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50章 弄在了白姐里面

第150章 弄在了白姐里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雨晴的话,彻底把我搞蒙了;我似乎意识到了不好的事情,可我问她,她死活不说。

    后来白姐出来了,她见我和雨晴抱在一起,赶紧咳嗽了一声:“咳哼!小志,该回家了,我爸催咱们回去吃饭呢!”

    听到白姐的声音,我慌张地推开了雨晴;白姐冷着脸,瞥了我一眼,最后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想这个小心眼儿的女人,她肯定是误会了、吃醋了。

    我就着急跟雨晴说:“丫头,听哥的,千万不要做傻事;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哥一定会帮你的!等你想明白了,给我打电话,好吗?”

    雨晴红着眼睛,哽咽着说:“哥,谢谢你,你赶紧走吧,她--她都吃醋了!”

    我点点头,一边走一边回头说:“雨晴,记住哥的话,千万不要做傻事!否则,哥不会原谅你的,不会!”

    说完我直接跑下了楼,白姐急匆匆地往外走;我在大厅里拉住她,她立刻挣扎说:“你干嘛啊?别弄我,找你的小女友去,你找我干嘛啊?我是有家庭的女人,你不要耍流氓好不好?!”

    她皱着细细的眉毛,嘴都撅到天上去了;这女人还真能吃醋,眼泪都快下来了。

    我就说:“姐,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刚才问雨晴关于夏主任的事,那丫头伤心,就借我肩膀靠了靠,仅此而已!”

    她推着我说:“你说什么啊?跟我解释干什么?你是我什么人啊?”她故意这样说,其实就是为了气我;她心里都明白的,我和雨晴根本不会有什么事;如果我想跟雨晴怎样,我们早就那样了,还会等到现在?她都知道,不过就是小脾气上来了,故意要跟我闹。

    想到这里,我就故意捏了一下她屁股,软软的,特别爽!她吓得“啊”了一声,立刻打我说:“你要死啊!这么多人呢,流氓!”

    说完,她生气就朝停车场走,我在后面跟着她,她穿着高跟鞋,屁股一扭一扭的;尽管当时她穿着大衣,但我还是从她屁股处,感受到了丝丝的诱惑!这个小妖精,穿衣服的时候,比不穿衣服还迷人,简直要人命!

    我跑过去,钻进了车里;她就拿手推我,红着脸说:“哎,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谁让你进来的?这是我的车,我不要你坐,你不要进来好不好?!”

    我才不理她呢,直接系上安全带,椅背往后调了调,靠在那里睡大觉!

    她见我这样,气得拿手指着我说:“你、你、你……”

    看到她吃瘪的样子,我坏坏一笑说:“怎么啊?是你说我小流氓的,那我就流氓给你看,等着吧,到了家里我更流氓!”

    她简直气死了,直接握着小拳头,狠狠砸了我一拳说:“被你气死了,流氓,不理你了!”

    开着车,她说不理我了,可嘴上却没闲着;一路上,她总叨叨我:大流氓,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跟那么多女人乱搞,种猪!

    “噗呲!”听到“种猪”两个字,我没憋住,一下子笑了出来;这个傻傻的女人,这些词她都是跟谁学的啊?!

    然后她又撅着嘴,瞥了我一眼说:“还有脸笑,拿无耻当光荣!以前蛮好的,那么老实,又傻又呆;现在可好,变了!坏了!”

    我就说:“好了好了,姐我知道错了,不说了行不行啊?”

    “干嘛不让人家说?我就要说!”她开着车,样子还挺生气的,冷着脸,时不时地还瞪我一眼。

    我就说:“你要再这样,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她却一点也不害怕,嘴角还坏笑了一下说:“有本事就来,谁怕谁啊?!”说完,她还猛踩油门,感觉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到了家里,还没进屋,白姐就高兴地喊:“老爸,雪儿,我们回来啦!”我看她那样,得意死了,跟个孩子似得;不就是到你家了吗?秀什么幸福啊?

    白父系着围裙,赶紧从客厅跑了出来;雪儿在门口伸着脑袋,磕着瓜子说:“你们可真够慢的,干嘛去了?是不是偷偷……”

    白父对着雪儿脑袋一拍,“丫头骗子,别胡说八道!”

    雪儿瞬间拉着脸,白了她父亲一眼;白父摘下围裙,过来拍着我肩膀说:“儿子啊,可把你盼来了;爸爸知道你公司忙,平时没时间过来;没事的,男人嘛,就应该拼事业!”

    我挠挠头,刚要说话,白姐却冷不丁地说:“他啊,才不是忙事业呢!天天泡妞儿,找小姑娘谈恋爱,哪有时间来看您老头子啊?”

    这个女人,她好记仇哦!在车里说了我一路,回到家里,竟然当着她爸的面,还要这样说!我被气得脸通红,忙跟白父解释说:“老爸,不是她说的那样的,我没有……”

    白父挥挥手说:“讲那些干嘛?男人嘛,正常!”

    白姐一听,气得一跺脚,“你们……狼狈为奸,男人都好坏!”

    说完她拉着雪儿进去了,还跟雪儿说我坏话,声音特别大,我都听见了。

    看白姐进去后,白父突然搂住我肩膀,冷着脸说:“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惹我宝贝闺女生气了?!”

    我就解释说:“一个误会而已,她心里都明白,就是想耍小脾气,欺负我!”

    白父却黑着脸说:“我不管误不误会,你在外面找女人,得把屁股擦干净了,不要被我闺女看见,知道吗?依依的心思我知道,她有多爱你,我更知道!别让我闺女伤心,她可一直都等着你呢!”

    我真是无奈了,就说我知道了爸,以后再也不敢了,行了吧!

    我这样说,他才松开我,拍拍我肩膀说:“行啦,菜都做好了,咱爷俩好好喝一顿!”

    “还在外面嚼舌头,不嫌冷啊?大冬天的,赶紧进来吃饭!”客厅里,白姐气呼呼地朝我们看。

    白父赶紧笑着跑进去说:“来啦来啦,酒满上了吗?”

    白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都多大岁数了?还天天喝酒,今天不给喝,胳膊肘往外拐,到底谁是你亲生的?!”

    她这样说,还拉上了雪儿;雪儿也跟着说:“就是,反正我向着我姐,今天吃饭,你们不准喝酒、不准抽烟!”

    这两个小妖精,凑在一起可真要人命;白父哈哈大笑说:“马上快过年了,烟不抽可以,酒不喝怎么能行?”说完他起身去拿酒,白姐就低头夹着菜说:“某些人不能喝,就不要逞能,意思意思就行了,又没有外人。”

    雪儿听见了,立刻装傻道:“姐,某些人是谁啊?”

    白姐立刻脸红说:“哎呀雪儿,你好烦人哦!你怎么也这样,都帮着外人欺负姐是不是啊?!”

    我被她的样子搞笑了,就赶紧向着她说:“好啦,我保证不喝多,行了吧?!”

    可她立刻抬头,特别凶地看着我说:“谁说你了?谁爱管你?你想喝多少喝多少,喝死拉倒!”她把脑袋一转,直接看向了别处。

    这个女人,口是心非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可爱哦!

    后来我们喝了酒,白父问了我一些公司的事,还非常高兴地夸了我,说我年轻有为,积极向上什么的;其实我挺惭愧的,公司搞的好,其实全靠秦总,我只是一个小学徒而已。

    吃过饭,雪儿陪白父出去散步,白姐去厨房收拾盘子;我靠在那里,看着厨房的灯光下,那个贤惠又美丽的身影,心里简直幸福死了。

    我就悄悄走过去,从背后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她吓得“啊”一声,立刻又挣扎着说:“你干嘛啊?在厨房呢,不要耍流氓好不好?爸爸和雪儿会看见的!”

    我坏笑着,手摸到了她的胸上,喘息着说:“宝贝,他们出去散步了,不会回来,谁也不会打扰我们;姐,我想要你,想死我了!”

    “姐刷碗呢,你别这样,你那么想要,去找你的雨晴好了;你们那么亲密,你还搂她的腰了,她的腰软不软?身上香不香?”她故意这样说,还在吃醋呢!

    我贴着她的脸,咬着她耳根说:“没有你的软,宝贝,你是这世上最完美的,最香的女人;我只要你,这辈子就要你一个女人,我不会跟别人好,不会!”我这样说着,手已经沿着她的裤缝,摸了进去。

    她颤抖着身体,微微弯着腰,屁股顶到了我那里,简直舒服死了;我说姐,我要!

    她打开水龙头,冲了冲手上的泡沫说:“那--不要在这里,去卧室吧。”

    我点点头,猛地把她抱起来;她搂着我脖子,脸贴在我胸口上,又红又烫。

    进到卧室,我把她放到床上;她却疯了一般爬起来,解我身上的衣服;“小坏蛋,你为什么要勾引姐?你坏死了,姐好丢脸哦,你一要姐就给你,姐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我亲了她一口,笑着说:“傻瓜,矜持什么啊?我就喜欢你开放,你野性;宝贝,你真的很棒的,每次都是,那么主动!”

    听我这样说,她似乎不再顾及了,猛地就把我扑倒在床上;这个女人,别看平时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这时候,可真够有劲儿的!

    我躺在那里,她坐在我身上,不停地上下跳跃;她真的太棒了,我简直被她搞死了;最要命的是,她竟然还朝我抛媚眼、咬手指。

    我抓着她的胸说:“你个坏女人,这些你都是跟谁学的?你跟我说,你跟谁学的这么坏?!”

    她红着脸,神色迷离地说:“跟陈芳学的,你不知道,她怀孕了,竟然还和麻男做那事;那个女人,她真的好坏的,麻男都被她迷死了;她在床上的花样好多的,以前她是不是也对你这样过?”

    我立刻说:“你不要提我,我问你,他们那样,你有没有参与?有没有跟麻男做?!”

    白姐听了,立刻伸手掐了我一下说:“你个小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姐?他们每次做,姐都避开的;有的时候麻男不让我走,我就坐在旁边玩儿电脑,故意不看他们的!麻男那么丑,一身肥肉,姐看着就恶心,才不会跟她做!”

    她这样说,我真的特别开心!我就翻身把她压在下面,故意问她,“宝贝,那我棒不棒?喜不喜欢跟我做?”

    她咬着嘴唇,摸着我的腹肌说:“棒,棒死了!姐只要一看你,就特别想要;而且姐最受不了的,就是你光膀子的样子;身上那么多肌肉,特别阳刚;姐喜欢的,爱死你了!”

    我被她夸的,简直不要太得意;那一刻,我的身体和心灵,瞬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就趴在她身上,狠狠地撞击;她简直开心死了,嘴里不停地念叨说:“宝贝,来吧,给姐姐;姐姐给你生宝宝好不好?姐想要,姐姐想有你的孩子!”

    我迷迷糊糊说:“不可以的,现在还不行,要是被麻男发现了,你会很危险的!”

    可是她却任性了,女人在床上的时候,是不会去用理智思考问题的,只要你让她爽到极致,她会为你不顾一切!

    后来我到了,可我不想跟她有孩子,最起码现在不行!

    我想拔出来,可她却两腿交叉,直接缠住了我的腰;最后我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就已经缴械了,全都进去了……

    那一刻,我愣了,心里隐隐有些后怕;白姐却贪婪地喘息着,身体不停地颤抖;我躺下来,特别担心地抱着她说:“姐,弄进去了,怎么办啊?我闯祸了,万一你怀上了,那麻烦可大了啊?!”

    白姐侧过身,朝我微微一笑说:“傻瓜,现在是安全期,没事的!”

    我立刻说:“安全期也不行啊?还是有很大几率怀上的!”

    听我这样说,白姐立刻不耐烦道:“哎呀,你好啰嗦哦!姐的感觉还没过去呢,还让不让人好好享受了?姐回头吃药,行了吧?!”

    虽然特别不想打扰她,可我还是补充了一句说:“那你别忘了啊,回头一定要吃药!”

    她却握着拳头,狠狠砸了我一下;那眼神里带着哀怨,带着不甘!

    我理解她,我想她一定是在恨我,恨这个现实的世界;我们相爱,却不能有自己的结晶,眼前这个男人,还要嘱咐她吃紧急避孕药;这是一个男人的悲哀,也是一个女人的悲哀,更是我们爱情的悲哀……

    后来她坐起来说:“王小志,你去给姐买药!现在就去!”

    我犹犹豫豫说,姐,真让我去啊?多难为情啊?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我才不要跟你一起去,再说了,万一被人看见,多危险啊?!反正你已经播种了,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她直接拿被子蒙上了头。

    我简直被她折磨死了,说了不要弄里面,她不听,非要那样;可真进去了,她却什么都不管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服了她了!

    穿好衣服,我叼上烟往外走;年底了,天空又飘起了雪花;望着路灯的远方,我不禁有些感慨,一年前的今天,我还在工地上,为母亲的医药费发愁;可一年后,我成了公司老总,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只是母亲,却再也不在了……

    怀着无限的感伤,我朝着社区诊所的方向走;可还没从纷乱的思绪中缓过神来,兜里的电话就响了。

    我拿出来一看,是雨晴打过来的,这丫头,难道她想通了?愿意把她爸爸的事情,告诉我了?

    我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雨晴就在那头惶恐地说:“哥,你快逃,快走!离开白城,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雨晴话还没说完,我就听到电话那边,一个恶心的声音:“我次奥你妈,敢通风报信?小贱人,老子搞死你!”

    听到这话,我的脑袋“嗡”地一下,怎么会是--麻男!

    这个混蛋,他怎么会跟雨晴在一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我懵了,彻底懵了!

    &nbsp

    &nbsp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