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53章 黑二爷

第153章 黑二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坐在车上,我的手都在发抖;黑街,白城最黑暗、最鱼龙混杂的地方;而“仁义堂”,是仁义帮的总部,上学的时候我听同学说过,那里面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而麻男那个混蛋,他竟然把白姐扔进了那里;想到这些,我甚至想杀人!如果白姐真出了什么事,我发誓,谁碰她,我弄死谁!

    出租车开到黑街街头,就不再往里开了;一个是路不好走,再有就是这里名声不好,司机不敢开进去。

    付完车钱,我下了车;街对面是一家五金店,我进去买了把西瓜刀,又打听了仁义堂的位置。

    出来后,我把刀揣进大衣里,搓了搓冰凉的手。我往前走,冬日的冷风呼呼刮在脸上,泥泞的街道,破旧的房屋,很多凶神恶煞的小商贩,在街边摆摊叫卖;这里是贫民窟,白城最阴暗的地方。

    走到街中央,我看到了那座有些陈旧的小楼;一共三层,上面挂着一个大大牌匾:仁义堂。

    深吸一口气,我裹着大衣往里走;或许有人会问:当时怕吗?怕!

    这里是帮会,是杀人不眨眼的黑社会,换做谁都会害怕,如果可以,我宁愿一辈子都不来这种地方。可你要知道,白姐在里面,她现在生死不明,那个傻女人,漂亮的女人,就在这个狼窝里;我就是怕死,也必须得进去。

    抬起脚,当我踏进门槛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可能--再也出不来了;但是不要紧,麻男要对付的人是我,只要我来了,我死了,他解气了,我想他不会把白姐怎样!所以,只要白姐平安,我可以豁出一切!

    堂口的一楼是麻将馆,我一进去,就有几个人盯着我;我走到柜台前,一个留着胡子的老伯,扶着眼睛说:“哟呵,瞧您这穿衣打扮,是大老板啊?怎么?开一桌,搓两把?”

    我没工夫跟他废话,直接就说:“麻男让我过来的,你们把那女的放了,想把我怎样都可以!”

    我这样说,那老伯抚了抚胡须,朝旁边使了个眼色;原先盯着我的那几个大汉,立刻朝我围了过来;一个眼角带伤的男人,声音低沉地说:“刘叔,用不用先搜身?”

    那老伯嘴巴一撇,“一个小白脸儿而已,别掉了咱们仁义帮的价;滚上去吧,小屁孩能翻出什么浪?!”

    他这样说,我微微松了口气,怀里的刀,是我保命的东西;如果真被他们搜走了,那我连一丁点希望都没了。

    “上楼吧,黑家二爷等着你呢!”那男的推了我一下;我转过身,被他们几人夹在中间往楼上走。

    不过那个眼角带伤的男人,我感觉有些熟悉,特别像那天,拿棍子打我的那人!后来我拿手机砸了他的脸,恰好他眼角也有伤,应该就是那人没错。

    想到这个,我彻底死心了;他们那天就要弄死我,今天我主动过来,看来是逃不掉了。我这样想,心里反而不害怕了;横竖都是死,怕也没用,倒不如坦坦荡荡,在白姐面前,像个男人一样倒下。

    绕过二楼,我们直接上了三楼;出了楼梯口,迎面是一个上百平米的大堂;我抬头,看到大堂中间的墙壁上,挂了一个大写的“義”字;字的下方,是一套红木桌椅。

    而白姐,她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神情憔悴地低着头,头发散落,遮住了漂亮的脸。看她这样,我心里一痛,猛地就朝她喊:“姐!”

    她听到我的呼喊,仿佛像是受到惊吓一般,立刻抬起头,红着眼睛,疯了一样挣扎着说:“小志,快走!你来这里做什么?你个不懂事的孩子,快跑啊!跑!!!!”她那样挣扎,椅子被晃歪了,她倒在地上,泪眼婆娑地看着我。

    我赶紧朝她跑,想要去扶她;可旁边有个人,猛一脚踹在了我的膝盖上;我一个踉跄,直接跪在了地上。

    这时候,一个带着墨镜,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手里握着紫砂壶,喝着茶水朝我走了过来。

    我站起来,恶狠狠地盯着他;说实话,那时候我真的不怕了;白姐这样,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今天就是死,我也要趟出一条血路,把她救回去!

    我这样看他,恨不得一刀宰了他;可他却不屑一笑,嘬了口茶水说:“呵,难怪能勾引人家老婆,原来是个小白脸啊,长得倒是不赖!”

    我咬着牙,攥着拳头说:“你想怎样?说吧,先把她放了,你们怎么我都行!”

    “放了?你说放就放?”他拍了拍我的脸,很阴险地一笑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今天你们俩,谁也走不掉;姓麻的让我送你们这对狗男女,下地狱……”

    “我下你妈!”猛吼一声,我掏出怀里的刀,直接架在了那人脖子上!那一刻,我好激动,没想到自己一击就得手了;这个混蛋,他应该就是黑二爷,这里的老大!只要我捏住他,白姐就安全了,我们一定能安然离开!

    可是这个黑二爷,完全没有一丝害怕的样子;他仍旧悠哉地,举着紫砂壶喝着水;一边喝,嘴角还流露着不屑一顾的笑。

    他这么淡定,让我心里很没底;我就咬牙说:“放人,让我姐离开,不然我削了你的脑袋!”

    我这样说,他却哈哈大笑起来,“小伙子,我黑二爷天天在刀尖上舔血,拿这套来威胁我,你觉得有用吗?”说完,他看着我玩味一笑,那笑容有些阴狠,就仿佛刀架在脖子上的不是他,而是我!

    他这样说,我并没有被他唬住,而是红着眼,刀锋贴在他脖子的动脉上;我说:“老混蛋,不信你可以试试;我今天敢进来,就没打算活着出去!能拉你黑二爷陪葬,我王小志他妈的值了!”说着话,我的刀锋,又朝他动脉近了一分。

    他斜眼看着明晃晃的刀片,不再笑了,而是眼神犀利地转向我,咬了咬牙说:“好,真看不出来,你还是条汉子!不过啊,年轻人,你不敢杀我,也不能杀我;因为你杀了我--”

    黑二爷伸手,指着白姐说,“她就得死,而且会死的很难看!不信,你可以试试!”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幸运28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加拿大28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