞧不起我们实习生是不是?其实我都知道,你是怕被她看见是不是?哥你真傻,人家都跟大款结婚了,你干嘛还要这样啊?她若爱你,会这样吗?你不要整天愁眉苦脸的,这样不好,看上去很傻的。”

    我一笑说:“行了,有些事你不懂,哥也不用你劝,你干好工作就行了。”说完我打开窗户,站在窗边抽烟。

    雨晴就在我后面继续唠叨:“我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爱情吗?她要真的爱你,就不会嫁给别人,多么简单的道理,还说我不懂!”她噘着嘴,摆出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

    其实雨晴说得也没错,真正深爱一个人,是会为了对方抛下所有的;我和白姐弄成现在这样,是爱的不够深吗?还是在亲情面前,我们爱的都很理智?

    我不想再去想那些,真的不想;我只需要等待,等待她离婚的那天就好了!

    下午的时候,夏主任去白姐办公室送资料,回来的之后一直摇头叹息;我问他怎么了?夏主任看着我,张了张嘴说:“也没什么事,就是刚才我去白总办公室的时候,她老公也在,两个人好像不大愉快,她老公还骂了她。你说这男的也是,再怎么说,这也是在白总公司,还当着我的面,怎么能说骂就骂呢?我自然是维护白总的,可那人却让我滚蛋。唉,人家自家的事,我也不好跟着瞎搀和,就出来了……”

    听到这话,我起身就冲出去了;他妈的,麻男那个混蛋,他要敢欺负白姐,我他妈才不管你是谁!

    带着一肚子怒火,我急匆匆上了楼,还没到白姐办公室,我就听见了里面的争吵。

    白姐的声音有些挣扎,她吼着说:“你不要碰我,这里是公司,请你给我留点面子!”

    “面子?呵,就你这小公司,你要什么面子?!白依依,你是我老婆,老子想什么时候你,就什么时候弄你!他妈的,老子的耐心是有限的,没时间跟你玩儿纯情!倘若真把我惹急了,我他妈把你拉到走廊里干,让你的员工都过来围观!”麻男说着,听上去是喝酒了,说话有点大舌头。

    听到这些,我的心都伤透了,这就是麻男的嘴脸吗?白姐嫁的男人,就是这副德行吗?握着拳头,我一步一步朝办公室方向走。

    白姐接着又说:“你别动我!你再这样,我这就去死!”

    麻男立刻说:“好啊,你去死啊?窗户就在这儿,跳下去吧!老子得不到的东西,就亲手毁了她!还有你父亲,我让他一辈子蹲大牢,让他老死在监狱里!”

    “麻男,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说话不算数,不讲诚信,对一个女人这样,你不是男人!”

    “不是男人?呵!老子这就要了你,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你混蛋,别——不要啊!”白姐立刻吼了起来。

    听到这里,我猛地踹开门,那一幕,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混蛋,他把白姐按在沙发上,手掐着她的脖子;白姐的裤子被拉到了膝盖,粉色的内内就那么露着。

    我疯了,她是那么地狼狈,完全没了一个总经理的样子;麻男喘息着,着急解着裤腰带。我几乎本能地抓起门旁的拖把,猛地一下抡在了他头上。

    这一下,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拖把杆砸到他头上,瞬间断成了两截;麻男捂着脑袋,血从指缝里流出来,他转身看向我,那眼神简直能杀人。

    “我次奥尼玛,你个混蛋,你他妈怎么进来了?老子弄死你你信不信?!”他冲过来,猛地推了我一把。

    我咬牙看着他说:“姓麻的,你太过分了,这里是公司,不是你家里!”

    他伸手,一把揪住我的衣领说:“公司怎么了?公司也他妈是我们家的,还轮不到你这个小杂种插手!第二次了,你他妈第二次跟我动手,老子这就弄死你!”他抬手往我脸上打,我个子比他高,直接先揪住他头发;最后我俩扭打在一起,他被我按在了地上。

    当时的情形,我们都红眼了!他对白姐那样,他竟然掐白姐的脖子,我无法忍受,老公也不行;谁欺负白姐,我他妈让他死!

    麻男躺在地上,拿胳膊挡着脸,我就一拳一拳地往下垂;其实我被他打的也不轻,麻男虽然个子不高,但有股子力气,我鼻子都被打破了,血哗哗往外流,白色的衬衫上,一块块地全是血迹。

    但我管不了自己的伤势,当时就想弄死他,心里特别恨,想杀人!我本以为,先前他那么爱白姐,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她;等结婚以后,他会加倍疼爱白姐;可是不是的,他骂白姐就算了,竟然还动手打她!我忍不了,在这世上,只要有我在,谁他妈也别想欺负她!

    后来我们在地上翻滚,手脚并用,几乎都想把对方往死里弄!我知道,我敢豁出去,是因为我什么都不怕,母亲没了,如果我再保护不了白姐,我他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而麻男不怕,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爱白姐,他不怕白姐为此而伤心,更不怕把我打出个好歹来,因为他有钱,即便把我打死,对他来说也没什么。

    我们疯狂地撕扯,白姐拼了命地跑过来拉架,“你们不要打了,我求求你们了!”

    可那时候,两个男人都红眼了,谁还会管她的话啊?

    后来没办法,她也不怕丢人了,直接去外面喊了人,五六个同事才把我们拉开。

    可你们知道吗?我为她这样,甚至去拼命;可她却看都没看我,直接跑到麻男身边,拿纸巾给他擦着脸说:“你没事吧?咱们这就去医院,你看你流了这么多血……”

    麻男那混蛋,却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又狠狠推了她一下说:“你他妈给我滚开,所有人都滚蛋,我今天要弄死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种!”

    我也红着眼,挣扎着说:“你们都给我放手,今天看看谁弄死谁?!敢欺负我姐,我他妈要你的命!”

    说完我伸着脑袋往前冲,可白姐捂着脸,猛地朝我说:“你住手!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打我老公?你滚,你被开除了,滚蛋!”

    听到这话,我呆呆地看着她,精神瞬间崩溃了……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平台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走势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江苏快3走势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