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我的青春期 > 第174章 她是“渐冻人”

第174章 她是“渐冻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yzskw.com,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我们就那样在走廊里抱着,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脸上。

    白姐还是那么美,让人心动;尽管生活,给了她许许多多的的挫折和磨难,却依旧未改变她的容颜,和那颗善良的心。

    “小志,姐舍不得离开你,一刻也舍不得!”她紧紧抓着我说,“我不知道,今天你若离开了,往后的日子姐该怎么过;太残忍了,老天为什么非要把我们分开啊?”

    我摸着她的头发,闻着她身上的芳香说:“姐,不要想那些,你要相信我,用不了多久,真的!用不了多久,我会回来;那时候,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牵着手,走在白城的任何一个地方;我们会结婚,一起上下班,一起买菜做饭;你想要的那种生活,我一定会给你,一定会!”

    听我这样说,她立刻激动道:“真的吗?会有那么一天吗?可是姐,姐怎么总觉得心里没底?总感觉接下来,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似得!都说女人的感觉很准,小志,你说接下来会不会有事啊?”

    我轻轻拍着她后背说:“傻丫头,不会有事,有我在,什么事都不会有!”

    她微微松了口气,双手紧紧抱住我,丰满的胸部,挤压在我身上,她的样子太棒了,我忍住不住使劲搂她,拼命感受着她身上的柔软。

    可不一会儿,她突然干呕了一下,我忙问她怎么了?她立刻说:“没事、没事,姐只是——只是有点反胃,可能饭吃的不合胃口。”她说完,便弯腰对着垃圾桶,又开始干呕。

    我拍着她的后背说,不行就去看一下吧,旁边就是诊室;可她却拉住我胳膊,摇摇头说:“真的没什么的,就是胃有点不舒服而已!”她把我拉回来,又抬手看了看表,“哎呀,都十一点多了,小志,姐要走了;你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她;姐走了,你记住,无论何时,姐等着你,知道吗?”

    我说我知道,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我不想看到你憔悴的样子,知道吗?

    她微微一笑,朝我挥着手,匆忙离开;我看着她,忽然发现,她走路的样子有些笨,不如以前灵巧了。

    但当时我并没想太多,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总感觉她跟以前不大一样了,貌似胖了点;我就想啊,她胖也正常,毕竟在麻男家生活,还有小保姆伺候,她又那么贪嘴爱吃,不胖才怪了!

    她的身影渐行渐远,这个漂亮却又孤独的女人,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是那么难受;我甚至想冲上去,在背后抱着她,告诉她我们不要分开,永远都不要分开!

    可是我做不到,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孤零零地走了;这一走,再次相见,又是何时呢?

    白姐从小孤独,也吃了很多苦;后来她遇到了我,生活里终于有了自己的伴儿;我们在一起,她是那么地开心,她疼我、爱我,几乎把所有都给了我;可是我,此时此刻,却要再次把她送入孤独,送入那些不堪回首的磨难中……

    后来我站在医院的楼道里,抽了好多好多烟;那时我特别渴望,渴望自己强大起来,让自己的爱人,让那个傻傻的女人,再也不用背负那些责任;我希望她开心,和我一起,开心一辈子……

    抽完烟,我回到病房,龙眉的烧又退了一些,不过额头还是有点烫。

    我给她倒了些热水,捧在手里轻轻吹着;她眯着眼睛,脸颊因为发烫,显得有些微红;不过那样子挺美的,像个病美人一样;只是再美,我也是抱着欣赏的态度,不会有别的想法。

    后来水温合适了,我把她扶起来,让她半靠在我胳膊上;我说:“来,喝口水,这样烧退得才快。”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很虚弱地说:“嗯,谢谢你,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我笑着说:“没什么,只要你能快点好起来就行了,刚才你爸还打电话,问你在哪儿,怎么样了;我差点被吓死你知不知道?!”

    听我这样说,她也笑了,脑袋滑到我胸口上,就那样静静地靠着;我小声问她说:“小眉,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身体不大好啊?本来活蹦乱跳的,怎么突然就高烧了?而且还烧的这么厉害?!”

    她微微抬起头,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又把头低下,侧脸望着窗外说:小志,你听说过“渐冻人”吗?

    渐冻人?我一愣,皱着眉毛问她,“渐冻人是什么啊?没听说过……”

    她微微一笑说:“渐冻人”是一种病,早点发现的话,还是有治疗的可能的;只是啊,这种病不好发现,等真的把它当回事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听到这个,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小眉——她是渐冻人?

    我不敢去想,虽然我还不清楚,这到底是种什么病,但它发生在小眉身上,我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掐住了一样!

    她那么漂亮,而且善良可爱,家庭又那么好;她为什么会染上这种病?都说上天是公平的,可这种公平对小眉来说,也太残酷了吧?!

    看我一直不说话,小眉微微张嘴说:“其实也没什么的,我离死还早呢吧?现在只是体内的抗体不稳定,也就是感冒发烧什么的,来得快、去的慢而已。没什么的,爸爸在国外,给我买了很多好药,我其实吧,跟正常人差不多的。”

    这还叫差不多?坐在车里吹了点凉风,就发烧到昏迷;我的天,这明明就是个玻璃人嘛!她这样,我再也不敢跟她发脾气,故意气她、耍她了;万一要是有个好歹出来,我特么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龙腾拧的啊?!

    喝完水,我小心翼翼地把龙眉放下说:“大小姐,你赶紧睡吧,感冒了就要多休息,这样才好得快!”

    她躺在那里,身体稍稍侧了侧,又拍了拍床上的空档说:“你上来吧,能睡开的;你也挺辛苦的,又是赶路,又是谈生意,还要照顾我,很累了吧?!”

    我看着那半边床,其实特想躺上去;不过我没别的意思,纯粹就是累了想睡觉而已;可我不能躺,以前不知道她的身份,跟她闹闹就罢了;但现在知道了,龙家的大小姐,龙腾的掌上明珠;如果我跟她睡一个床上,万一传到龙腾耳朵里;卧槽!他还不得把我给阉了啊?!

    想过这些,我赶紧摆摆手说:“不了,我不累,坐在这里就挺好的;再说了,床这么窄,怎么睡啊?你自己睡吧,一觉醒来病就好了。”

    可她却嘴巴一撅说:“上来!听见没有啊?你要不听话,我这就跟我爸打电话,告诉他我在医院,你还欺负我!”

    卧槽!听她这样一说,我就跟窜天猴似得,蹭一下就爬上了床……

    (第二更)龙眉摸我

    靠在枕头上,说实话,我真的一身疲惫,感觉只要闭上眼,就能立马睡去。

    可小眉这丫头,却来了精神;她侧着脸,看着我说:“小志,咱们说会儿话呗?”

    我说困死了,你也赶紧睡吧,感冒了还不老实,大晚上的,说什么话啊?

    她很欢喜地一笑说:“我睡不着,刚才都睡够了,现在想说话。”

    我无奈地看着她,她的脸蛋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神秘又迷人;慵懒的发丝铺在枕头上,散发着阵阵清香;我想辛亏我们都穿着衣服,否则的话,我真怕自己控制不住,脑袋一充血,直接把她给禽兽了……

    她在那里微微呼吸着,由于发烧,她呼出来的气息有点烫,吹在我脸上,痒痒的;我们躺在一起,她突然就说:“哎,你可真够幸运的,我这辈子,只跟两个男人睡过觉,其中一个就是你!”

    额!大小姐,我们确实是在一起睡觉,但也只是睡觉而已,你用这种方式表达,似乎有点歧义吧?而且,我更好奇地是,那个男人是谁?难道她也有男朋友?我就故意冷着脸,装作很吃醋的样子,跟她开玩笑说:“那个人是谁?我吃醋了,你告诉我,我明天就去阉了他!敢跟我们家小美女睡觉,胆大包天!”

    她“噗呲”一笑,抬手轻轻打了我一下说:“你怎么这么搞笑啊?你这人吧,好不正经哦!没个正形!那我告诉你,你真去把他阉了啊?”

    我故意说,“废话,那还能有假啊?骗你是王八蛋!”

    她眼睛笑得弯弯的,很机灵地说:“好,我告诉你,那个人是我爸,你去阉了他吧;你要不阉,你就是王八…蛋儿……”

    我靠,这丫头!看着表面纯纯的,没想到全是套路啊?!我就赶紧闭上眼装睡,不去理她。

    她却拿手推着我说:“哎,怎么不说话啊?装傻啊?王八蛋儿?小王八蛋儿?”

    她故意在后面加个“蛋儿”,搞得我浑身酥酥麻麻的;这个女人,她的小心思,可不比白姐少啊?!

    所以越是看上去清纯的女人,她的内心就越闷骚,你们别不信,如果有天你遇到了这样的女孩,你一定会被她搞崩溃!

    见我不吱声,她也不闹了,我们就那样静静地躺着。

    后来,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一只温热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在我上半身慢慢地游走……

    我猛地睁开眼,身体却不敢动弹,因为我知道,这只小手,是龙眉的;她要干嘛?简直把我吓坏了!

    过了一会儿,那只小手慢慢往外抽,我以为她摸完了,该睡觉了;可让我崩溃的是,她竟然沿着我的小腹,要往我那里摸?!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丫头,她到底要干嘛啊?不会是趁我睡着了,要占我便宜吧?!我节操都碎掉了,她那么漂亮,家世又那么好,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我真的想不明白,她为何要对我这样?!

    那时候,她那么高贵迷人,又对我做出了这样的举动,我想只要我翻过身,把她压到下面,她一定会允许我,对她做任何事情的!但我非常明白,我爱的人是白姐,我不能动她!

    曾经我和陈芳,和麻姐,那都是被逼无奈,都是交易;我们没有感情,她们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家各取所需,我不会有任何的顾虑和负罪感;可龙眉不一样,这丫头太单纯,如果我跟她怎样了,她一定会动感情,我也付不起那个责任!更何况,我不能对不起白姐!所以,不管她有多么诱惑,我都不能,不能碰她!

    “咳哼!”我故意咳嗽了一下,想让她赶紧收手。

    听到咳嗽声,她的手顿时抖了一下,我以为她会赶紧拿出来,可她却直接把手插了进去……

    那一刻,我的那里,被一个温热的小手,就那么轻轻握着;我的身体都直了,她的胆子好大啊?!

    我刚抬手,想去拽她的胳膊,可她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接骑到了我身上!她俯下身子,长发落在了我的脸上;我伸手去拨她的头发,她她却猛地吻在了我的嘴上!

    我懵了,赶紧把她推下来,坐起来就说:“小眉,不要这样,真的不要!”

    “为什么?!”她的脸特别红,表情有些尴尬,甚至眼角里都渗出了眼泪;我知道,女孩主动做这种事,却被拒绝,她的面子是挂不住的。

    我就赶紧说:“小眉,首先你生着病,身子太弱,现在不适合做这个;再一个,我有女朋友了,刚才你昏迷的时候,就是她来照顾的你;所以……”

    听我这样说,她哭了;“小志,我都二十二岁了,你知道吗?因为身体和家庭的原因,我从没交过男朋友,甚至跟男孩子接触的都很少;我——我——我刚才那样,请你别介意,我其实就是好奇,我没有其它意思的,请你别介意,我……”

    我说我知道,我都明白,你不要哭,这很正常的!你不要觉得尴尬或怎样,真的没什么,年轻人都是这样的,明白吗?

    她含着眼泪说:“嗯,我明白!可是,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小志,你——你可以给我看看吗?看看男人的身体;因为不知道哪天,我可能——可能就会变丑,会全身瘫痪,会呼吸衰竭,会死掉……所以,所以趁着我还漂亮的时候,我想用我的身体跟你交换,我的身体很美的,你不会吃亏,我们看一看彼此好吗?”

    (1)

    小眉的请求,让我根本无法拒绝;一个妙龄少女,正值青春的年纪,她有美丽的容颜,性感的身姿,和无限的活力;她这样并没有什么错,二十二岁时,谁不春心萌动,不对异性产生强烈的渴求呢?

    谁都没错,只是我不能去背叛白姐,更不能因为这样,而去占龙眉的便宜。我说:“小眉,我们不用交换,没什么的,你是个好女孩,我不会把你想得怎样,我理解你。你看我就行了,你就免了吧!”一边说,我一边把衣服脱下来。

    月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我站在有光亮的地方,朝她一笑说:“看吧,我是男孩子,不吃亏的!”

    龙眉看到我,先是捂着眼睛,然后她的指缝一点点松开;我看到了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还有泪;我伸手去抹她脸上的泪,她伸手抚摸着我的身体。

    “小志,你知道吗?我——我不知道该怎样说,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很特别的男人;从小到大,没人欺负我,跟我顶嘴吵架,跟我耍无赖,你是第一个;第一次见面,你简直把我气死了!我就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赖的人啊?”

    她这样说,我笑了;我就说:“是你无赖好不好?广场上又没禁止抽烟,是你非缠着我,耍无赖的好吧?”

    “哼!你就是小无赖!我身体不好,闻不了烟味,你那么呛人家,还不让人家说啊?而且哦,你还说脏话,还拿烟头烫人家;当时,我真想让我爸爸修理你!”她的手,放在我胸膛上,轻轻推了一下,又说:“可是你知道吗?当我回家以后,脑子里全是你,想忘都忘不掉;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你那样坏,那么对我,我还忍不住想要找你……你说,这是不是一种缘分啊?”

    听了小眉的话,我心里隐隐有种猜测,这个丫头,不会真如白姐所说,对我有那种意思吧?我直接就说:“嗯,小眉,相见就是种缘分,就如我和我女朋友一样,也是缘分使然,我们才走到了一起;她是我一生的幸福,你明白吗?我特别爱她,为了她我可以牺牲一切!”

    小眉赶紧说:“嗯,我懂!你不要刻意暗示我什么,我只是——只是单纯的喜欢你就够了,我不会要求什么的;小志,你是个不错的男孩,我会站在远处,默默地祝你幸福,好吗?”

    她说完,把手从我身上拿开,又把衣服捡起来说:“对不起,难为你了!”她绕到我旁边,给我把衣服披上,“我真为你高兴,你找到了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幸福!而我啊,嗨!身体这样,青春也不会长久,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希望了……”

    她的话,让我感伤,可我给不了她任何承诺、任何安慰;因为爱情是自私的,那个世界里,只容得下两个人。我甚至想,如果曾经,我先遇到的人是龙眉,而不是白姐;我一定会跟龙眉在一起,不管她的青春有多么短暂,不管她还能活多久,将来会变得多么丑陋,我一定会义无返顾地跟她在一起。

    这不是出于同情和可怜,更不是为了她家里的亿万财富;而是我对一个人,善良品质的认可和尊重;对一个妙龄少女,最本质的向往和心动。

    直到第二天下午,龙眉的高烧才退去;这丫头身体刚好,就嚷着要出去玩儿;可在她父亲龙腾,一再地催促下,我几乎是连拉带拽地把她弄上车,直接去了机场。

    回到钢都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夕阳从天边斜照下来,整条街道都显得金灿灿的。

    我们到了集团大楼,那是我第一次踏入龙腾总部;这里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我想,总有一天,我会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来到这里,掌控我应有的权利,让麻男那混蛋遭到报应!

    我们坐电梯来到32层,整个走廊都装修的金碧辉煌!这里是龙腾集团首脑的聚集地,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掌控着撼动一方的财富。

    龙眉带着我,我们到了最中间的那个办公室,她推开门,龙腾正在那里办公。

    “董事长,我们回来了。”还不待龙眉开口,我直接站了出来。

    他抬起头,只是看了我一眼,便赶紧起身,跑过来抓着龙眉的胳膊,上下仔细地打量了半天,颤着嘴唇说:“你个不听话的丫头,你让爸爸妈妈担心死了!以后不要这样了,知道了吗?”

    龙眉瞥着小嘴,见怪不怪地说:“有什么的啊?我这不挺好的啊?小志人特别好,蛮会照顾人的;以后他要出差,我还跟着!”

    听到这话,我额头的汗都下来了!姑奶奶,你可别赖上我啊?你身体这样,就是再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带你出去了……

    还好龙腾说:“胡闹!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说完,他这才看向我说,“这次表现不错,算是把我闺女安全带回来了;还有,昨天我去了趟你那厂子,有点意思;短短几天内,就给产品找到了销路,看来之前,我是有些小看你了!”

    他这样说,我竟有些不好意思了;可他立刻又说:“不要骄傲,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如果厂子活不过来,我会立刻把你扫地出门!”

    “哎呀,爸爸!你干嘛啊?小志很努力的,而且他这人吧,蛮有能力的;话不要说的那么死好不好?什么一个月、两个月的,你应该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龙眉颠着脚,赶紧站出来为我说好话。

    “呵!你这丫头,跟人家出去才两天,胳膊肘就不知道该往哪儿拐了是吧?爸爸做事自有分寸,有能力的人,我会把他捧到天上;没能力的人,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不配!年轻人,别怪我说话难听,社会就是这样,冷漠、无情,明白吗?”龙腾看着我,似笑非笑地说。

    我点头说:“恩,明白!”我和白姐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又怎会不明白龙腾的话?而且他说的还是轻了,社会岂止是冷漠无情,简直就是人吃人!

    我的母亲,被温小美、被我那可恶的父亲吃了;白姐的父亲,被那个高干家庭吃了;白姐被麻男吃了;真的,如果你仔细去看去想,这个社会,真的没有眼前这么美好。

    后来龙腾说:“丫头,咱们走吧,你妈在家里,已经做好饭等咱们了。”

    我赶紧把路让开,可龙眉却说:“爸爸,让小志也去吧,赶了半天的路,他光想着照顾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我刚要开口拒绝,龙腾就瞥了我一眼说:“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小子,你记住了,想到我龙家吃饭,就拿出让我敬佩的本事出来!”

    说完,他拉着龙眉就走了;我眯着眼,握紧拳头,看着他的背影,暗自说:老子不稀罕吃你家的饭,你也少瞧不起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用平等的姿态,甚至仰望的姿态,来跟我对话!

    (2)

    回到厂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是里面依旧忙碌,很多运输车进进出出,发出轰隆隆的气鸣声。

    看我回来,几个销售部的经理,满头大汗地过来找我说:“王总,您真是神了!这么多客户,而且个个都是大单子,我们就想问,您到底是从哪里搞来的啊?”

    我没有直接回答他们,而是问,“客户的款,都打过来了吗?”

    一个经理赶忙说:“打了,都打了,甚至一些没发货的客户,款也打过来了!”

    “现在产品库存还有多少?”我继续问。

    “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那个经理很兴奋地说。

    “好,不错!你们马上召集副经理级以上的人员,到会议室开会!”说完,我一路小跑上了楼。

    推开自己的办公室,我看到小路和几个同事,还在电脑前忙活。

    走过去,我把包放下说:“怎么?还在加班?先前的新产品,设计的怎么样了?”

    听到声音,他们赶紧转头看向我;小路兴奋地站起来,跑到我跟前说:“哥,你啥时候来的?”

    “刚到,时间有限,快跟我讲讲,新产品设计出来没有?”我说着,倒了杯水,猛灌了两口。

    小路却直接拉着我,跑到电脑跟前;他指着屏幕,上面是一张3d的产品设计图,小路兴奋地说:“就是这个,我们已经反复在电脑上测试了,不管是从成本、外观,还是实用和用户体验上,这款设计目前来说,都是我们最满意的。”

    我盯着产品图看了一会儿,整个设计大胆新颖,在保留了传统易拉罐外观的前提下,在细节处都做了很不错的改动。“以前的产品设计图呢?有没有?拿过来比对一下!”

    听我这样说,设计部的一个员工,赶紧拿u盘拷贝了一份儿;图形再次打开,新图和老图放在一起,那一刻,真的不比不知道,我都被震惊了!

    小路没让我失望,他这个错失了中央美院的高材生,终于在这里,发出了自己独特的光芒!

    我激动地拍着他肩膀说:“好样的,就这个!赶紧通知模具中心,今晚连夜切割模具,争取两天之内,把产品小样生产出来!”

    安排好这边,我带着小路又往会议室赶;时间如金,容不得有半点浪费!所有的努力,我只求能快点与那个女人相见,我日思夜想的白姐!

    进到会议室,管理层员工基本都来了;看着他们睡眼惺忪的样子,我第一句话就是:“明天,提前开工资!”

    一听这话,有几个经理,瞬间连眼屎都揉出来了;一般厂子效益不好时,都是拖着工资往后发,越晚对厂子越有利;而我,却跟个神经病一般,上任第三天,就要提前开工资。他们很多人,一定都认为我疯了!

    但我自己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秦总曾经教过我,好的团队是狼群,不是羊群;如何把手下变成一群饿狼?那就是要让他们看见肉,尝到油腥味!如此这样,他们才会露出獠牙,向更大的猎物,发起进攻!

    我的提议,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同意,因为在场所有人,都是靠工资吃饭的,提前发钱,对他们来说无疑多了份保障!

    而我接下来的话,却直接让他们跌掉了眼镜!

    “这个月,在场每个人,由原来的每天工作八小时,改为十六小时!厂子里有宿舍,这个月里,大家就不用回家了,直接在厂里住!”

    一听这个,好几个经理猛地站起来,顿时就不愿意了;我的行为,属于强迫性加班,他们自然有反对的权利!

    可我接着又说:“月底的时候,每个人的工资翻倍!如果有不愿干的,现在就可以走了,我绝不留人!”

    那一刻,他们的眼镜再次跌到地上!工资翻倍,这是什么概念?在场的人员,基本都是月工资过万的,最少的也得七八千!如果再给他们翻一倍,呵!我特么就不相信,还有人跟钱过不去!

    “怎么?你们几个站起来做什么?不想干了?不想干可以走,月工资两万以上,别人挤破脑袋都拿不到这钱!你们走了,腾出地方,刚好能招一批高管进来!”我对着那几个经理,冷冷一笑!

    “王——王总,不、不是的,我们只是被震撼到了!”一个胖乎乎的经理,堆着一脸笑说:“王总,从今天起,只要您一句话,您让大伙儿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

    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新官上任,人心不稳,再加上我这么年轻,很多老人,都等着看我笑话呢!所以我要恩威并施,拿钱砸他们的同时,也要告诉他们,钱不是那么好赚的!

    我就说:“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会全面监督各位的工作状况,能者上,庸者下;不管你以前如何,职位有多高,从今天起,在这个厂里,有能力的人赚钱,没能力的人滚蛋!”这一招,我还是模仿了秦总当初的模式,这种管理虽冷漠无情,却科学有效!

    日子在紧张的氛围中过得飞快,新产品的小样,在研发出来以后,我们内部又进行了反复模拟实验,在确定它没有任何瑕疵之后,我一边把小样寄给秦总,一边在厂里,开始了全面的生产!

    这一次,我不鸣则已,一鸣就要惊人!

    &nbsp

    &nbsp
北京赛车时间表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快乐飞艇 秒速时时彩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