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43章 陈芳出击了

第143章 陈芳出击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下午的时候,我回到办公室,还未进门,我就听见雨晴说:“爸,累了就歇会儿,你岁数这么大了,身体还这样,不能跟那些年轻人比的。”

    夏主任咳嗽了一声说:“傻丫头,你不知道啊,咱们公司赶上好时候了,爸爸心里高兴;你小志哥哥有能耐,爸爸想帮他一把;还有这个秦总,上午开会的时候,他提出了很多构想,都特别不错,不久的将来,咱们公司会发展的很大很大!爸爸在临退休前,能和这些人一起经历公司的辉煌,这很值得!”

    “可是您已经老了,拼坏了身体怎么办啊?”雨晴特担心地说着,我推门进去,刚好看到夏主任坐在桌前,手里捧着一把药,猛地咽进了嘴里。

    “老夏,你这是怎么了?身体没事吧?怎么还吃上药了?”夏主任是我半个师父,我没法不担心他;而且这些日子里,整个策划部的事务,都是他来顶着;尤其这几天,忙得几乎都看不到他的影子。

    夏主任见我过来,只是笑着摇摇手说:“没事,毛病了,就是胃有点不舒服而已;对了王总,白城钢构的广告策划案,昨晚我加班改出来了,已经发到了你邮箱里,抽时间你看一下。”

    我皱着眉埋怨他说:“你以后啊,不要这么拼,下班了还改什么方案?!你看你这些天,都瘦成什么样了?雨晴,你给我盯着你爸,让他按时吃饭,不能偷摸干活;他要不听,你就告诉我!”

    听我这样说,雨晴却撅着嘴,带着埋怨的口气说:“我哪里劝的动啊?再说了,我爸这样拼命,还不是怕那个秦总,把他的主任位置给撤了?现在整个公司的管理层,全都人心惶惶的;叶部长那么厉害,跟白总的关系那么好,还不是说降职就降职?!”

    我承认,现在公司的氛围,的确跟以前不一样了;说句不好听的,以前公司里,大都是熬资历、凭关系;我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因为跟白姐的关系不一般,所以才一路走到了副总的位置;可秦总一来,直接就是谁有能力谁上,有能者居之;这样做虽然很科学,而且能让公司快速发展,但却也害苦了像夏主任这样的老员工。

    夏主任帮了我不少忙,尤其在策划上,给了我很多的指引,这让我感激一生;所以我就对雨晴说:“你放心好了,在这个公司,只要有我在,降谁的职,也降不到你爸爸头上!”

    夏主任听了,点上烟,默默地抽了一口说:“行了,小志,有你这句话,我老头子就是累死,也要帮你和白总,把策划部扛起来!”

    雨晴抿着嘴唇,眼神清澈地看着我说:“哥,谢谢你,你是好人!”

    我莞尔一笑,刚想再说两句,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夏主任拿起电话,脸色猛地阴了下来!我问他说,老夏,怎么了?他把电话一挂:“王总,紧急会议,生意上出事了!”

    说完,夏主任拿着日记本,急匆匆往外走;我赶紧跟上去,进会议室的时候,很多市场部的领导,全都乱成了一团。

    看我过来,秦总摁灭手里的烟,扶了扶眼镜,伸手示意大家安静;我在秦总旁边坐下,赶紧问几个市场部的领导,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立刻七嘴八舌地说:“王总,现在市场形势不大妙,远鸣传媒那边,恶意扰乱市场秩序;他们低价从咱们手里抢客户,原本已经谈好十多家,包括一些老客户的生意,全被他们降价给抢走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阵蹿火!陈芳那个贱人,利用麻男搞不了我们,现在又从生意上下手了!这个贱女人,她真的好卑鄙!我咬牙说:“对方降价多少?”

    一个负责人擦擦汗说:“比市场价低出50%,这种价格,连成本都不够!”

    “什么?!”我被惊的,猛地站了起来;陈芳她疯了吗?生意哪有这样做的道理?!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呵!她手里有东南铝业的股份,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她这样做,是想搞死我啊!

    咬着牙,我气得浑身发抖;本来秦总来了,我以为公司接下来会一帆风顺,却没想到陈芳这根搅屎棍,把人弄得浑身不舒服!

    “慌什么?!”秦总拽了拽我,又抬手压了压现场的燥乱说,“一个小小的远鸣传媒,还不至于把你们吓成这样;他们降价,亏损的是自己;扰乱市场秩序,更会遭到同行的唾弃;俗话说得好,便宜没好货,更何况是广告宣传这种东西。所以于情于理,该慌的是他们,你们跟着起什么哄?!”

    一个市场部经理却说:“秦总,话虽是这么说,可咱们没生意的话,公司还怎么经营?时间不用太长,对方只要这么搞半年,咱们公司根本扛不住!”

    秦总听了,却猛地一拍桌子说:“抗不扛得住,不是你这个市场经理,应该考虑的问题!鼠目寸光,白城才多大点地界?放眼全国,这点市场连颗芝麻都比不上!”

    我坐在旁边,嘴角微微一笑;秦总这个老家伙,他可是一肚子的本事;既然话能这么说,我相信他心里已经有主意了。“秦总,别卖关子了,告诉兄弟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吧?!”我点上烟,悠哉地抽了一口。

    秦总扶着眼镜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说:“我曾说过,只要我在这里,谁也别想欺负到咱们公司头上!天塌了我跟王总顶着,你们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行,不要一出点事,就跟没头的苍蝇似得,这样显得很没出息,明白吗?!”

    几个市场部负责人,面色涨红地看向我;我知道他们心里委屈,毕竟都是老员工,都拿公司当自己家一样;公司一出事,谁又能不急呢?他们的表现让我欣慰,这样的部下,白姐一手带出来的兄弟们,我又怎能不欣慰呢?

    我就打哈哈说:“你们几个行了,都是大老爷们,别委屈地跟娘们似得!听秦总的,他能这么说,就证明已经有了反败为胜的办法,哥儿几个都学着点!”

    听我这样说,他们又转头看向秦总;秦总站起身,双掌合在一起摩挲了两下,接着很认真地看着众人说:“接下来,我所说的这个方法,不出三个月,我会让远鸣传媒破产!”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开奖 加拿大28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