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56章 入黑

第156章 入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黑二爷看着我,表情十分凝重;白姐紧紧抓着我胳膊,她皱着眉,满脸担心;我知道,她怕了入了黑,毁了这辈子的前程。毕竟入黑容易,再洗白就难了;有些东西,一旦沾上了,就要跟一辈子。

    香烟燃起,黑二爷深吸了一口说:”王小志,你的底细我打听过,尚美传媒的副总,小小年纪就有了不错的成绩;本来我以为,你是靠你身边的这个女人上的位,今天我也没打算让你活着离开;毕竟麻男是白城知名的企业家,就连我们仁义堂也得罪不起;但是后来,看到你之后,我改主意了,我不知道这么赌到底对不对,但我还是要赌一把;因为你身上有种魅力,那股子狠劲儿和硬气,已经把我折服了。”

    我看着他,紧紧抓着白姐的手说:”二爷,不用绕弯子了,我王小志说话,还是讲诚信的;你想要我怎么做,直说吧!”

    听我这样说,黑二爷一拍桌子,沉声说道:”好,我就喜欢你这种痛快人!讲实话,我想让你加入仁义堂!”

    他这样说,白姐的身子猛地一颤:”二爷,不要!求求您高抬贵手,小志还是个孩子,他不适合做你们这个的;你看看他,帮不上你们什么忙的;您就饶了他吧,只要您说话,我可以给你门钱,要多少都行,只要您不让小志那样,我这里怎样都可以的!”白姐说完,猛地抓住黑二爷的手,特别可怜地哀求他。

    可黑二爷一抬手,挡开白姐就说:”你给我闭嘴!混账,你把我们仁义堂,想成什么地方了?臭丫头我告诉你,我们仁义堂,从清末就有了;祖上建这个堂口,当初就是为了抗击倭寇;后来我们狙击小日本,帮着政府打鬼子;仁义堂为什么要有”仁义”两个字?因为我们做的,都是保家卫国、惩强扶弱的义举,不是你嘴里说的那种地痞流氓、黑社会,明白吗?”

    \”可是——可是真的不行啊?!小志那么小,你们要他做什么啊?他能干什么?!求求您好吗?”白姐还要求他,我赶紧把她拉回来,轻轻拍着她的手说:”姐,你不要再说什么了,咱们今天能把命捡回来,已经是万幸了!只是以后,我加入了堂口以后,我希望你不要嫌弃我,还能认我这个弟弟……”

    白姐捧着我的脸,特被无助地哭着;她狠狠地亲吻着我额头,不舍地摇头说:”傻瓜,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这一生,姐这辈子,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姐都不会嫌弃你;但是你要记住,无论入那一行,都要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不要去当恶人,明白吗?记住姐的话好吗?”

    我拼命点着头,说姐我知道,我只是——只是有些害怕,害怕我以后这样了,你会瞧不起我,再也不理我了;这样的身份,我知道是见不得人的,你千万不要抛下我,再也不管我了……

    ”不会的,傻瓜,姐不会那样做;在姐的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可爱的、傻傻的小志,那个大男孩,是姐一辈子的依靠!”她扑进我怀里,就那样哭着;命运的离奇,让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今天我会走到这一步!

    转过头,黑二爷手里的烟已经抽没了,我放开白姐,转身问他说:”二爷,说吧,让我入堂的目的是什么?现在就说吧,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二爷拿起打火机,重新点上一根烟说:”小志,还有你——”他指了下白姐,继续说:”仁义堂是黑道不假,但我再次重申一遍,我们不做恃强凌弱、危害社会的事;最初若不是麻男说,你们两个破坏他的家庭,背着他偷情,做这种有违道义的事,这单生意我是不会接的。”

    他看着我,眼神很真诚,没有说假话的意思;再说了,他也没有必要哄骗我,毕竟我和白姐的命,现在还在他手里捏着呢。他又说:”你们也看到了,我们仁义堂的弟兄,没有小年轻;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也知道,入了黑道,会影响年轻人的前程,我们不做那样的事。

    我点点头,他说的是事实;从一楼到三楼,所有的人,基本都是三十岁以上的中年人;我点上烟,在心里开始重新审视仁义堂,这个黑社会组织的性质。

    黑二爷继续说:”小志,这些兄弟们,大都是下岗职工,或是家里遇到困难,才加入的堂口;他们有家有妻儿,孩子要上学,家里要开销,这些钱,这些年一直都是堂口在出。可这样下去,老祖宗留下的老本,已经被吃的所剩无几了;而这两年,随着法律的健全,买凶报私仇的生意越来越少,堂口根本入不敷出。所以我们仁义堂要洗白,而我很看好你!”

    原来是这样,听完黑二爷的话,我微微松了一口气;本来,我一直以为,他拉我进堂口,是让我做穷凶极恶、违法犯罪的事,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折磨,生不如死;可现在他这样说,我进来是救人,而不是害人,我心里敞亮多了!

    我就说:”二爷,既然是这样,我答应你;只是您现在,有没有具体的计划?而且您不杀我,麻男那边怎么交代?”

    二爷深深吸了口烟,微微吐着烟气说:”具体的计划还没有,你也知道,我这样的人,打打杀杀还行,让我动脑子赚钱,我还没那本事;还有,小志希望你理解,我这边暂时还不能得罪麻男;那人势力很大,这两年他又联合开发商,一直想要动我们黑街的这块地皮;黑街这边,大多住的都是我仁义堂外地的兄弟,如果这里一拆迁,他们将无家可归。”

    ”所以你暂时要走,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五年也好,十年也罢,等你闯出人样了,再回来帮我们这些兄弟们,这也是我为什么要你入堂口的原因;进了堂口就是一家人,我看出来你是个重情义的人,为了一个女人,都敢把命豁出去;所以为了仁义堂这个家,你一定会尽心竭力!而麻男那边,不管他信不信,我都会告诉他你死了,明白吗?”黑二爷看着我,特别认真地说。

    ”明白了,既然二爷看得起我,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努力去做。仁义堂,我也希望如你所说的那样,行仁义之事!”说完这些,我转头看向白姐,她在一旁,一言不发地流着眼泪,神情呆滞地靠在我肩膀上;我知道她仍旧接受不了这个结果,无论话说得多漂亮,多么冠冕堂皇,可入黑就是入黑,这在正常人眼里,是无法容忍的。

    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这个善良的女人,从现在起,她深爱的大男孩,就是一个黑社会了;她一定伤心了,我知道的,即便她不说,我也能感受的到。我想开口安慰她,想跟她说说话;可大厅的门开了,那个叫豹子的兄弟,急匆匆跑过来说:”二爷,麻男过来了,就在一楼,他要上来,看看这小子死了没有?!”

    听到这个,二爷猛地站起来说:”那你们怎么说的?有没有跟他透露什么?”

    豹子擦擦额头的汗说:”我们什么都没说,就说您现在正忙着,让他在下面等着。不过那人挺猖狂的,嚷着要见您;说您再给他端架子,他就把咱们整个黑街给拆了!”

    黑二爷一听,猛地一拍桌子说:”这个混账,还他妈反了他了!你告诉他,我这就下去,千万别让他上楼,也别告诉他,小志还活着的事情;你就说,王小志已经被砍死,扔进工河里去了,知道吗?”

    ”好的二爷!”豹子点点头,梗着脑袋就下去了。

    二爷赶紧转头看着我说:”小志,你赶紧走吧,走后面的楼梯,出口是仁义堂的后门;离开这儿,离开白城,不要被麻男发现;在外面好好混,这里的兄弟们,咱们整个仁义堂,全都指着你呢!”

    我说行,我这就走;说完,我拉着白姐,想要一起走;可黑二爷却挡住我说:”她不能走!”

    &nbsp

    &nbsp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